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6律師為王博辯護 引社會關注(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5月10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主持人:我正好看到去年下半年的時候,東北的公安局發了一個通知,現在對法輪功有一個最新的精神,什麼精神呢?就是要秘密處理,不公開、不擴散,要盡量減小影響面。

第二、有很多公安人員因為長期監控法輪功,他要去看法輪功的網站《明慧網》,看著、看著,立場就發生了變化。所以他們現在就規定,不允許這些公安人員上法輪功的網站去看最新的消息。

那我想問一下張先生,您認為它這種規定是一種什麼樣的反映?是反映它還是很強大,還有控制能力嗎?

張而平:有很多西方學者研究過這問題,說集權國家就是集權政治,像中共就是獨裁政治,但它實際上就像毛澤東自己講的是隻紙老虎。它表面裝得這麼強大,其實它的內在是非常空虛的,否則它沒有必要動用600個警察來看一對手無寸鐵的夫婦和一個小女孩子。

它就算害怕警察真正去接觸法輪功到底是什麼,也沒必要偷偷摸摸的對法輪功鎮壓。所以我們看到的是什麼呢?中共這邪惡政權,它知道自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不應該的;它知道如果它在光天化日之下這麼行兇的話,會遭到國際社會譴責的,所以它只能在背後對法輪功學員下這種凶手。

主持人:那我們再接一下夏威夷的郭先生,郭先生請講。

郭先生:主持人好,我是王博在中央音樂學院的同學,王博在中央音樂學院就讀期間,是沒有得到任何外界的援助的,包括她在中央音樂學院的老師,老師都認為她有些精神不正常的表現。所以從這裡面可以看出,受害者其實不是王博,而是整個中央音樂學院的教職員工。

我曾經是中央音樂學院的一名學生,我在這裡呼喚中央音樂學院的老師和同學,整個的教職員工,站在正義良心的一邊勇敢的退出中共,謝謝。

主持人:那我們謝謝夏威夷的郭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下洛杉磯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請講。

張先生:你好,我十分同情王博姑娘的遭遇,也向為她辯護的大陸六位律師表示由衷的敬佩。

剛才德州有個姓張的,我想這個人確實像剛才葉律師講的是豬狗不如的那種人,我想他這種人是共產黨派出來的三流間諜,爪牙特務之類的,才會發出這樣的言論。

像這樣的人,他到美國來幹什麼!他既然喜歡共產專制制度就讓他遣回去,讓美國移民局把他遞解出境,送回中共的統治下繼續生活去!他跑進了自由土地上還喜歡這種獨裁制度?這種人確實是豬狗不如!我就說德州這個姓張的,這種人不應該提供他講臺發聲,不讓他接進來。好了,我就說到這兒。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們能聽出張先生是很氣憤的。那麼我們再回到我們現在這個話題。我們都知道,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他那個江派發起的,而且是他堅持要鎮壓的,因為在當時其他的比如像團派的人馬,他們並沒有主導這個鎮壓。

但是現在他們執政已經幾年了,鎮壓法輪功並沒有停止也沒有減弱,那我想問一下張先生,對於現在這些執政者來說,他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那麼他的結果會怎麼樣?

張而平:做為法輪功學員來講,我們不是政治團體,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遵照「真、善、忍」原則,修心養性,做為一個社會上的好人,爭取開功開悟。

在中國大陸,我們遭受8年的這種迫害,任何一個參與對法輪功迫害,或者對法輪功進行直接迫害或間接迫害的人都將逃脫不了歷史的法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自古而然的道理。

所以我們希望任何在中共或者在中國大陸,甚至包括海外的這些中共的兇手們,不要助紂為虐、與人民為敵、與中國傳統文化為敵,因為在這個關鍵的歷史時刻上,你們應該做出一個正確的抉擇,你們是站在歷史的正義這邊,還是將站在被淘汰的歷史的那一邊,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尊重自己的過去和未來,不要助紂為虐。

主持人:我最近看到一篇文章很有意思,是橫河先生發表的。他說其實現在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沒有強弩之勢,已經是到結尾了。為什麼呢?他說因為中國共產黨講究兩手抓,兩手還都要硬,而且向來還都是輿論先行,但是在王博這個案子中,它現在已經達不到輿論先行了。

它沒辦法像當年做「焦點訪談」的時候那樣,好像全國都在看,天天都在播。他說現在中共已經不敢批了,它已經失去了批判的武器。那我問一下楊先生,您怎麼看他這種評論?

