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215)

曹雪芹

大觀園的煙水樓閣映襯著紅樓夢。(夢子/大紀元)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一百十回 史太君壽終歸地府 王鳳姐力詘失人心(上)
卻說賈母坐起說道:「我到你們家已經六十多年了,從年輕的時候到老來,福也享盡了。自你們老爺起,兒子、孫子也都算是好的了。就是寶玉呢,我疼了他一場。……」說到那裏,拿眼滿地下瞅著。王夫人便推寶玉走到床前。賈母從被窩裏伸出手來,拉著寶玉道:「我的兒,你要爭氣才好!」寶玉嘴裏答應,心裏一酸,那眼淚便要流下來,又不敢哭,只得站著。聽賈母說道:「我想再見一個重孫子,我就安心了。我的蘭兒在那裏呢﹖」李紈也推賈蘭上去。賈母放了寶玉,拉著賈蘭道:「你母親是要孝順的,將來你成了人,也叫你母親風光風光。鳳丫頭呢﹖」鳳姐本來站在賈母旁邊,趕忙走到眼前說:「在這裏呢。」賈母道:「我的兒,你是太聰明了,將來修修福罷!我也沒有修什麼,不過心實吃虧。那些吃齋念佛的事我也不大幹,就是舊年叫人寫了些《金剛經》送送人,不知送完了沒有﹖」鳳姐道:「沒有呢。」賈母道:「早該施捨完了才好。我們大老爺和珍兒是在外頭罷了;最可惡的是史丫頭沒良心,怎麼總不來瞧我﹖」鴛鴦等明知其故,都不言語。賈母又瞧了一瞧寶釵,嘆了口氣,只見臉上發紅。賈政知是迴光返照,即忙進上參湯。賈母的牙關已經緊了,合了一回眼,又睜著滿屋裏瞧了一瞧。王夫人、寶釵上去輕輕扶著,邢夫人、鳳姐等便忙穿衣。地下婆子們已將床安設停當,鋪了被褥,聽見賈母喉間略一響動,臉變笑容,竟是去了。享年八十三歲。眾婆子疾忙停床。

於是賈政等在外一邊跪著,邢夫人等在內一邊跪著,一齊舉起哀來。外面家人各樣預備齊全,只聽裏頭信兒一傳出來,從榮府大門起至內宅門,扇扇大開,一色淨白紙糊了,孝棚高起,大門前的牌樓立時豎起,上下人等登時成服。賈政報了丁憂,禮部奏聞。主上深仁厚澤,念及世代功勛,又係元妃祖母,賞銀一千兩,諭禮部主祭。家人們各處報喪。眾親友雖知賈家勢敗,今見聖恩隆重,都來探喪。擇了吉時成殮,停靈正寢。賈赦不在家,賈政為長,寶玉、賈環、賈蘭是親孫,年紀又小,都應守靈。賈璉雖也是親孫,帶著賈蓉,尚可分派家人辦事。雖請了些男女外親來照應,內裏邢、王二夫人、李紈、鳳姐、寶釵等是應靈旁哭泣的;尤氏雖可照應,她自賈珍外出,依住榮府,一向總不上前,且又榮府的事不甚諳練;賈蓉的媳婦更不必說了;惜春年小,雖在這裏長的,她於家事全不知道。所以內裏竟無一人支持,只有鳳姐可以照管裏頭的事,況又賈璉在外作主,裏外他二人,倒也相宜。

鳳姐先前仗著自己的才幹,原打量老太太死了,她大有一番作用。邢、王二夫人等本知她曾辦過秦氏的事,必是妥當,於是仍叫鳳姐總理裏頭的事。鳳姐本不應辭,自然應了,心想:「這裏的事本是我管的。那些家人更是我手下的人,太太和珍大嫂子的人本來難使喚些,如今她們都去了,銀項雖沒有了對牌,這宗銀子是現成的。外頭的事又是他辦著。雖說我現今身子不好,想來也不致落褒貶,必是比寧府裏還得辦些。」心下已定,且待明日接了三,後日一早便叫周瑞家的傳出話去,將花名冊取上來。鳳姐一一的瞧了,統共只有男僕二十一人,女僕只有十九人,餘者俱是些丫頭,連各房算上,也不過三十多人,難以點派差使。心裏想道:「這回老太太的事倒沒有東府裏的人多。」又將莊上的弄出幾個,也不敷差遣。

