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趙紫陽反對鎮壓法輪功 密友宗鳳鳴:讚賞汪信

專訪趙紫陽的氣功師兼密友宗鳳鳴:聲援全民講真話運動 結束一黨專政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氣功師兼密友、現年88歲的宗鳳鳴高度評價汪兆鈞的公開信,他並公開呼籲為法輪功平反,以及支持懲辦迫害元兇,同時稱趙紫陽生前也明確表示反對鎮壓法輪功,呼籲中國出現更多的類似汪兆鈞似的講真話勇士。(大紀元圖片)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11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真香港報導)已發表一個多月的中國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的公開信,隨著國際媒體的重視和民眾的自發流傳,引起越來越多的關注。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氣功師兼密友、《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一書作者,現年88歲的宗鳳鳴老先生高度評價此信,讚揚汪兆鈞是中國的勇士和希望,並稱汪信指出中國問題的核心在於一黨專制,是一針見血。

他認同汪信中公開呼籲停止鎮壓法輪功,以及支持懲辦迫害的元兇。他認為「對法輪功的殘害太厲害了,欠下血債」,並披露趙紫陽生前明確表示反對鎮壓法輪功。趙紫陽認為鎮壓法輪功是罕有的大事件。

宗鳳鳴呼籲中國出現更多的類似汪兆鈞的講真話勇士。

破除一黨專制

宗鳳鳴27日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最近通過朋友傳閱,閱讀到這封汪兆鈞的4萬多字公開信,看後非常激動,不顧年邁,主動寫電子郵件給汪兆鈞表示支持。宗鳳鳴說:「我寫信給他,表示非常欽佩他:你是中國的勇士,中國的希望,中國的硬骨頭。汪兆鈞也有給我回信:謝謝宗老對我的理解和支持,希望經常聯繫。」

下面是訪問全文:

大紀元記者:信中您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甚麼?

宗鳳鳴:中國的根本問題就是一黨專制體制的問題,汪對此的看法和趙紫陽看法完全一樣。這就是關鍵問題。

大紀元記者:如何實現破除一黨專制?

宗鳳鳴:一黨專制體制問題要靠一定力量才能夠改變,現在是中共控制得非常嚴密,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個時代,很罕見。


宗鳳鳴(左)和趙紫陽(開放出版社提供)

趙紫陽:鎮壓法輪功是罕有大事

大紀元記者:汪信提出要平反法輪功,追究迫害著元兇刑事責任,您對此怎麼看?

宗鳳鳴:我覺得這是非常應該的,(中共)對這些民間組織、宗教信仰組織採取這種消滅的辦法,這在世界上是罕見的。這是一筆血債,對法輪功的殘害太厲害了。

大紀元記者:您是怎麼知道法輪功受到迫害?

宗鳳鳴:我看到網上有些報導,也看到當局對法輪功的控制,甚麼證據都不講,很殘暴的;活摘器官我也看到這個說法,我希望能夠調查,能夠給大家公佈。

大紀元記者:趙紫陽生前對鎮壓法輪功的態度是甚麼?

宗鳳鳴:他說這是宗教信仰問題,不應該也不能夠採取這種鎮壓的辦法。(他也反對江澤民鎮壓?)他說:這是一個很罕見的大事。

大紀元記者:汪信呼籲中國應該出現更多的葉利欽,中國有可能會出現葉利欽嗎?

宗鳳鳴:在中國過去出現過趙紫陽和胡耀邦,這兩人是歷史永遠的人物,要把中國引向現代政治民主。趙紫陽的理念是推行中國政治轉型,變成一個民主法制的國家,這是歷史潮流,但在中國可惜給壓制了,這是中國人的悲哀。

形成一股正義的勢力

大紀元記者:趙紫陽是否就是當年的葉利欽?

宗鳳鳴:作用是這樣的作用,但趙紫陽還不像葉利欽那樣的突出。但他很贊成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也很贊成台灣的蔣經國。

大紀元記者:對於汪兆鈞呼籲顏色革命,有學者提出講真話運動?

宗鳳鳴說:我希望民主人士能一致行動,形成一股正義的勢力。這不只是我個人希望,而是大家共同的願望。

現在敢講真話的人,像汪兆鈞這樣的人,出來公開表態的人,有這麼一些人,有這種力量,有這種群體的出現。但是因為控制很嚴密,公開表示的人很少,中共不願意有任何一個組織的出現。你看連一個包遵信的追悼會都不准開,我們為他開一個追悼會,想見見面哀悼一下,連這樣的會議都不允許開。老幹部想搞協會也不允許,甚麼東西都不允許。組織都被控制的嚴密,很難形成這個活動空間。

宗鳳鳴說,中國民眾都希望改變目前的狀態,中共現在變成權貴資本主義社會,廣大農民付出這麼多血汗,得到甚麼保證?最低保障工資,建立個人組織都不允許,現在中國經濟發展農民貢獻最大,但權利都在被剝奪,農民處在被奴役的狀態。雖然中共控制這麼嚴格,組織很難成立起來,但是我有信心,潮流是抵擋不住的,有時間、有信心,中國一定會向自由民主政體發展。


宗鳳鳴最新著作《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開放出版社提供)

宗鳳鳴簡介:

現年88歲的宗鳳鳴是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同鄉好友,在趙紫陽被軟禁的16年期間,他以氣功為趙紫陽治病的名義,成為唯一獲當局准許定期探訪趙紫陽的非親屬外人。今年初在香港出版的《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是他把十多年來跟趙紫陽過百次談話的記錄整理而成。

該書記錄了趙對中共內部權力鬥爭和政策分歧真相的披露,包括鄧小平如何垂簾聽政、趙和他的前任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關係、趙下台的真實原因、上書十五大的警告、對「六四」後執政的江、胡班子的批評,對共產黨專制理論的反思和批判,反對鎮壓法輪功,以及對中美關係、台灣問題等都有獨到的見解。

該書出版後,一度引起中共官方的高度緊張,當局多次找宗和宗的家人談話施壓,其後宗老在今年2月因心臟病發送院搶救治療,數月前才回家休養。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11-28 7: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