楊景端:我覺得對中共自己來說是一個學習過程,一開始它鎮壓法輪功,所有做的這些違反中國憲法、違反中國法律、違反人權的事情,它覺得很正常,因為它幾十年一貫是這麼做的,所以它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有什麼不對。

直到今天,中國大陸的海外留學生在它這種教育和影響下,仍然可以堂而皇之的攻擊別人的信仰,這是一個表現。

但是幾年下來之後,它發現不對了,現在這個世界不是這個樣子,我這樣做是把自己的罪證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結果它就開始密秘的做、悄悄的做,也不敢在報紙上進行批判。

因為它的每一句話都是違法的,它做的每件事情都是違法的,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它喪失了這種輿論的力量,因為它根本沒有任何道理可言,那麼它只有私下裡繼續使用暴力。

對我而言,我不管你是江澤民還是胡錦濤,只要你鎮壓法輪功的事情今天還在繼續,每一個執政的人、每一個當權的人都是有責任的。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有位北京的觀眾朋友黃先生在線上,我們接一下黃先生的電話,黃先生請講。

黃先生:妳好!我正在看你們《新唐人》電視節目,我人在北京。我對中國的人權感到非常奇怪,因為中國把很多的網絡都封鎖;而且對法輪功的真相它都在隱瞞,一直在隱瞞;比如像遼寧省蘇家屯一些個鮮為人知的事情就非常的不公正,它也不說。

而且中國發射鑫諾衛星,它也在隱瞞,最近發射鑫諾衛星說是成功但是已經失敗了,然後它還要發射,我非常不理解它為什麼要這樣,不把真相說出來。我希望《新唐人》電視能夠把這些個真相說出來,讓老百姓知道。

主持人:謝謝黃先生。那我們可不可以請葉律師回答一下黃先生的問題。

葉寧:其實中共不僅失去了道德的至高點,而且在鎮壓法輪功這一點上,它已經失去了話語權,它的話語權都已經不復存在了,剛才張先生、楊先生也都提到了。

我還要強調一點,二戰以後建立了「紐倫堡規則」,「紐倫堡規則」就是對戰犯不可以因他是執行上級命令而對他這種違反人類良知的反人類罪行進行豁免。那麼「紐倫堡規則」現在還是一樣有,所以所有參與對法輪功鎮壓的有關責任人員,他的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永遠不能得到豁免。

那麼另外一點,從這個鎮壓和反鎮壓的過程當中,我們看到了是哪一種社會力量占據了道德的最高點?其實中華民族需要的正是「法輪大法」所倡導的這種真善忍的精神。以這種真善忍的精神通過修行達到自我淨化,所實現這種完美的個人自制。從個人自制進入社區自制,才能達到人類社會裡面很高境界下的這種和諧共處的狀態。

這正是中華民族將來擺脫集權主義、無產階級專政這個惡性腫瘤以後,所急切需要的一種精神重建和道德重建。

主持人:剛才葉律師談到「紐倫堡規則」,那我們知道現在法輪功學員做了一些起訴,就是針對迫害法輪功的這些中共高官;那麼還有「追查國際」也不斷在記錄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員的名單,不論他們是官員也好,或者是媒體的工作人員或者是其他方面,像是醫生參與活體摘除的,他們都是被記錄在案的。

那我想問一下張先生,今後如果「紐倫堡規則」再被實施了,這些官員或這些參與迫害的人,他們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那對他們來說意謂著什麼?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他們如何能夠讓自己能有個稍微好一點的結果呢?

張而平:通過這六個律師為法輪功學員王博一家辯護的這個事例看出什麼呢?在中國沒有獨立司法體系。法輪功這個案情在中國不能通過法律的手段來解決,所以我們在全世界各地,對中共外訪的、參與法輪功迫害的這些官員按照國際法律、條例對他們進行起訴。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任何參與對法輪功迫害的這些人都將被送到歷史的舞臺上。

主持人:好,我們的時間已經到了,非常感謝各位的參與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參與和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7/5/10 11:52 PM)(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5-10 11: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