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提醒在中國投資風險 法國網站被封

被中國封鎖的法國網站「國際危機觀察站」 主席(www.communication-sensible.com)、《上海,我的心上人》一文的作者狄迪埃‧海德里奇(Didier Heiderich)先生。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4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泓法國巴黎報導)據記者無疆界近日發出的消息,法國「國際危機觀察站」的網站www.communication-sensible.com被中國封鎖,原因是該網站刊登的一篇題為《上海,我的心上人》的文章(全文翻譯見本文附錄。法文原文http://www.communication-sensible.com/articles/article0128.php)。這篇文章向外國企業主提供了在中國投資的風險資訊。

記者無疆界指出「對一個非常專業性的並且只使用法語的網站的攔截,表明中國政府對政治性內容和對經濟資訊的審查同樣重視。互聯網信息的自由流通都還算不上是人權問題的範疇,它是經濟的持續發展和與外國建立穩定的商業關係的最基本的東西。」

國際危機觀察站對此表示遺憾,並在他們的網站上表示:「對一個專業領域的法語網站的查禁,體現出自由在中國的極端脆弱性,也進一步證實了我們在文章中所講的去一個不尊重自由和充滿不安定因素的中國投資的風險,說明我們的結論並不是無稽之談。」

本報記者在得知這一事件後對文章作者及「國際危機觀察站」主席狄迪埃‧海德里奇(Didier Heiderich)進行了電話專訪。以下是訪談記錄。
  
記者:您能向我們的讀者介紹一下您的協會嗎?

海德里奇:國際危機觀察站是法國的一個非商業性協會,協會主要通過法語網站www.communication-sensible.com向廠商和企業主提供管理和溝通危機的資訊。30名成員來自世界法語地區在這一領域有研究的大學教師和諮詢專家。

記者:您是甚麼時候發現網站在中國被封鎖的?

海德里奇:駐中國的記者在2007年2月底發現這一網站無法從中國登陸了,隨後記者無疆界也進行了核實。發現網站上只有《上海,我的心上人》這篇文章有可能得罪中國當局。

記者:是甚麼原因促使您寫這樣一篇文章呢?

海德里奇:我覺得是該提醒人們的時候了,因為人們在中國問題上形成了一種很強的很封閉的看法,這種思想已經成為一種共識。好像中國接受了資本主義的一點東西之後就會變得更民主。我認為這是絕對錯誤的一種認識。我覺得不應該對中國當局的某些作法緘口不言,我們的領導人對中國的問題上傾向於不表態,不表示反對,不去譴責,他們想通過這樣做,讓法國的大企業獲得一個重要的市場,這種想法是錯誤的。我說是領導人,因為我想你去問單個的法國人,我想他們都會不同意不譴責中國政府的某些做法。

實際上從1989年以後中共的本質並沒變,我們沒有權力替獨裁政權做保人。您知道我講這些讓很多法國人感到吃驚。特別是那些工業企業家,他們只想聽他們想聽的,其它都聽不進。我經常跟那些新投資中國的企業家講,但是他們不願意聽到中國是獨裁體制,他們就好像那些被中共控制了思想的中國人一樣。

記者:他們為甚麼會這樣做呢?

海德里奇:我認為是受單一的思想灌輸之後形成的這種狀態,就連最理智最有經驗的人都忘了他們經營生意的常識。

記者:法國人是以有批判精神著稱的,為甚麼在這個問題上好像思想被控制了?

海德里奇:我覺得法國人一向對中國很著迷,當人們看到的有關中國經濟的文章都是一種論調時,單一的論調更加強了這種癡迷,聽得多了就把批判精神給磨掉了。

把短期的投資效應看得比人權和自由的價值更重要,這是完全背離我們傳統的價值原則的。無視自己應信守的價值這是一個最基本的錯誤,對中國也沒有幫助。我們不能把這兩件事分開看,西方人不能一方面向世界宣揚道義,一方面遇到有錢可賺時就又無視這些原則。

從道德和倫理的角度來看在自由和人權的問題上向中國卑躬屈膝是很短視的,現在危險已經在那裏了,只是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到,哪天危機變得越來越能看見的時候,透過媒體揭示出來的時候,我們就會問為甚麼當初執政者會接受與這樣的政權合作,還向其卑躬屈膝。

記者:您在文章中說去中國投資這不是一個機會,即使從純經濟的角度來看也不一定對西方公司有利?

