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顧萬久:民主思想意識由華夏民族首創

顧萬久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1日訊】文章摘要: 中國的民主思想意識萌芽很早。相傳,在遙遠的古代,生活在黃河流域的姬姓部落,首領是黃帝。歷史上許多發明創造,如房屋,絲蠶,衣服,舟車,文字等等,都記在了黃帝的名下。傳說堯和舜都是黃帝的後代。從堯和舜的故事中,我們看到了古代部落聯盟會議和民主的影子,他們把履行自己的責任看成為公眾服務,當時最高的社會管理者是部落聯盟共同推舉,優勝者當選。這說明我們中國華夏民族,是世界上最早知道民主思想創造意識的優秀民族。

我國遠古時代的神有多少?有記載的是黃帝、炎帝、太昊、少昊、蚩尤、後羿、伏羲、女媧等等。他們都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儘管我國祖先在遠古時代信仰諸神和上帝,但我國的民主思想意識就萌發在那個時代。換句話說,民主思想意識最早起源于文明的中國古代。是我們華夏民族的祖先創造了世界上最早的民主思想意識。很類似現在的美國,政治上是民主自由法制國家,但人們信仰有神論宗教基督教。遠古堯舜時代,我們華夏民族在信仰上,信仰“上帝”;在政治上,產生並實行過會議民主制。現代中國人,老是把中華民族最精華的東西遺忘或丟掉。

中國的民主思想意識萌芽很早。相傳,在遙遠的古代,生活在黃河流域的姬姓部落,首領是黃帝。歷史上許多發明創造,如房屋,絲蠶,衣服,舟車,文字等等,都記在了黃帝的名下。傳說堯和舜都是黃帝的後代。從堯和舜的故事中,我們看到了古代部落聯盟會議和民主的影子,他們把履行自己的責任看成為公眾服務,當時最高的社會管理者是部落聯盟共同推舉,優勝者當選。這說明我們中國華夏民族,是世界上最早知道民主思想創造意識的優秀民族。

到了孟子時代,孟子提出了“民貴君輕”的思想,這就是中國代第二次萌發民主思想意識的佐證。得民心的人可以被選為國君,失去民心的人若做了國君,那麼就是人人得而誅之的獨夫,要更換國君,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彈劾官員,重新選舉賢良。孟子堅決反對暴政,最重視老百姓的政治生活與經濟生活,他提倡和諧社會。

戰國中期的末葉,楚國有一位愛國詩人,不但在文藝方面取得了成就,他用方言寫出了流傳後世的韻文詩歌《楚辭》,而且屈原在政治上接近民主思想意識。他主張“舉賢任能”和“立法強國”。專制思想嚴重的人一般“舉親任奴”和“任人唯親”,大興裙帶之風,大搞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而屈原接近民主政治的主張,使封建專制獨裁者不能容,所以他被流放。屈原看到國家日益腐敗,老百姓們生活日益惡化日益痛苦,他也只有憂憤和苦惱,創作出了《離騷》、《天問》等傳世佳作,警示著華夏民族子子孫孫。

唐王李世民的貞觀盛世,就是強烈貫徹民主意識的產物。當然,從今天發展的規律看,當官莫當李世民,為士莫學諸葛亮。李世民用民主的方法維護和鞏固了唐朝封建專制制度,為未來鞏固專制暴政制度的帝王謀求了新策略和提供了歷史經驗。當時李世民頒發詔令,叫大臣和子民給朝政提建議,特別給皇帝提批評意見。通過群策群力和集思廣益,李世民虛懷若谷,聽取不同意見和建議,採納一切正確的逆耳忠言,甚至對辱駡他的人們不打擊報復,大唐全國上上下下一心一意謀發展,最後,導致今天也無法超越的大唐盛世,史稱“貞觀之治”。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等,沒一人能有李世民十分之一的度量和胸懷。李世民雖然誅殺了自己的親哥哥太子李建成和親弟弟李元吉,但李世民心術很正,他是在除暴安良,所以,老天保佑李世民心想事成,並助他事業成功,終獲盛世和善終。現在胡錦濤就是用極左的手段掌控大權獨裁大權,但他又借助西方的民主文化和價值取向來維護和鞏固馬列共產幽靈黨的一黨獨裁專制,使得馬列共產幽靈黨繼續苟延殘喘,實在埋下了無窮的禍患;諸葛亮雖然才能出類拔萃,但結局呢?結局:為官一生精犬儒,害得蜀國早夭折。如果諸葛亮不愚忠劉阿斗,在劉阿斗昏庸亂做決策時,審時度勢地取而代之,蜀國能早夭折嗎?恐怕蜀國歷史早改寫了。魏滅蜀還是蜀滅魏?鹿死誰手恐怕很難先定論。

東漢末年的黃巾軍大亂,在朝廷無計可施時,皇甫嵩向朝廷獻計策:解除黨禁,實行全國總動員地招募勇壯士掃平黃巾軍動亂。皇甫嵩當時鎮守長安北邊偏西的北地。當朝廷批准他的計策後,他就招募騎士和鄉勇四萬人,這支臨時拼湊未經訓練的軍隊後來成為剿除黃巾軍的核心武裝力量,終於打敗了黃巾大部分主力軍的叛亂,朝廷暫時度過了危機。實際這一次的解除黨禁,就是用民主的形式扭轉乾坤的實際例子。在封建社會,都可以做到解除黨禁,可我們現在的馬列共產幽靈黨卻做不到解除黨禁,實在是很邪門的黨派。

