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關於「生產力」的典型謊言

-評溫家寶署名文章《關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歷史任務和我國對外政策的幾個問題》

馬恆雋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15日訊】在中共的統治階層內部,歷來都不缺乏想把中共的事情辦好的人。這些人除了客觀上受制於中共形成的外部邪惡環境之外,他們的思想也無一例外地都受到了中共理論謊言的深刻毒害。雖然從人性方面去看,這些人的人性善良一面還沒有完全泯滅;還願意象一個人那樣去做點好事。可是他們的行為卻是完全被中共的思想所操縱著,想中共之所想,做中共之所做。從良心上講他們可能不願意這樣做,但更多的時候是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溫家寶最近發表的一篇署名文章就很有代表性。不管他個人的出發點是不是善意的,或者是他有沒有意識到,這篇文章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在幫助中共散佈一個關於「生產力」的典型謊言。

  溫家寶的文章裡重申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就是指生產力的不發達階段。同時論述了生產力和社會公平與正義的關係:「沒有生產力的持久大發展,就不可能最終實現社會主義本質所要求的社會公平與正義;不隨著生產力的發展而相應地逐步推進社會公平與正義,就不可能愈益充分地調動全社會的積極性和創造活力,因而也就不可能持久地實現生產力的大發展。……因此,我們一定要毫不動搖地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力發展生產力。」

  受過黨文化毒害的中國人對這種論調應該是很熟悉了,它來自於馬克思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思想。今天的中共拚命地叫嚷著發展是硬道理,要大力發展生產力,這種現象其實一點也不奇怪。因為馬克思的唯物史觀巳經是中共最後的也是唯一能找到支持其行為和存在合法性的理論根據了,也是支撐溫家寶這篇文章的核心理論。隨著馬克思主義理論被不斷證明錯誤,當今馬克思主義理論巳經從三大組成部份退守到馬克思主義哲學,又從作為立場、觀點、方法的馬克思主義世界觀退守到馬克思主義的方法論,當中歷史唯物論就成為最後的理論陣地了。

  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的基石就是關於生產力的學說,而共產黨的行為幾乎都要依賴關於生產力學說的理論支持。比如,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無產階級又是先進生產力的代表,建立社會主義制度是為了解放生產力,共產主義社會是生產力大力發展的必然結果等等。並且在唯物史觀的創立過程中又確立了階級鬥爭觀點,使階級鬥爭理論成為唯物史觀不可分割的組成部份,為共產黨的暴力提供了理論支持。中共認為,無論如何也要守住唯物史觀這塊最後的陣地。一但唯物史觀被否定,當今中共在中國搞的社會主義實踐就會被理論上證明為脫離人類文明大道的虛假歷史而要受到徹底的拋棄;中國共產黨就必須為它所做的一切承擔歷史罪名。

  事實上,馬克思關於「生產力」的論述就是一個謊言。我們先來看一看唯物史觀的論述:一定的生產力必然有一定的生產關係和它相適應,生產關係的總和構成經濟基礎,然後又有上層建築和一定的社會意識與之相適應,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社會意識。生產力的發展是社會向前發展的根本動力,生產力的發展決定生產關係的變化,從而導致社會的變化。舊的生產關係不適應於生產力的發展後,到一定時候就要被生產力發展所衝破,引發社會革命。確立了生產力和生產關係之間的關係原理,就標誌馬克思唯物史觀的形成。

  顯然,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基本原理一但被否定,唯物史觀的理論大廈就崩塌了,那麼我們就分析一下這個基本原理錯在哪裏。首先,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基本原理的內在邏輯存在致命的不可克服的自相矛盾。學術界的研究指出:馬克思在他的所有著作中始終就沒有講清楚生產力、生產關係以及生產方式的含義,對生產力的定義一直含糊不清。關鍵是:馬克思在生產力和生產關係這對矛盾中,強調生產力是生產中最活動、最革命的因素,生產力處在經常不斷的發展變化過程中,而其它則依賴這個變化相適應地發生變化。

  那麼,生產力不斷發展變化的動力來源是甚麼?用馬克思的話講只能來自生產力內部的結構和要素的共同作用的功能。也就是說,生產力離不開生產要素的結合關係,而生產要素的結合關係就是生產關係;所以,生產力就不能離開生產關係。既然生產力的發展不能離開生產關係,生產力怎麼可能自己獨立向前發展而成為主動性或革命性的源泉呢?「生產力又怎麼可能與給自己發展力量的生產關係產生矛盾呢?是要拎著自己的頭髮上天嗎?」 這是一個無法克服的自相矛盾。

  其次,雖然中共的理論家們巳經意識到生產力概念本身的矛盾和對立能導致唯物史觀的徹底瓦解,以及由此帶給中共的災難性後果,因此幻想通過重新釐定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定義去肯定唯物史觀;但從另一方面來講,這種努力是圖勞的。無論中共怎樣爭扎,都改變不了一個本質上的東西,就是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是站在一個錯誤的基點上建立起來的;用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概念去描述人類歷史的發展是一種錯誤的假象。從唯物史觀推導出「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社會意識」這樣的結果來看,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基本原理其實就是辯證唯物主義哲學中「物質決定意識」的外延。

