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力虹:被盜掠的器官在呼嘯!

力虹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日訊】自從讀了加拿大兩位名叫大衛的人士所寫的那份《調查報告》,常常惡夢連翩……這麼多的角膜、心臟、肝臟和腎臟,它們都到哪裡去了?

它們會不會被鳥叨走了,隨著候鳥的遷徙,到了天涯海角,到了這個地球上每一個有人類居住的地方?
<--ads-->
它們是不是已變成了太平洋上的一朵朵浪花,在煙波浩瀚的洋面上唱著哀歌;它們是不是已變成了北美大地上的一縷縷雲彩,遮掩了星月的光輝,一路灑下冤屈的淚水……

失去了姓名,失去了主人的軀體的器官,它們血淋淋地在我的夢境中飛舞、旋轉、哭泣!令我心驚膽戰,不得安眠……我在想:是什麼人,會對自己的同類,對自己同族同胞下此毒手,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

明明這是發生在當代中國的場景,怎麼總讓我想起東部非洲稀樹草原上的一幕幕鏡頭——獅子出擊羚羊,總是一口咬住羚羊的咽喉,使其瞬間窒息而死。然後,草原之王會溫柔地、久久地舔著羚羊的身軀,隨後才是莊重的進餐。豹子也是如此,而且它會把羚羊掛在樹枝上,令其不再受到禿鷲與野狗的褻瀆。

只有那些草原土狼的捕殺,最接近我夢裡的慘狀:先是一匹為首的土狼將羚羊撲倒,並在第一時間撕破羚羊那柔軟的腹部!然後是一大群土狼趕到。轉眼間,羚羊的腹腔被撕腸裂肺、饕餮一空。其實此刻,那只羚羊還是活的,咩咩叫喚著,無望地遙看著大草原上空的藍天白雲……

野生動物為了生存競爭,它們遵循的是「弱肉強食」的自然法則。殺戮與進食方式的差異,也決定了它們在自然界的高貴與低賤。而人類社會為了生存與發展,早已制訂了數不勝數的文明法規,使絕大多數民主國家中的人們活得那麼的有尊嚴。但卻有一小部分人,偏偏要以文明價值為敵,與非洲土狼為伍。

嗚呼!這麼多的人類的角膜、心臟、肝臟和腎臟,它們都到哪裡去了?也許,它們就在我認識的某個人的身體中;也許,它們就在香港人、日本人、韓國人、台灣人的身體中;也許它們就在美國人、加拿大人、澳洲人、德國人、法國人、英國人、意大利人、荷蘭人、瑞士人和西班牙人的身體中……它們還活著,還在為別人的生命而存活、並晝夜不停地工作著……

悲劇性的問題是:它們的原主人不知道,也絕非自願。它們原先的主人可能是一些死囚、一些交通事故遇難者、一些病亡者、一些失蹤者,我相信還有相當大一部分是堅貞不屈的信仰者,他(她)們因為不願背棄自己的信仰,而成了「土狼」們的口中食和骯髒交易的珍稀商品。

他(她)們的內臟器官被盜掠一空、被交換成罪惡的金錢之後,身軀早已被及時處理、焚燒成灰,永遠地消失在空氣之中了。世上若有靈魂,他(她)們必定會滿世界去尋找被人盜賣的角膜、心臟、肝臟和腎臟。

想像一下,在北京鬧市、在香港超市、在紐約機場、在悉尼海濱、在柏林教堂、在倫敦車站、在巴黎街道……一些行色匆匆的男士女士必定會相遇,可能作為被盜掠的器官的「受體」,他們身體內部的「供體」也會相認!有些「供體」也許是父子、母女、兄弟、姐妹、同修、朋友或同事,它們一旦在異地或異國他鄉重逢,難道它們不會彼此呼喊?難道它們不會互訴冤屈?難道它們不會掙脫出「受體」抱頭痛哭在一起!

造物主在上!被盜掠的器官會呼嘯,被盜賣的「供體」會說話、會掙扎、會逃亡、會反抗,會把這個貌似和平、正義、繁榮、幸福的世界假面具撕得粉碎!會把那些反人道、反人性、反人類的罪犯黑幫指給世界看!

……幾回回惡夢醒來,如同又去十八層煉獄走了一遭。捫心自問,作為一個中國人,我是不是也在無意中參與了對它們的盜掠?或者長期以來熟視無睹,犬儒緘默,一直在充當一名逍遙的看客,或者甚至在一段時間中,仍在分它們的「一杯羹」吃?

答案幾乎是肯定的。我深知,時至今日,如果還聽不見被盜掠的器官的呼嘯聲,或者對此置若罔聞,我身上的一切,包括自由與器官,也會在一夜之間不翼而飛,墜入無盡頭的黑暗。

被盜掠的器官在呼嘯!

假如,這僅僅是我的一個噩夢就好了。

假如,這只是發生在非洲草原上的動物故事就好了。

可惜不是。在中國的大地上,在秘密刑場、在神秘集中營,那一輛輛手術車上、一間間手術室裡,地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正在進行中。被盜掠者那死不眠目的眼睛所最後看見的,是雪白的口罩;所最後聽到的是手術器械的碰擊聲……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她)們甚至無法像羚羊那樣,抬頭望一眼非洲大草原上空那蔚藍的天空與潔淨的白雲……@

2006.8.29.初稿,9.1.修改,寧波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9-01 5: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