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中國菜 快餐多 口味多元化

一家上海餐館 (LIU JIN/AFP/Getty Images)
更新: 2006-09-28 06:41:44 AM   標籤:tags: 中國菜

【大紀元9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游攸綜合編譯) 中國菜名揚世界,隨著華人移民的增加,美國的中國餐館也越來越多,口味也隨著美國移民熔爐而多元化。和西方餐館不同的是﹕中國餐館多是單打獨鬥、家庭式經營,很少有全美連鎖式、企業化管理的中國餐館。擁有820家分店的熊貓快餐(Panda Express)異軍突起,將美味中餐用一塊招牌擴展至全美。而中餐館最早開始起家的紐約,則在近年來,將中國菜與其他菜式烹調方法混合,成了美國獨特的多味中餐館。

熊貓快餐打開一片江山

今日美國報導,程正昌和蔣佩琪夫婦(Andrew and Peggy Cherng)創立了820家中式餐飲連鎖--熊貓快餐(Panda Express)。他們兩位正在速食餐飲業中打開一片江山:連鎖式的中式速食網絡。有點甜的炸雞餐--橙味雞(Orange chicken)是他們的招牌。

耗時30年的努力,他們的夢想幾乎已經實現。他們熊貓餐飲集團已經讓熊貓速食餐廳網變成是橫跨35個州的大勢力。

據美國餐飲趨勢研究機構Technomic副總裁達倫(Darren Tristano)表示:無論就利潤或者數量上而言,熊貓快餐已經讓其他中式餐飲速食店相形見拙。去年,該公司的營運額為7億3千5百萬美元,這個數字幾乎是排名第二(百威亞洲餐廳,Pei Wei Asian Diner)與第三(起筷,Pick Up Stix)的中式餐廳加起來的3倍多。

從去年一年來看,平均熊貓的每週新成立家數是美式漢堡快餐漢堡王(Burger King)的3倍。

擴張中式快餐是一個巨大的風險。中式飲食並非是速食界中符合潮流的當紅炸子雞。中式快餐不能漢堡一樣,讓開著車準備去見客戶的業務員一手開車一手拿著吃。比起其他的快速服務的餐點中,它也比較難準備。

程正昌生於中國江蘇省,1966年移民至美國,他和父親在當地一起開餐館。父子倆用他們的積蓄在1973年於加州巴莎迪那市(Pasadena)成立了熊貓餐館(Panda Inn)。熊貓快餐開幕不到10年的功夫,程正昌於1983年再次下賭注於南加州格蘭岱爾市(Glendale)Galleria購物中心內開設了第一家熊貓中式速食。不久,於1996年開設了第200家熊貓中式速食;2001年第400家落成;2002第500家落成;到了2005年,第700家開幕。

一開始僅有10名員工的熊貓集團在短短的時間內崛起,不久就變成了發展快速的數百家連鎖餐廳。即使程正昌夫婦坐擁該集團的總裁之名,但對於如何擴展版圖也難免意見相左。

程正昌承認,在維持營運時還要維繫家族間的和諧的困難之處。由於風水緣故,他們堅持他們兩個的辦公室必須要離的遠遠的,這樣才能與環境和諧相處。

熊貓快餐以成功降低勞工成本聞名。不過熊貓快餐給它所有包括兼差的員工都提供健保補助。該公司支付80%的員工本人健保費,50%的員工家屬健保費。

該餐廳表示,他們比附近的速食餐館多支付時薪1-2美元,即便在相同的購物中心也是一樣。舉例而言,在維吉尼亞州溫徹斯特(Winchester)蘋果花購物中心(Apple Blossom Mall )內,熊貓快餐員工的時薪每小時8元;而同一家購物中心的其他商店的時薪則是每小時6-7元。程正昌表示:每一家店的管理者可以得到10萬或者更多的額外津貼分紅。

但,畢竟餐廳就是賣吃的。中國飲食不像漢堡可以微波加熱等簡單加工處理。程正昌認為別無他法,只有讓員工用心料理一途。

即使華爾街分析師也對熊貓集團如何能夠成功感到困惑。KeyBanc資本市場公司分析師丹尼斯‧福斯特(Dennis Forst)表示:「他們似乎沒有合作伙伴。」。

他提到:餐飲業巨人--百勝餐飲集團(Yum Brands)旗下擁有肯德基(KFC)、必勝客(Pizza Hut)及塔可鐘(Taco Bell)。買下紅辣椒烤肉餐廳的布林克國際集團(Brinker)及擁有紅龍蝦(Red Lobster)以及奧立佛花園(Olive Garden)餐廳的達頓餐飲集團(Darden)通通退出了中式連鎖餐飲業;「連其他初嘗試的公司也都放棄了。」。

舉例而言,中式快餐連鎖滿洲鑊(Manchu Wok)其分店所涵蓋的州數(33州)和熊貓幾乎一樣多,不過只有113家分店;華館(P.F. Chang)則採低價策略;百威亞洲餐廳(Pei Wei Asian Diner)涵蓋15州;而起筷(Pick Up Stix)只有3州。

熊貓快餐已經開始拒絕快速成長的機會。它拒絕來自華爾街式的推銷而轉身投入創投方式籌資。它不會販售其分店經銷權,而是自己掌控及管理自己的分店。

新美國式中式食物,加了其他文化調料

紐約時報報導,當有人提到中式食物時,紐約客總是認為他們知道所有的情況。40年前是春捲、什錦雜炒。而現在則是左宗堂雞和芝麻麵。

紐約中國城慶祝中國新年(Michael Heiman/Getty Images 2006-1-29)

但過去十幾年來,隨著印度、秘魯、韓國、千里達和蓋亞納大量移民湧入紐約,紐約的中國餐飲必須從新定義。

曾執導過關於全球中國餐館分佈紀錄片的關卓中(Cheuk Kwan)認為:「我稱它們為第二代中式餐廳。」;「這些餐廳總是在後面多了個連字號,如:中國—委內瑞拉、中國—挪威;中國—墨西哥。」。

這種連字號版本於1960年代最先在紐約出現的是:中國—美國及中國—古巴;因為當時卡斯楚政權興起,數千位華裔古巴人因此逃到紐約。

過了幾年,隨著更多的美國人到中國旅遊,以及更多的中國人移民到美國,更多正宗的中式餐飲,如:紅辣椒、四川乾辣椒及豆沙旋風才席捲紐約。趕上這股風潮,人口快速成長的中國城(座落於皇后區、日落公園及布魯克林區Homecrest)餐館紛紛提供台灣菜、上海菜及福建菜。同時也提供了紐約人許多的工作機會。

這些全球混血中式飲食的源頭都來自美國的中式餐點。數百萬來自廣東的中國人在19世紀末及20世紀初葉時離開他們的家鄉。只有男人才可以離開家鄉到加勒比海、東南亞與南美與當地公司簽約成為廉價勞工。

紐約人官寶翰(Eric Kwan),同時也是Hip Hop Chow餐廳廚師兼負責人。他的餐廳提供南美與南中國混合飲食料理。他表示:「在中國,飲食橫越2000多年未曾改變,但現在正在改變;美國的中式飲食也有點不同。」

在卡拉卡斯(Caracas)長大、住在紐澤西的攝影師吉爾羅‧黃(Guillermo Hung)表示:「在中國飲食中只有少數的事情永遠不變。」;「我出生在中國餐館中,不論中國飲食的配料如何改變,翻炒的動作絕不會改變的。正統的中國食物中米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每樣東西都只是小菜。」。

(http://www.dajiyuan.com)

/b5/6/9/28/n1470096.htm  二維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