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28)

第十二章 好大喜功大躍進變大躍退共產公社累死人又餓死人
螺山居士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

毛共認為學生有沒有文化知識無關緊要。從一九五九年起,全國的中學和大學招生考試就都僅具形式。入讀的學生必須經過嚴格的政治審查。凡是「地、富、反、壞、右」五類分子及其親戚的後裔統統被剝奪接受中等和高等教育的權利。毛共聲稱對教育實行「勤工儉學,半工半讀」的政策。到一九六六年毛澤東煽起「文化革命」的陰風鬼火之後,毛共又實行「貧下中農管理學校」的做法。全國的大、中學校就連徒具形式的「招生考試」也廢止了。一律採用由各地保送入學的制度。大學、中學只接收父輩祖輩參加過毛共燒、殺、搶行為的人或世代貧窮目不識丁之徒。致使當時的大學只好開設初中課程。高等教育的學府變成中等教育的學校。這樣的教育制度一直持續到一九七七年冬。嚴重地降低了中華民族的文化素質。這是毛澤東及其黨徒犯下的不可饒恕的另一個罪行!

毛共把強迫全民築堤壩、掘河渠、挖鐵礦、砍樹燒炭、建土高爐煉鋼等行為叫做「大躍進」。農村的強壯勞動力抽走了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的老弱婦孺幹農田生產。如果是西方農業機械化國家,有這三分之一的老弱婦孺也足夠了。可是中國的耕作業還處於原始狀態。犁田耙地是用牛拉著鐵犁鐵耙去完成的。播種、插秧、中耕、施肥、收割、脫粒、入倉全都是手工進行的。所以在農田幹活的人手就嚴重不足了。拖延兩三個月都未完成種植工作,耽誤了農時,又未能及時中耕除草施肥。往往是剛插完稻秧,那些插得早的禾稻就成熟了。產量怎樣可想而知。莊稼生長不好,產量低,收割又不及時,造成大片莊稼倒伏田中,或者生出長芽不能食用,或者霉爛化為泥土。公社和大隊的幹部被召去日夜開會。如果上報的糧食產量少,就被上級指為「瞞產」,是「右傾」,要清洗出幹部隊伍。公社和大隊的幹部就把真實產量誇大幾十倍以至成百倍上報。結果到處出現了「萬斤畝」,有的地方甚至有「畝產稻穀三萬多斤」的。就連那個寫過《實踐論》的毛澤東對這些新聞報導也極為讚賞,得意地對農村幹部說:「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基層幹部上報了這樣好的收成。毛共趾高氣揚了,發出指示,公社的所有大飯堂統統煮飯供應農民隨意食用,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不限量。按照上報的糧食產量就是十年八年都吃不完。毛共於是下令公社要實行田地輪流休耕制度,即是今年耕種一半田地,留下休閒的一半田地到明年才耕種。而且嚴禁私人開荒種植紅薯、玉米、南瓜等雜糧。要種也只能讓集體單位種來餵豬養牛。理由是;「餐餐白米飯都吃不完,還種這些薯呀瓜呀做什麼?不能敗壞『公社』的名聲,不能對中國的共產主義社會抹黑。」又規定家禽家畜只能由公社、大隊集體飼養,任何個體農民不得養殖。有農民不顧禁令,在家裡偷偷養了幾隻雞鴨,被大隊幹部明查暗訪知道了,強行入屋捉去大飯堂宰殺了。有農民用幾個破爛的臉盆、腳桶盛滿泥土栽種了幾十棵蔥和蒜,被大隊幹部拔起來拿走了。還通過有線廣播向全公社點名批判:「×××堅持走資本主義自發生產道路,蓄意削弱集體經濟,企圖掘社會主義的牆腳。」就是這樣,私養家禽和私種蔬菜的農民仍然沒有被放過關,還要被押去遊街鬥爭。

收穫的糧食照虛報的產量按比例上交國庫,留給農民吃的已經不多。大飯堂又煮飯讓農民「盡量吃」。未夠兩個月,糧食吃光了,連下一年的「稻種」都吃光了。到這時候,大隊和小隊的幹部才硬著頭皮說真話,請求上級部門返還部分糧食。但是返還的糧食很少,根本不能活命。毛共就向農民宣傳教育:「認真節約糧食,要做到細水長流。」又過了一兩個月,上面連一星半點的糧食也不返還了。因為毛共打腫臉充胖子,早就把大量的糧食運去「支援世界各國人民的革命鬥爭」了。這回不能維持「細水長流」了,而是「無水斷流」了。大飯堂散伙了。農村的炊煙斷絕了。一場可怕的饑荒從一九五九年春直延至一九六一年冬。中國大陸餓殍遍野。毛共在三年大饑荒時期也有罕見的「創造發明」,就是公開設館教農民用青草、稻稈、麥秸、玉米梗、紅薯藤、紅薯皮、龍眼核、荔枝殼、香蕉皮製作食品。又在各個大隊設點,用米糠拌和少量的碎米煮成稀粥,限量分發給因飢餓而患了水腫病的農民。就是實行了這樣的「急救」措施,很多村莊還是餓死了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人口。全國餓死了三千五百萬人。

