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宋 蘇軾:超然臺記

蘇軾
(大紀元圖片庫)
(大紀元圖片庫)
【字號】    
   標籤: tags:

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偉麗者也。餔(音:逋)糟啜醨(音:離) ,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飽;推此類也,吾安往而不樂?夫所為求福而辭禍者,以福可喜而禍可悲也。人之所欲無窮,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盡,美惡之辨戰於中,而去取之擇交乎前。則可樂者常少,而可悲者常多,是謂求禍而辭福。夫求禍而辭福,豈人之情也哉?物有以蓋之矣。

彼遊於物之內,而不遊於物之外;物非有大小也,自其內而觀之,未有不高且大者也。彼其高大以臨我,則我常眩亂反覆,如隙中之觀鬥,又焉知勝負之所在。是以美惡橫生,而憂樂出焉,可不大哀乎。

余自錢塘,移守膠西,釋舟楫(音:及)之安,而服車馬之勞,去雕墻之美,而蔽采椽(音:船)之居 ,背湖水之觀,而行桑麻之野。始至之日,歲比(音:必)不登,盜賊滿野,獄訟充斥。而齋廚索然,日食杞菊,人固疑余之不樂也。處之期(音:機)年,而貌加豐,髮之白者,日以反黑(音:賀)。余既樂其風俗之淳,而其吏民,亦安予之拙也。於是治其園囿,潔其庭宇,伐安邱、高密之木,以修補破敗,為苟全之計。而園之北,因城以為臺者舊矣,稍葺(音:企)而新之。時相與登覽,放意肆志焉。

南望馬耳、常山,出沒隱見,若近若遠,庶幾有隱君子乎!而其東則廬山,秦人盧敖之所從遁也。西望穆陵,隱然如城郭,師尚父、齊威公之遺烈,猶有存者。北俯濰水,慨然太息,思淮陰之功,而弔其不終。臺高而安,深而明,夏涼而冬溫,雨雪之朝,風月之夕,余未嘗不在,客未嘗不從。擷(音:節)園蔬,取池魚,釀秫(音:叔)酒,瀹(音:月)脫粟而食之,曰:「樂哉遊乎!」方是時余弟子由適在濟南,聞而賦之,且名其臺曰超然。以見余之無所往而不樂者,蓋遊於物之外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餔糟啜醨:餔,食;啜,嚐;醨,薄酒,此形容劣酒。
辭:卻而不受。
戰於中:內心交戰。
擇交乎前:眼前抉擇。
蓋:遮蔽。
錢塘:即杭州。
膠西:即今山東省膠縣高密一帶。神宗熙寧四年,王安石創新法,軾上書不便,忤於安石,軾遂請外,通判杭州三年,改知密州。
雕墻之美:形容美屋華廈。
采椽之居:采,柞木,落葉喬木。枝椏粗壯,被黃褐色短毛。材質堅硬,可供製作器具及枕木等。椽,在桁上用以承接木條及屋頂的木材。此形容房屋簡陋。
歲比不登:農產連年歉收。
齋廚索然:索然,完盡。此形容廚房常空無一物。
杞菊:枸杞和菊花。
淳:樸厚。
安邱、高密:均在今山東省縣名,彼時屬密州,在諸城之北。
稍葺:修補。
馬耳、常山:二山皆在諸城縣境,秦漢間,高人多隱於此。
盧山:在諸城縣東南。
盧敖:燕人,秦始皇召以為博士,使求神仙,逃而未返,即避難盧山得道,盧山亦因他而得名,山陰有盧敖洞,東坡有盧山五詠詩。
穆陵:關名,在諸城西北。
師尚父:即齊太公,膠西即春秋時齊國之地,太公初封於齊,桓公稱霸於齊,故說「遺烈」。
濰水:一稱濰河,在山東省境內,源於莒縣,北流至昌邑境出海。
懷陰:即懷陰侯韓信。韓信曾在濰水擊敗楚軍而定齊。
弔其不終:韓信後以謀反伏誅。
擷:摘。
秫酒:高梁酒。
瀹:煮。
脫粟:糙米。
子由:東坡弟蘇轍之字,時轍在齊州掌書記。

作者簡介
蘇軾(西元1037-1101年),北宋著名文學家,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四川)人。父親蘇洵、弟弟蘇轍都是著名的文學家,合稱「三蘇」。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年) 參加禮部考試,以一篇「刑賞忠厚論」,高中進士。

蘇軾先後任大理評事、鳳翔府簽書判官、開封府推官等職。神宗熙寧年間,他認為宰相王安石提出的新法不能便民,上書反對,至使他不容於朝廷。後蘇軾自求外放,被調任杭州通判。

三年任期滿後,他被調往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知州。當時有人故意把他的詩句扭曲,大做文章。元豐二年(1079年),蘇軾到任湖州未滿三個月,就因為作詩諷刺新法,「文字譭謗君相」的罪名,被捕下獄,史稱「烏台詩案」。出獄以後,蘇軾被降職為黃州團練副使(相當於現代民間的自衛隊副隊長)。此職位相當低微,蘇軾於是帶領家人開墾荒地,種田幫補生計。「東坡居士」的別號便是在此時的自稱。

