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213)

曹雪芹

大觀園的煙水樓閣映襯著紅樓夢。(夢子/大紀元)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一百九回 候芳魂五兒承錯愛 還孽債迎女返真元(上)
話說寶釵叫襲人問出原故,恐寶玉悲傷成疾,便將黛玉臨死的話與襲人假作閑談,說是:「人生在世,有意有情,到了死後,各自幹各自的去了,並不是生前那樣個人,死後還是這樣。活人雖有痴心,死的竟不知道。況且林姑娘既說仙去,她看凡人是個不堪的濁物,那裏還肯混在世上﹖只是人自己疑心,所以招些邪魔外祟來纏擾了。」寶釵雖是與襲人說話,原說給寶玉聽的。襲人會意,也說是:「沒有的事。若說林姑娘的魂靈兒還在園裏,我們也算好的,怎麼不曾夢見了一次﹖」

寶玉在外間聽得,細細的想道:「果然也奇。我知道林妹妹死了,那一日不想幾遍,怎麼從沒夢過﹖想是她到天上去了,瞧我這凡夫俗子不能通神明,所以夢都沒有一個兒。我就在外間睡著,或者我從園裏回來,她知道我的實心,肯與我夢裏一見。我必要問她實在那裏去了。我也時常祭奠。若是果然不理我這濁物,竟無一夢,我便不想她了。」

主意已定,便說:「我今夜就在外間睡了,你們也不用管我。」寶釵也不強他,只說:「你不要胡思亂想。你不瞧瞧,太太因你園裏去了,急得話都說不出來。若是知道還不保養身子,倘或老太太知道了,又說我們不用心。」寶玉道:「白這麼說罷咧,我坐一會子就進來。你也乏了,先睡罷。」寶釵知他必進來的,假意說道:「我睡了,叫襲姑娘伺候你罷。」寶玉聽了,正合機宜。

候寶釵睡了,他便叫襲人、麝月另鋪設下一副被褥,常叫人進來瞧二奶奶睡著了沒有。寶釵故意裝睡,也是一夜不寧。那寶玉知是寶釵睡著,便與襲人道:「你們各自睡罷,我又不傷感。你若不信,你就服侍我睡了再進去,只要不驚動我就是了。」襲人果然服侍他睡下,便預備下了茶水,關好了門,進裏間去照應一回,各自假寐,寶玉若有動靜,再出來。寶玉見襲人等進來,便將坐更的兩個婆子支到外頭。他輕輕的坐起來,暗暗的祝了幾句,便睡下了,欲與神交。起初再睡不著,以後把心一靜,便睡去了。

豈知一夜安眠,直到天亮。寶玉醒來,拭眼坐起來,想了一回,並無有夢。便嘆口氣道:「正是『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寶釵卻一夜反沒有睡著,聽寶玉在外邊念這兩句,便接口道:「這句又說莽撞了。如若林妹妹在時,又該生氣了。」寶玉聽了,反不好意思,只得起來搭訕著,往裏間走來,說:「我原要進來的,不覺得一個盹兒就打著了。」寶釵道:「你進來不進來,與我什麼相干﹖」襲人等本沒有睡,眼見他們兩個說話,即忙倒上茶來。已見老太太那邊打發小丫頭來問:「寶二爺昨睡得安頓麼﹖若安頓時,早早的同二奶奶梳洗了就過去。」襲人便說:「你去回老太太,說寶玉昨夜很安頓,回來就過來。」小丫頭去了。

寶釵起來梳洗了,鶯兒、襲人等跟著,先到賈母那裏行了禮,便到王夫人那邊起至鳳姐,都讓過了,仍到賈母處,見她母親也過來了。大家問起:「寶玉晚上好麼﹖」寶釵便說:「回去就睡了,沒有什麼。」眾人放心,又說些閑話。只見小丫頭進來說:「二姑奶奶要回去了。聽見說孫姑爺那邊人來,到大太太那裏說了些話,大太太叫人到四姑娘那邊說,不必留了,讓她去罷。如今二姑奶奶在大太太那邊哭呢,大約就過來辭老太太。」

