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張戎】楊家老屋藏的手稿記載楊開慧的傷怨
文字版 訂閱 簡體 繁體 2014.4.24
首頁 台灣版 香港版 評論 大陸 北美 港澳 台灣 國際 財經 科技 娛樂 體育

副刊 文化 旅遊 生活 飲食 醫療 教育 連載 文學 藝術 圖片 音像 移民

社區 資料 專題 網聞 論壇 賀卡 動態 天氣 廣告 突破封鎖 投稿 關於我們
社區新聞主頁華盛頓DC美西北紐約康州新澤西波士頓費城北加州南加州美中美南美東南美國其它加拿大東歐洲加拿大西澳洲亞洲南美新聞

首頁 > 社區新聞 > 亞洲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的作者、著名女作家張戎((攝影:明國/大紀元))
【專訪張戎】楊家老屋藏的手稿記載楊開慧的傷怨

【大紀元12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沉靜新加坡報導)應「新加坡作家節2007」之邀,英籍華裔作家張戎來到獅城。12月6日傍晚,大紀元記者專訪了這位因寫《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而震撼世界的女作家。

世人對毛知之甚少

記者:張女士,您好!很多人都看過您寫的毛澤東,請問您為什麼要寫這麼一本書?

張戎: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那時候我的前一本書《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出版了。我就在想寫下一本書,那麼毛好像是一個很自然的選擇。因為他是中國現代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他深刻地影響了中國幾代人,給許多家庭帶來了巨大災難,而世人卻對他知之甚少,包括中國人自己。

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可能每個家庭有不同的感性認識,但是對他整個人的生活還是不太瞭解,於是我就產生了寫這本書的念頭。探索、揭開毛澤東這個迷,尋找那種革命年代真正瘋狂的源頭禍根,思考我們這個民族的悲劇原因,是義不容辭的責任。

尋查採訪,寫了12年

記者:一般來說,寫自身的經歷,家族史,比較得心應手。而寫毛澤東,尤其是鮮為人知的故事,是不是在寫作過程中遇到許多困難?

張戎:當然,那個時候寫《鴻》,我花了不到兩年的時間,那可真的就像行雲流水一樣。那《毛》呢,和我的先生兩個人用了12年。這其間最大的工程量是尋找資料,因為我們決心,要寫的這個毛一定要建立在第一手的材料上,而且特別要建立在檔案、文獻、史料上。我們深入俄羅斯、阿爾巴尼亞、東德、美國、英國、梵蒂岡等28個國家的檔案館,取得許多聞所未聞的史料。我們訪問了116名歷史見證人,159名接觸過毛的各國政要,毛的34名親友,還有毛身邊的工作人員18人,所以花了很長時間。

再把這本書由原來初稿的五倍那麼長,縮減到現在這個樣子,通俗易懂,給一般讀者、特別是中國老百姓愛看的書。原來那麼長是因為書裡面有許多考證,結論都是怎麼得出來的,為什麼用材料A,而不用材料B,這些是寫給學術界看、研究用的。

楊家老屋藏的手稿記載楊開慧的傷怨

記者:張女士,書中關於毛的妻子楊開慧的文獻,發掘出了一個真實而又矛盾的女人內心,令人感嘆。那些文稿是從哪裡得到的呢?

張戎:楊開慧等於被毛遺棄了。毛27年秋離開她,28年初,毛就與賀子珍結婚了。毛率軍圍攻長沙時,完全可以把她和孩子送走,但毛沒有作任何這樣的努力。

1930年11月,楊開慧被國民黨逮捕槍殺。死前三年內她寫了大量的手稿,有信件,有詩,有日記,有隨感,用蠟紙包裹著藏在楊家老屋裡,有一堆是藏在磚縫裡,有一包是藏在臥室外的屋簷下。實際上是藏起來日後給毛看的,讓他看看她心裡到底怎麼想。

她既是那麼的愛他,又對毛拋棄她和三個兒子,最小的才四個月,而感到非常的傷怨,還有對毛把她帶進去的共產主義信仰感到徹底失望,「人為什麼這樣獰惡!為什麼這樣殘忍!」她在信結尾寫著:「我要一個信仰!來一個信仰吧!」

82年和90年兩次修繕楊家老屋時,這些文獻被發現了,收藏起來,國內捂得嚴嚴實實。我們有幸看到了這些材料,都非常寶貴,增加了對她的瞭解。我還印了一份。

震驚的人禍

記者:張女士,您通過這十二年的查找檔案、研究文獻資料,訪問曾接觸過毛的各界人士,您是否覺得您開始要寫的毛和實際調查出的最後寫出的毛,有很大的差異?