正在思算,只見一個小丫頭過來說:「鴛鴦姐姐請奶奶。」鳳姐只得過去。只見鴛鴦哭得淚人一般,一把拉著鳳姐兒,說道:「二奶奶請坐,我給二奶奶磕個頭。雖說服中不行禮,這個頭是要磕的。」鴛鴦說著跪下,慌的鳳姐趕忙拉住,說道:「這是什麼禮,有話好好的說。」鴛鴦跪著,鳳姐便拉起來。鴛鴦說道:「老太太的事,一應內外都是二爺和二奶奶辦,這宗銀子是老太太留下的。老太太這一輩子也沒有遭塌過什麼銀錢,如今臨了這件大事,必得求二奶奶體體面面的辦一辦才好!我方才聽見老爺說什麼『詩云』『子曰』,我不懂;又說什麼『喪與其易,寧戚』,我聽了不明白。我問寶二奶奶,說是老爺的意思,老太太的喪事只要悲切才是真孝,不必糜費,圖好看的念頭。我想老太太這樣一個人,怎麼不該體面些﹖我雖是奴才丫頭,敢說什麼!只是老太太疼二奶奶和我這一場,臨死了還不叫她風光風光!我想二奶奶是能辦大事的,故此我請二奶奶來求作個主。我生是跟老太太的人,老太太死了,我也是跟老太太的,若是瞧不見老太太的事怎麼辦,將來怎麼見老太太呢﹖」

鳳姐聽了這話來的古怪,便說:「你放心,要體面是不難的。況且老爺雖說要省,那勢派也錯不得。便拿這項銀子都花在老太太身上,也是該當的。」鴛鴦道:「老太太的遺言說,所有剩下的東西是給我們的,二奶奶倘或用著不夠,只管拿這個去折變補上。就是老爺說什麼,我也不好違老太太的遺言。那日老太太分派的時候,不是老爺在這裏聽見的麼﹖」鳳姐道:「你素來最明白的,怎麼這會子那樣的著急起來了﹖」鴛鴦道:「不是我著急,為的是大太太是不管事的,老爺是怕招搖的。若是二奶奶心裏也是老爺的想頭,說抄過家的人家,喪事還是這麼好,將來又要抄起來,也就不顧起老太太來,怎麼處﹖在我呢,是個丫頭,好歹礙不著,到底是這裏的聲名。」鳳姐道:「我知道了,你只管放心,有我呢。」鴛鴦千恩萬謝的托了鳳姐。

那鳳姐出來,想道:「鴛鴦這東西好古怪,不知打了什麼主意。論理,老太太身上本該體面些。噯!不要管她,且按著咱們家先前的樣子辦去。」於是叫了旺兒家的來,把話傳出去,請二爺進來。不多時,賈璉進來,說道:「怎麼找我﹖你在裏頭照應著些就是了。橫豎作主是咱們二老爺,他說怎麼著,咱們就怎麼著。」鳳姐道:「你也說起這個話來了,可不是鴛鴦說的話應驗了麼﹖」賈璉道:「什麼鴛鴦的話﹖」鳳姐便將鴛鴦請進去的話述了一遍。賈璉道:「她們的話算什麼!才剛二老爺叫我去,說:『老太太的事固要認真辦理,但是知道的呢,說是老太太自己結果自己;不知道的,只說咱們都隱匿起來了,如今很寬裕。老太太的這種銀子用不了,誰還要麼﹖仍舊該用在老太太身上。老太太是在南邊的墳地雖有,陰宅卻沒有。老太太的柩是要歸到南邊去的。留這銀子在祖墳上蓋起些房屋來,再餘下的置買幾頃祭田。咱們回去也好,就是不回去,也叫這些貧窮族中住著,也好按時按節早晚上香,時常祭掃祭掃。』你想,這些話可不是正經主意﹖據你這個話,難道都花了罷﹖」鳳姐道:「銀子發出來了沒有﹖」賈璉道:「誰見過銀子!我聽見咱們太太聽見了二老爺的話,極力的攛掇二太太和二老爺說:『這是好主意。』叫我怎麼著﹖現在外頭棚扛上要支幾百銀子,這會子還沒有發出來。我要去,他們都說有,先叫外頭辦了,回來再算。你想,這些奴才們,有錢的早溜了;按著冊子叫去,有的說告病,有的說下莊子去了。走不動的有幾個,只有賺錢的能耐,還有賠錢的本事麼﹖」鳳姐聽了,呆了半天,說道:「這還辦什麼!」