賈母眾人聽了,心中好不自在,都說:「二姑娘這樣一個人,為什麼命裏遭著這樣的人!一輩子不能出頭,這便怎麼好!」說著,迎春進來,淚痕滿面,因為是寶釵的好日子,只得含著淚,辭了眾人要回去。賈母知道她的苦處,也不便強留,只說道:「你回去也罷了。但是不要悲傷,碰著了這樣人,也是沒法兒的。過幾天我再打發人接你去。」迎春道:「老太太始終疼我,如今也疼不來了。可憐我只是沒有再來的時候了。」說著,眼淚直流。

眾人都勸道:「這有什麼不能回來的﹖比不得你三妹妹,隔得遠,要見面就難了。」賈母等想起探春,不覺也大家落淚。只為是寶釵的生日,即轉悲為喜說:「這也不難,只要海疆平靜,那邊親家調進京來,就見的著了。」大家說:「可不是這麼著呢。」說著,迎春只得含悲而別。眾人送了出來,仍回賈母那裏。從早至暮,又鬧了一天。眾人見賈母勞乏,各自散了。

獨有薛姨媽辭了賈母,到寶釵那裏,說道:「你哥哥是今年過了,直要等到皇恩大赦的時候,減了等,才好贖罪。這幾年叫我孤苦伶仃,怎麼處!我想要與你二哥哥完婚,你想想好不好﹖」寶釵道:「媽媽是為著大哥哥娶了親,唬怕的了,所以把二哥哥的事猶豫起來。據我說,很該就辦。邢姑娘是媽媽知道的,如今在這裏也很苦,娶了去,雖說我家窮,究竟比她傍人門戶好多著呢。」

薛姨媽道:「你得便的時候,就去告訴老太太,說我家沒人,就要揀日子了。」寶釵道:「媽媽只管同二哥哥商量,挑個好日子,過來和老太太、大太太說了,娶過去就完了一宗事。這裏大太太也巴不得娶了去才好。」薛姨媽道:「今日聽見史姑娘也就回去了,老太太心裏要留你妹妹在這裏住幾天,所以她住下了。我想她也是不定多早晚就走的人了,你們姊妹們也多敘幾天話兒。」寶釵道:「正是呢。」於是薛姨媽又坐了一坐,出來辭了眾人,回去了。

卻說寶玉晚間歸房,因想:「昨晚黛玉竟不入夢,或者她已經成仙,所以不肯來見我這種濁人,也是有的;不然,就是我的性兒太急了,也未可知。」便想了個主意,向寶釵說道:「我昨夜偶然在外間睡著,似乎比在屋裏睡的安穩些,今日起來,心裏也覺清淨些。我的意思還要在外間睡兩夜,只怕你們又來攔我。」寶釵聽了,明知早晨他嘴裏念詩是為著黛玉的事了,想來他那個呆性是不能勸的,倒好叫他睡兩夜,索性自己死了心也罷了。

況兼昨夜聽他睡的倒也安靜,便道:「好沒來由,你只管睡去,我們攔你作什麼﹖但只不要胡思亂想,招出些邪魔外祟來。」寶玉笑道:「誰想什麼﹖」襲人道:「依我勸,二爺竟還是屋裏睡罷。外邊一時照應不到,著了風,倒不好。」寶玉未及答言,寶釵卻向襲人使了個眼色。

襲人會意,便道:「也罷,叫個人跟著你罷,夜裏好倒茶倒水的。」寶玉便笑道:「這麼說,你就跟了我來。」襲人聽了,倒沒意思起來,登時飛紅了臉,一聲也不言語。寶釵素知襲人穩重,便說道:「她是跟慣了我的,還叫她跟著我罷。叫麝月、五兒照料著也罷了。況且今日她跟著我鬧了一天,也乏了,該叫她歇歇了。」寶玉只得笑著出來。寶釵因命麝月、五兒給寶玉仍在外間鋪設了,又囑咐兩個人醒睡些,要茶要水都留點神兒。

兩個答應著出來,看見寶玉端然坐在床上,閉目合掌,居然像個和尚一般。兩個也不敢言語,只管瞅著他笑。寶釵又命襲人出來照應。襲人看見這般,卻也好笑,便輕輕的叫道:「該睡了,怎麼又打起坐來了﹖」寶玉睜開眼看見襲人,便道:「你們只管睡罷,我坐一坐就睡。」襲人道:「因為你昨日那個光景,鬧的二奶奶一夜沒睡。你再這麼著,成何事體!」寶玉料著自己不睡,都不肯睡,便收拾睡下。襲人又囑咐了麝月等幾句,才進去關門睡了。這裏麝月、五兒兩個人也收拾了被褥,伺候寶玉睡著,各自歇下。