張戎:非常大的差異。開始總覺得比較瞭解毛,生長在毛的統治之下,又寫了《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但實際上我發現並不是這樣,幾乎每一天都有大大小小的令我吃驚的新發現,我和我的先生每天都生活在令人激動的新發現中。因為我們倆是分開的,我搞中文資料,他搞英文、俄文等其它方面的材料,他通曉多種文字。發現了毛更多的鮮為人知的故事,當然跟過去的形象也有相同之處,但更擴展了。

日本入侵,毛不抗日。毛的打算是等到日本人把蔣打的差不多了,斯大林就不得不進來參戰,斯大林最怕的是日本利用中國豐富的資源和人力,在中蘇漫長的交界線進攻蘇聯。而蔣介石怕蘇聯,怕內戰。1945年以後,150萬蘇軍大舉佔領中國東北三省、內蒙,提供武器,訓練軍隊,幫中共打蔣,毛就要在這時候打內戰。

他非常善於利用對手的弱點,坐收漁利。後來日本人向他道歉,他說:「就不要道歉了,我還應該感謝你們呢!沒有你們,我們不可能進紫禁城聽京戲。」

1958年到1961年三年大饑荒期間,中國餓死3800萬人。開始以為是毛澤東被理想主義沖昏了頭腦,搞烏托邦,不懂經濟所致,深入瞭解後發現,真正的原因很簡單:毛一心想做的就是成為超級軍事大國,稱霸世界(也叫解放全人類)。

大量出口農產品、人民賴以生存的食品,從蘇聯和東歐買極其昂貴的軍事工業化技術和設施,毛澤東餓死人民換原子彈,中國人是他的野心實驗品,民族的災難其實是人禍。

毛清楚地知道人民在餓死,可是他跟中共的上層說:「死人是件好事,你們不要那麼害怕死人,死人還有實用價值,可以做肥料肥田……」毛還說,他有很多很多項目,如果這些項目都上馬的話,中國非死一半人不可。

這些政策之喪盡天良連尚有一點溫情的劉少奇也覺得太過份了,阻止、糾正大躍進政策,結果文革中被毛整死,而且死得更慘。

7000萬人死於非命

記者:您怎樣評價概括毛?

張戎:一兩句話說不清楚。他作為一個政治家,一個中共的領袖,那我們最重要的是要從他的政績上看,他的最大的政績就是他的統治下7000萬人死於非命。

大躍進餓死3800萬,餘下的2700萬,是毛澤東統治的27年,被抓起來槍斃的,關到勞改營裡死掉的,各種政治中整死的、打死的,大概粗略的數字。文革死了300萬,我經歷過文革,我知道絕不止於300萬。這些是根據文革時縣誌上的數字統計,不精確。

另外還有一個大的殺人運動,是毛剛上台的時候,搞的鎮反、土改,也大概死了300萬人。經過土改鬥爭會的都知道,打死的人,不低於槍斃的人。還有很多數字表明,被迫自殺的也不少於被殺的。毛在最高國務會議上說「槍斃了70萬人。」只會少說,不會多說。1957年至少有55萬知識份子被劃為右派,遣送到邊遠地區做苦工,槍斃了不少,自殺的更多,受株連者難以計數。

最初的質疑

記者:對毛的評價,官方說法是七分功,三分過。長期浸染在中共宣傳之下的大陸民眾就覺得他是晚年糊塗了,很難看透毛。張女士,您經歷過很多事情,您最初的懷疑是在什麼時候?

張戎:我最初的懷疑是1966年文革開始的時候,十四歲。童年也是覺得毛主席非常神聖,長大以後目標就是要到北京去見毛主席。很多孩子都有這種宗教情感。文革開始時,周圍很多暴力,很多的殘忍,都是以毛主席的名義進行的。我現在知道也確實是毛指使他們做的。我當時就對毛的神聖產生了懷疑。但不敢多想, 我覺得非常害怕,非常厭倦,非常不能忍受。

16歲那年,寫了一首詩,因為父親挨整,經常被抄家,一旦被發現就是罪證 , 就給銷毀了。我那天就想:「如果社會主義中國是天堂,那麼地獄又該是什麼樣子的呢?」

多年來,我腦子裡一直在怨毛澤東周圍的人,或者是怪江青。對毛就沒有敢去懷疑。直到1974年,一個朋友悄悄給了我一份美國的新聞週刊。那時我剛學了一點英文,裡面有毛和江青的一張照片,下面的圖解寫的是:江青是毛的眼睛、耳朵和嘴巴。當時猛然醒悟,當然毛澤東有份,怎麼僅僅是他身邊的人的錯呢? 當然是毛澤東的責任。那一刻是我公開地在腦子裡譴責毛澤東,距離我最初對他產生懷疑已經八年了。

所以在一個洗腦的環境中間,要得出一個正確的事實和結論,是非常不容易的。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記者:跳出中國這個圈子,站在一個更高的角度、更廣的範圍,從新審視這一切,是否更超然、深刻一些?

