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大陸孕婦湧進香港產子 港府收閘

香港醫院爆滿,孕婦生子難(GETTY IMAGAE)

人氣: 18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月19日訊】07年是金豬年,60年難得一遇。據稱,金豬年出生的「金豬仔」不僅健康可愛,且相當有福氣,為此不少家庭趕緊在此期間造人,為求福祉全家。
  
一直陷入低潮的香港生育潮,沒有受到香港特首曾蔭權「生三個最好」的鼓勵而生多一個,卻因為金豬年的到來,香港有望出現久違的生育高潮。然而03年自由行之後,大批內地孕婦來香港產子,港人準備造人之餘,卻驚覺醫院資源已經不夠,產房告急,助產士缺乏……


香港是內地孕婦近年來爭相產子的天堂。GETTY IMAGAE

  
去年底,大腹便便的香港孕婦上街遊行抗議,高呼「重視本地孕婦權益」,震驚香港社會,內地孕婦香港產子話題一時間滿城風雨。港府迫於壓力,加上特首曾蔭權謀求連任,緊急出台一系列提高收費加限制內地孕婦入境的措施。2月1日起,懷孕7個月以上的內地孕婦,沒有香港醫院的預約證明將被拒絕入境。非本地孕婦分娩套餐價也調高2倍多不等。
  
但這一系列措施能否堵住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生子大軍呢?
  
兩制之下,自由社會的香港居民身份對中共體制下的內地居民無疑具有莫大的誘惑力。內地孕婦大批闖關,在香港發現的棄嬰,揭示中共殘酷的一孩政策。到底香港這道門是關還是不應該關?
  
自由行和莊豐源案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人數近年急遽上升之因由,要追溯至2001年7月的莊豐源案。莊豐源的父母均非香港居民,兩人持雙程證來港探親,並逾期居留,期間誕下莊豐源,後遭入境處發現遣返。終審法院根據《基本法》第24條,指出內地人來港產子,即使父母都不是香港人,孩子仍享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因此判莊童有居港權。
  
當日,終審法院大法官認為,莊童案的裁決不會構成大量內地孕婦來港分娩,因為還有出入境條例的限制。判決並廢除了入境條例中對非法入境、逾期居留或在香港臨時居留的人在香港期間所生的中國籍子女不享有居留權的規定。
  
然而03年自由行之後,情況突變,每年幾百萬內地居民來香港旅遊,內地孕婦來產子亦變得相當容易。據香港入境處統計數字顯示,僅2006年就有2萬6千多名內地孕婦在香港生產,較2004年3,600人急升6倍,令香港公、私營醫院的婦產科工作量激增。據香港醫院管理局表示,目前在香港公立醫院誕生的寶寶,每3個中便有一個是內地人所生的。
  
加上99年中共對居港權釋法,裁定港人內地所生子女無居港權。因此無論是香港人,還是內地人,要想下一代擁有香港居民身份,在香港生產幾乎是唯一出路。
  
港生突擊隊


港府近期出台一系列措施限制內地孕婦來港產子 AFP

  
記者曾經在去年10月份探望過丈夫是香港人的一個內地朋友曉燕(化名),她在香港私家醫院浸會醫院誕下第一胎。當時,內地孕婦的問題還沒有被熱炒,但產房內外,已經四處是內地口音的孕婦。
  
據曉燕說,大陸孕婦來香港產子非常普遍,南腔北調的都有。很多都是獨自來生小孩的孕婦。「和我一起餵奶的,是一位山東省30多歲的,她和丈夫都不是香港居民。她是一個人來生的,花了3萬多元,沒有地方住,生完就走。」曉燕說。
  
而臨近香港的廣東省來港產子的孕婦更多。曉燕和記者分享了一個故事,她在深圳買遊戲機,賣遊戲機的女老闆看到她大起的肚子,不自禁說:「我的BB也是在香港生的,我快生產時,就跑到香港去,已經穿羊水了,我就叫了部的士,花了1,000多塊就把小孩子生下來了。」
  
港人在驚訝內地孕婦佔用資源的同時,關於內地孕婦「走數」(沒有支付分娩費用),不做產前檢查,來了就生,甚至騙取綜援的投訴也日益增加。
  
似乎,港人對內地孕婦的印象惡劣,但在討論的背後,一直缺少內地孕婦的聲音,到底她們為什麼要不辭辛苦,背井離鄉來香港產子?她們怎麼來的?為何而來?將來怎麼撫養這些港生的孩子?並沒有人去探究。
  
