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蕭風:狼性人是怎樣產生的

蕭風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28日訊】中國東方航空公司機長袁勝,被老鄉告密使得他不得不做出 「痛苦的抉擇」而在美國尋求避難。袁勝事件將退黨現實和中共恐懼真實的展現在世人面前,把中共的危機公開化了。從這個事件中,告密給人帶來的不幸值得人們深思。

告密是中共傳統的一部份,自中共誕生之日起就一直伴隨著它。它是中共國內普遍存在的一種社會現象,作為中共生存及消除異己的手段,在延安整風時對此已經運用的得心應手了。整風中搞人人過關,互相揭發,「徹夜的揭發、規勸,不達目地,規勸不止,逼著大家交代問題」。荒唐的是,當時在中小學生中竟然挖出大量國民黨特務,他們的年紀從12歲、11歲,10歲,一直到發現6歲的小特務。據當時的《解放日報》報導:綏師的控訴會一直開了九天,在這些十幾歲的小孩中,最後竟挖出了230個特務,占該校人數的73%。延屬各縣共挖出2463個特務;軍委三局電訊學校200多人,竟挖出170個特務;西北公學500多人,96%的人是特務。

不幸的是,自中共攫取政權後極力推行這一傳統禍亂全國,自此寬容忍耐的中國人開始不寬容了,文明禮儀之邦開始道德淪喪。父子成仇、夫妻反目、骨肉相殘,比比皆是。中共慣用所謂的「發動群眾」,就是鼓勵人們誣陷、告密,挑動群眾斗群眾,使得人人自危、人人為敵,為求自保人們不惜出賣良心,挖空心思把別人打入一小撮階級敵人的行列,甚至包括告密者自己的親人,藉此表明對中共的忠誠。然後中共再從中平衡,殺雞儆猴。就像狼要維持控制羊的權威,同時又能長期穩定的吃到羊,每次都要製造一小撮羊應該被殺掉的理由。加之恐怖手段,使羊為了自保互相打鬥、誣告,想方設法把對方置於被宰殺的境地,這時狼再從中操控,這樣狼既得到了權威又保證總有羊吃。

「告密」在文革時期被中共運用得爐火純青。據李少民回憶,他父親原是中共中央宣傳部理論局副局長。文革時他哥哥是紅衛兵,上面號召要揭發自己的父親。他哥哥就給當時的馬列研究院的一個副院長寫了封信,說「我父親是黑幫怎麼辦?」回信說,「你說得對,你父親是黑幫,你要跟他劃清界線。」“我哥哥就把我四兄弟姐妹叫到一起說,你看,這個組織上已經來信了,說我們爸爸是反革命,我們要劃清界線,你們懂了沒有。」「我父親也非常傷心,我父親是很堅強的人,天天在外面挨鬥,他都沒有傷心,他看到自己的兒子都要跟他劃清界線,非常傷心。」 此刻把孩子、家庭當成唯一精神支柱的父親再也撐不下去了。「當然父親明白不是我哥哥的錯」,那麼又是誰的錯呢?

還有一個人性扭曲的故事。譚先生的外公外婆是幹部,但「根正苗紅」的母親卻嫁了給地主。他舅舅是紅衛兵,給他母親很大壓力,希望她能夠與丈夫離婚。漸漸的他母親的人性發生扭曲,離婚又捨不得,就跟丈夫分床睡,就是這樣她也不敢回娘家,怕回去之後會影響弟弟和老爸的前途,組織上會說家裏人都劃不清「階級界線」。譚先生說他母親竟認為地主生的孩子也是敵人,把自己親生骨肉都當作敵人對待,她煮的飯都不給自己的孩子吃。有一次她煮了湯圓,吃不完就把湯圓倒到豬盤,「倒了也不給我姐姐吃。」“我姐姐當時三歲,我也不過是手抱嬰兒,害得我姐姐要爬過去從豬吃的盤子裡拿湯圓出來吃。俗話說「虎毒不食子」,是甚麼原因使一個母親對自己的親生骨肉如此殘酷呢?

文革中,胡喬木的女兒上台發言批鬥老爸,最後喊的口號中有「砸爛胡喬木的狗頭!」女兒要砸父親的狗頭。當然她倒沒有真的砸爛她老父的狗頭,而有一個中學生卻砸碎了自己父親的頭。北京東四一帶有一家是「資本家」,「紅衛兵」把老夫婦打到半死,又強迫兒子去打, 上中學的兒子用啞鈴砸碎了父親的頭,自己也瘋了。一個花際少女,一個青春少年,是誰使他們變成毫無人性的冷血動物的呢?

導致類似以上所有這些不幸事件概緣於中共,是中共長期仇恨宣傳教育的結果;是中共恐怖專制下逼良為娼的結果。中共把善良百姓、清純少年變成人性泯滅、獸性大發的變異人類。「思想教育從幼兒園抓起」,從嬰幼兒開始中共就給他們灌狼奶,把他們「培養」成為符合中共要求的狼性人。

告密也不完全是中共的 專利,而是共產極權的共同「財產」,從蘇共到中共,以至東德,北朝鮮等無一例外。前東德檔案曝光之後,據統計,大約有四分之一的東德人程度不同地為秘密警察制度做過各種線人:妻子揭發丈夫、父母監視孩子、孩子把老師的話報告給警察,互相揭發、互相監控,整個國家成為秘密警察的國家,整個社會陷於恐怖之中。人們時刻生活在這種刀劍隨時落在頭上的悲慘境遇之中。

有一位女士的案卷共有六十個特務和線民提供的報告,其中一份最詳盡的報告包括了她私生活的最細節的內容。原來,這個化名的線民竟然是她的丈夫。北朝鮮就更是如此,在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統治下,北朝鮮人民一個個互相監視,男人監視女人、女人監視男人、男人監視男人、女人監視女人、大人監視小孩,上午說了一句與平壤廣播電台不一樣的話,晚上全家就沒影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告密傳統帶給人的恐怖使得人人自危,每人頭上都懸著一把劍,隨時會落到自己頭上。

告密者為甚麼六親不認,連最基本的人性和廉恥都沒有呢?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得從共產黨的本性說起。共產黨乃至中共是一個反天、反地、反宇宙、反人類的邪靈(用它自己的話說就是戰天斗地,與天鬥,與地鬥,與人斗其樂無窮),是嗜血成性的怪物。人們一旦被這個邪靈附體,就會喪失本性,喪失人性,喪盡天倫。就能幹出天良喪盡、欺宗滅祖的事情來。

那麼在中共對國人持續洗腦中,這個邪靈就漸漸附體上身,被邪靈所操控,邪靈取代了人的善良本性。就好像《封神演義》中的狐狸精殺死妲己並控制妲己的身體一樣。由此,我們就不難理解為甚麼現實的中國大地道德淪喪,黃賭毒肆虐,假貨橫行,官匪勾結欺壓良善。這都是共產邪靈操控的結果。人們要擺脫這種厄運,就必須脫離共產黨,抹去共產邪靈給我們打上的獸的印記,找回真正的自己,還我們一個理性、思想健康的人。

作為中國人,傳「九評」、退出中共是最好的選擇,也是解體中共最有效的辦法。是順民心、合天意之舉,「天意不可違」,「順天者昌」。唯其如此,美好的未來自在其中。@(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8-28 12: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