那知寶玉要睡越睡不著,見她兩個人在那裏打鋪,忽然想起那年襲人不在家時,晴雯、麝月兩個人服侍,夜間麝月出去,晴雯要唬她,因為沒穿衣服著了涼,後來還是從這個病上死的。想到這裏,一心移在晴雯身上去了。忽又想起鳳姐說五兒給晴雯脫了個影兒,因又將想晴雯的心腸移在五兒身上。自己假裝睡著,偷偷的看那五兒,越瞧越像晴雯,不覺呆性復發。聽了聽,裏間已無聲息,知是睡了。卻見麝月也睡著了,便故意叫了麝月兩聲,卻不答應。五兒聽見寶玉喚人,便問道:「二爺要什麼﹖」寶玉道:「我要漱漱口。」五兒見麝月已睡,只得起來,重新剪了蠟花,倒了一盅茶來,一手托著漱盂。卻因趕忙起來的,身上只穿著一件桃紅綾子小襖兒,鬆鬆的挽著一個攢(原字為上「髟」下「贊」)兒。寶玉看時,居然晴雯復生。忽又想起晴雯說的:「早知擔個虛名,也就打個正經主意了」,不覺呆呆的呆看,也不接茶。

那五兒自從芳官去後,也無心進來了。後來聽見鳳姐叫她進來服侍寶玉,竟比寶玉盼她進來的心還急。不想進來以後,見寶釵、襲人一般尊貴穩重,看著心裏實在敬慕;又見寶玉瘋瘋傻傻,不似先前風致;又聽見王夫人為女孩子們和寶玉玩笑都攆了:所以把這件事擱在心上,倒無一毫的兒女私情了。怎奈這位呆爺今晚把她當作晴雯,只管愛惜起來。那五兒早已羞得兩頰紅潮,又不敢大聲說話,只得輕輕的說道:「二爺,漱口啊!」

寶玉笑著接了茶在手中,也不知道漱了沒有,便笑嘻嘻的問道:「你和晴雯姐姐好不是啊﹖」五兒聽了,摸不著頭腦,便道:「都是姊妹,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寶玉又悄悄的問道:「晴雯病重了,我看她去,不是你也去了麼﹖」五兒微微笑著點頭兒。寶玉道:「你聽見她說什麼了沒有﹖」五兒搖著頭兒道:「沒有。」寶玉已經忘神,便把五兒的手一拉。

五兒急得紅了臉,心裏亂跳,便悄悄說道:「二爺有什麼話只管說,別拉拉扯扯的。」寶玉才放了手,說道:「她和我說來著:『早知擔了個虛名,也就打正經主意了。』你怎麼沒聽見麼﹖」五兒聽了這話,明明是輕薄自己的意思,又不敢怎麼樣,便說道:「那是她自己沒臉,這也是我們女孩兒家說得的嗎﹖」寶玉著急道:「你怎麼也是這麼個道學先生!我看你長的和她一模一樣,我才肯和你說這個話,你怎麼倒拿這些話來糟踏她!」

此時五兒心中也不知寶玉是怎麼個意思,便說道:「夜深了,二爺也睡罷,別緊著坐著,看涼著。剛才奶奶和襲人姐姐怎麼囑咐了﹖」寶玉道:「我不涼。」說到這裏,忽然想起五兒沒穿著大衣服,就怕她也像晴雯著了涼,便說道:「你為什麼不穿上衣服就過來﹖」五兒道:「爺叫的緊,那裏有盡著穿衣裳的空兒﹖要知道說這半天話兒時,我也穿上了。」寶玉聽了,連忙把自己蓋的一件月白綾子綿襖兒揭起來遞給五兒,叫她披上。五兒只不肯接,說:「二爺蓋著罷,我不涼。我涼,我有我的衣裳。」說著,回到自己鋪邊,拉了一件長襖披上。