一孩政策的遺害


內地殘酷的一孩政策,是造成內地孕婦香港生子的主因(GETTY IMAGAE)

 
一般人認為,內地孕婦來港產子,不外乎三個原因﹕一、內地實施一孩政策,超生的話要罰款。反正要付錢,倒不如自費來港產子。二、香港產房設備比內地先進,令孕婦更為放心。三、在港出生,會自動成為香港居民,日後可以享用醫療、教育等等的福利。而內地這些福利一一欠奉。
  
而其中最關鍵的,很多人都忽視了的原因是逃避中共一孩政策,強迫墮胎的野蠻不人道手法。
  
被外界熟知的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因為揭露當地野蠻的計生政策,被中共暴力毆打,非法判刑4年零3個月。據陳光誠披露,據不完全統計, 1,080萬人口的山東臨沂有約千分之十二的人口被「結紮」,受害人達十幾萬人。受株連被關押者超過50萬之眾,按人均關押兩天計算,臨沂有關部門因此創收億元人民幣以上。
  
在一孩政策下,中國大陸計畫生育辦公室部分執法人員的殘暴手法,簡直令人髮指,天理不容。山東費縣一名懷胎十月的婦女,因屬於第二胎,被指違反計畫生育,在預產期前兩日,在家中被當地計生辦人員強行擄去醫院墮胎,孕婦被人注射藥物後,只差兩日就呱呱落地的胎兒,就此死在母親腹中。事主及其家人認為當局的執法手段如同「故意殺人」。
  
據國內雜誌報導,27歲的曉敏,來自福建泉州,家庭富裕。不小心懷了第二胎,想盡辦法想生下來,本準備南下廣州偷偷生下這個孩子。她甚至已經做好了被罰款的準備,準備了14萬元人民幣給孩子上戶口。最怕的反而是,被計生辦的發現,拉去「人流」(人工強行墮胎流產)。
  
一次在住宅樓下散步,被公安要求出示准生證後逃脫的經歷,讓曉敏痛下決心來香港生子。去年12月底,在花錢僱用的香港月嫂的陪同下,她在香港醫院產下女兒,看著順利出生的小生命,花費了總共4萬港元,曉敏感到值得。
  
臨沂只是中國版圖上小小的一點,若大的中國這樣的悲劇還有多少?到香港生產,成為這些事主,讓腹中胎兒逃生的重要出路。
  
兩地生育服務的差別


香港醫院爆滿,孕婦生子難(GETTY IMAGAE)

  
一直關注內地孕婦的香港正義和平委員會孔令瑜在報章中撰文指,重慶一個臨產孕婦,在往醫院途中胎兒作動,的士司機擔心車內產子會帶來霉運,未到醫院就把孕婦趕下車,隨後經過的多輛的士也沒有一輛停下來。同時間,早前一名持雙程證來港的婦人在香港九廣鐵路火車上作動,鐵路公司職員趕來幫忙接生,結果母子平安。
  
兩地在對待生命的態度上有明顯的差異,在大陸,沒有錢不能看病,沒有錢不能生小孩,甚至生小孩因輸血染上肝炎或者愛滋的個案時有耳聞,相對香港醫生在對待沙士(SARS)上表現出來的高尚醫德,更不用事事送紅包,促成了一宗一宗的內地孕婦來香港產子的個案。
  
一孩政策下,內地孕婦來港,有人為生子,也有人為棄子。1月28日的香港《蘋果日報》頭版報導,一個足月的初生女嬰,浮屍在上水雙流河,懷疑是內地婦人產女後,將她丟棄深圳河隨河水漂來香港。發現女嬰的男性港人的母親,3日前還夢見女嬰,為事件增添神秘色彩。
  
香港社會福利署的數據顯示,去年社工在醫院錄得4宗內地棄嬰個案,分別為兩男兩女,4嬰都有不同程度的傷殘。多倫多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最近發表研究報告指,中共殘忍的計畫生育政策造成大量遺棄女嬰。資料顯示,在1984年到1986年期間,被外國人收養的中國大陸兒童每年達40萬人。
 
港府限制政策成效不大
  
擁有700萬密集人口的香港,面對突然湧入的內地生育大軍,做好準備了嗎?
  
