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新年晚會歐洲成功探祕(三)

更新: 2007-03-10 20:20:34 PM   標籤:tags: 新年晚會

【大紀元3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樂巴黎報導)二月底,歐洲重鎮巴黎、柏林上演了四場新唐人新年晚會。筆者觀看了所有兩地四場演出,目睹演出之華美、壯觀與殊勝,以及在現場萬餘觀眾心靈中引發的強烈震撼。內容為純中國傳統文化的大型舞蹈、聲樂晚會在西方文明大本營歐洲,尤其是在有「文化藝術之都」之稱的巴黎和古典音樂傳統深厚的德國柏林,獲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可謂聞所未聞。讓我們繼續來看一看晚會成功的諸多因素。

新唐人新年晚會的形式美

高水平的藝術作品離不開高水平的藝術表現形式。新唐人新年晚會的編舞創意、舞蹈演員高超技藝和華麗的服裝、晚會原創音樂、歌唱家乃至天幕設計均臻一流,每個節目都可圈可點。從大量的歐洲觀眾反饋得知,每個節目都深受人們的喜愛。

伴隨著輝煌的天樂,舞蹈《創世》的大幕徐徐拉開,舞台上祥雲繚繞中身著各色絢麗服裝、手持不同仙器法器的佛道神,天幕打出彩虹跨越一座座壯麗的天宮,巴黎觀眾如同活生生看到天國聖境一般驚喜,並立即報以熱烈的掌聲。

舞蹈《造像》的設計者,通過雕塑家入夢這一巧妙構思,結合電腦動畫高科技,讓舞台上的佛、菩薩雕像和天幕石窟中的佛坐像動了起來,或手印莊嚴,或舞蹈蹁躚;利用彩色、黑白的變化及光線的明暗變化兩次進行現實與夢境的切換,使觀眾領略了佛國仙境的美妙而不願雕塑家和自己從夢中醒來。

姜敏的嗓音亮麗而富有力度;楊建生一曲抒情女低音《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感動了無數觀眾乃至法國同行;當白雪唱道「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網開有一面,快快找真相」時,音樂帶出來自微觀的無窮能量(這種能量的湧動,似乎只有在瓦格納無休止的神劇音樂中能感受到),而白雪的歌聲則充滿整個演出大廳;著名歌唱家關貴敏所唱《我是誰》結尾一句「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讓觀眾領略了「中國歌王」驚人的穿透力。

另外,《鼓韻》的氣勢,服裝的艷麗、領舞的高超技巧;《滿族舞》宮廷女性的端莊而儀態萬方、其華麗已極的服飾、變換有序的隊形;《草原牧歌》中蒙古騎手的彪悍,惟妙惟肖的騎術模仿;二胡的驚人表現力,等等等等,令人歎為觀止,觀眾不時報以讚歎和掌聲。

新唐人新年晚會傳達的善良與正義

晚會巴黎場台上台下曾出現一個感人至深的場面。

舞蹈《燭光》表現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們的敬意與懷念,對他們身後留下的孤兒的眷顧。成人演員表現中國大陸以外支持法輪功的善良民眾,一個六歲懂事可愛的小女孩表現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們身後留下的孤兒。正如《燭光》歌詞所述:

一點點燭光,一曲曲悲歌,訴說著修煉者的英雄悲壯。
一點點燭光,一首首史詩,他講述著修煉者的慈悲堅強。
點一支蠟燭,傳遞真誠和善良,點一支蠟燭,把世界照亮。
一點點燭光,一座座橋樑,連接著世間的正義和善良。
一點點燭光,一份份希望,把真善忍的美好傳播四方。

當舞蹈進行到成人演員聚集到舞台一角,小女孩獨自一人走到舞台對角,兩邊隨著高起的悲壯音樂一起轉身、跪下、舉起手中的蓮花時,全場立即爆發出長時間的掌聲。

領舞李維納事後在接受筆者採訪時表示:「我覺得那孩子不僅僅代表一個孩子,她代表了許許多多為他人獻身以後所留下的這種不管是精神、是種子、還是希望。所以當這一群體跟觀眾在另外一種更高境界相呼應的時候,所產生的那種共鳴是非常非常強烈的」

波茲坦市(Potsdam)影視學院的海蘭特(Heiland)先生最喜歡的是舞蹈《燭光》。他說:「這個舞蹈讓我想起我們的先人,非常感人,具有內在的價值。」

在一家中國人開辦的公司工作的一位法國小姐說:「舞蹈〈燭光〉使我感動得流淚了。我一邊看著舞蹈,一邊仔細讀著天幕緩緩移動的法文歌詞,我被深深的觸動了。那個小女孩太可愛了,她也是被迫害群體中的一個。」

從法國北部距巴黎一百五十公里的裡爾市(Lille)趕來的女士和兒子、兒媳和孫女一起來看新唐人新年晚會。她說,看了關於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節目感觸很深,很受感動。她還表示,她常看新唐人電視和大紀元時報,所以對法輪功及其遭受的迫害有瞭解。她認為新唐人晚會是一個讓那些常看中國大陸的電視的華人了解法輪功真相的好機會。

來自英國的林女士說:「太感人了!尤其是看到〈燭光〉那個節目的時候,感動特別深,可能身為母親吧,我也有孩子。當我看到那麼多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當他的孩子拿著燭光出來的時候,一下子就震撼了我的心靈。當時我就哭了。我覺得那個節目太感人了。」

(未完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熱新聞
娛樂追星
生活消費
文化博覽
 
 
Copyright© 2000 - 2015   大紀元    授權與許可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