海德里奇:對,絕對是這樣。我覺得即使從經濟角度看這也是一個錯誤。因為無論我們願不願意,做生意是有原則的。僅從對合同的遵守來講,沒有言論自由和普遍意義上的自由,這樣的環境會對經濟產生直接的影響。政府不只過濾反政府的或不同政見的敏感信息,也對經濟性的信息進行過濾。當我們所使用的數據都是虛假不實的,我們一定會在經濟領域出現判斷上的失誤。

記者:您是怎麼得出這樣的結論的?

海德里奇:我是從我認識的非常瞭解中國的人那裏, 還有我看的文章中瞭解中國的。人們普遍認為中國是自由經濟主義者和工業企業絕好的競技場,但是伴隨而來的還有其它的一些東西。當今的危機可以出現在工業購買和代理時,特別是面對當局製造的中國 「奇蹟」和惡化的人權狀況時,所有的工業企業都有可能得上自閉症,作為購買商或投資商他們不願意正視在中國遇到的「小小不言」的不快之事。所有的西方企業都在講企業對社會和環境應該負起責任,但是他們往中國投資時,就把他們應該承擔的責任忘到腦後了。我經常會遇到這樣的人,他們很瞭解中國,他們有15年與中國合作的經驗。總的來說他們的經歷告訴我,事情並不像人們想讓我們知道的那麼簡單。

記者:您說的在中國投資的法國企業的自閉症現象具體指甚麼?
  
海德里奇:比如在承諾的應遵守的勞工法律和現場的工作條件之間有著很大的差距,特別是在很多代理商那裏是這樣。之所以在他們的承諾和現實之間有這個差距,是因為中國政府讓他們在參觀的時候看到的上海是佈置好的場景,而法國投資商不願意正視佈置好的場景圈外的現實,也就是人家不願意展示的地方,顯而易見不太好的地方。真實的中國比人們想像的更複雜、更困難、更艱苦,與展示給投資商的形象相比更不尊重人權和環境。這種自閉症就是拒絕正視場景圈以外的現實。

記者:那您看到的場景圈以外的現實是甚麼呢?

海德里奇:我看到的是農村人口貧困化,他們為了維生到大城市找工作,接受非常艱苦的勞動條件,遠遠低於國際勞工組織規定的最低工作條件。還有污染和沙漠化加重;給西方人做工的工人工作很苦,工作條件完全不能令人接受。

當人們不願面對事實的時候,在工業、金融和其他方面都會冒很大的風險。從風險和可能發生的意外的評估來看,投資中國的行為缺乏從一開始就應該有的謹慎。

記者:在您的分析中哪些因素比較重要?
  
海德里奇:最重要的是人的因素。當分析一個企業的成功和發生危機的可能性時,人的因素是一個主要的因素。到一個不尊重人權的國家投資,我們就會冒巨大的風險,會遇到危機的巨大的風險。中國就像一個火藥庫,只需有一個重大的醜聞的火星就可以點燃,所有在中國投資而無視那裏人的因素,無視那裏的生存條件和那裏不尊重人權的狀況的投資商都會受到公眾輿論的嚴厲譴責,總有一天我們會被一件重大的有象徵性的事件從麻醉狀態中驚醒。

記者:除了人的因素,還有甚麼不適合往中國投資的因素嗎?

海德里奇:第二個風險就是在投資的同時進行技術轉讓,使西方失去了技術。但是為甚麼西方人還是要這樣做呢?因為今天我們沒有一個工業政策。控制市場的是近期的利益,只要有短期效應就行,這成了決定的因素。也就是說丟掉了技術並不重要。這才是西方真正的失敗,技術沒了,工廠關了。今天政府對商業市場已經失去了控制,調節市場運行的是短期的金融效益,在西方已經沒有人對未來感興趣。

記者:您對有意投資中國的西方人有甚麼建議?