明朝末年的思想政治家歷史學家黃宗羲在他的著作《明夷待訪錄》中說:“以天下之利盡歸於己,以天下之害盡歸於人”。把這兩句十分精要的話送給馬列共產幽靈党很適合。本來一切功勞都是全體中國人民的,一切禍害都是馬列共產幽靈黨造成,可馬列共產幽靈黨貪天功為己有,同時將自己造成的一切過失和罪惡嫁禍於別人。真是無恥至極。黃宗羲批判封建的法是“一家之法而非天下之法”,是滿足人君私欲而迫害人民的法。現在中國大陸馬列共產幽靈黨的法何不是種性質的私法呢?黃宗羲主張任用賢者管理公共事務,主張學校可以議論朝政的是與非,把學校兼辦成監督朝政的輿論機構;黃宗羲的這些思想和主張,充滿著濃厚的民主思想意識。而馬列共產幽靈黨,控制一切,把教育當成灌輸馬列幽靈文化的軟刀子,殺誰都不見血。現在中國大陸的任何一所學校,都被馬列幽靈軟刀子閹割而去了根勢。就是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的所有教職員工和學生,都被閹割了思想之根精神之魂,閹割了人們自由獨立的人格。冤枉啊,天大的冤枉啊,悲哀啊,天大的悲哀啊!千古奇冤,莫過於此。

鴉片戰爭以後,有林則徐、魏源等為代表,要求朝廷瞭解外國情況,要求改革國內政治,也是民主思想意識的流露。魏源主張變法革新,認為“小變則小治,大變則大治”。中國大陸目前的政治困境很可怕,根本出路就是要求大力而穩妥地進行民主政治體制改革,徹底實行憲政民主政治制度。

十九世紀,民主思想意識突出的代表人物鄭觀應等,提出了競爭的觀念(與資本主義競爭);同時主張實行君主立憲制度。他們說:“治亂之源,富強之本,不盡在船堅炮利,而在議院”。他們認為,只有設立議院,才能全國一致。這的確是不過時的民主思想意識之一。中國大陸被被馬列共產幽靈黨害嚴重禍害幾十年,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至今還沒設立真正的議院。

中日戰爭後,出現改良運動,康有為,梁起超,嚴複,譚嗣同等發起的政治改良運動,也充滿濃厚的民主思想意識。但康有為,梁起超等人在日本出版的刊物《新民叢報》上繼續宣傳君主立憲,反對民主共和。這是最不成熟最不徹底的民主思想意識。

我國歷史上最成熟的民主思想意識的代表人物是孫中山先生,他邀集志同道合者,建立興中會總會。興中會明確提出“創立聯合政府”的政治改革目標。為了實現其民主政治改革和創立聯合政府的需要,後來孫中山先生聯合黃興等人組建的華興會成立中國同盟會。與此同時,孫中山先生提出了民主政治改革的綱領:“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隨後,孫中山先生在為同盟會的機關刊物《民報》寫發刊詞,把同盟會的綱領闡發為民族、民權、民生三大主義。孫中山先生最成熟的民主思想意識就集中體現在這個“三民主義”上。後來的蔣介石和毛澤東都背叛了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的核心價值體系而另起爐灶。蔣介石建立了泛軍閥式的獨裁專制制度。毛澤東建立了封建專制加法西斯暴政合二為一的黑暗獨裁專制制度。禍國殃民幾十年,直到今天。

綜觀中國傳統文化,經過“五四”運動和“文化大革命”的兩次大的浩劫,該發揚的優良傳統文化被扔進了歷史垃圾筒,不該發揚的歷史垃圾文化卻被馬列共產幽靈黨當夜明珠捧在手裏修煉的魔杖禍國殃民中國人幾十年。如秦始皇的暴政、焚書坑儒、文字獄等,被毛澤東繼承和發揚,並將危害程度發揮致極限,害慘了中國人民幾十年,子子孫孫至少二十代也不能倖免這種無形的和有形的極其嚴重的傷害。

放眼中國和世界。在中國,有傳統民主思想意識,而且精真。馬列共產幽靈黨不學習不發揚;有臺灣的國民黨和民進黨等黨派作出了民主示範,馬列共產幽靈黨不學習不借鑒;海外的華人幾乎都崇尚民主,但馬列共產幽靈党容不得海外的一切民主人士及其科研成果;大陸的八大民主黨派從心眼裏也追求民主,民主思想意識如滔滔長江水,但馬列共產幽靈黨不准民主黨派發揚民主思想作風;馬列共產幽靈黨對西歐發達國家的民主制度的核心價值也不學習、研究和借鑒等等,使中國的民主政治制度的改革一而再再而三地擱淺,天大的遺憾和痛心啊!溫家寶在今年的“兩會”期間有一個講話竟定論中國大陸社會民主意識和條件不成熟,要堅持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一百年不動搖。我實在沒話可說了,我只為溫家寶總理出身冷汗,說實話,溫總理如果堅持這樣的話,恐怕連收自己屍體的人都找不到了。

在當今世界上,唯獨馬列共產幽靈黨頑固不化地極端偏激地堅持仇視人權仇視民主仇視自由。已經到不可思議不可理喻不可原諒不可饒恕的地步了。

2007年3月26日于萬久菩提樹

──轉自《自由聖火》(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04-21 12: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