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高空的雲雀 婉轉動聽的夜鶯

——專訪女高音歌唱家阮妙芬
沉靜

阮妙芬( Nancy Yuen )(攝影:大紀元明國)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3日訊】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阮妙芬( Nancy Yuen ) 在歌劇界擁有較高的地位。她主演的《蝴蝶夫人》,《茶花女》、《阿伊達》、《費加羅的婚禮》、《卡門》、《波希米亞生涯》,廣受歡迎和讚譽。阮妙芬的歌聲常縈繞飄飛在大型音樂會、藝術節上,她演唱的經典名曲《彌賽亞》、《創世記》、《安魂曲》和《C小調彌撒曲》,美如天籟,令人難忘。與她合作過的樂團有倫敦莫扎特樂團、英國廣播公司音樂會樂團、新加坡交響樂團等。

一.音樂是一大享受

阮妙芬在香港出生,11歲到英國。1988年,僅僅是倫敦王家音樂學院學生的她,就脫穎而出,主演歌劇《蝴蝶夫人》,一舉成名。

「難以想像不走聲樂這條路,我是怎樣的景況。我好像生來就是唱歌的。」她笑盈盈地說,「我喜歡台上的感覺,演繹完全不同的性格,豐富多彩;與不同國家的人台前幕後密切配合,是不容易的事。我個性獨立、樂觀,適合舞台生涯,喜歡音樂,音樂是我的一大享受。」

《蝴蝶夫人》雖然是意大利人作的詞曲,用西洋唱法去演繹。但阮妙芬來自東方,接觸過不少日本人,觀賞模仿日本藝伎,借鑒電影和電視劇,她演的蝴蝶夫人惟妙惟肖,玲瓏秀麗的形體、含蓄的東方韻味,比西方演員更勝一籌。

演前,醞釀情緒,一句話也不說;演時精神集中,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投入。忘掉自己,與角色融為一體。演《阿伊達》時,她看很多資料,請教黑人,做足功課。「當我臉化妝得黑黑,在台上演唱時,觀眾們根本不知我是華人」。

茶花女也是她最喜愛的角色之一,人物內心豐富,命運跌宕起伏,要在兩個小時內,用歌聲把茶花女的愛情與痛苦傳達給觀眾,引起共鳴和同情,頗有難度。然而正因如此,成功後的喜悅和滿足感是無法形容的。

她秀外慧中,眼界開闊,思維敏捷,侃侃而談。「演唱現場,充滿神奇的魔力。一般人沒有經歷過,體會不到,就好像過山車,有驚有喜。每一出歌劇,就是一個推動力。我喜歡有一點壓力,是健康的壓力,會帶動出自己最好的一面。蠻喜歡那種挑戰,那種過山車的感覺。」

問她這樣優秀,很多歌劇演來駕輕就熟,是否壓力越來越小?她搖頭,正色道:多明哥說過永遠在爬山,在走。多少年來,我也一直在不斷地學習。當你覺得到了顛峰時,那就在走下坡路了。我從學生身上也能學到東西。音樂的美和奇妙,我一直是蠻有興趣,時時回味,魂牽夢縈,蠻享受的。

閒暇時,她興趣廣泛,看電影、話劇、芭蕾舞,揣摩人家的演技,提高修養。愛聽古老歌曲,五六十年代的老歌,有韻味,很好聽。「每一種表演藝術,面對觀眾的表達都是有聯繫的,相通的。」


阮妙芬( Nancy Yuen )(攝影:大紀元明國)

二.古典歌曲歷久不衰

問:古典歌曲演唱家與流行歌手在唱法上的差異?

阮: 古典歌曲演唱家需要非常多的時間練習基本功,但流行歌手並不需要這麼長時間練習。古典歌曲演唱家是用整個身體在唱,分配好胸、口、頭三個腔體共鳴的比例。流行歌手……(她做拿麥克、氣喘噓噓的樣子,微微一笑。)所以我們的滿足感很大。

問:但他們的名聲遠遠比你們大,錢也賺得多,受大多數人的追捧。

阮:你別忘記,流行歌曲的壽命較短,五年就算老的了。而古典歌曲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歷久不衰。我唱了十九年,還可以唱很久。流行歌曲是講包裝、廣告的,是看他們要不要從你這個人裡面推介出一些東西來。古典歌曲是一門藝術。為什麼《茶花女》、《阿伊達》這麼久了,場場演出還有這麼多人去欣賞?藝術是人們越看越喜歡,每場演出都是不一樣的享受。如果我的目的是錢,那也不會走藝術這條路。我覺得有能力討生活就夠了,有些東西對我來說並不是很重要。

三.聲樂大賽是非常奇異的鼓勵

阮妙芬常在東南亞演出,對於古典音樂的普及,她認為,傳播媒介、教育部門做好的話,會起推廣作用。讓人們從小就接觸到正統聲樂,那麼就不是遙不可及的事。

她在新加坡有不少學生,她說,人才肯定會有,但培養訓練起來,難度較大。倫敦每晚都可選擇不同的音樂會、交響樂團、歌劇來聽,環境的熏陶,潛移默化的作用不可低估。當然現在比十年前好多了,新加坡擁有一流的場地設施吸引國際樂人來演出。