張戎:是,「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你在裡邊就看不清楚,在中國很多書是被禁的,人們得到的信息非常有限,在國外信息量就更豐富了。而且有了距離,這距離是非常重要的。還有一個國際共產主義落幕的大背景,還有世界上其他暴君內幕的曝光,在這些大背景之下來看毛,那當然就比較清楚。

崇拜暴君相當危險

記者:基於根植在骨子裡的奴性和恐懼,不少中國人潛意識中崇拜毛,厲害,整倒了所有的對手,就是自己不倒。

張戎:我覺得我們應該崇拜一個好的人,道德上好的人,一個道德上值得尊崇的人,而不應崇拜一個靠強力維持政權的人。毛澤東不倒,只能說明他的精明,說明他的會玩手腕,特別說明他的殘忍,他的不惜一切地要維護自己的權利,這個崇拜暴君的邏輯是盲目愚昧的,是非顛倒,相當危險。重蹈覆轍,一次次被暴君引向災難。

毛精明,把所有的對手都打下去,而且在他常常不得志的時候,看起來都沒希望了,他總能翻過身來,出奇制勝,我在寫作時時常發出這種感嘆,他很會耍陰謀詭計,老謀深算,太精明,很能幹,他非常會玩兒這些,幾乎可以是權術大師。但是你深入瞭解他傷天害理的罪惡行徑,驅除他的光環和虛飾,就不能叫我尊敬他。

權利第一,極端的個人主義,絕情寡義,對妻子、同事、人民冷酷到令人吃驚的程度。對他有意義的只能是他在生前可以享受到的,死後的好名聲他一概不介意。良心不起任何約束作用,還有什麼責任義務,什麼對後代的責任,對歷史的責任,他一概不承認。

上天有眼,但他畢竟要對7000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負責。

毛神話是造神運動的結果

記者:看文革錄像,毛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萬眾歡呼,熱淚盈眶。那種威望,是宣傳洗腦起了很大作用?

張戎:宣傳洗腦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同時進行的是製造恐懼。我知道的很清楚,從1966年到1974年,我根本就不敢想是毛澤東的責任。在毛統治下老百姓有了這種恐懼,根本就不敢想,慢慢的,久而久之就習慣了,不會自己想了。灌給你什麼就是什麼。

恐懼的力量絕不可低估。還有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造神運動還要封鎖信息,毛澤東時代沒有宗教信仰,只能信他;摧殘了文化,沒有音樂,全國就那幾首歌,毛說把報紙都給封了,只剩下兩報一刊就夠了。兩報是《人民日報》、《解放日報》,一刊是《紅旗》。沒有任何精神上的營養,你說這樣的人,多少年以後,十年,二十年,會多麼容易被愚弄利用!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死了以後,還不讓批毛,就連我的《鴻》都不讓在大陸出版,在長期沒有精神養料的情況下,想的東西必定畸形。

毛澤東給中國人帶來這麼大的災難,7000萬冤魂啊!中國人需要反思,正視歷史真相,不再讓悲劇重演。

據悉,雖然中共發了禁令,但這本書還是源源不斷地流入中國。
(http://www.dajiyuan.com)

12/11/2007 12:43:06 AM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7/12/11/n1937844.htm

紀元導航主編信箱推薦給朋友打印機版
相關文章

  • 讀書會論毛澤東 (2007年10月15日)
  • 全僑盟洛支盟大會 周清耀榮退陳國昌賴英慧接棒 (2007年9月3日)
  • 《毛澤東:鮮為人知故事》在洛杉磯暢銷 (2007年9月1日)
  • 張戎對洛杉磯台灣移民講述毛澤東 (2007年8月28日)
  • 旅英中國作家張戎指毛澤東神話土崩瓦解 (2007年8月26日)
  • 張戎演講鮮為人知的毛澤東 (2007年8月26日)
  • 張戎洛杉磯演說 盼天安門摘毛像換中國新生 (2007年8月25日)
  • 張戎抵洛參加全僑民主和平聯盟年會 (2007年8月24日)
  • 張祖樺:共產主義運動是一台高效絞肉機 (2007年8月6日)

    相關專題

  • 九評和退黨
  • 人物
  • 九評—採訪報道


  • © 2000-2008 Epoch USA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