正說著,見來了一個丫頭,說:「大太太的話,問二奶奶,今兒第三天了,裏頭還很亂,供了飯,還叫親戚們等著嗎﹖叫了半天,來了菜,短了飯,這是什麼辦事的道理!」鳳姐急忙進去,吆喝人來伺候,胡弄著將早飯打發了。偏偏那日人來的多,裏頭的人都死眉瞪眼的。鳳姐只得在那裏照料了一會子,又惦記著派人,趕著出來,叫了旺兒家的傳齊了家人女人們,一一分派了。眾人都答應著不動。鳳姐道:「什麼時候,還不供飯!」眾人道:「傳飯是容易的,只要將裏頭的東西發出來,我們才好照管去。」鳳姐道:「糊塗東西!派定了你們,少不得有的。」眾人只得勉強應著。鳳姐即往上房取發應用之物,要去請示邢、王二夫人,見人多難說,看那時候已經日漸平西了,只得找了鴛鴦,說要老太太存的這一分傢伙。鴛鴦道:「你還問我呢,那一年二爺當了,贖了來了麼﹖」鳳姐道:「不用銀的金的,只要這一分平常使的。」鴛鴦道:「大太太、珍大奶奶屋裏使的是那裏來的﹖」鳳姐一想不差,轉身就走,只得到王夫人那邊找了玉釧、彩雲,才拿了一分出來,急忙叫彩明登賬,發與眾人收管。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卻說五兒被寶玉鬼混了半夜,又兼寶釵咳嗽,自己懷著鬼胎,生怕寶釵聽見了,也是思前想後,一夜無眠。次日一早起來,見寶玉尚自昏昏睡著,便輕輕的收拾了屋子。那時麝月已醒,便道:「你怎麼這麼早起來了﹖你難道一夜沒睡嗎﹖」
  • 話說寶釵叫襲人問出原故,恐寶玉悲傷成疾,便將黛玉臨死的話與襲人假作閑談,說是:「人生在世,有意有情,到了死後,各自幹各自的去了,並不是生前那樣個人,死後還是這樣。活人雖有痴心,死的竟不知道。況且林姑娘既說仙去,她看凡人是個不堪的濁物,那裏還肯混在世上﹖只是人自己疑心,所以招些邪魔外祟來纏擾了。」
  • 寶玉聽了,不待再說,就出席到後間去找鴛鴦,說:「老太太要行令,叫姐姐去呢。」鴛鴦道:「小爺,讓我們舒舒服服的喝一杯罷,何苦來,又來攪什麼。」寶玉道:「當真老太太說的,叫你去呢。與我什麼相干﹖」鴛鴦沒法,說道:「你們只管喝,我去了就來。」便到賈母那邊。
  • 曹雪芹還沒有寫完石頭記(《紅樓夢》)就撒手人寰了,他憤憤不平,於是到閻羅地府去告狀。來到地府殿前,見了閻羅王也不磕頭,上前就質問:「按命理我還有十年的陽壽,為何要奪去本人的十年光陰?」
  • 卻說賈政先前曾將房產並大觀園奏請入官,內廷不收,又無人居住,只好封鎖。因園子接連尤氏、惜春住宅,太覺曠闊無人,遂將包勇罰看荒園。此時賈政理家,又奉了賈母之命,將人口漸次減少,諸凡省儉,尚且不能支持。
  • 賈政見母親如此明斷分晰,俱跪下哭著說:「老太太這麼大年紀,兒孫們沒點孝順,承受老祖宗這樣恩典,叫兒孫們更無地自容了!」
  • 話說賈政進內,見了樞密院各位大人,又見了各位王爺。北靜王道:「今日我們傳你來,有遵旨問你的事。」賈政即忙跪下。眾大人便問道:「你哥哥交通外官,恃強凌弱,縱兒聚賭,強占良民妻女不遂逼死的事,你都知道麼﹖」
  • 且說賈母見祖宗世職革去,現在子孫在監質審,邢夫人、尤氏等日夜啼哭,鳳姐病在垂危,雖有寶玉、寶釵在側,只可解勸,不能分憂,所以日夜不寧,思前想後,眼淚不乾。一日傍晚,叫寶玉回去,自己扎掙坐起,叫鴛鴦等各處佛堂上香,又命自己院內焚起斗香,用拐拄著,出到院中。
  • 話說賈政聞知賈母危急,即忙進去看視。見賈母驚嚇氣逆,王夫人、鴛鴦等喚醒回來,即用疏氣安神的丸藥服了,漸漸的好些,只是傷心落淚。
  • 一進屋門,只見箱開櫃破,物件搶得半空。此時急得兩眼直豎,淌淚發呆。聽見外頭叫,只得出來。見賈政同司員登記物件,一人報說:赤金首飾共一百二十三件,珠寶俱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