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喚醒國人之17

劉蔚:聽說有人要向婦孺開槍,我說我哭了

劉蔚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7日訊】 《喚醒國人》題記:我現階段寫的有關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的文章談的是中國普遍存在的現象,願喚醒中國人認識到接受西方馬列邪說的共產黨1949年建政以來,靠武力搞壟斷,一手決定人民收入,一手決定人民支出/物價,實際上徵收人民80%以上的稅,還剝奪每個中國人都應擁有的一份土地,礦產等自然資源,從而對13億中國人進行著瘋狂壓搾的實質,和它同時把各種並不決定人民收入,支出的中國人,還有外國人說成是壞人的賊喊捉賊等騙人手法,願中國人認識到有必要擺脫共產黨的壓迫,壓搾。現在我們可以做的主要是給13億人中認識或不認識的人講這個真相,我這裡建議贊同本題記的人士可相互稱為喚醒國人人士,便於相互交流。當哪天13億人中有一半人認識到共產黨靠武力搞壟斷,瘋狂壓搾人民的真相,共產黨的統治就持續不了兩年。我們爭取在這輩子過上政治民主,經濟公正的新生活。這些文章歸入《喚醒國人》系列。

劉蔚 2007年3月4日

據悉2004年2月至3月間,《新浪網》對中國青年調查,問:「如果你是一名士兵,在上級允許的情況下,你會向婦孺和戰俘開槍嗎?」基本上做肯定回答的就佔了82.6%。在參與調查的人當中,殺氣騰騰的語言還隨處可見。來自遼寧錦州的參與者說,「敢於和中華民族作對的種族就該殺光。」來自中國科學院系統的參與者說,「為達到正當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尤其是對日本人、越南人、印尼人,見人就殺!!!」

看來這些人是很有勇氣了,這是事情的真相?這些人膽怯到了甚麼程度?你不相信嗎?往下看。今天到底是誰在和中國人做對呢?是接受西方馬列邪說的共產黨,它用武力搞壟斷,一手決定人民的收入,一手決定人民的支出/物價,幾十年來對人民進行著瘋狂的壓搾。

1980年代的職工的平均工資是40元人民幣一個月左右,2007年是800元一個月左右,收入增長了20倍。由於共產黨給很低的工資,1980年代它分配住房給職工,房租約5元一個月。現在2007年職工自己去買平均價格在5000元一平方米的住房,住房價格至少增長了100倍。1980年代小學學費是一年10元以下,2007年達到1000元一年,小學學費增長了100倍。醫療的情況也相似。

實際上和1980年代相比,大部份中國人的實際收入不是在上升而是在下降,我本人就是在下降,實在是活不下去了。為甚麼這些行業價格那麼高?我們知道這些行業的老闆都是有共產黨官方背景的,我們百姓要去經營,共產黨一百個不批准,我們要堅持做,它的警察就會來打我們,還給我們安個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於是共產黨的官員及其子弟們就壟斷經營這些行業,想把物價抬好高就抬好高。最後吃虧就是百姓,包括那些軍人、警察。

這是共產黨用武力搞壟斷決定百姓支出/物價從而壓搾百姓的一方面,它決定百姓收入從而壓搾百姓的一方面,從上面也能看出。共產黨壟斷的住房、教育、醫療行業的收費增加了100倍,而職工的收入只增加了20倍,換句話說,該給職工100元,卻只給了20元。共產黨用武力搞壟斷的行業還有電信、電力、媒體、銀行等行業。十億農民的土地,在鄉鎮企業幹活的工資,各種收費還是掌握在共產黨的村委會,鄉政府手中。雖然現在有些民營企業、外資企業,但共產黨仍然用武力搞壟斷掌控著全國經濟,從而一手決定人民收入,一手決定人民支出,對人民進行著瘋狂的壓搾。打人、偷盜等行為可換算成醫藥費,精神損失費等歸入人的收入,支出方面。

上面那些說敢於向婦孺、戰俘開槍的人如果有槍是不是敢於對真正和他們作對的人或者欺壓他們的人開槍呢?「餵,王主任,我們單位這十年來收費提高了50倍,我的工資才漲了10倍,你也太狠了吧。今天你要是不把我的工資加兩倍,看見沒有,我的槍在這裡,你就別想活著走出這間辦公室。」職工拿著槍指著王主任。上面那些勇敢的人會經歷那樣的場景嗎?

