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義之所在 不求回報

弘毅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重義之人為維護道義可以不顧自身安危,不計個人得失,為了正義就算是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墨子,名瞿,春秋時期墨家學派創始人。他主張人與人之間平等相處,反對侵略戰爭。墨子懷抱救世的願望行義天下,認為只有義才能利民、利天下。所以,他以一個苦行僧的形象周遊列國,不僅極力宣傳他的學說主張,而且盡力制止一切不義之事,真可謂見義勇為。

天下有名的巧匠公輸般,為楚國製造了一種叫雲梯的攻城器械。楚王想要用這種器械攻打宋國。墨子當時正在魯國,聽到這個消息後立即動身,走了十天十夜直奔楚國的都城,去見公輸般。

墨子對公輸般說:「北方有人侮辱我,我想借你之力殺掉他,請允許我送你十鎰黃金作為報酬。」公輸般很不高興,他說:「我義度行事,決不去隨意殺人。」墨子起身向公輸般拜揖說:「我聽說你造了雲梯,用來攻打宋國。宋國有什麼罪呢?楚國的土地有餘而人口不足,現在犧牲本來就不足的人口,去爭奪自己已經有餘的土地,這不能算是聰明。宋國沒有罪而去攻打它,不能說是仁。你明白這些道理卻不去諫止,不能算作忠。你不殺一人而準備殺宋國的眾人,確實不是一個明智的人。」公輸般認為墨子說的很對,但覺的已經答應了楚國,不好反悔。墨子請他引見去見楚王,公輸般答應了。

墨子見到楚王,曉以大義,說的楚王心服口服,但楚王還是說:「公輸般為我製造了雲梯,我一定要攻打宋國。」

墨子於是解下腰帶圍作城牆,用小木塊作為守城的器械,要與公輸般較量一番。公輸般幾次設置了攻城的妙計,墨子則全部加以抵禦,公輸般只好認輸,但卻說:「我已經知道該用什麼方法來對付你,不過我不想說出來。」墨子說:「我也知道你用來對付我的方法是什麼,我也是不想說出來罷了。」楚王問兩人到底在說什麼,墨子說:「公輸般的意思不過是要殺死我,殺死了我,宋國就無人能守城,楚國就可以放心的去攻打宋國。可是我已經安排了我的學生300人,帶著我設計的守城器械,正在宋國的城牆上等著楚國的進攻呢?所以,即使殺了我,也不能殺絕懂防守之道的人,楚國還是無法攻破宋國。」於是,楚王放棄了進攻宋國的打算。

墨子成功的勸阻了楚王,便起程回魯國。途徑宋國時,適逢天降大雨,於是想到一個閭門內避雨,看守閭門的人卻不讓他進去。殊不知,正是墨子剛剛挽救了宋國,使宋人免遭滅頂之災,實在是宋國的恩人。宋人卻毫不知情,而墨子也不求任何回報。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遇事時人們如果能相互禮讓、相互包容,那麼自然就會和諧相處了。
  • 《論語》記載子貢詢問孔子對富有而不驕橫的人評價時,孔子說自己贊同富而不驕,同時認為富而愛好禮儀更應該成為富人的操守。
  • 陳寔,字仲弓,任太丘縣的縣令。一天,有人伏在他家屋樑上準備行竊,陳寔見到了,把他兒子喊過來教導說:「不好的人,不一定本性就不好,而是由習慣養成的,屋樑上的那位就是這樣的人。」一會兒,小偷就跳下來,跪在地上向陳寔認罪。陳寔說:「看你的模樣不像是個壞人,之所以行竊應該是由於生活貧困造成的。」於是送他兩卷布,叫他改過,此後那人再也沒有行竊。
  • 東漢時穎川太守寇恂是一個很懂的顧全大局而又非常聰明的人。有一次,大臣賈復從京城洛陽去汝南郡,他手下的一個小軍官在穎川殺了人。寇恂派人把那個軍官抓起來,在大街上砍頭示眾。賈復在汝南郡聽到這件事,氣的大罵,認為這是寇恂故意掃他的面子。
  • 唐代婁師德為人深沉而有度量,他弟弟被任命為代州刺史,即將走馬上任時,婁師德對他說:「我在想,你當一州長官,受皇上的恩寵太多了,這是人們所妒嫉的,你打算怎麼對待?」
  • 呂蒙正認為人應當以修心養性為根本,他清靜寡慾,不說嚴厲的話,不顯現憤怒的臉色,走路從容不迫,看不到疲倦的神情,笑話、粗話從來不說。對於世俗的利益、繁華、生色、宴會乃至賭博、下棋等娛樂活動,都不愛好。
  • 張齊賢由右拾遺升為江南轉運使,一天舉行家宴,一個僕人偷了幾個銀器藏在懷中,張齊賢在門簾後看的清楚,卻不過問。後來張齊賢晚年做了宰相,他家裡的奴僕也有很多都做了官,只有偷銀器這位一直沒有官職俸祿。
  • 唐太宗討伐并州時,路過他的家,召來他們的長輩,問他道:「你們用什麼辦法能夠五代人同住在一起呢?」農民答道:「我們沒什麼別的辦法,只是能忍罷了。」唐太宗認為很對。
  • 宋代丞相魏國公韓琦鎮守相州時,因為祭孔子廟,在外地住宿。有個小偷入房行竊,拿著刀對他說:「我不能養活我自己,所以向您請求周濟一下。」韓琦說:「桌子上的器具可以值百千錢,全部給了你吧。」小偷說:「我想拿你的頭去獻給西邊國家的人。」韓琦立即伸出脖子。小偷低頭行禮說:「我因為聽說您的氣量很大,所以來試試您。桌子上的東西承蒙您送給了我,希望您不要把這件事洩露出去。」韓琦說:「好吧。」結果真的一生沒有告訴別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