在她看來,成功至少有三個因素組成:40%的天才,40%的勤奮,20%的運氣。想成才,下苦功夫努力和對音樂的領悟能力都很重要,還要有恰到好處的教育方式、方法。

談到新唐人的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阮妙芬點頭讚歎:「是非常奇異的鼓勵。華人聲樂人才分散在世界各地,這次能聚在一起,交流經驗,切磋技藝,是非常好的機會。」

音樂的好處是能感動人,不同生活背景、不同文化素養,甚至於聽不懂歌詞的人,都會被歌聲打動。阮妙芬的歌不容錯過,請靜靜聆聽:

音色既高亢又柔和,低音淳厚有力,中音柔美流暢,高音有種直昇穹頂壯麗輝煌的感覺。功底紮實,音域寬廣,聲情並茂,收放自如。她的歌聲,如凌空飛翔、自由自在的雲雀,清麗悠揚;又如婉轉圓潤的夜鶯,優美動聽。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10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芮芮紐約報導)由新唐人主辦的「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將於下週一至週三10月15日至17日在美國紐約考夫曼音樂廳(Kaufmann Concert Hall)舉行。在該大賽將開賽之際,記者採訪了大賽評委會主席、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先生,請他談談對選手的期望及比賽演出評判標準。
  • 【大紀元10月11日訊】新唐人舉辦的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將於10月15日至17日在美國紐約考夫曼音樂廳(Kaufmann Concert Hall)舉行。這個聲樂大賽在許多層面都很有特點,如規定參賽選手在複賽和決賽曲目中均必須選至少一首中文歌曲和參賽作品不得有歌頌中國共產黨或者中共黨文化內容的歌曲等。這些大賽要求是為甚麼而定?新唐人電視臺在舉辦多次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和神韻藝術團巡迴演出後,在聲樂方面有甚麼獨到的見解?中文歌曲在國際聲樂界處於甚麼地位?帶著以上問題,本刊記者採訪了多位藝術家,包括大賽評委會主席、著名歌唱家關貴敏先生。
  • 有媒體曾經這樣形容他:「他蒙上天厚眷,生有一把靈巧動聽的抒情男高音嗓子。」

    生於馬來西亞檳城,在香港演藝學院考取高級聲樂表演文憑及在澳洲昆士蘭音樂學院考取音樂學士學位,之後入讀倫敦喬凱音樂戲劇學院的歌劇深造課程。於昆士蘭求學時,他曾參加瑪麗安.馬達澳洲歌唱比賽,獲得大獎,並從此踏上專業演出台階。他其後亦參與昆士蘭歌劇團的表演,在莫扎特的《唐喬望尼》一劇中飾演唐奧塔維奧。

    「他」就是最近正忙於排練威爾第的經典歌劇《阿伊達》的本港著名男高音柯大衛。在訪問時,幽默開朗的個性,沒有藝術家的架子,好像朋友在聊天,他很坦白的說:「這行是賺不了錢的!但是是自己的愛好!甘心走下去!」

  • 【大紀元10月8日訊】(大紀元記者石方、林達、玉清報導) 10月7日,全球人權聖火經丹麥首都哥本哈根來到瑞典第三大城市馬爾默。瑞典南方日報,瑞典電視台及當地多家報紙均做出報導。多位政治家及著名歌唱家親自到場,對奧運人權聖火的活動表示支持。
  • 10月7日,全球人權聖火經丹麥首都哥本哈根來到瑞典第三大城市馬爾默。瑞典南方日報,瑞典電視台及當地多家報紙均做出報導。多位政治家及著名歌唱家親自到場,對奧運人權聖火的活動表示支持。
  • 【大紀元10月3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林於國香港三日電)香港「明報」報導,在中共十七大政治新星中,上海市委書記習近平不太受人注目,知名度甚至不如身為歌唱家的妻子彭麗媛。不過他政績雖然平平,人際關係及形象卻良好,加上父親遭四人幫迫害等因素,是他往上爬的優勢。
  • 這是一首膾炙人口的緬甸民歌,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曾在華人社會特別是中國大陸傳唱一時,大陸著名歌唱家關牧村曾聲情並茂地演唱過這首歌曲。據說在反映周恩來總理外交風雲的紀錄片中,這首樂曲始終伴隨周恩來訪問緬甸的畫面。
  • 演員──歌唱家──教師,年近80的香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江樺不言休止,繼續開門施教。充滿活力的她將歌唱比喻成練氣功,不但令聲樂家身體健康,還能美容養顏,常保青春。在接受記者訪問時,江樺很高興新唐人電視台舉辦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指出大賽除了能將正統的歌唱發揚光大外,也為華人聲樂家提供很好的交流平台。她預祝大賽圓滿成功。

    雖然目前正統的聲樂似乎曲高和寡,但通過作為一位聲樂家的身體力行,江樺體會到正統藝術永無止境,自己有責任將其發揚光大。她稱讚新唐人電視台舉辦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為聲樂界提供了很好的交流平台。「我從事聲樂工作已經幾十年了,我也一直在努力,所以我到現在還沒有退休,還是在教學生,目的就是大家都希望讓正統的音樂延續下去,能給我們下面年輕的一代繼續接古典音樂這個棒,所以我很欣賞舉辦這次的比賽,也希望多一點的青年來支持。」

  • 【大紀元9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新唐人電視台將於10月在美國紐約舉行「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據大賽主辦方介紹,此次大賽的宗旨是為了促進文化交流,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的聲樂藝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