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課教材(高級):三十而立

正見文化課教材編輯小組
      人氣: 122
【字號】    
   標籤: tags:

系列轉載由來:此文化課教材是正見網編輯部爲弘揚中國神傳文化,編寫的一套中國傳統文化教材。大紀元教育欄目編輯亦身同感受到中國傳統文化在下一代延續的重要性,特將全系列轉載過來與廣大讀者分享。)

【原文】
子曰:「吾十有(1)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2),五十而知天命(3),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4)。」 (《論語•為政第二》)

【註釋】
(1)有:同「又」。
(2)惑:迷惑。
(3)天命:指不能為人力所支配的事情。
(4)逾矩:逾,越過,超越;矩,法度。

【譯文】
孔子說:「我十五歲立志學習,三十歲能夠自立,四十歲時不被外界的表面的現象所迷惑,五十歲時懂得了什麼是天命,六十歲時能夠聽得進去並能正確對待不同的意見,七十歲能達到隨心所欲而不超越法度。」

【講授】
孔子自述了自己的一生,這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思想境界逐步提高的過程。

少年時學道,志在此而不厭;青年時能自立於此道,立於道而不移;壯年時心智清明不迷不惑;知天命者已窮盡其理;耳順之人所聞皆通;心欲所為不逾矩則已在道中。孔子告訴我們,人生修養要達到某種境界,並非一朝一夕所成,要循序漸進,要窮盡一生。孔子還告訴我們,道德修養的提升是將思想、行為都同化於道的過程,最後才能完全溶於道中。

【討論】
一、孔子說「四十不惑」,看看我們「惑」在何處?怎麼能做到不惑呢?
二、你怎麼看待天命呢?人定勝天成不成立?
三、要做到「耳順」,得具備怎樣的個人修養?

* * *
【講故事時間】

樂天知命

樂天知命,就是順應天意的變化,知其命數,樂其天然。語出《易經•系辭》:「樂天知命,故不憂。」

古人講「死生有命,富貴在天」。所以一個人要注重個人身心的修養,不管困厄還是顯達,要順其自然,要知道過去和未來的一切都是不只由自己決定的,不要怨天尤人,這樣自然就會快樂。贏是樂,捨棄也是樂;收穫是樂,耕種也是樂;撫琴對吟、焚香靜讀也是樂;治國平天下是樂,「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同樣是樂。

孔子說:不懂得天命,就不能成為君子。其實,人生之苦不外乎就是過於執著功名利祿,諸如金錢、名譽、地位之類。但是世間萬事皆有因緣,並不會天隨人願。如有了這些物慾纏身,人當然就超脫不起來了,也就快樂不起來了。試想一下,一個不安天命、貪得無厭、好高騖遠的人,自然與君子之道背道而馳。一個人對生死、富貴順其自然,但他完全可以盡力地做他自己本分所能做到的事情,如砥礪節行,進德修業,這就不失為君子了。

有一次,孔子在衛國匡城被匡人包圍,孔子依然在屋內彈琴歌唱,神態怡然。子路跑進去見孔子,說:「老師怎麼還有閒情彈琴唱歌呢?」孔子說:「仲由,讓我來告訴你吧!我想擺脫窮困已經很久了,可還是不能避免,這是天命啊。我想尋求通達已經很久了,結果還是不行,這是時運不濟啊。碰上了堯舜那個時代,天下沒有失意的人,這並不是人們的智慧高明;碰上了桀紂那個時代,天下沒有得意的人,這也並不是人們的智慧低下,是時勢造成這樣的。知道窮困是命運,通達需要時機。面臨災難而不會畏懼的,這是聖人的勇氣。仲由啊,休息去吧!我是順天命而行,匡人又能對我如何呢?」受困的第五天,果然有一位將軍前來謝罪,說道:「前幾天,我們一直誤認您是曾經帶兵騷擾過匡城的陽虎,因此讓夫子受委曲了。真是冒昧,請夫子恕罪。」孔子此時終於解圍而出。

孔子提出,不僅要「知天命」,而且要「畏天命」。這個「畏」字是「敬畏」的意思,包含了人對天命的恭敬之心、順從之意,以及知命而行的豁達。

【課後作業】
和上了年紀的人聊一聊,看看他們的人生是怎樣度過的,怎樣認識的,與孔子比一比,想一想,自己應該怎樣走好人生之旅。

轉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1)諸(2)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子曰:「賜(3)也,非爾(4)所及也。」(《論語•公冶長第五》)
  • 【原文】:子夏(1)曰:「賢賢(2)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4);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論語•學而第一》)
  • 子曰:「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1)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五者備矣,然後(2)能事親。事親者,居上不驕,為下不亂,在丑(3)不爭;居上而驕則亡,為下而亂則刑,在丑而爭則兵(4),三者不除,雖日用三牲(4)之養,猶為不孝也。」
  • 子曰:「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1)。」子曰:「棖也欲,焉得剛?」 (《論語》•公冶長第五)
  • 子曰:「弟子入則孝(1),出則弟(2),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3)。行有餘力,則以學文(4)。」 (《論語•學而第一》)
  •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1)。有事,弟子(2)服其勞;有酒食(3),先生饌(4),曾(5)是以為孝乎?」(《論語•為政第二》)
  • 子曰:「人而不仁(1),如禮何(2)?人而不仁,如樂(3)何?」(《論語•八佾第三》)
  •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1),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2)與天道(3),不可得而聞也。」 (《論語‧公冶長第五》)
  • 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黨(1)。觀過,斯知仁(2)矣。」 (《論語‧裏仁第四》)
  • 子曰:巧言令色(1),鮮(2)矣仁。」(《論語‧學而第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