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故事:玄奘

木木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玄奘,本名禕,姓陳氏,洛州緱氏人也。年少時跟隨兄長長睫法師住在淨土寺,學習佛理等。十一歲時,玄奘就可以念誦《維摩法華經》。

東都洛陽大興佛法,有許多法師到此宣講佛經。玄奘每講必聽,然後認真思索。隋朝末年,玄奘跟隨兄長來到長安住在莊嚴寺,進一步學習佛法。後來,他們聽說蜀都比較安寧,而且有許多高僧在那裡,就不遠萬里來到了四川。玄奘在此聽法時,過耳不忘,人們說他是「神人」。唐高祖武德五年,玄奘受戒,正式出家。

此後,玄奘又遍游荊州、揚州等地。每到一處,他的名聲就在那裡傳播。但是玄奘覺的漢地佛經的翻譯還存在問題,因此決心前往天竺求取真經,再返回來傳揚佛法。

貞觀三年,玄奘藉機離開長安,前往西域。在經過高昌國時,信奉佛法的高昌國國王認玄奘為弟,其母亦認他為兒子,並請他在此宣講佛法。眾人對玄奘無不敬服。高昌國國王想請玄奘在此久住,玄奘表示:「我離鄉背井,目地就是西行求取正法。我如果留在此地,求法之願就不能實現。」於是,玄奘三天不食,以表明心志。高昌國王見無法留下玄奘,就同意他繼續西行,並提供了很多物資和人員等方面的幫助。臨行前,高昌國國王的母親說:「今與法師一遇,並是往業因緣。脫得果心東返,願重垂誡誥。」玄奘點頭應允。

玄奘一行從高昌到鐵門,一共經過了十六國;從鐵門到天竺邊境,又經過了十三國。這些國家大多信奉佛法,有許多佛教聖跡。

玄奘來到梵衍國(今阿富汗之巴米揚),見到該國有數千僧人學習小乘佛教的出世部佛法。在王城的北山有座立石像,高一百五十尺;城東還有一長千餘尺的臥佛像。城中的寺院用黃金珠寶裝飾,光彩耀目,見者無不稱歎。此外,國中又有佛齒捨利,還有金輪王三寸多長的牙齒。又東山行來到了迦畢試國(今阿富汗,加非裡斯克一帶),國中信仰佛教的人很多。該國有六千僧人,多學大乘佛法。國王每年都要造高丈八的銀像,並請遠近人們前來觀看。國中還有如來佛為菩薩時長有寸餘的牙齒,以及發引,長尺餘,呈螺旋狀。

玄奘從迦畢試國往東南走了七百里來到了濫波國(阿富汗東北的拉格曼省),即印度的北境。印度是天竺的正名,國內曾有七十多個國家,現在已經統一。又向東南行走到了那伽羅曷國(阿富汗之賈拉拉巴德),該國有佛衣、佛骨、佛的錫杖等聖跡,是鎮國之寶。這幾件佛寶非常靈驗,可以預示人未來的形象。曾有大月支王想知道自己來世的形象,就燒香來拜,佛寶顯示的是馬的形象,這當然不是他所期望的。於是大月支王大加佈施,並懺悔自己的罪過。後來又燒香拜佛寶,這回顯示的是獅子的形象,雖然是獸中之王,但終究還是畜類。大月支王遂皈依佛門,乃現人的形象,他這才回國。當玄奘燒香拜佛寶時,佛寶顯示出了前所未有的吉兆。

離開那伽羅曷國,玄奘進入了健馱邏國(今阿富汗境內)國境。國中有佛寺千餘,百姓都信奉佛教。城中有缽廟,曾經供奉如來的缽數百年,現在已經移到波斯王宮供養。城東還有迦膩王大塔,塔中有佛骨捨利一斛,高高的放在塔中。塔的九輪上下共五百尺,象徵二十五重天火之災,這也就是世人所說的雀離浮屠。當年北魏靈太后胡氏,深信佛法,曾派僧人送來大幡長七百餘尺,掛在塔上,一直垂到塔基。塔的左右還有許多遺跡。此後,玄奘自北山行到達烏長那國,該國有僧人萬餘,學習大乘佛教。王都四周多古跡。

