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時空之旅(七)畫框

Arnaud

《花環中的聖母子》中的人物部分出自於弗拉芒著名畫家魯本斯之手,相傳著名花卉畫家老楊•布魯格海爾專門為其四周加上裝飾性的花環,形成了以手繪製出的橢圓形「花環畫框」。在此基礎上再度裝以長方形木框,更顯出了繪畫藝術和裝飾意識結合在一起的多重美感。(Arnaud提供)

  人氣: 325
【字號】    
   標籤: tags: ,

對於繪畫的裝飾,包括畫框以及周邊的裝飾,都是極其重要的。中國自古有「窮畫富裱」的比喻,但好花的確需要綠葉襯。有人認為裝飾本身不值錢,其實那是不正確的說法。兩幅一樣水平的畫,配有優秀外框裝飾的作品就是比沒有任何裝飾的畫好看。在宮殿裡,對於建築物的裝飾,或對於天頂、牆上繪畫的裝飾,很有力地說明了這一點。「好馬配好鞍」是很有道理的說法。好的裝飾其實也體現了對作者藝術精神與藝術理念的尊重。

有些哪怕面積較小的繪畫作品都需要足夠大面積的裝飾,這可以使畫作具備有一種重要感,使作品處於人們常說的「畫龍點睛」中龍眼睛的地位。就像古代騎士需要裝配很多東西並加上跟班才能上戰場、現代戰爭中主力艦必須要有護衛艦隊護航一樣,一幅完成的畫作僅僅意味著主要繪製工作已經完成,針對這幅畫選擇要配備的畫框同樣很重要。有的古代大師知道自己的作品完成後會有很好的裝框等著,卻仍然要在自己的畫中用手繪一層甚至好幾層的裝飾圖案部分,以便於完成後與裝框合成為多層裝飾達到更美的效果。可見作品完成之後的裝飾是何等的重要。

《花環中的聖母子》中的人物部分出自於弗拉芒著名畫家魯本斯之手,相傳著名花卉畫家老楊·布魯格海爾專門為其四周加上裝飾性的花環,形成了以手繪製出的橢圓形「花環畫框」。在此基礎上再度裝以長方形木框,更顯出了繪畫藝術和裝飾意識結合在一起的多重美感。(Arnaud提供)

在一些非常富麗堂皇的宮殿和教堂裡,一些較小的畫也能夠發揮出更大的作用。其表現就在對於這些不大的繪畫的裝飾面積甚至能超出作品本身的面積。這些畫彷彿就像鑲在金銀之上的珍珠寶石一般,閃閃發光。有的宮殿很珍惜藝術作品,大面積使用裝飾,只在畫龍點睛之處才使用繪畫作品點上一筆,這些小面積的作品在這樣大面積裝飾的基礎之上,就宛如紅、藍寶石綴於鎏金之中,光彩奪目,絲毫不亞於那些大幅的天頂畫。這不禁令人想起了那些用於裝珍珠的小匣子,也的確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啊!

因此,當有些需要表現大面積裝飾部分時,裝飾的形式、內容以及對畫的襯托作用就一定要到位。當然,這也是美術的一大範疇,同時也建立在裝飾者對美的理解的基礎之上。但是反過來講,對於裝飾者而言,他的責任是圓容,使其一切和諧統一並能起到愉悅的效果,而絕不是破壞。所以一個好的裝飾者,他應該具備冷靜理智的激情。打個比喻,就好像是做馬鞍的人,他一定是為了騎馬的人而做,同時又能很好地與馬匹配,假設這個鞍只能放在雞的身上,哪怕它的確做得很好看,別人卻不能騎,那麼這個人或許能成為別的什麼能工巧匠,但在這一行當中,至少做馬鞍這一行,他是混不下去了。

這是盧浮宮的一處頂棚。像這樣描繪歌頌神和天使的天頂畫散布於盧浮宮眾多廊庭之中比比皆是。此作面積不大,但金與白交織的浮雕旋律以巨大的裝飾面積、豐富多姿的造型渲染了裝飾著金色花環外框的天頂畫。遠遠望去,繪畫作品宛如戒指上多彩的寶石一樣美麗別緻。(Arnaud提供)

有時候如果繪畫者、裝飾者、建築者、設計者能很好地在一起協作,最後所能達到的藝術效果將會很諧和融洽。一起協商解決在藝術創作或組合過程中出現的問題,藝術家們的系統的配合,往往能夠將總體作品推到一個新的美學高度,那將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針對已有相當的基本功的畫家而言,在創作過程中的種種技法應該自由、靈巧地運用,而不應被已形成的技法框框阻礙住自我的主念。因為在表現美好光明的道路上,技法是為真正的藝術而創造的,而不應該以技法為主從而阻礙藝術家對藝術的表達。
  • 文藝復興繪畫中出現的Cangiante(換色法)、Chiaroscuro(明暗對照法)、Sfumato(暈塗法)和Unione(統合法)這四種風格迥異的繪畫技法被後世廣為流傳,許多藝術巨匠都曾經出神入化地運用它們創造出輝煌而美麗的藝術珍品。
  • 在宮殿裡,對於建築物的裝飾,或對於天頂、牆上繪畫的裝飾,很有力地說明了這一點。「好馬配好鞍」是很有道理的說法。好的裝飾其實也體現了對作者藝術精神與藝術理念的尊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