又聽了聽,麝月睡的正濃,才慢慢過來說:「二爺今晚不是要養神呢嗎﹖」寶玉笑道:「實告訴你罷,什麼是養神,我倒是要遇仙的意思。」五兒聽了,越發動了疑心,便問道:「遇什麼仙﹖」寶玉道:「你要知道,這話長著呢。你挨著我來坐下,我告訴你。」五兒紅了臉,笑道:「你在那裏躺著,我怎麼坐呢。」寶玉道:「這個何妨。那一年冷天,也是你麝月姐姐和你晴雯姐姐玩,我怕凍著她,還把她攬在被裏渥著呢。這有什麼的!大凡一個人,總不要酸文假醋才好。」五兒聽了,句句都是寶玉調戲之意,那知這位呆爺卻是實心實意的話兒。五兒此時走開不好,站著不好,坐下不好,倒沒了主意了,因微微的笑著道:「你別混說了,看人家聽見,這是什麼意思﹖怨不得人家說你專在女孩兒身上用工夫。你自己放著二奶奶和襲人姐姐都是仙人兒似的,只愛和別人胡纏。明兒再說這些話,我回了二奶奶,看你什麼臉見人。」

正說著,只聽外面「咕咚」一聲,把兩個人嚇了一跳。裏間寶釵咳嗽了一聲。寶玉聽見,連忙呶嘴兒。五兒也就忙忙的息了燈,悄悄的躺下了。原來寶釵、襲人因昨夜不曾睡,又兼日間勞乏了一天,所以睡去,都不曾聽見他們說話。此時院中一響,早已驚醒,聽了聽,也無動靜。寶玉此時躺在床上,心裏疑惑:「莫非林妹妹來了,聽見我和五兒說話,故意嚇我們的﹖」翻來覆去,胡思亂想,五更以後才朦朧睡去。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寶玉聽了,不待再說,就出席到後間去找鴛鴦,說:「老太太要行令,叫姐姐去呢。」鴛鴦道:「小爺,讓我們舒舒服服的喝一杯罷,何苦來,又來攪什麼。」寶玉道:「當真老太太說的,叫你去呢。與我什麼相干﹖」鴛鴦沒法,說道:「你們只管喝,我去了就來。」便到賈母那邊。
  • 曹雪芹還沒有寫完石頭記(《紅樓夢》)就撒手人寰了,他憤憤不平,於是到閻羅地府去告狀。來到地府殿前,見了閻羅王也不磕頭,上前就質問:「按命理我還有十年的陽壽,為何要奪去本人的十年光陰?」
  • 卻說賈政先前曾將房產並大觀園奏請入官,內廷不收,又無人居住,只好封鎖。因園子接連尤氏、惜春住宅,太覺曠闊無人,遂將包勇罰看荒園。此時賈政理家,又奉了賈母之命,將人口漸次減少,諸凡省儉,尚且不能支持。
  • 賈政見母親如此明斷分晰,俱跪下哭著說:「老太太這麼大年紀,兒孫們沒點孝順,承受老祖宗這樣恩典,叫兒孫們更無地自容了!」
  • 話說賈政進內,見了樞密院各位大人,又見了各位王爺。北靜王道:「今日我們傳你來,有遵旨問你的事。」賈政即忙跪下。眾大人便問道:「你哥哥交通外官,恃強凌弱,縱兒聚賭,強占良民妻女不遂逼死的事,你都知道麼﹖」
  • 且說賈母見祖宗世職革去,現在子孫在監質審,邢夫人、尤氏等日夜啼哭,鳳姐病在垂危,雖有寶玉、寶釵在側,只可解勸,不能分憂,所以日夜不寧,思前想後,眼淚不乾。一日傍晚,叫寶玉回去,自己扎掙坐起,叫鴛鴦等各處佛堂上香,又命自己院內焚起斗香,用拐拄著,出到院中。
  • 話說賈政聞知賈母危急,即忙進去看視。見賈母驚嚇氣逆,王夫人、鴛鴦等喚醒回來,即用疏氣安神的丸藥服了,漸漸的好些,只是傷心落淚。
  • 一進屋門,只見箱開櫃破,物件搶得半空。此時急得兩眼直豎,淌淚發呆。聽見外頭叫,只得出來。見賈政同司員登記物件,一人報說:赤金首飾共一百二十三件,珠寶俱全。
  • 話說賈政正在那裏設宴請酒,忽見賴大急忙走上榮禧堂來,回賈政道:「有錦衣府堂官趙老爺帶領好幾位司官,說來拜望。奴才要取職名來回,趙老爺說:『我們至好,不用的。』一面就下車來,走進來了。請老爺同爺們快接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