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科技政策應「寧拙毋巧」

李家同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我希望我們政府有一個「寧拙毋巧」的科技政策,除了鼓勵國人注意前瞻性的技術以外,更應該開始一個國家型的往下扎根的計畫,在這個計畫中,我們要努力地將基礎技術學會。只有如此,我們的工業才可能成為一棵枝葉茂盛的大樹。

我們的科技政策,有時的確會令我們非常困惑。舉例來說,我們常常給人一個印象,凡是國外流行的,我們一定全力以赴。好多年前,我們投下大批金錢在高溫超導體的研究。現在我們又在奈米和生物科技上面投下大筆資金。在我看來,我們正在執行一種泡沫化的科技政策,因為我們顯然不理會一個事實:我們有些基礎技術其實是很落後的。

舉例來說,雖然我們一再強調我們的電子產業有多偉大,但我們每一年仍要向日本進口大批電機工業用的零組件。政府好像不知道這些零組件消耗了我們大量的外匯,也使得日本死死地控制了我們的電機工業。

我們常常提起通訊工業,但我們沒有像芬蘭的NOKIA,芬蘭才只有幾百萬人,但他們的NOKIA如此有名,我們呢?我們的手機內部的積體電路,幾乎全部要向國外進口。這已經令我們感到痛心,最令我們感到慚愧的是:即使我國收音機裡的積體電路,也都來自外國,內行人都知道,手機裡面有些積體電路,其實和收音機裡的一些積體電路是非常相像。我們的學生每天講一些非常高級而且好聽的高深通訊技術,卻不知道我們並不會設計收音機裡所用的積體電路。

雖然我們不會設計這種最基本的積體電路,卻有好多極具前瞻性的通訊研究計畫,我們不可能在通訊業上獨立自主的,因為工業的核心技術永遠不是我們自己的。

我們最近忽然又開始大談消費性電子,幾乎每一所大學都有多媒體實驗室。談到多媒體,當然會想到視訊和聽覺,以聽覺為例,我們喜歡聽好聽的音樂,可是我們就不會製造好的揚聲器。政府不可能鼓勵教授研究揚聲器的,因為揚聲器存在已經很久很久了,我們這個科技發達的國家,怎麼可以去研究這種古老的技術,因此我們只好聽歐洲那些土包子研究出來的揚聲器,有趣的是,我們卻大大方方地付出一筆銀子來購買那些昂貴的揚聲器。揚聲器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它是任何一個音響系統不可或缺的重要零組件。要設計出好的揚聲器,必須要對耳朵的結構有深刻的瞭解,更要對訊號處理有很好的技巧。遺憾的是,我們卻忽略了這種技術的研究。

我們的政策制定者只喜歡前瞻性的研究,而不喜歡基礎性的研究,是一種非常危險的作法,不會跑,如何會跳?西方國家早已有了優良的基本技術,所以他們可以一直在試新的技術,我們和他們不一樣,我們的基礎不夠好,因此必須花下人力和時間將基礎打好,否則我們不可能有非常好的工業。

我希望我們政府有一個「寧拙毋巧」的科技政策,除了鼓勵國人注意前瞻性的技術以外,更應該開始一個國家型的往下扎根的計畫,在這個計畫中,我們要努力地將基礎技術學會。只有如此,我們的工業才可能成為一棵枝葉茂盛的大樹。

「寧拙毋巧」的科技政策是一種腳踏實地的政策,務實的政府一定會採用這種政策,也只有務實的政府會採用這種政策。@(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大學化學系的實驗室中,進口多少特用化學品,我們電腦實驗室裡絕大多數印表機來自美國和日本,噴墨印表機的墨水當然更是來自國外,至於印刷書籍的印刷機器,更加全都是我們要花大筆鈔票才能擁有的,這些印表機中的技術主要的只有兩種:機械和化工。
  • 應用程式可以當機,操作系統絕對要穩定。很多大型電腦要應付的狀況遠遠比個人電腦所要應付的狀態複雜,但是那些操作系統都不當機,否則股票市場、銀行、電話公司的交換機系統等等,如何正常運作?
  • 大陸的海爾公司在短短的十七年內,已經進入「Fortune」雜誌的全球五百名大企業,要進入前五百名,至少每年的營業額要高達一百億美金,而且在美國,海爾成功地打進了很多市場,在兩年內,百分之六十的美國藏酒冰箱,都是海爾公司的產品。
  • 如果我們的眼光只放在大陸,我們的廚具、床單和瓷器最多只能滿足上海人的需要,假設上海人喜歡更高級的產品,我們可能只能滿足湖南人的需要,這將是一種非常危險的發展。
  • 有一天,我在倫敦的一家五星級旅館裡,發現他們的早餐盤子裡放的就是來自峨嵋鄉的洛神花果醬,而中午吃沙拉的時候,他們只供應一種沙拉醬,那就是來自南投縣的梅子醬。他們的口號:「我們只供應全世界最好的食物。」
  • 我們之所以無法和歐美農人競爭,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歐美政府對他們農人的鉅額補助。
  • 如果工廠不斷外移,我們不僅應該想到我們經濟成長率如何地向下修正,也應該想到有多少人會因此而失去職業。
  • 我們希望大家知道,大學學位一定要經過一番奮鬥,才能得到,否則這種學位就沒有意義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