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北.二二八公園的銅馬、銅牛、石獅

Tony (撰文、圖、攝影)

銅馬的秘密

銅馬的秘密

【字號】    
   標籤: tags:

台北連日下雨,無處可遊,便利用下午雨歇時候,搭捷運前往重慶南路逛書店,順道一遊二二八公園。前些日子讀山友斌斌兄寫的《二二八公園.銅馬的秘密》一文後,便想來二二八公園看看這匹神秘的銅馬。斌斌兄探討銅馬秘密,是一篇具有原創性、值得喝彩的一篇旅記。

我來過二二八公園已不計其數,當然曾經見過這匹銅馬,只是當時不以為意。這匹銅馬坐落於公園內兒童遊戲區附近,以前經過時,見兒童在馬背爬上爬下遊戲,只以為銅馬是公園的兒童遊樂設施而已,根本懶得走近細瞧。殊不知這匹銅馬的背後隱藏著一個待解的秘密。


銅馬腹側刻有櫻花神紋。


斌斌兄對日據時代的歷史遺跡情有獨鍾,寫過不少這方面的探查旅記。他在某次遊覽二二八公園時,發現這匹銅馬具有特殊之處。其實仔細看就會發現,這匹銅馬鑄造的極為精緻,馬兒臉部的血管,身體的肌紋,都栩栩如生,氣宇不凡,不像只是公園裡的兒童遊樂設施。

更特別的是,銅馬的左右腹側有模糊的印紋,似乎是種身份的象徵。斌斌兄詳細檢視下,發現這印紋是櫻花的徽記,一種類似於日本神社的神紋。於是推測這匹銅馬應該是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


銅馬坐落於公園內兒童遊樂場附近

二二八公園本身的歷史悠久,其前身為「台北公園」,始建於日據統治初期的明治四十一年(1908年),由於建造時間略晚於「圓山公園」,因此民眾稱之為「新公園」。這匹銅馬是否從日據時代起就放置於新公園內呢?斌斌兄查閱新公園的舊照片,並未發現這樣當時有設置銅馬的記錄。

當時的新公園內,豎立著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及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銅像,但都為立像,並非騎馬。因此,斌斌兄推斷,這匹銅馬極可能是日本神社的遺物,後來才移至新公園的。

當時台北城內,有兩座主要的神社,一是台灣神社,建於明治三十四年(1901年),位於現在的圓山大飯店;一是建功神社,建於昭和三年(1927年),位於現在的台北市植物園裡;這兩座神社,隨著日本戰敗投降後,都已遭到拆毀的命運。這匹銅馬是否可能是來自這兩座神社之一呢?可惜,現有的文獻不足,無法提供確切的佐證,因此銅馬的來源成謎,所以斌斌兄稱之為「銅馬的秘密」。

我曾為此搜尋及翻閱有關台灣神社及建功神社的舊照片,但我能找到的神社照片,都未出現銅馬的身影,所以無法得知這銅馬的來源,也無法解開這個謎題。台灣光復至今六十年,當年參拜過台灣神社或建功神社的青年學子,如今已為耆老,對當年神社的景物或許還保有記憶,我認為解開銅馬秘密應當不難。倘若銅馬的秘密此時不解,則更待何年呢?


銅牛,位於新公園入口兩側

斌斌兄文中還提到二二八公園入口兩側的一對銅牛雕像。我對這對銅牛也不陌生,高中時代就見過了,也只覺是一件銅雕作品而已,沒想到背後也有一段故事。

日據時代昭和十年(1935年),日本為紀念統治台灣四十週年,特別盛大舉辦了「始政四十週年」紀念博覽會。當時日本關東軍扶持的滿清遜帝溥儀已在中國東北建立了「滿州國」,滿州國特別致贈這對銅牛給台灣總督中川健藏,做為慶祝的賀禮。這對銅牛後來安置於台灣神社之前。

台灣光復後,台灣神社被拆毀,這兩隻銅牛則被移置於台北新公園內。細算來,這兩隻銅牛已七十高齡,曾見證過台灣的歷史滄桑。


清朝台北府衙門的石獅子

新公園內,坐落於三級古蹟「急公好義坊」牌坊之前的一對石獅子,則是屬於清代的歷史遺物。這對石獅子,原放置於清朝台北府衙門之前。台北府衙門,約位於今日重慶南路、懷寧街之間。日本人佔領台灣後,曾以台北府衙門為軍隊臨時駐防之地,後來拆毀台北府衙門,這對石獅被移往新公園,放置於「急公好義坊」牌坊前。


急公好義坊前的石獅子。


這對石獅子的年齡超過一百二十年,比銅馬、銅牛經歷了更多的風霜,如今靜默地放置於牌坊旁,卻不見任何立牌解說石獅的身世歷史。數十年之後,會不會有人來寫一篇《二二八公園.石獅的秘密》 呢?


池塘畔的石燈籠。


銅馬、銅牛、石獅,原都不屬於新公園的一部份,卻因為世局變化,政權更迭,而齊聚於新公園內,安身於不同的角落,其身世,或有源可考,或尚待考證。這馬,這牛,這獅,都是台灣歷史的一部份。歷史若有失憶,當應被喚起,不應讓它默默被遺忘。

旅遊日期:2006.04.27 【推薦本文給朋友】


行旅圖


——本文轉載自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http://www.tonyhuang.idv.tw/@(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09-30 1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