在三年大饑荒時期,毛澤東又演了一場出色的獨角戲。他深居簡出,龜縮在中南海豐澤園裡,當著身邊的侍衛人員的面堅持不食肉,以表示他和廣大勞動人民同甘共苦。而暗中卻指示湖南省委書記張平化為他修建「滴水洞」行宮,代號叫「二零三工程」。從一九六零年下半年動工修建至一九六二年建成,建築面積三千六百三十九平方米。連同韶山衝至滴水洞公路,共耗資一億元。如果用這些錢購買糧食,可以使湖南省少餓死一百五十萬人。

面對全國的悲慘境況,毛共仍不知反省,拒不承認自己的罪惡,還日日夜夜在報紙電台上鼓吹:「成績是主要的。錯誤缺點是次要的。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中國共產黨萬歲!」一九六二年一月十一日至二月七日,毛共在北京召開「七千人大會」。毛澤東恬不知恥地在會上演說:「過去幾年暫時的經濟困難是連續三年的自然災害及蘇修逼債造成的。黨的錯誤不過是十個指頭中的一個罷了。大家對『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有意見就提,有屁就放,放消了就舒服了,就睡得著覺了。」毛澤東搜索枯腸,把連續三年的大饑荒說是「暫時的經濟困難」,把剛剛過去的風調雨順的三年說是「連續三年的自然災害」。巧舌如簧,舉世無匹。毛共對自己施政失誤造成幾千萬人餓死的事實,一點兒也不內疚,一點兒也不覺得羞恥。毛共時常標榜自己為窮苦大眾謀利益,是徹頭徹尾的欺騙。毛共賦予那群貧窮農民的是搶劫、殺人、整人的權利。毛澤東為匪為盜亂世有術,治國濟世則百無一能。毛共給中華民族帶來的是災難和痛苦。毛澤東是中國人民的大災星。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毛共靠欺騙煽動貧窮農民去屠殺富裕農民,來進行「土地改革」。一九五二年底,血腥的「土改」在攻佔的江南地區也完成了。毛共吹噓:「孫中山主張『耕者有其田』,但是他不肯使用暴力手段,所以不能成功。現在他的主張被中國共產黨用暴力手段實現了。」可是僅過兩年,毛共又推行逐步剝奪農民土地的政策,使耕者無其田了。
  • 一九六零年一月三日,馬寅初被革去北京大學校長職務。隨後又被革去全國人大常委的職務。全家被迫遷出北京大學燕南園,搬到城內東總布胡同三十二號。馬寅初被剝奪了政治權利和人身自由,遭受軟禁。
  • (大紀元記者王穹圣地亞哥報道)十一月十七日,加州圣地亞哥聲援2800万中國民眾退党集會在巴博雅公園舉行。今年是《九評共產黨》奇書發表三週年﹐全球退党服務中心主席高大維博士就此發表了題為《傳九評、促三退,做流芳千古的中華英雄》的演講,向三退(退党、退團、退隊)的民眾表示祝賀,向傳《九評》促三退的中華儿女表示敬意,并表達了對支持這一舉動的政府和正義人士的感謝。
  • 大紀元記者徐竹思康州報導) 美駐華大使雷德(Clark Randt)11月16日繼續逗留母校耶魯並講演「中國的耶魯人看美中關係」。會後他聆聽一些與會者對中國問題的意見 ,在接到一盤《九評共產黨》的DVD後他兩次表示「我一定會看」。
  • 一九五六年,一群匈牙利知識分子組織了「裴多菲」俱樂部,取得全國軍民的支持。是年十月二十三日,匈牙利人民發動起義,佔領首都布達佩斯,推翻蘇聯扶植的共產黨傀儡政府,成立了「納吉為首的民主政府」。蘇聯隨後出兵鎮壓,誣「納吉為首的民主政府」是「反革命政權」。蘇聯扶植的共產黨傀儡政府在十一月復辟。
  • 毛澤東一向仇視知識分子。形成仇視心理的原因可追溯到毛澤東鬱鬱不得志的青年時期。一九一八年,毛澤東在北京大學圖書館工作。有一次胡適演講。他去旁聽。毛等胡講完後提出一個問題。
  • 汪兆鈞公開信在海內外引起巨大反響,不久前從中國大陸逃到美國的異議作家徐志國近日對大紀元表示﹕汪兆鈞說出了十幾億中國老百姓的心裡話,他敢於仗義執言,英雄膽識令人欽佩。徐志國並透露,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後,中國大陸許多民眾都主動散發傳播,幾乎家喻戶曉。
  • 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八日,聯合國軍以七個師在東線發起進攻。經過一個月的激戰,北韓軍隊從八十公里的防線敗退約八公里。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二十二日,聯合國軍在長二百五十公里的戰線上發動「秋季攻勢」,把戰線前推了幾公里。
  •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第二次戰役剛結束,毛共軍隊已經彈盡糧絕。但是毛共被開戰兩個月的「勝利」沖昏了頭腦,嚴令軍隊攻過三十八度線。毛共軍隊通過金日成政權向北韓農民借糧三萬噸。毛共與北韓組成三十多萬聯軍,以毛共六個軍從西線發起主攻,以北韓三個軍在東線作輔攻。
  • 美國是美利堅合眾國的簡稱,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宣佈脫離英國獨立。美國獨立後實行民主制度。歷屆政府都勵精圖治,使得國運日隆,疆宇日辟。十九世紀後期成為世界第一強國。無論是文化科技、經濟成就還是軍事力量,都稱雄全球。美國歷屆政府對中國都執行友好政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