當玄奘走到罽賓國(今克什米爾),發現前面道路險要,連虎豹都不能越過。玄奘不知該怎麼辦,於是將房門鎖上打坐。第二天早上,他打開門見到了一位年齡很大的僧人,頭和臉上都長滿了濃瘡,身上還流著膿血。老僧進到房中,逕直坐到床上。玄奘行禮企求老僧給予指點。老僧遂口授《心經》一卷,讓玄奘誦讀。玄奘讀罷,山川變平,道路開通,虎豹消失,魔鬼潛跡。

又走了將近千里,玄奘來到了磔迦國(今巴基斯坦旁遮普一帶)。行至大林中,遇到賊人搶劫,進村求救才脫險。此後沿途中,玄奘又向一些法師學習。後往東南行二千餘里經過了四國。一天,玄奘等人正順著殑伽河坐船而行,一夥賊人正要搶人祭天,就將玄奘和從人都綁了起來。他們選中了玄奘祭天,並將他放在壇中,眾人根本沒有辦法相救。但玄奘毫無懼色,暗自向佛祈禱:「如果我的生命不該結束,就請諸佛解救我;如果我的生命對弘法已經無用了,那我死而無憾。」就在賊人準備殺玄奘之時,突然狂風大作,船被吹翻了。賊人驚恐萬分,眾人告訴賊人:「此人不辭危難,專心為法,利益邊陲。君若殺之罪莫大也,寧殺我等不得損他。」賊人忙把玄奘等人放了。

印度中部,有一個摩揭陀國(今印度比哈爾邦巴特那和加雅一帶),國中有一名山為伽耶山,山上有著名的大菩提寺,是獅子國國王出錢興造的,僧徒千人,寺中供奉像人指節的骨捨利,肉捨利大如真珠。在當地的十二月三十日,也就是漢地的正月十五日晚上,世稱大神變月,寺中會出現吉祥的光,天雨香花充滿樹院。玄奘初到此地,聽說了這件事,感慨良多,後悔自己生在末世,沒有見到佛的真容。一天晚上,有大乘居士與玄奘談論瑜伽師法,突然間,燈突然滅了,所佩珠璫瓔珞也不見了光彩,但是仍有光亮照亮內外。兩人共出草廬望菩提樹,乃見一個僧人手擎著大如人指的捨利,在樹基上遍示眾人,所放光明照亮天地。眾人合掌參拜,直到天亮。

玄奘在印度境內走了幾十個國家後,最終來到了此行的目地地:那爛陀寺。該寺的住持叫戒賢,年一百零六歲,人稱「正法藏」。他博聞強識,內外大小一切經書無不通達。當他和玄奘見禮完畢,詢問其從何而來,玄奘答道:「是從支那國來,想學習瑜伽等論,修得正法。」

戒賢聽後,不禁掩面而泣。他告訴玄奘,三年前,他得了重病,疼的如刀刺,他想不食而死。夜晚卻夢見一著金色衣服的人對他說:「汝勿厭身。往作國王多害物命,當自悔責,何得自盡?有支那僧來此學問,已在道中,三年應至。以法惠彼,彼復流通,汝罪自滅。吾是曼殊室利,故來相勸。」

戒賢問玄奘走了幾年,玄奘告之走了三年。果然與夢相同。戒賢悲喜交集,向玄奘施禮致謝。那爛陀寺規定,通三藏者設置十人。在玄奘來之前,已經有了九人。玄奘來後,就將這一榮譽授給了他。

玄奘在那爛陀寺修習了五年後,又去印度國內其它的寺廟學習。後取得真經六百餘部,返回漢地。在途中,他如約來到高昌國傳法。貞觀十九年玄奘回到長安,幾十萬人聚集在京郊迎接他。第二天,玄奘將取得的經書送往弘福寺。在送經路上,太陽周圍出現了彩色的雲朵,佛像上也放射出了紅白相間的輪光。長安萬人因為玄奘回京而停業五天,很多人皈依了佛門。

此後,唐太宗下旨讓玄奘住在玉華寺翻譯經藏。有生之年,玄奘共翻譯佛經七十三部一千三百三十卷。

玄奘入佛門以來,常希望自己死後能升往彌勒天。在游西域之時,他聽說無著兄弟都去了彌勒天,於是更加頻繁的祈禱,都有感應。麟德元年,他告訴翻譯佛經的僧人及門人說:「有為之法必歸磨滅,泡影形質何得久停。我年六十五歲時必卒於玉華寺。在經論方面有疑問的人今可速問。」聽到的人都非常驚異。玄奘卻說:「此事我自己知道。」遂前往辭佛像諸僧眾。

