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黃曉敏:記者下跪,跪給誰?

黃曉敏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5日訊】原《中華新聞報》傳媒觀察副主編羅豎一,在個人博客中寫下一篇《中國女記者向黑社會“下跪”》的博文,披露了七年前原《甘肅青年報》記者何紅,因深入基層調查民情,繼而又如實反映當地的司法腐敗而觸犯蘭州地方黑惡勢力,在報社、政府無為的情況下,連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終於向黑社會屈辱“下跪”,最後被迫背井離鄉,隻身一人來到北京避難謀生,情狀甚苦。

此文一出一片譁然。有的人憤怒,有的人驚訝,有的人不敢相信。當然也有更多人的人迅速作出反應,利用自己的良知正義和判斷力,借助自己的影響力,鑒於事實,力排非議,對撰稿人羅豎一這位有正義、有膽識、又才貌雙全的青年俊傑,伸出無所畏懼的援助之手。

一文激起千層浪。8月初刊登在私人空間的這篇博客網文,迅速在互聯網上傳播開去。在《百度》《相關話題》就有網頁多達240頁,參與流覽點評的人數多到十多萬人次,同時還設置和開通了相關資訊鏈接的快速搜索專用詞。國內最大的互動式網站《騰訊網》,其深度新聞欄目還把這個新聞固定在了頭條新聞,並把這個新聞事件列入了新聞網國內十大新聞。位於海外的搜索引擎穀歌更是名目繁多,輸入“下跪記者何紅”,約有295,000項符合此一熱點新聞內容。薈萃登陸流覽和點評留言的網頁,除極個別的人極力否認但卻拿不出有力證據和事實依據,認為這是“天方夜譚的謊言”。不管他們如何否認,線民們還是驚呆了、悲憤了、同情了、深思了,痛苦之餘開始認真思考:站在今天這個事隔七年後的多媒體時代,冷靜地前思後想,對聳人聽聞的下跪事件進行了深度的點評指責。當大多數的中國人還以跪天跪地跪父母的價值尊嚴來看待下跪時,這件突如其來的“下跪”,是怎樣辱了沒我們這個涉世不深的年輕女子記者。更加辱沒了我們這個所謂的文明世界!幸好,面對邪惡,下跪的何紅堅強地站了起來,避免了更多更大的個人悲劇。但是,它留給我們的卻是一個沉重得無法呼吸的社會現實。任何一個成熟理性、有社會良知的人,都應該對這樣的社會現實和產生這樣社會問題的國家和政府深深反思。這是怎樣的一跪啊?

第一跪,跪給我們的紅色政權下的白色恐怖。

在黑惡勢力實施暴力報復《甘肅青年報》報社期間,報社但凡還有一點膽量和責任,就該報警。但共和國的“人民警察”來之後,發現彼此都很熟悉,寒暄了幾句,留下一句不痛不癢的“你們自己處理吧”,就揚長而去了!是無知、還是無為?

這真是政府的悲哀!更是做為“人民警察”的恥辱!這是在助紂為虐!員警不能威懾邪惡,就是在揚惡除善,甚至是罪惡的保護傘。在這樣的社會現實中,到頭來,誰也不可能在這個社會站穩腳跟!

所有這一切源自中國固有的制度、體制和機制弊端。下跪事件把中國目前的社會深層問題癥結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不僅是官員的腐敗、懦弱、自私以及不作為,更有貪贓枉法的膽大之徒為了一己私利權霸
一方和黑社會同流同汙。一個政治清明的政府,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呢!所以說,這個黑色暴力來自紅色政黨獨裁而形成的白色恐怖,成就了這種邪惡勢力的猖獗狂妄肆無忌憚。

第二跪,跪給我們號稱是無冕之王的灰色時代。

記者這個職業歷來被視為政府、司法等涉及公共正義的第五項權力,被尊重人權的民族自豪地冠以無冕之王。如果社會是一面鏡子,我們的記者就是那個搽鏡子努力讓我們看清楚事實真相的人!在中國,這個職業也被尊敬地讚譽為“社會的良心”!但在何紅悲劇中,其所在報社領導的表現,實在叫人不敢恭維,更不能接受。面對無理強暴,孱弱的何紅可以信任和依賴的最後一道屏障,卻成了她的死穴!其所處的城市,不論是行業協會組織、還是同事鄰居,都沒有給她一個安全和鼓舞的心靈環境。在黑色的事件,沒有人敢伸出援助之手,給她身心烙上了不可磨滅的傷痕。當其面臨黑社會和後續的其他方面的威脅,還得不到聲援支持和理解安慰,那麼生存在這樣的社會現實中,還有什麼正義、良知、文明可言呢?試問:擁有如此這般苦不堪言的社會現實中,還有誰能搽、誰敢搽社會這面鏡子呢?

整個事件中,在一個茫茫人海的都市里,只有一位膽識過人的男同事智慧的保護了她,讓她感受到一絲心靈的籍慰。還有一個社會工作者的父母理解並讚譽她的正義行為,給她了一絲人間的溫情關懷。這正是她能夠堅強走出灰色陰影的關鍵所在。

第三跪,跪給我們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新聞媒體。

傳媒,從傳統的國家政策宣傳武器正在轉型成為一個唯利是圖的產業利益集團。這個曾經被國人視為崇高神聖非常值得信任的潔淨產業,在集體墮落、視而不見、混淆視聽、假話連篇中,就為了迎合共產黨的面子,允許很多人去做、但不允許公民來議論和知情的謊言產業,早已變成了頹廢生活、罪惡之心的捧殺機器。

得寸進尺的黑惡勢力,對報社作出的道歉讓步並不滿意,心狠毒辣地再次提出一個更加厚臉無羞恥的要求,要報社按照他們的意思重寫,寫一篇《法律自會還公道》的、正面謳歌“黑惡勢力”的報導,刊登在報紙的顯眼位置。報社再一次屈從於強暴之下,滿足順奸、滿足快感、滿足荒淫無恥的邪惡靈魂和猙獰面孔的虛偽需要。

第四跪,跪給我們呼喚良知崇尚的正義綠色時代。

很多不理解何紅記者的同事,一直想問何紅一個問題:在經歷這麼多苦難折磨之後,為什麼還在做記者這個職業?走過恐懼,走過苦痛,走過酸楚,走過災禍的何紅,尷尬地笑語:“也許就是為了那份虛榮吧!”然而,現實並沒有太多的榮耀可言。殘酷擺在面前,在逃離了一個身心苦難的折磨之後,又陷入了另一種生存煎熬當中。

擁有高尚情操和大無畏精神的何紅,直到今天依然不明白:為什麼記者在幫助別人維護權益的時候,自己的權益卻如同海市蜃樓飄渺無著:誰來保護我們記者群體的權益呢?

在中國並不缺乏充滿客觀、公正的記者群體,只是缺乏一種奮發有為的行業主流風氣,缺乏一種對新聞記者尊重與保護的法制環境。但願中國無數新聞工作者借助下跪這個“警鐘”在未來能有一個越來越明確的防保體系和現代文明的綠色環境!

(2007年10月3日)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10-05 10: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