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聲樂藝術趣談

古代的聲樂大師(一)

作者:陸振岩
古人的教育強調在重德的基礎上均衡發展,孔子教弟子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其中的樂就包括聲樂教育。(公有領域)
    人氣: 95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中國古代有沒有聲樂大師?對這個問題可能很多人會猶疑。在很多現代人的印象中,講究科學發聲,利用共鳴效果的美聲唱法來源於西方,中國古代中似乎沒有什麼聲樂理論,因而人們的一般印象中,只有西方纔有聲樂大師。其實不然,中國古代有不少傑出的聲樂大師。

唐代是中國文化達到頂峰時期,當時有許多蜚聲長安舞台的歌唱家,許永新便是其中的佼佼者。據唐代段安節《樂府雜錄》記載,許永新本名和子,吉州永新縣(今江西永新)人,善於歌唱,而且有獨創性,「能變新聲」。據說她從小善歌能唱,有一次在重陽佳節,和女伴們登高踏青,在山上高歌一曲,聲聞數十里外,由此而知名,被刺史選召進宮,按其籍貫改名永新,成為宮廷名歌手。至今,在她的家鄉還有關於她的傳說,當年她唱歌的那座山頭被人稱為「玉女峰」。

有一年唐玄宗在勤政樓舉行「大酉甫」,即一次與民同樂的慶祝宴會,觀眾上萬人,以至於喧嘩嘈雜的聲音,使得現場演出的魚龍百戲的音樂都聽不見了。這使唐玄宗大怒,準備離席回宮。這時宦官高力士出了個好主意:只要讓許永新出來高歌一曲,必然會使整個場面安靜下來。果然,永新出場時態度從容,撩鬢舉袖,直奏曼聲,高唱一曲,其聲好像直昇雲霄。喧鬧的人群立即安靜下來,「廣場寂寂,若無一人。」而且她的歌感染力極強,使「喜者聞之氣勇,愁者聞之腸絕」。

我們知道普通人用大白嗓子唱歌,包括現在的通俗唱法,與美聲唱法的主要區別是其音量很小,離不開電聲設備的烘托、擴響。使搖滾歌手聲嘶力竭的喊叫,若離開了電聲設備其音量也遠小於專業歌唱家輕鬆自如歌唱時發出的聲音,更不要說產生搖滾歌手所期望的震撼人們的效果。

專業歌唱家的歌唱方法和技術體系要求在不考慮電擴聲條件的情況下,能讓坐在最後一排的觀眾聽到歌手的歌聲,那就要求這種歌聲具有宏大的音量和善於傳播的音質。許永新在山頭一曲高歌能聲聞數十里外,在勤政樓唱歌能使上萬觀眾都聽到。可見其發聲技巧是何等高超。用現在說法看來,發聲方法不正確、共鳴調節不好,是不可能有如此大的音量。

許永新演唱的音域非常廣,甚至能超出樂器達到的高度。有一次,唐玄宗故意讓李謨和永新比個高低。李謨是當時的笛子高手,能吹出高低數十種不同的曲調,歌調最高時,能使歌者唱不上去。但是他為永新伴奏時,逐一被她拉高調門,前後數十曲,終未能把永新比下去。最後唱到李謨的笛管都吹裂了。《開元天寶遺事》記載永新的歌聲「絲竹之聲莫能遏」,是說任何樂器也蓋不過永新的歌聲,連精通樂曲的唐玄宗都不得不稱讚許永新:「此女歌值千金。」從這些記載來看,稱許永新為聲樂大師是絕不為過的。

唐代還有其他著名的聲樂大師,如杜甫有一首詩《江南又逢李龜年》,李龜年就曾是名震天下的宮廷歌唱家。還有一位著名歌唱家是唐代天寶年間的念奴。我們熟知的詞牌名《念奴嬌》便來源她的名字。《天寶遺事》載她「有色,善歌,宮中第一」。有一天宮中設宴招待賓客,也是人聲嘈雜,無法控制,眾樂為之罷奏。唐玄宗就命念奴出場演唱,並由二十五人的吹管樂隊為其伴奏。歌聲、管聲兩相追逐,美妙異常。唐元稹曾有《連昌宮詞》描述道:「春嬌滿眼淚紅綃,掠削雲鬢旋裝束。飛上九天歌一聲,二十五郎吹管逐。」如果沒有高明的演唱技術,顯然是不可能壓倒二十五人的吹管樂隊的。念奴的聲音動人嘹亮,音色優美異常,唐玄宗曾經讚不絕口:「念奴每執板當席,聲出朝霞之上。」

唐.跪坐奏樂陶俑(公有領域)
唐.跪坐奏樂陶俑(公有領域)

這些古代出色的聲樂大師是怎麼唱歌的呢?我們今天無從知曉,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們發聲技巧相當高超。另一方面,中國古代也並非沒有聲樂理論,只不過它與西方不完全相同而已。唐《樂府雜錄》說:「善歌者必先調其氣,氤氳自臍出至喉,乃噫其詞,即分抗墜之音。既得其術,即可致遏雲響谷之妙也。」在這裡已經提到了呼吸的重要性——「必先調其氣」,然後又指出了氣息運用的方法是「氤氳自臍間出」,現代聲樂家認為這是要求氣息出自丹田,與近代西方聲樂理論提倡的腹式呼吸方法極為相似。

