news news

劉伯溫和朱元璋

更新: 2006-08-21 04:07:38 AM   標籤:tags: 劉伯溫 , 朱元璋

【大紀元8月21日訊】明太祖朱元璋本是窮苦出身,沒有讀過書,做和尚時就著佛經認了幾個字。早年在沙場上征戰,這點微末文化的作用也只是傳傳軍令,後來做了皇帝閑暇無聊時竟喜歡上了吟詩作對,以他的水平也只能自娛自樂,但他貴為天子,少不了文人墨客的恭維奉承,久而久之,朱元璋竟得意忘形,認為自己真的才高八斗,常常作些詩詞讓大臣們傳閱,但當年和他一同出生入死的弟兄們卻不買他的賬,當眾說他的詩是餓犬亂吠,朱元璋雖然表面上一幅寬容大度的樣子,但內心卻老大不樂意。

這年春天,朱元璋帶群臣到應天府(今南京)外的長江邊遊玩。盛春時節,百花吐艷,群鳥爭鳴,遠處蒼茫鐘山似猛虎威威端坐,眼前長江如巨龍滔滔東下,江岸邊的燕子磯若鋼鑄銅澆一般屹立,任風吹浪打巋然不動。朱元璋詩興大發,脫口吟出一句:「燕子磯兮一秤砣。」但就這麼一句,下面想不起了,若在宮中,身邊的宮女太監們早就逢迎成堆,可是今天身邊的人全是沙場名將,大家轟然一陣嘲笑聲,徐達直截了當地說:「狗屁不通,狗屁不通!」朱元璋甚是尷尬,有心吟出好的句子來顯顯自己的文采,但一句也想不出,紅著臉對著燕子磯發楞。劉伯溫走上前說:「把燕子磯比作秤砣,其實這是挺好的一句詩,聽我續下去。」他清清嗓子大聲吟道:

「燕子磯兮一秤砣,
長虹做桿又如何。
天邊彎月是掛鉤,
稱我江山有幾多。」

吟罷,大家連聲稱讚說:「好詩,好的氣勢,燕子磯做秤砣。長虹做桿,彎月為鉤,來稱我江山,氣度不凡,劉伯溫真是能點石成金,把一句爛詩吟成一首好的絕句。」談笑之餘,誰也沒有注意到朱元璋眼睛裡閃過一絲殺機。

後來朱元璋設巧計,謊稱修蓋慶功樓為大臣們慶功,暗中埋下炸藥,所有功臣們在轟然一聲巨響中灰飛煙滅,他這個狠毒的決心就是在劉伯溫吟詩的一剎那下的。諸臣的嘲笑尚在其次,關鍵是劉伯溫那一句「稱我江山有幾多」把江山稱作自己的,讓他感到威脅。

令朱元璋沒想到的是劉伯溫並沒有葬身在他的巧計中,成了唯一的漏網之魚。這位向來料事如神的軍師,在他吟出詩的一剎那就後悔了,朱元璋的慶功樓一動土,他就料到這是個鳥盡弓藏的圈套,那日慶功宴上,他進去打個招呼就悄然退出。回到府中,脫去官服,換上道袍,迅速離開了奉天府。等朱元璋知道事實,他早已無了影蹤。

劉伯溫的逃脫讓朱元璋連續失眠了好幾個晚上,他害怕劉伯溫用他那神機妙算的辦法來報復。為此,他多次微服私訪,目的就是要查出劉伯溫的下落。

有一次,朱元璋到山東微服私訪,在山道上遇雨,匆忙躲到一顆樹下,正苦於久下不停,對面過來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他身披蓑衣頭戴斗笠,手中還撐著一把傘,邊走邊望四下裡看,似乎在尋找誰,見到朱元璋後特別高興,跑到他面前,把傘給他說:「老先生請了。」朱元璋以為自己身份敗露,問:「你認識我?」青年說:「不認識,但我知道有人在這裡遇雨,特來送傘。」朱元璋更加奇怪,問:「你怎麼知道?」青年笑著不答,說:「在下姓彭名有信,寒舍就在附近,到家裏換件衣服吧。」朱元璋見他不肯說,也不便再問。跟他一路走去,果然行不多遠,就見一處茅屋,雖然簡陋,但不失為一避風擋雨的所在,在雨中站久了的朱元璋,一進去便大感溫馨。彭有信拿出一套給他換上,竟出奇的合身,彷彿專門為他定做的一樣。彭有信臉上也略顯好奇,但並不言語,隨之又是劈柴做飯。朱元璋吃飽穿暖後,一天的勞累使他困意頓生,倒頭便睡。