或者他拿著槍指著大樓的老闆說,「你這個樓憑甚麼賣五千元人民幣一平方米,你們的建築工人一個月幾百元的工資,我們老百姓一個月才五百元的收入,百姓干三輩子也買不起房。你壓搾了多少中國人?今天你的死期到了。」啪—啪—啪—三槍,大樓老闆倒在血泊中。那些人勇敢的人會經歷那樣的場景嗎?

或者他拿著槍指著共產黨學校的書記說,「你們這個學校一年的學費比我們職工一年的工資都要高,你們壓搾了多少我們老百姓的錢,我女兒交不起今年第二年的學費了。去年的學費我們交了,你們第一年壓搾我們的錢足夠我們第二年的學費了,現在你就把今年學費的章蓋了,不然我就把你腦袋打開花。」那些人勇敢的人會經歷那樣的場景嗎?或者他拿著槍指著交警說,「上個月你們才沒有理由地扣了我的駕照,我好不容易把它拿回來。你這次又是找茬扣我的駕照。我忍無可忍了,你今天不讓我過去,我也不讓你過去。」那些勇敢的人會經歷這樣的場景嗎?

「哎呀,老蔚,那些人哪裏惹得起喲?」他們對我說。我們就知道是那樣。這裡不是建議誰去幹甚麼,面對別人的欺壓,自己決定怎麼辦。只是聽見那些人「勇敢」的言論不盡讓我們覺得他們一定不會忍受那些壓搾他們的人吧。看得出他們的本事就是欺壓那些比他們弱小的婦孺,戰俘或者是看不見的外國人,外星人。他們有槍也不能為他們自己討回公道,還是不要有槍的好。其實不要說對那些真正欺壓他們的人開槍,就是說句話,他們有勇氣嗎?他們能夠去電業局說,「我認為你們這次漲電費的行為是錯誤的」嗎?能夠去學校說,「吳老師,你們收我兒子的補課費沒有道理,因為是你們老師沒有教好才需要補課,這個責任應該由你們老師自己負,我們的學費已經交過了」嗎?哎喲,他們一句話也不敢講,要還說還只有說,「收得好。」

如「喚醒國人之14—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中說的,其實真正壓搾人民的共產黨幾十年來是賊喊捉賊,宣傳既不決定別人收入,也不決定別人支出/物價的一些中國老百姓,還有外國人在欺壓中國人。1949年後,在它的欺騙下,上面那些「勇敢」的人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中國人的生活因此變好了嗎?沒有。因為那些被他們打的人不決定別人的收入,支出/物價,不給別人帶來一分錢的損失,是無辜的。去打殺無辜的人只會是社會更糟糕,甚麼問題也解決不了,而真正的壞人逍遙法外,繼續作惡。1989年共產黨調集13個軍35萬人的部隊進京屠殺成千上萬的民眾,人民的生活因此好了嗎?根本沒有,不但沒有,而且如上文述,住房,教育,醫療等的價格現在2007年比1980年代漲了100倍。當時對民眾往死裡打的軍人現在看著共產黨壟斷下高飛的物價高興了吧?當時學生,市民提出來的要民主,就是要防止獨裁,防止壟斷,學生們,市民們給他們講,他們不信。現在好,我們都去買工作三輩子也買不起的房子吧。

你的皮包被搶了,你得找搶你皮包的人,你去打、去殺那些本來沒有拿你皮包的人,結果別人認為你是個壞蛋不說,你的皮包還是找不回來。我們中國人的皮包被接受西方馬列邪說的共產黨搶了幾十年,現在也沒拿回來。慘啊,我不去指責那些不決定我收入、支出,沒有給我帶來一分錢損失的婦孺、戰俘、外國人、外星人,我說我哭了,覺得比那些要去對婦孺、戰俘開槍的人有勇氣。@(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03-07 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