  辯證唯物主義哲學將物質和意識當作它的基本概念單位,是站在對客觀現象觀察後總結的基點上確立的,並在這個基點上形成了它的思維方法和思考體系。現在的問題是:宇宙是由物質和意識兩個分開的基因組成的嗎?對事物表面現象的觀察能夠認識真正的宇宙規律嗎?答案是否定的。

  宇宙的實質並不像辯證唯物主義哲學認為的那樣可以分為物質和意識兩個概念。現代科學發現物質和意識實際上是一體的,不能分為兩個獨立部份。重要的是,宇宙的運動有它自己的規律,如果人類只是通過觀察表面現象的方法去認識客觀世界,人類根本就無法認識真正的宇宙規律。因為人類以自己為宇宙中心時看到的景象只是一種假設的現象,人無論是以唯物的、還是以唯心的觀點去分析觀察到的現象,都跳不出事物現象的範圍之內。

  比如,春天生秋天死的螞蚱,只能認識春夏秋三個季節的表面現象,卻不會知道有冬天的存在。而宇宙卻不會按照螞蚱的認識去運動,依然按春夏秋冬四個季節去運轉。人類也一樣,因為人是宇宙造就的,不是人造就了宇宙,因此人本身也屬於宇宙現象的一部份,和其它宇宙現象一樣同時受到其背後宇宙規律的制約,對宇宙的認識都不會超越自身的局限性。現象是代替不了規律的,如果理論只是陷在現象範圍之內轉圈,那麼無論人怎樣以自己特有的想像力、邏輯推理能力去分析歸納宇宙現象,都不可能完全掌握事物運動發展的規律;所以人們才會發現總是會有「意想不到」和「不合邏輯」的事情發生;理論總是被現象牽著鼻子走;沒有新現象的產生,理論就失去了研究的方向。

  也就是說,以物質和意識為基本概念單位建立起來的馬克思主義理論,無論這個理論多麼複雜,邏輯多麼嚴謹,它所得出的結論都只是局限在宇宙現象之內的假理,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宇宙規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性質是以實踐為基礎的哲學。雖然馬克思主義哲學強辯說通過實踐可以將精神和物質實現辯證統一,但無論人怎樣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循環往復,以至無窮,都是人類跳不出的有限的現象範圍之內的認識。可是,事物的發展只受其背後規律的制約,而不受其表面現象的影響,所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預言和現實總是對不上號。當中共將馬克思主義理論吹噓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時,其實就是向中國人拋出了一個以現象代替規律的典型謊言。

  人類社會存在著物質生產的現象,但人類社會的發展卻不受物質生產的制約。物質生產是一把兩刃劍,既可以豐富人類的物質生活,也可以毀滅人類的未來,真正決定人類歷史發展的因素不是生產力而是人類的道德水平。人類始終面臨的首要問題就是如何擺正人類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使人類不要偏離宇宙規律所允許的範圍。因此,人類的歷史是一個道德墮落和道德回升的波動歷史,人的物質生產只是一個附屬的次要因素。造成一個國家和民族持續強大的因素不是靠維持強大的生產力,而是靠它的文化中穩定和高尚的道德水平。社會最繁榮鼎盛的時候往往是整體道德水平最高的時侯,物質生產也是最強的時候;社會沒落的時候往往是整體道德水平最墮落的時候,物質生產水平相對也是最弱的。

  人其實是可以認識宇宙規律的,只不過沒有像馬克思主義理論那樣從觀察表面現象入手,而是向生命的內部去尋找,開啟宇宙造就生命時就建立在人生命本質上的智慧,然後以這種智慧去認識宇宙的規律,得到的就是真正的真理。耶酥、老子、釋迦牟尼所傳播的真理和展現的大智慧,既不靠苦思冥想,也不靠歸納、推理和演繹,更不是歷史和前人經驗的總結,而是涓涓流出於平和的生命本性之中,這是生命具備的先天意識。而唯物史觀所講的「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指的是人類在社會環境的影響下所產生的後天意識。這種後天意識往往包含了人後天敗壞了的觀念,是促使社會走向墮落的重要原因。因此,馬克思關於「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的謊言是一個誘導人們拋棄先天純善的意識,注重物慾而自願墮落的歪理邪說。

  當我們揭穿「生產力」的謊言後,再回過頭來看溫家寶文章的理論根據,就會發現是相當荒唐的了。既然社會主義和共產黨都是「生產力」謊言製造出來的產品,是正常的人類歷史上不應該存在的東西,那麼今天的中國就既不存在甚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也不存在共產黨自我改良的說法了;既然理論上證明了共產黨是不應該存在的,那麼溫家寶文章第二部份所談到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的對外政策的幾個問題也就毫無意義了。中國人當前需要做的就是徹底拋棄這一切,重新回歸到人類正常的社會狀態中去。同時,我們要清楚地認識到,中共今天關於要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力發展生產力的講法是沒有任何理論根據的;是中共利用「生產力」這個典型的謊言正在一個錯誤的方向上將中國的未來推向災難。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04-15 3: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