香港新的政策中,懷孕7個月以上的孕婦須出示香港醫院產科的預約證明書才准入境,並須預先繳付全數3萬9千港元費用,才會獲發確認書。如無預約經急症室入院分娩,便要繳付4萬8千元。而內地則稱,港生子女今後取消內地戶籍。
  
但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認為,有關政策阻嚇力不大,只是治標不治本:「我相信內地人會願意花幾萬塊錢,把孩子生下來接受香港永久居留權。這個數字一直提升,我們怎麼處理,相信香港內部還沒有一個答案。」
  
他擔憂內地孕婦會繼續蜂擁來港產子,甚至出現10萬人湧港的情況,但港府沒有做好準備。鄭宇碩坦率的說,內地孕婦產子問題是一個頗為頭痛的問題:「這對香港是一個很困難的問題,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實際上沒有理由不讓他們來生小孩。但這些小孩大了,我們怎麼應付這個人口壓力?」
  
香港的數據顯示,為給孩子居港權,2月1日有七百多名中國大陸孕婦到香港公立醫院登記預約在港分娩。
  
而據香港傳媒報導,近年來因應內地孕婦香港產子的一些內地中介公司,在新政策下,卻依然有辦法將孕婦送來香港,只不過收費相應增加,由原本「1萬8送BB一個香港戶口」到現在的「一條龍服務6萬元」不等。某中介公司甚至保證「有專車,過關不用下車」,即使腹大便便、懷胎9個月仍有「方法」順利入境。
  
香港入境處官員則擔憂新政策在具體操作層面可能會遇到一些技術問題。例如不慎誤將體形較肥胖的內地旅客誤認為是孕婦,就可能會引起不滿和投訴。
  
憂香港大陸化


一直關注內地孕婦的香港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孔令瑜 (新紀元)

  
港府欲禁難禁,延伸出來的更深層次的問題,是港人對內地人的歧視問題。孔令瑜接受《新紀元》採訪時批評,港府的政策是源於香港人對內地人的一種歧視:「自80、90年代開始,香港人叫內地人『表姐』這些稱呼開始,到香港人用人大釋法拒絕了很大部分港人在內地出生的子女,造成了一些對新移民政策,比如人口政策,以及最近的內地孕婦,都是政府對這些內地人,或者一些窮的內地人的一些排拒的政策,引伸到整個香港文化對內地人的排斥現象。」
  
她更擔心,有關政策令港府大陸化,最後受害的都是香港人:「他們用加錢的方式去堵住內地孕婦,我就很擔心,這個變成認錢不認人的醫療制度。我最怕引伸起文化的歧視和階級上的歧視,最後受害的都是香港人自己。香港政府這些做法其實很差,我們整個社會都會忍受這樣的危機和後果。」
  
孔令瑜並批評,港府在過去幾年增加非本地孕婦收費方面已經賺了不少錢,但卻沒有將這些經費用在增加基層服務上,最終造成「肥了醫院,瘦了孕婦。」
  
孔令瑜希望,要良好解決內地孕婦產子引發的社會問題,港府應該主動和內地孕婦溝通,了解她們的需要。
  
思考:生命的尊嚴 體制的選擇
  
香港歷史上曾經有3次的偷渡潮,分別是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前後,1962年中國發生大飢荒,以及70年代到80年代左右,都有大批內地人逃難到香港,生子立業,造就了今天的香江。
  
也許今天的內地孕婦的生子潮是又一次另類意義的「偷渡潮」。背後的原因,時事評論員柳孚三這麼評論道:「他們對中共那個制度、那個國家不滿意,才選擇了背井離鄉,給下一代一個好的未來。」
  
據調查,這批在香港出生的小孩有一半留在了香港,另一半則看風向,隨時會來香港。
  
每個生命都是一個奇蹟,一個懷有身孕的婦女,肩負著延續生命的天職,理應得到旁人的關愛和保護。正如孔令瑜所說,從一個人權的角度,我覺得每個父母都應該有權去選擇一個好的環境給下一代,這是很基本的事情。
  
她說:「正如很多香港市民,在(1989年)『六四』時候,很多香港市民都選擇去加拿大,歐洲地方去生下一代。這也是香港能夠足以自豪的地方,我們提供了一個較好的環境,給下一代去成長。」
  
也許更加讓人需要思考的是,造成這個產子潮的根源:如果中共迫害人權的體制沒有改變,大陸孕婦為自己的孩子購買一份政治保險,何錯之有?

—-轉載《新紀元周刊》(2007.2.7)(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2-19 1: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