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望南春與冬(31)

朱執中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23日訊】這時淑貞已量好並剪下這幅格子布,柔聲說,大娘,請看看這布夠不夠尺寸?她聞言一轉身,直望著淑貞一尺尺地重量這幅布,量到一丈五尺了,她捏住這把新尺一頭,而翹起的尺尾恰好與布尾同樣長,川嫂說,小嫂子,你量得神準呀,不少一分,也不多一分。今天才學來的功夫,你就用得這麼熟絡,頂瓜瓜(方言,意思好極了)!淑貞微笑地答道,大娘,這我可不敢當,做買賣布料這行,我們都是新手,一切得認真學呢。川嫂說,好,你說得對。她付了錢,拿著布高興地走了。

  她一走,李朗馬上向妻子半說半問,過兩三天就得上各村賣布了,可我在祥興店學量布剪布,總是量不準,剪下的布自然也不符買家要的尺寸,可你也是今日午間學,回到家就量得這麼準,你再教教我。淑貞便邊量布邊講解說,要緊的是,依照顧客買的尺寸去量。比如買一尺,一量到一尺,這處就是個定點,得立即用力捏住它,把定點後面的布往上拉,與它對摺,這對摺處就是一尺布的正確界線,剪刀從它這裡開剪,用暗力直直地一剪到尾,一量這幅剛剪下來的布,就會是不多不少的一尺布。說罷,淑貞選了八元一匹粗黑布叫丈夫學著量和剪,剪多剪少沒關係,或留自用,或七折賣出。

  李朗拿起新竹尺準備量布時說,淑貞,你的腦子真好用,想得這麼周全!他拍拍自己的腦殼,這裡可就又粗又笨。淑貞微微推他一掌,不要耍嘴皮了,你的腦跟我的一個樣,這一點能耐,只不過是今天到石虎鎮買布,從頭至尾我曾細細地看,認真記認真學才學到的,你現在就要認真學著做。李朗聽了頻頻點頭,拉開這匹黑布便一尺又一尺量下去,量夠數又剪了下來,一連三次,不是長了兩分就短少三分,李朗有點灰心,哎的一聲埋怨自己笨。淑貞鼓勵說,你就是捏那定點捏不緊,才量不準。不打緊,再試!李朗量、剪到第五次,才量、剪準確。又試做一次,也對了。淑貞端起那兩幅剪對了的布說,朗哥,你一點也不笨,李朗又哎得一聲說,我這個長年牽牛犁田的人要改行去謀生,的確不易囉!(未完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