次日清晨,天空放晴。朱元璋醒來就看見一道彩虹橫跨天際,不由隨口吟出兩句詩:「誰把青紅線兩條,和風甘雨系天腰。」他經過幾年的學習詩作大有進展,然而依舊才力不足,吟出這兩句,下面不知如何了。彭有信在一旁道:「我想起兩句,不知可不可以?」朱元璋道:「只管說。」彭有信道:「誰把青紅線兩條,和風甘雨系天腰。只因玉皇鑾輿出,,萬里長空架彩橋。」朱元璋大吃一驚,因為這兩句詩不但接的好,而且暗示出他朱元璋是皇帝,問:「你怎麼知道?」彭有信卻一臉茫然問:「知道甚麼呀?」朱元璋心中稍安,認為彭有信不過就詩論詩沒有別的意思。當著兩就詩使朱元璋對彭有信更有好感。回到宮中,他立即派人找到彭有信,單獨召見,彭有信對這位當初的淋雨先生既是當今天子大感意外,慌慌張張說出一件事。

原來這彭有信也是個讀書人,但腦筋太死,不會做八股文,考了幾年連個秀才也沒考上。但為人心地善良,一日村裡來個老道,這個道士既不畫符也不捉妖,只說有個官位相送,誰能管他半年飯,即把此功名相送,鄉民皆以為他是個瘋子,半頓飯也不給。彭有信看他可憐就答應管他半年飯,但於送功名之事半點也沒放在心上。不料半年之後,道士臨走前給他一個一大一小兩個錦囊和一套衣服,囑咐他到某年月日打開大的錦囊,裡面有他如何得官得辦法,那套衣服將來是來換官服的,也要務必保存好。至於小的錦囊妥善保存,將來一定有用。彭有信將信將疑保存下來,到時打開一看,上面告訴他準備蓑衣斗笠雨傘去找一個人……後面的事就是朱元璋所遇到得了,朱元璋把錦囊拿過來看看,方纔知道包括那句詩也是錦囊所述,他知這個道士必是劉伯溫,心中不由一陣害怕,原來自己每一步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但轉念一想,他定無害己之心,否則早下手了。心念至此,不由如釋重負,愉快的封彭有信為山東布政使,忽然記起那個小錦囊,令彭有信交上來,打開一看,只見寫道:「謝萬歲封彭有信為山東布政使,臣雲遊四海為陛下擇棟樑才。」朱元璋看後一笑,從此再也沒有過微服私訪。

洪武末年,朱元璋年歲已高,常常記起當年出生入死的將士們,反思自己所作所為,心中常常生愧。他把彭有信找來,問他有沒有見過那個道士。彭有信說有人在四川見過他,他正往一個破敗的孔明廟上壘磚,別人問他幹甚麼,他說給自己修家。

朱元璋立即下令重修孔明廟,並在旁邊為劉伯溫建廟。在修孔明的過程中,一個官員見廟前石碑從蜀漢至今歷經風雨,字跡已模糊難辯,欲挪走重換,一搬之下,意外發現石碑中空,內藏羊皮畫卷,畫上人羽扇綸巾,儼然正是當年的諸葛亮。呈到已經病倒床上的朱元璋面前,他竟驚坐而起,因為畫上的人,雖是蜀漢服飾,但音容笑貌卻同劉伯溫無二。至此他才明白為甚麼劉伯溫把修孔明廟稱作給自己蓋家,原來這兩位曠世奇才竟是同一人。於是下令停修劉伯溫廟,單修孔明廟即可。所以到現在孔明廟並不罕見,而劉伯溫廟卻從來沒有。


---轉自<<看中國>>(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文化博覽
最熱新聞
娛樂追星
生活消費
 
Copyright© 2000 - 2015   大紀元    授權與許可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