宋神宗元豐七年,蘇軾離開黃州,奉詔赴汝州就任。由於長途跋涉,旅途勞頓,蘇軾的幼兒不幸夭折。由於汝州路途遙遠,且路費已盡,再加上喪子之痛,蘇軾便上書朝廷,請求暫不去汝州,先到常州居住,後被批准。當他準備南返常州時,神宗駕崩。

哲宗即位,司馬光任相,蘇軾被召還朝。短短一兩年間,蘇軾從登州太守,拔升翰林學士,至上禮部尚書。他因不同意盡廢新法,因而再度自求外調。他以龍圖閣學士的身分,再到闊別了十六年的杭州當太守。

蘇軾在杭州有一項重大的水利建設,就是在西湖築堤,世人稱為蘇堤。後來,蘇軾又被召回朝,但不久又被外放穎州。之後又幾次入朝任職和貶官外放,曾被貶到惠州、儋 (音:丹)州(在今海南島)任官。至徽宗建宗靖國元年(1101年)病逝於常州,享年六十六歲。

蘇軾主要成就是文學,為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他的詩詞豪放,散文如行雲流水,自然流暢,有《蘇東坡集》等傳世。蘇軾亦擅長行書、楷書,他取法李邕、徐浩、顏真卿、楊凝式,而能自創新意。與蔡襄、黃庭堅、米芾並稱「宋四家」。存世書跡有《答謝民師論文帖》、《祭黃幾道文》、《前赤壁賦》、《黃州寒食詩帖》等。畫跡有《枯木怪石圖》、《竹石圖》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圖片庫)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惟天下之靜者,乃能見微而知著。月暈而風,礎潤而雨,人人知之。人事之推移,理勢之相因,其疏闊而難知,變化而不可測者,孰與天地陰陽之事。而賢者有不知,其故何也?好惡亂其中,而利害奪其外也。
  • (大紀元圖片庫)
    為將之道,當先治心;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然後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敵。
    凡兵上義;不義,雖利勿動。非一動之為利害,而他日將有所不可措手足也。夫惟義可以怒士,士以義怒,可與百戰。
  • (大紀元圖片庫)
    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或曰:「六國互喪,率賂秦耶?」曰:「不賂者以賂者喪。」蓋失強援,不能獨完,故曰「弊在賂秦」也。秦以攻取之外,小則獲邑,大則得城。較秦之所得,與戰勝而得者,其實百倍;諸侯之所亡,與戰敗而亡者,其實亦百倍。則秦之所大欲,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戰矣。
  • (大紀元圖片庫)
    管仲相桓公,霸諸侯,攘戎狄,終其身齊國富強,諸侯不叛。管仲死,豎刁易牙開方用。桓公薨(音:轟)於亂,五公子爭立,其禍蔓延,訖簡公,齊無寧歲。
  • (大紀元圖片庫)
    嗚呼!惟我皇考崇公,卜吉于瀧(音:雙)岡之六十年,其子修始克表於其阡(音:千)。非敢緩也,蓋有待也。
  • (大紀元圖片庫)
    修既治滁之明年,夏,始飲滁水而甘。問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近。其上豐山聳然而特立,下則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音;蓊)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顧而樂之,於是疏泉鑿石,闢地以為亭,而與滁人往遊其間。
  • (大紀元圖片庫)
    環滁皆山也。其西南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瑯琊)也。山行六七里,漸聞水聲潺潺;而瀉出於兩峰之間者,釀泉也。峰回路轉,有亭翼然臨於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誰?山之僧智僊(音:先)也。名之者誰?太守自謂也。太守與客來飲於此,飲少輒醉,而年又最高,故自號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 (大紀元圖片庫)
    自古宦者亂人之國,其源深於女禍。女,色而已;宦者之害,非一端也。蓋其用事也,近而習;其為心也,專而忍。能以小善中人之意,小信固人之心,使人主必信而親之。待其已信,然後懼以禍福而把持之。雖有忠臣碩士,列於朝廷,而人主以為去己疏遠,不若起居飲食,前後左右之親,為可恃也。故前後左右者日益親,則忠臣碩士日益疏,而人主之勢日益孤。勢孤則懼禍之心日益切,而把持者日益牢。安危出其喜怒,禍患伏於帷闥(音:踏),則嚮之所謂可恃者,乃所以為患也。患已深而覺之,欲與疏遠之臣圖左右之親近,緩之,則養禍而益深;急之,則挾人主以為質。雖有聖智,不能與謀。謀之而不可為,為之而不可成,至其甚,則俱傷而兩敗。故其大者亡國,其次亡身。而使姦豪得借以為資而起,至抉其種類,盡殺以快天下之心而後已。此前史所載,宦者之禍常如此者,非一世也。
  • (大紀元圖片庫)
    歐陽子方夜讀書,聞有聲自西南來者,悚(音:聳)然而聽之,曰:「異哉!」初淅瀝以蕭颯(音:薩),忽奔騰而砰湃;如波濤夜驚,風雨驟至。其觸於物也,鏦鏦(音:匆)錚錚,金鐵皆鳴;又如赴敵之兵,銜枚疾走,不聞號令,但聞人馬之行聲。
  • (大紀元圖片庫)
    信義行於君子,而刑戮施於小人。刑入於死者,乃罪大惡極,此又小人之尤甚者也。寧以義死,不苟幸生,而視死如歸,此又君子之尤難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