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系列報導:我的留學生活

美思的故事(上)

加拿大生活自由,學習環境優良,競爭也不那麼激烈,是中國留學生的佳選。(周月諦/大紀元)

人氣: 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4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邱愛司多倫多報道)目前的中國大陸,很多家長都想方設法讓自己的孩子到國外讀書。到加拿大留學中國學生日趨增多,近幾年也有很多留學生事件發生在多倫多,因此社會上對這些海外留學生眾說紛紜,褒貶不一。那麼這些留學生的學習和生活是怎樣的呢?

此系列報道的第一個主人公是正在多倫多SENECA學院攻讀服務專業的陳美思。初見美思,給人的印象是俊俏、灑脫還透著一股滿不在乎的勁兒,超級短髮讓人咋一看還以為是個小男生,再加上修長的身材,很有點兒日本卡通片裡的人物味道。

初到加拿大

美思說出國前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只覺得出去後就沒人管了,挺好。但是到加拿大後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什麼事都要自己挑大樑。第一個面臨的問題就是找房子住,必須先找房管。在這裡與國內是完全不同的,在國內,可能因為父母的關係,說一句話就會有人幫忙,但是在這裡就不行了,做事要規規矩矩,條條理理,特別是白人這裡。不過,為了能順利租到房子,有時就會造假。「銀行給我出的存款證明(手寫的)是1萬多,我在『1』上加了個勾,改成『4』了,就變成4萬了,就這樣把房子租下來了。」

接下來就是安裝電話,加拿大是個多元文化的國家,語言也是多樣化的,來自不同地區的人講的英語都帶著不同的口音,美思說,她在申請電話時,就遇到了有很重口音的服務員,一點兒也聽不懂對方講的英語,但是也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算是把電話安上了。每個月也都有各種各樣零碎的事情,比如房子出了問題等等,都要一一解決。

初來乍到,不走運的事總是會碰到。美思覺得自己也碰到了不走運的事,而且還不是一時半會兒能解決的。「好的roommate 很重要。但是我就不太走運,我的roommate 是屬於特別沒有主見的人,凡事都很依賴我,她是那種典型的獨生子女,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所以我覺得很累。」

教育方式的差異

談起她的學習情況,美思說,剛開始的時候,不太能接受這裡的教育方式。在國內接受了十幾年統一、集中的教育方式,所有人的想法就是那個「標準答案」,而這邊的教育方式就很不同,做任何事情不管途徑是怎樣的,只要結果是對的就可以了。「由於學習方式不一樣,覺得老師一直在不停的講,而我覺得並沒有學到什麼,其實他那就是在講課,後來就習慣這種教學方式了。」

同居現象

作為一個獨身在海外讀書的留學生,孤獨是最大的痛苦。有很多學生因為孤獨,剛出來不久,就交了男、女朋友,覺得可以在感情上找到寄托,或者可以轉移一些精力,所以大多數的留學生都會同居。

對於這種很普遍的現象,美思覺得,如果這個時侯能給有正確的引導,孩子隨著成長,自己就會明白了。但是正因為在國內的教育不是這樣的,所以出國以後,他們覺得終於解放了,沒有人管了,如果再接觸一些不太好的人,就很容易認為國外人人都是這樣的,國外的生活就是這樣的。特別是那些年紀在17、18歲左右的,正處於青春期,自認為自己是大人了,大人做什麼,我也可以做。

什麼是「開放」

「國內的人都認為國外很開放,但是並不懂什麼是開放。很多人認為開放就是可以穿的很少,男女之間可以隨便發生關係,這叫做開放。其實不是,我覺得『開放』是對某種事物以一種什麼態度去審視,是一種社會狀態,能不能容納新的東西。像那種亂七八糟的亂搞其實不是開放,國內對『開放』完全是一種錯誤觀念。」這樣一番話,從我面前這樣一個摩登的女孩子口中說出,說實話,真是我沒有想到的。

美思舉了一個例子,來說明小留學生們對「開放」的誤解。「比如為了跳舞跳的更投入,就吃High藥(點頭丸),其實就是一種三級毒品。」

也許是怕誤導我對小留學生的整體印象,美思說:「當然也有的學生非常用功讀書,這樣的往往都是那些家境不太富有的。我有一個朋友就是家裏借了錢讓她到國外讀書,她一邊讀書,一邊打工,自己掙學費和生活費,每天放了學,換了衣服就去打工了,晚上12點才回來,非常辛苦,很不容易。她現在已經畢業了,很久沒有聯繫了,不知她是不是還在加拿大。」(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