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黃曉敏:華一的苦澀,我們的教訓

黃曉敏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2日訊】最近閱讀了重慶異議人士網路筆名為華一的,托人從收容勞教集中營帶出的親筆書信,才知道他在集中營內不僅品嘗了肉體的刑訊逼供,還領略了手段卑劣的誘供逼供後製作的假證。為此不僅讓自己的身體尊嚴受到侵蝕傷害,還給家人的生存環境帶來經濟損失和精神感情的巨大陰影,同時也給關心和幫助他的盟友,造成一定程度的信仰沖擊、名譽受汙和時間精力的分散消耗。

對此他後悔不迭,悔恨自己交友不慎,反省自己由於經驗不足,一再步入對手精心佈局和設計製作的陷阱和圈套,讓自己品嘗失去自由的身心痛苦,還蒙受一定時期的個人羞辱。在歷經即將半年的孤獨時光後,他痛定思痛總結得出“對手很無恥、做人須謹慎”的刻骨銘心體驗。

在他跟著不可靠的“朋友”去了不該去的地方,稀裏糊塗的接受了都是事後憑藉回憶記錄下來的“特殊服務”後,被從天而降的“神兵”準確地圍堵在現場捉拿歸案,又被肉體折磨(手銬懸吊類似金雞獨立)、酒精反映(意識糊塗頭昏腦漲)、威嚇恐懼(昏暗低矮房屋內的高聲喝斥)、不清楚司法條款(沒有按照司法程式告知他罪名和擁有的權力)、低開高走的謊言誘導(以行政拘留取證到收容教育簽字)等綜合作用下,為了儘快脫離陰森恐怖的非自由之地,他配合審訊人員承認了“性服務”的大概過程,簽字按手印接受了行政拘留15天和罰款幾千元的處罰決定。可是這樣的主動配合並沒有讓華一的惡夢真正消除,更大的伎倆和謀害正在變本加厲向他走來。

在他第一次屈辱的承認有性交易的過程,並在審訊記錄處理建議上畫押簽字後,在當時他還做了一件至今後悔,也不能原諒自己的無知舉措。因為這是華一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件,在審訊記錄上按手印簽名字外,還按照他們說的那樣又在三份空白的審訊頁面上按下自己的手印,簽署自己的大名。當時他們欺騙性的解釋說“審訊記錄需要一式幾份”。他不明就裏也稀裏糊塗的不知這是更大的預設性陰謀,非常爽快的照辦,一切就是為了儘快地脫離苦海安全回家。

事後十來天,早期那個開出行政拘留的審訊記錄並按手印簽署了華一名字的審訊記錄,事隔幾天再次呈現在他的眼前的時候,卻是胡亂填寫,處罰為收容教育的通知單給他過目,讓他再次確認。他驚愕氣憤感覺是被欺騙愚弄的上當,還有訛詐的結果,所以堅決不服拒絕接受。與此同時,戶籍區國保的領導頻繁出現,以關心幫助要營救他出來的方式向他示好並安慰安撫他。起先似乎他們一概不知道華一的“案件案情和案由”,說是聽說了一點什麼,就來拘留之地“看望他再瞭解一些情況”,暗示性地關懷說“可以保證他儘快出來”。隨後幾次的頻繁看望,出乎意料地要華一配合寫出與泛藍有關的內部資訊,以及泛藍內部的一些人事背景、決策過程。被虛假偽證和一再的花言巧語所蒙蔽的華一,此時才如夢初醒,曉得如今這又是一個更大的政治預謀迫害,不是要置他于出賣朋友裏外不是人的被動境地,就是要把他推向更加深不可測的政治深崖。當然也有可能為今後裹挾他金盆洗手拋棄信仰離經叛道,埋下牽制的伏筆。

這一次,華一態度堅定義正嚴詞地明確表態拒絕,隨後就出現了明確為收容勞教的最終處罰決定通知書。可以這樣說,這是在威逼誘騙失敗後,惱羞成怒的政治對手對不被馴服又清醒過來的華一,加大了報複性的從重處罰過程成為最後決定的主要原因,帶有濃鬱的政治色彩,絕非一般的刑事治安案件的處罰案例。這個交易,在他清醒和明白之後就沒有配合他們走下去。

看見華一所蒙受的委屈,突然記憶起今年8月,在我身上也發生過類似的場景。我被不明不白地調查後,沒有聽到他們說明原委,就在對方出示的問訊筆錄首頁上簽署有自己的姓名還有自己的手印的空白公安公函。現在不知道最後會對誰帶來傷害,也不知道他們將要把這個空白公函,用在什麼地方、什麼事件、那個盟友身上?現在想來後怕和後悔彙聚一體。這都是經驗不足和對對方的過度信任產生的羞愧性遺憾,現在醒來感覺痛苦。在此提前作一公開,就是預防可能的悲劇加害給我的朋友,特此聲明。

通過華一事件的整個細節過程,我認為華一在信仰、人品,還有意志力上,是非常堅強合格的信仰之友。

(2007年11月31日)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12-12 12: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