海德里奇:我沒有建議人們不向中國投資,我覺得大家都不去投資也不對,再說在當今世界也不可能。只是當您投資中國的時候,找回您應有的企業管理者的正常的分析和判斷能力,對所有在那裏的生意抱謹慎、負責的態度,對您的生意負責,對那裏的人權和環境的狀況負責。

附上狄迪埃‧海德里奇(Didier Heiderich) 被中國政府封鎖的文章

國際危機觀察 (Observatoire International des Crises)

中國和危機

上海,我的心上人
狄迪埃‧海德里奇(Didier Heiderich)

一過了長城,許多企業就拋棄了他們講的社會和持續發展的責任。猶如整個歐洲那樣大面積範圍的環境污染,無計其數的工傷死亡事故,對(獨立)工會的禁止,低廉的工資,貪污腐敗,酷刑:到中國投資會給您帶來一些小麻煩,這些小麻煩可能會變成大麻煩,甚至是經濟上的危機。

上海,這個有著眾多的商店門面,大理石建築,摩天大樓,數不清的高聳雲天的吊車,馴服、聽話的勞動力,有著兩位數的增長率的城市,對於眾多厭倦了西方式的抗議請願、厭倦了沉重的勞工法律、和國際勞工組織的規定,厭倦了工會和最低工資過高,厭倦了一心只惦記著如何過週末的懶惰僱員的企業主來說,上海帶給了他們新的希望,對於他們來說上海絕對是最美的,整個西方都向她表示愛情:上海,我的心上人。

我們有趣的看到無所顧忌的資本主義和專制獨裁的共產主義是如此的一拍即合,結合的那麼和諧,好像愛得都失去了理智。當然了,只是西方失去了理智,因為中國那邊從一開始就是腳踩實地的, 既沒把這一婚姻看成是愛情的結晶,甚至也沒把它當成是出於門第關係的結合,而是完全看中了它的有利可圖,確實有利可圖。為了讓新娘顯得更美麗,就只讓她展示她魅力的王牌:上海。這裡得加一句,儘管說這話可能有點不合時宜:中國的現實可並不是這樣。咱們就從被麻醉了的西方忘記了的最明顯的一個事實說起:中國是一個萬變不離其宗的獨裁體制。那裏存在著各級政府的腐敗,帶有諷刺意味的兇殺案,幾乎不加掩飾的酷刑,為了北京奧運會進行的「清理」把大量老百姓趕到棚戶區,對西藏人進行替代政策,更不用提製度性的種族歧視了。

當您動情和貪婪的目光投向美麗的上海的同時,您也許會說:「但是中國能開放的接受西方的價值是由於市場經濟呀」。您錯了,決不是這樣。中國是一個幾千年文化的古國,有其規範和準則,3500的歷史使古老的歐洲相形見絀。中國對西方的價值是從高高在上的俯視角度看待的,並沒當一回事。確實,中國是允許一小部份人富裕起來了,表面上西方化了。這也正是為了坐穩獨裁政權而付出的低廉代價吧?因為獲得了技術的同時它並沒有對發展做出貢獻,美妙的市場保證只是為了讓西方的批評之聲住口,甚至嘲笑那些還敢對與中國獨裁體制妥協的行為進行批評的人。

它數千年積累的智慧,對兵法的掌握,對老百姓進行操控的精湛技巧和經驗,令西方的公關專家們黯然失色。「中央帝國」成功的使全球投資都轉化為對其有利的資源,得到技術的同時作為抵償的沒有別的,只有我們想像中的承諾,對異議人士封口,甚至在境外也是一樣,最終也要把西方裝到它金色的網中。

因為中國是一個陷阱,一個意識形態的陷阱,上了這個圈套的後果就是在經濟現實主義的祭壇上用人權作為犧牲品,放棄我們為之奮鬥而得之不易的價值。要弄懂這一點,只需看看在2004年胡錦濤訪問巴黎的時候,來自中國的異議人士是被用甚麼樣的方式封口的。經濟的陷阱不僅體現在一個企業系統地盜取西方的技術,也包括獨佔對自己發展有利的,所必需的自然資源和原材料。當西方企業的中國工廠和代理出現社會或環境問題的時候,當他們所造成的環境污染和工傷死亡事故的發生連中國政府都掩蓋不了的時候,那些對社會和環境承擔責任的西方企業就會掉到陷阱裡。

有必要提醒大家一下,危機這兩個字的中文包含著又有危險,又有機會。我遠不敢說在這樁婚姻中,帶給我們的是機會,即使是用至高無上的經濟現實主義來衡量也未必。各位,在這個中國陷阱的套還沒完全套牢之前,也許咱們還來得及問一問自己:上海是不是我的心上人?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4-20 9: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