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男女比例失衡 一顆定時炸彈?

作者﹕吳達編譯
《新紀元周刊》第44期【西方看中國】欄目
【大紀元12月13日訊】數十年來中國雖然有著經濟成長,但背後掩蓋了許多不為人知的人權問題。其中之一為中共一胎化政策所導致的男女比例不均衡,以及因而衍生的社會與政治問題。

根據英國《柳葉刀醫學期刊》(Lancet)統計,全球有一億女嬰由於父母選擇流產及殺女嬰的事件而「失蹤」,其中的二分之一發生在中國;在中國的多數省份中,男孩與女孩的比例約為六比五到七比五之間,而正常的比例約為一點零四比一。

中國男女不平衡問題是亞洲之最

重男輕女在許多亞洲國家的傳統文化中,是一個根深柢固的觀念,超音波的發明,更助長男多於女的趨勢。在這些國家中,中國男多於女的問題最為嚴重。

紐約新學院大學(New School University)全球政治學院資深研究員渥克(Martin Walker),曾在二零零六年三月第一五三期《外交政治》期刊發表〈性別失衡之地緣政治〉(The Geopolitics of Sexual Frustration)專文,指出超音波儀的發明人、斯坦福大學教授麥克維斯基(Albert Macovski)可能沒有料到,這項發明會引發為了生男孩,不計一切流產女胎或殺女嬰的嚴重後果,特別是在重男輕女的亞洲國家,如孟加拉、中國、印度等。


中國男女不平衡問題是亞洲之最。 圖為二零零七年十月廿五日,安徽省合肥市一家幼稚園,老師正給小朋友看火箭模型。小朋友的男女比例略見一斑。(法新社)

《洛杉磯時報》十月廿一日刊登「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訪問學者科蘭滋克(Joshua Kurlantzick)的評論文章,指出在一九八零年代早期,中國的男女比例正常。然而,中共隨後採行一胎化政策,許多家庭採取流產手術一直到確認胎兒性別是男性為止,而且,隨著中國社會的更為富裕,有更多人可以負擔超音波的費用,更助長胎兒性別選擇的盛行。因此,中共的一胎化政策,迫使許多中國父母為了傳宗接代,成為謀殺女嬰的凶手。

中國雖然制定禁止用超音波技術選擇胎兒,但賄賂或投機取巧的手段甚為猖獗,超音波技術員可以用暗號或面部表情,告訴胎兒的未來父母,不需要用說的。


中共的一胎化政策,迫使許多中國父母為了傳宗接代,成為謀殺女嬰的凶手。圖為二零零七年三月廿八日,西寧市兒童醫院婦產科的育嬰房。(Getty Images)

眾多曠男猶如一顆社會定時炸彈

科蘭滋克指出,男女比例失衡問題將惡化中國的非法性交易問題。男孩子長大後,如果因為貧窮無法成家立業,只好尋求非正當的性交易,或以同性戀解決性需要,更甚者綁架婦女迫使從事性交易或買賣人口當妻子。此方面的問題已禍及鄰近國家的婦女,如寮國、緬甸、北韓及泰國的婦女被拐賣到中國,成為中國男性性奴隸的對象。

據中共公安部的統計,一九九零年到一九九一年,因拐賣婦女而被逮捕者計六萬多起,二零零二年九月,一名廣西農民因拐賣一百多名婦女而被判處決,被他拐賣的婦女,每人的價格從一百二十美元到三百六十美元不等。

另外,渥克引用一九九零年諾貝爾獲獎者印度籍經濟學家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的呼籲,指出男與女比例嚴重失衡的亞洲地區,在男孩子長大後,很可能製造如竊盜、打架與胡作非為等社會問題。失業男性無所事事的結果是,逐漸群聚在都市的某些地方如車站及巴士站,並且形成幫派。

在面對中國成長近五倍的大型群眾抗議事件,中國境內的企業及地方官員,竟然開始把腦筋動到這些幫派身上,僱用他們成為對付抗議人群的暴徒,這反而造成更暴力的衝突事件,包括對地方人士及記者進行人身攻擊;而農民則被貪婪的開發者趕出他們所擁有的家園。


男與女比例嚴重失衡的亞洲地區,在男孩子長大後,很可能製造如竊盜、打架與胡作非為等社會問題。圖為二零零五年二月廿四日,深圳一家「問題少年」輔導站。這些少年從七歲到十六歲不等,他們由於在街上偷竊而被抓到輔導站。(Getty Images)

專家建議及早因應

《基督教箴言報》在十月十九日的報導中指出,在中國,群體性的性壓抑對原本就相當嚴重的吸毒、環境惡化、貧富不均、失業等社會問題,更是雪上加霜,預估到了二零二零年,中國將有四千萬男孩子找不到老婆,將造成社會與政治的不穩定。

赫德森(Valerie Hudson)和鄧波兒(Andrea den Boer)在獲獎作品「光棍」(Bare Branches)中指出,一個地區如果男性人口過剩,常常會導致暴力以及以不正當手段尋歡。此外,赫德森認為,未成家立業的男性較已成家的同儕,更具備暴力的傾向。這項研究正好反映目前在中國社會的現象,男女比例失衡問題較嚴重的城市,暴力犯罪的比例也較高。赫德森的研究甚且暗示,中共軍隊可能召募這些無法成家的下層階級男性,並且將他們送到海外打戰。

在專家的提醒下,中共已開始注意這個問題,不願家醜外揚的國家人口及家庭委員會(State Population and Family Commission)去年冬天承認,男性找不到適婚對象確實會導致社會不安定。

中國或許可以取消一胎化政策,以減少性別選擇之流產及解決中國人口老化的問題。並建議中國應該學習韓國所採取的和平健康方式,糾正男多於女的問題,例如,政府與宗教、文化各界的領導人共同合作,提高女性的價值,消除重男輕女的觀念。另一方面,放棄一胎化政策,並透過立法,取締超音波鑑別胎兒性別後人工流產的做法。

有人樂觀的認為,中國的經濟成長可以消除貧窮的農民希望生男孩照顧農作、生女孩是賠本生意的觀念,但真實情況與這個理論正相反,比較發達的地區如海南島,男女比例失衡的現象反而嚴重,因此預料,上海很快將超越舊金山,成為同性戀之都,或者有更多的拐賣婦女案件,以滿足光棍的需要。

轉載自《新紀元周刊》第44期【西方看中國】欄目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美東時間: 2007-12-13 03:14:37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7/12/13/n194103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