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保華:怎樣看二○○八北京奧運?

林保華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2日訊】我的朋友、長期研究台海安全的李華球,在九月二十一日為他的新書「北京奧運」開了新書發表會。二○○一年北京申奧成功,他就寫了多篇文章探討有關問題,尤其是對北京奧運尚待突破的危機因素,顯示他對中國問題的功力。這些因素至今基本未變,只是「財政危機」因為這幾年的經濟快速發展而得到消解,然而接下來的卻是股市泡沫與房產泡沫是否可能在奧運會以後爆破。華秋代表厚道的台灣人,對奧運會抱有善良的期望,但是中國政府也常常利用台灣人的善良來欺壓台灣人,這點,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正在醒覺。因此這本書名的副題是「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是遐思﹖是理想﹖」顯示二○○八奧運仍然存在許多不明朗因素。

不過更重要的是華球選擇這個日子召開發表會的精準程度,因為就是這一天清晨,是中國與台灣協商奧運「聖火」過境台北的協商最後期限,國際奧委會宣佈已經破局。這一天是九二一大地震八週年紀念日,卻可能演變成北京政壇的地震。因為在北京千方百計利用「聖火」的民族主義對台灣進行統戰,企圖達到矮化台灣主權的目的﹔然而過境的失敗正好向全世界顯示台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沒有比這個更能顯示台灣的主權了﹗北京將情何以堪﹖因此估計北京在事後還會提出轉圜措施﹔當然首先要對台灣進行恐嚇來轉移他們用小動作來破壞協商的責任,然後再釋放「善意」。

我們該如何看這個事件呢﹖我認為,政治干預體育是專制國家的常態,台灣的抗拒是理所當然。也因為中國對奧運的泛政治化,因此二○○八奧運將是一九三六年柏林奧運的翻版。

三○年代駐在柏林的著名美國記者威廉.夏伊勒在「第三帝國的興亡—納粹德國史」一書中描述當年的奧運,「使納粹黨有了一個極好的機會,來讓全世界對第三帝國的成就留下印象,而且他們充份利用了這個機會。」當時「迫害也暫時停止了,全國都裝出最規矩的態度。以前任何運動會都沒有過那麼出色的組織工作,也沒有過那麼不惜工本的款待。戈林、裡賓特洛夫和戈培爾為外國客人們舉行了豪華無比的宴會—這位宣傳部長在汪西湖附近福恩寧塞爾舉行了『意大利之夜』的宴會,招待了一千多賓客,場面之盛大簡直像「天方夜譚」中的故事。客人們,特別是從英國和美國來的那些客人們,對所看到的情況印象非常深刻﹕這顯然是在希特勒領導下團結一致的一個快樂、健康和友善的民族。他們說,這跟他們在報上讀到的柏林電訊時所得到的印象截然不同。」

今年七月訪問台灣的前保加利亞總統哲列夫在他的「法西斯主義」一書中說﹕「共產黨建立真正完美的極權政府,法西斯反倒像是個模仿技巧拙劣的抄襲作品。」因此希特勒能這樣做,中共會做得比他更好。

中共用政治干預體育有長遠的歷史。北京曾用「乒乓外交」打破中美關係的僵局。共產黨以前利用體育來證明自己的英明偉大,取得錦標都是「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所謂「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就是根據政治需要來讓球。最典型的是一九七五年在加爾各答舉行的第三十三屆國際乒乓球賽,中國將女子單打冠軍讓給北韓的樸英順,因為北韓搖擺在蘇聯與中國之間撈好處,北京用讓球來拉攏他們。現在中共則利用體育炫耀民族主義,建立自己統治的合法性,掩蓋自己鎮壓異己、搜刮民脂民膏與腐化墮落的醜惡本質。

六四血跡未乾,一九九○年北京亞運會唱「同一首歌」來掩蓋他們的罪行。這首歌用童聲唱﹕「鮮花曾告訴我你怎樣走過,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個角落,甜蜜的夢啊誰都不會錯過,終於迎來今天這歡聚的時刻。」如果北京改邪歸正、放下屠刀,這樣唱也不妨﹔然而六四血債未償,幾年後又大規模迫害與屠殺法輪功學員。

共產黨對台灣也極盡欺詐的能事。我在十七年前的香港星島日報發表了「亞運會台北受騙記」。當時中國表面上與台灣的奧委會人士杯晃交錯,大談骨肉感情,答應支持台灣申辦亞運,以致台灣代表團團長張豐緒說,像回到自己家裏一樣﹔但暗地裡把「中華台北」改為「中國台北」,十七年後還沒有改變這種醜陋的小動作,引起台灣的共憤。當年亞運會結束後討論一九九八年舉辦地點時,北京賴掉幾天前的承諾,還阻止台灣代表發言,氣走張豐緒提早回國。

亞運會「同一首歌」的成功,屠夫變成天使,所以二○○八的口號是「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讓騙子變成君子。這可能嗎﹖共產世界與自由世界是同一個世界嗎﹖當然,共產黨也說,與國際接軌。是它與世界接軌,還是要世界與共產黨接軌﹖看看中國把聯合國人權標準解釋為人畜的生存權,看看聯合國在中國壓力下對民族自決與台灣入聯態度的不同﹔看看世界衛生組織對台灣的排斥與對中國黑心商品的寬容﹔看看跨國公司協助中國封殺資訊的自由流通﹔看看中國在蘇丹的表現……是國際正在接受中國的標準,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逐漸被拋棄。奧運會就是姑息中國的典型。

為了奧運而拆遷民居、驅逐民工、抓捕異議人士﹔這些受害者與共產黨會有同一個夢想嗎﹖一千枚飛彈對著台灣,更是台灣人的惡夢,台灣人的夢想是中國拆除飛彈,可能實現嗎﹖如果不可能,在中國操縱下的奧運聖火不是聖火,而是成了中國的邪火,台灣不應歡迎這個邪火。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10-12 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