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句中的人生】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圖、文/貫明
      人氣: 90
【字號】    
   標籤: tags:

做人應該怎樣看待人生中的名利與富貴?孔子的《論語》和西方的《聖經》中對此都有精闢的論述。《論語》中說:「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聖經》中則說:「用詭詐之舌求財的,就是自己取死;所得之財,乃是吹來吹去的浮雲。」

由此看來,東西方的聖賢對於人世間名利與富貴的認識有異曲同工之妙!中國歷史上不乏安貧樂道的高雅之士, 詩仙李白就有「千金散去還復來」的豁達與豪邁。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人生的大樂,在於擁有自己的志向和樂趣,並不需要依靠物質財富,不需要虛偽的榮耀。不合理地、非法地、不擇手段地竊取了財富和榮耀是非常可恥的事。

「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是孔子的名言,也是孔子看待和求取富貴的具體原則,即須合於「義」與「仁道」,違此而獲,則被視如過眼雲煙之不足取。同時亦表明其於清貧生涯甘之如飴、安貧樂道的生活態度與襟懷。這兩句名言語出《論語‧述而》:「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貴,於我如浮雲』」。意思是說:吃粗糧,喝白水,彎著胳膊當枕頭,也樂在其中。用不正當的手段得來的富貴,對於我來講就像是天上的浮雲一樣。」在孔子心目中,行義是人生的最高價值,在貧富與道義發生矛盾時,他寧可受窮也不會放棄道義。孔子認為有理想、有志向的君子,不會為自己的吃穿住而奔波的。「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對於有理想的人來講,可以說是樂在其中。這種快樂是走在人生正途上的效應,正所謂「從心所欲不踰矩」 。對於不符合於道的富貴榮華,孔子視之如天上的浮雲一般,堅決不予接受。因此,一個正人君子要想達到高尚的精神境界,首先要做到不受外界物質環境的誘惑,進一步擺脫虛榮的惑亂,在艱苦的生活環境中以苦為樂。

中國古代周朝時,有個人叫陶答子,他在陶城做官三年,名聲並不怎麼好,但他的家產財富卻翻了三倍。他的妻子勸他說:「沒有能力而做大官,這是禍害;沒有功勞而家昌盛,這是積災。現在你只貪求富貴越來越多。我聽說南山有玄豹,在霧雨中隱藏七天而不下來覓食,為什麼呢?它是想潤澤皮毛長成斑紋,為的是能夠隱藏自己躲避禍害。豬不擇食長得肥壯了,就會被殺掉。現在你不修德而家越來越富有,災禍就要到了。」陶答子沒有聽妻子的話,反而將其趕出家門。結果僅過了一年,陶答子就因事發被處以死刑了。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富而無德的劣行禍亂社會、危害民眾,壞事做盡者必遭天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想像這麼一個畫面與場景:曲折蜿蜒的溪水在山谷中奔竄追逐,同時變幻莫測的急速翻滾在溪底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岩塊上,深深淺淺、激激越越的時而形成一深潭,抑或出現一淺瀨。(所謂瀨,就是指從石沙灘上急急溜瀉的流水)這流水雖然湍急,但明澈清淺,游魚歷歷可數,鷺鷥常在這兒覓食。
  • 幼年時曾閱讀、背誦過許多首唐詩,後來在繁忙的生活中逐漸地忘記了。深深地刻在腦海中、至今仍能背誦的唐詩只有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和白居易的那首「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佳篇。
  • 色彩與人類生活環境緊密相連,從大自然的天地山水、各種建築物,以至瓜果、花鳥,甚至細如蟲、蟻、紙、筆都脫離不了色彩。很難想像抽離了色彩的世界是個什麼樣的景象。從八卦中陰陽兩極開始,中國就是一個講求「對應」關係的民族。文學上表現的是一種「對偶」的應用:平仄的和諧;句數以偶數作結;字數講究奇數的組合。當然色彩的運用也不會是一種單色的塗抹而已。
  • 在人生的修行中,對於正人君子來講,最重要的事莫過於不斷的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質。至於物質享受,能維持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就應該知足了。一個人如果擁有較高的道德品質,即使居室簡陋,人們也會自然而然的敬重他。大德之士謙恭有禮,德重才高,能以慈悲的胸懷善待天下眾生,不管他是否具有豐富的物質財富,都會輕易的得到眾人的仰慕。 這不由得使我想起劉禹錫〈陋室銘〉中的「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 當時的劉基在一個夏日的某一天在杭州城裏漫步,只見一個小販在賣柑子。柑子是很難保存到夏天的,但劉基發現這小販賣的柑子金黃油亮,新鮮飽滿,就像是剛從樹上摘下來的,他便去向小販買了幾個。雖然價錢是上市時的十倍,但覺得小販能把柑子貯存到現在,也是很不容易的事,貴就貴些吧!回家後,劉基剝開柑皮,發現裏面的果肉乾縮得像破舊的棉絮一樣,便拿著柑子,去責問小販為何騙人錢財。
  • (photos.com)
    從小學開始的考試到出社會後各種職場上的廝殺,現實人生裡充滿了競爭,強者為王的鐵律讓許多人將人生歸類為贏家與輸家。於是,雖看不見血流成河的表相,但多少人因失敗的打擊而一蹶不振,甚至造成嚴重的家庭與社會問題。
  • 「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青白在人間」這兩句名吟出自於明朝于謙的〈石灰吟〉,意思是說,就是把我全身弄得粉身碎骨,我也全不怕,即使拼著生命的危險,我也要保持我一生的清白在此人間。原句是「千錘萬擊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 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這是一首託物言志詩。作者以石灰作比喻,抒發了自己不畏艱難、堅貞不屈,甘為民眾的利益作犧牲的高尚精神,表達了清白自守的高風亮節,展示了詩人的遠大理想和坦蕩的胸襟以及堅守高潔情操的決心。
  • 讓我們隨著詩人的身影與步履,在這旭日初升、高廣的林木篩下縷縷陽光的晨間,踏進這一座破山寺。一路上綠竹夾徑,蜿蜒的把人引向一片幽靜的濃林密花中,此時能隱約的窺見唱經禮佛的禪房掩映其間。翠綠的山巒煥發著日照的光彩,似乎使得鳥兒們喜悅不已,不停的飛鳴歡唱。那清澈的潭水映照著眼前的一切,不覺使人心境湛然空明起來。
  • 夕陽椰林、藍天碧海是南國特有的美景之一。我在夕陽西下的時刻從不急急忙忙地趕路,總是要仔細地欣賞一番之後才捨得離開。夕陽之下的美麗的景色,如過往雲煙,一瞬即逝,令人不自由主地回想起晚唐詩人李商隱的詩句:「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 人是群居動物,也因為「群居」與「情」的作用,從此沒三天好日子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時時在悲歡離合裡浸泡,日日在恨海愁山中翻滾;吃不好、睡不好;得到一點兒,高興得不行;失去一點兒,痛苦得難受,怎麼也跳不出「情絲」的纏繞,如何也弄不懂「不公」的來處。日子過得不順遂,心情弄得不舒坦。尤其是年歲大了之後,仍勘不破「情」字擺弄的老年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