玄奘臥床後,常見大蓮花鮮白而至。又見到了佛相。他讓僧人讀所翻經論名目,心自懷欣悅。玄奘將門人和有緣者一起叫來,說:「無常將及,急來相見。」並在嘉壽殿的香木樹上掛菩提像骨,向其施禮,隨後再向寺僧辭別,並給皇帝留下了表奏。此後,他默念彌勒。右手支頭,左手放在髀上。堅然不動,不久氣絕神逝。玄奘圓寂後兩個月,色貌如常。他被葬在白鹿原。

當初玄奘將往西域,在靈巖寺見有一松樹。玄奘用手摩其枝說:「吾西去求佛教,汝可西長;若吾歸即卻東回,使吾弟子知之。」等到玄奘西去,其枝年年西指約長數丈。一年,突然向東長。門人弟子說:「師父回來了。」於是西迎玄奘,果然回來了。至今人們還稱此松為摩頂松。

(《神僧傳》卷第六和《續高僧傳》)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次,正聽智顗講法時,忽見三道寶梯,從空而降,有數十天竺僧人乘階而下,入堂禮拜,並手擎香爐繞著智顗轉了三圈,過了很久才消失。
  • (大紀元記者李涵如、林巧蓉台北報導)神韻藝術團的表現風格令台灣演藝界的人士眼睛為之一亮。知名藝人白冰冰指出,神韻藝術團對台灣人而言本來並不熟悉,但是透過今天的演出,台下的觀眾們看到這個表演所要呈現的精髓,從明朝到大唐橫跨每個朝代,以佛家的信仰和舞蹈音樂等表演,包裝成一個很完美的詮釋。
  • 慧約十六歲時出家為僧,十七歲拜慧靜為師,跟隨他住在剡州的梵居寺。慧靜圓寂後,慧約繼續在此修煉,後來不再吃糧食。
  • 佛家說﹐人都有生﹑老﹑病﹑死。很遺憾﹐對不能翻然了悟﹑有幸得到佛法真道的眾生﹐這四關還真是誰都別想過得去。更有甚者﹐在“老”與“死”之間﹐另有一段許多人感到害怕的日子﹐那就是“退休”﹐和跟退休有關的養老﹑養老金﹑退休金等東西﹐這些讓人感到很累的東西。
  • 釋寶志,本姓朱氏,金城人。當初朱氏婦人聽見鷹巢中有嬰兒啼哭的聲音,就搭梯上樹發現了他,因此將其收為養子。七歲時,他跟從鐘山僧人儉出家修習禪業,常常往來於皖山劍水之下。寶志面容方正,瑩徹如鏡,但他的手足皆如鳥爪。後來他停留在江東道林寺。
  • 釋法安,也叫慈欽,不知是哪裡人。慧遠的弟子。他善於講經,善於啟發蒙昧之人,使其改邪歸正。
  • 當夜,當地突然下了大雪,深有丈餘。因為雪深道隔,賊人沒有來。天晴後,群賊打算重來。山神遂告訴山下各個村莊的百姓:「盜賊想要劫持惠瑱法師,你們應該前去相救。於是百姓各持器仗,入山拒擊盜賊,盜賊驚散。
  • 僧稠曾住在嵩岳寺(少林寺)。寺中有僧人一百人,還有一眼泉水,冒出的水深可沒足。一天,眾僧見到一個衣著破爛、夾著掃帚的婦人坐在石階上聽僧人誦經,眾人並不知道她是神人,乃大聲呵斥趕她走。婦人臉有怒色,用腳踩了一下泉水,泉水立時枯竭不再湧出。眾僧告訴了僧稠。僧稠呼「優婆夷」(佛家對女居士的稱呼),喊了三次婦人才現身。僧稠對她說:「眾僧正在行佛道,你應該保護他們。」婦人再次踩了一下泉水,水即湧出,眾人皆以為異。
  • 僧人寶公,在嵩山上修行。一天在去白鹿山的路上,迷失了道路。此時已經天近黃昏,正不知所措之際,忽然聽見了鐘聲。循著聲音,寶公攀上陡巖,在林子深處看到了一座寺廟,廟門上的匾額上寫著「靈隱寺」。
  • 武帝又問:「如何是真功德?」達摩說:「淨智妙圓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 武帝再問:「如何是聖諦第一義?」達摩答曰:「廓然無聖。」 武帝不解內中玄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