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十大美人】趙飛燕的美麗與哀愁

文/淑萍 圖/柚子
  人氣: 60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4日訊】現代人常說的「環肥燕瘦」的「環肥」,指的是楊貴妃;而「燕瘦」,就是指趙飛燕,通常用以比喻體態輕盈瘦弱的美女。

趙飛燕,原名「宜主」,漢成帝的皇后。她的父親是一個樂工,會編製動聽的樂曲。《漢書》中說他出生卑賤,在父亡後曾流落長安。宜主與妹妹在長安以編織草鞋維生,過著非常貧苦的生活。後來被一個趙姓官員收養,並輾轉到了陽阿公主宮裡當侍女。在陽阿公主那兒,兩姊妹認真習舞,經過幾年的訓練,宜主終於練得像飛燕一樣靈巧,每每舞動時有翩然欲飛之勢,故改名「飛燕」。此後,人皆以「飛燕」稱之。

後來,趙飛燕的舞姿及美貌受到漢成帝的賞識,被召入宮,封為「婕妤」(女官名)。趙飛燕的妹妹因趙飛燕的推薦,也被召入宮中,同享榮華富貴。數年後,漢成帝想立趙飛燕為皇后,但太后認為他出身卑微,所以不同意立后一事,史書上記載:「趙飛燕貴幸,上欲立以皇后,太后以其所出微,難之」。

直到漢成帝鴻嘉三年,成帝終於下決心廢掉原來的許皇后,改立趙飛燕為后。但是此後數年當中,因趙飛燕姊妹始終沒有生育,在害怕無子失寵的心態下,在宮中做了一些不是很值得稱許的事情,例如《漢書‧成帝紀第十》稱「趙氏亂內」,同書又記載「趙氏害後宮皇子」,顯示出趙氏姊妹入宮後為求鞏固地位,使用了一些不正當手段與陰謀。

後來,漢成帝病死,沒有生育的趙飛燕力擁漢哀帝即位,漢哀帝即位後便尊其為皇太后。六年之後漢哀帝死,漢平帝劉衍即位,因宮中朝臣紛紛指責趙氏姊妹有謀害皇子一事,於是,趙飛燕的妹妹羞愧自殺。而趙飛燕的下場更悽涼,他先由「皇太后」貶為「孝成皇后」,後來又被廢為庶人,最後還被派到成帝墳前守陵,趙飛燕難忍羞辱終以自殺收場。

據說趙飛燕體態極其輕盈,每當他纖腰款擺、迎風飛舞時,就好像要乘風而去一般。有一次,趙飛燕在宮裡一個高高的舞台上舞蹈時,大家正看得入迷,忽然一陣狂風吹來,趙飛燕隨風而舞,好像真的要被風吹走了一樣。於是成帝趕緊叫樂師們拉住趙飛燕的裙擺,免得他被風吹走。待風停時,發現趙飛燕的雲英紫裙竟被抓得皺皺的,從此宮中女士們就流行穿這種特意造出的皺皺的裙子,名叫「留仙裙」。

趙飛燕的體態輕盈到甚至可以在盤子上跳舞。據說漢成帝特地為趙飛燕訂做了一個水晶盤子,讓宮人用手托著盤子,趙飛燕就在盤子上跳舞。由此可想見趙飛燕的體態與舞技是多麼輕盈曼妙與婀娜多姿了。

趙飛燕以美麗外表獲得皇帝的青睞,從卑微出身一躍而為一國之后,真是羨煞多少人!但他因無子而失寵,雖然想盡一切辦法要挽回自己的失勢,甚至不讓其他妃子生子,但天意難違,強求的終究是保不住的。美麗是一時的,也許美麗的外表下仍須有善良美好的心,這樣的美才能長長久久。@*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班昭字惠班,又名姬,扶風安陵(今陝西咸陽東北)人,東漢女辭賦家。班昭家學淵源,史稱「家有藏書,內足於財」。她的父、兄都是一代名人:父班彪,是有名的史學和儒學大師;大哥班固,則是《漢書》的作者,也是著名的史學家、文學家;二哥班超,名震西域,是打通「絲綢之路」的功臣。班氏家族,在歷史上都留有美名。
  • 卓文君,西漢臨邛(今四川邛崍)人,為西漢四川鉅賈卓王孫之女,貌美有才氣,喜好音律且善鼓琴,是當代才女。十六歲時即嫁給父親同業人之子董家,但婚後沒幾年即喪夫,只好回歸母家。
  • 謝道蘊,東晉人,是宰相謝安的姪女,安西大將軍謝奕的女兒。自幼聰明伶俐、才華洋溢。在她年僅八歲時,有一次謝安問她:「《毛詩》中何句最佳?」謝道蘊回答說:「詩經三百篇,莫若《大雅.嵩高篇》」,又說:「吉甫作頌,穆如清風。仲山甫永懷,以慰其心。」謝安因此對這個姪女大加讚賞。
  • 蔡琰(生卒不詳),字文姬,又作昭姬,東漢陳留圉(今河南省杞縣)人,他是漢朝學者蔡邕的女兒。
  • 班氏家族,在漢代是赫赫有名的望族,例如:班彪、班固、班超都是當時的風雲人物。而班婕妤是班彪的姑母,也就是班固、班超的祖姑。班婕妤從小就穎悟聰明,能作詩詞。他在漢成帝時入宮,因智慧與美艷兼具,一進宮就受到成帝的寵幸,冊封為「婕妤」(一種嬪妃的稱號)。
  • 現代人常說的「環肥燕瘦」的「環肥」,指的是楊貴妃;而「燕瘦」,就是指趙飛燕,通常用以比喻體態輕盈瘦弱的美女。
  • 貂蟬是中國四大美人(西施、王昭君、楊貴妃和貂蟬)中唯一沒有被載入正史的,關於她的傳說,都源自於羅貫中的《三國演義》。
  • 王昭君,字嬙,西漢南郡人。王昭君出身書香之家,自幼聰穎清秀。
  • 楊玉環出生於滿州永樂(今山西永濟),父親是蜀州的司戶楊玄琰。
  • 中國有一句成語叫:「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這句成語現在被用來形容女子的美貌,但其實它最早是專指中國古代的四大美女─西施、王昭君、貂蟬和楊貴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