古人論唱有「氣為聲之本,氣乃音之帥」的說法。在清人王德暉、徐沅征共著的《顧誤錄》中說「度曲得四聲之是,而其要領,在於養氣」。可見古人論唱歌特別強調「氣」。不過這個「氣」,並不限於呼吸之氣,其內涵更廣,往往將人體和天地之間的能量泛指為氣。演唱中的「勁」和「氣」 常常是相輔相成的。換句話說,古人是把靜心、調息、修養的功夫和唱歌結合起來了,所以丹田氣並不僅僅是呼吸而已。這一點從近代一些戲曲藝術大師同時修煉氣功也能看出來。以武生泰斗楊小樓為例,他信奉道教,據說在沒戲的一段相對空閒的時間,他就會離開喧鬧的京華,去西郊戒台寺靜坐養氣。今人作《梅蘭芳藝術譚》總序中專門有一節講梅蘭芳唱戲和氣功之間的關係。應該說中國古代聲樂藝術和中國傳統的修煉文化是緊密結合的,可以說和西方聲樂理論體系有近似之處,又有自身的民族文化特點。

梅蘭芳(維基百科)
梅蘭芳(維基百科)

唐代的歌唱家很多,還有如張紅紅、何滿、康崑崙、段善本、賀懷智、李管兒、曹綱、尉遲青、王麻奴等都是史傳優秀的歌唱家。古代歌唱家當然並不限於唐代,只不過唐代是中華文明頂峰時期,出現很多傑出的聲樂藝術人才。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陳霆/大紀元)

中華聲樂藝術在近代,特別是近50年遭到極大的摧殘,是為民族的大不幸。令人欣喜的是,神韻藝術團的巡迴演出使更多的人關注、欣賞和參與振興正統的中華民族聲樂藝術,並將帶來民族聲樂藝術新的輝煌。

──原載《明慧網》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6年10月15日下午,神韻交響樂團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的艾薩克‧斯特恩禮堂(Isaac Stern Auditorium)進行了2016北美巡演的首場演出。神韻音樂家們透過這場卓絕演出所傳遞的藝術精神內涵,深深地打動了大紐約地區主流觀眾的心。
  • 3月19日下午,享譽全球的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洛杉磯地區長灘市第一場的演出在觀眾熱烈的掌聲中完美落幕,整個劇場座無虛席,深具中國神傳文化內涵的全方位藝術演出,帶給觀眾是一場視覺、聽覺的盛宴與精神的洗禮。
  • (大紀元記者唐超美國新澤西報導)2012年10月27日晚,美國新澤西中部的新布朗斯維克(New Brunswick)市州立大劇院(State Theater)迎來了神韻藝術團2012年巡演的最後一場演出。當晚劇院觀眾爆滿,高潮迭起。
  • 今年新唐人聲樂大賽首度開放非華裔聲樂家報名參賽,這些西方歌劇演唱家都是平生第一次演唱中文歌曲,用歌劇唱法的形式詮釋他們對中國文化的理解。擔任新唐人「全世界歌劇唱法聲樂大賽」評委主席的關貴敏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漢語的歌曲西方人唱起來不太容易,而且他們這次選的漢語歌曲不太好唱。不是發音的問題,而是它的內涵。漢語的內涵可以說是深不見底。比如唱《滿江紅》,你要了解宋朝岳飛抗金的歷史。如果西人選手了解了歷史背景,那演唱效果就不一樣了。「西方選手唱中文歌即使發音對了,但是那個感覺沒有。」
  • (大紀元記者杜國輝紐約報導)10月19日,眾星雲集的2012年新唐人歌劇唱法聲樂大賽在紐約曼哈頓舉行了初賽,入圍複賽的選手、來自威爾士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穆蓝(Stephen Mullan)在比賽後接受了訪問。他表示,自己喜歡面對挑戰,自己生涯的軌跡就體現了自己的個性。而新唐人的比賽是一個瞭解中國的特殊機會,令他感到和中國文化非常近。
  • 伴隨金秋紐約一場早來瑞雪,演唱純正美聲唱法的權威女高音歌唱家阿麗貝爾蒂,和佛羅倫斯歌劇學院藝術總監博薩,雙雙從美聲唱法的發源地意大利專程來到紐約卡內基音樂廳,為復興人類正統藝術的新唐人「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而站臺,共譜一場東西方聲樂藝術盛事。
  • (大紀元記者戴兵攝影)在紐約上城的考夫曼音樂廳舉辦的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於10月17日下午圓滿結束,20名選手金榜題名。以下組圖是17日下午頒獎典禮的盛況。
  • (大紀元記者辛菲紐約報導)10月15日至17日在紐約舉行的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博得各界好評。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先生17日專程從華盛頓DC趕到紐約觀看最後的決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