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東安丘劉清梅堅持信仰 遭中共連年迫害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1日訊】 劉清梅今年四十九歲,家住山東省安丘市石堆鎮大下坡村,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開始了邪惡的迫害,誣蔑法輪功師父和大法,她多次去北京上訪,為師父為大法討還公道,也多次被綁架、抄家、罰款,被酷刑折磨的九死一生。

劉清梅在修煉大法以前身患多種疾病:慢性膽囊炎、胃炎、十二指腸球炎等病,中西藥吃了不少也不管用,嚴重時掛吊瓶輸液,可整天肚子疼痛難忍,真是生不如死……。幸遇法輪大法後,神奇的大法使她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和幸福,是大法、是師父救了她的命,她的感激之心無以言表,堅修大法的決心堅如磐石。

二零零零年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她第一次去北京威法輪功上訪,剛到濰坊火車站就被查住,在火車站派出所裡,惡警兇狠的用電棍電她的手和腿,後又被安丘公安局拉回當地,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所裡,她和大法弟子們集體煉功,拘留所裡被稱為劉大隊的惡警用水管子往她們身上噴水,因是初春,乍暖還寒,有的大法弟子衣服全被濕透了,被凍的抖成一團。

邪惡還不罷休,有一姓周的惡警,氣勢洶洶的將她們三個大法弟子帶出監室,逼迫坐在地上,兩腿伸直,兩手把住腳尖,她們抗議這種迫害,他就用電棍電她們的頭、脖子、手、腿,最後把她們用鏈子固定在樓梯上,使雙腳剛剛著地,折磨了她們一個多小時才把她們放下來。她們絕食八天,才放她們回家。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劉清梅再次進京上訪,被安丘駐京辦事處的惡警綁架遣回。惡警向她家勒索錢財共計四千三百元,還時常到她家恐嚇、騷擾,全家人整天提心吊膽。她的家人也受謊言矇蔽毒害,對她非打即罵,逼迫她放棄修煉,她被迫流離失所。

同年年底,她和幾個大法弟子再次進京上訪,但僅到濰坊火車站就被阻住,安丘政保科科長程淑平把她們雙手銬起來拉回了安丘。惡警李昇華在非法審問劉清梅時,把她的雙手銬起來,讓她坐在地上,用掃帚對她沒頭沒臉的毒打,直到把笤帚打碎了才罷休。

在看守所裡,劉清梅不配合惡警的一切命令和指使,她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被稱為副大隊長的馬希彥就給她砸上了大鐐——這可是連死刑犯都很少戴的,足有三十斤重。她被銬著大鐐折磨了五天五夜,刑事犯人看到她的手和腳都腫起來了,求情,才給她砸下大鐐。劉清梅的身體已被惡人們迫害的極度虛弱,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惡人們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劉清梅給賈戈新村村西架設通訊電纜的士兵講真相,發真相資料,他們都很高興的接過大法真相資料,但不明真相的連長將她舉報到賈戈派出所。在派出所裡惡警問她資料來源,她不回答。惡警賈再軍就用腳猛踹她的肩膀。

之後將她關進了看守所,鎖在鐵椅子上。她就絕食抗議惡警對她的迫害,惡警就夥同人民醫院的護士給她強行灌食,為了折磨她,副局長宋雲清指使不要把管子拔出來,一直留在胃裡,她感覺非常難受。灌食時,惡人們指使刑事犯人狠勁向後拽著她的頭髮,將脖子擔在鐵椅子後背上,臉朝上,兩手銬在鐵椅子兩邊。劉清梅感到呼吸困難,幾近窒息,隨時都有被奪走生命的危險,但邪惡不管這些,折磨了她一個多小時才罷休,這樣連續迫害了她五天,她被迫害的非常虛弱,血壓升高,呈現嚴重病態,惡警看她快不行了,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

二零零二年元月,劉清梅在大法弟子家,被濰坊高新開發區派出所惡警綁架,它們企圖把她的一隻手從肩頭扭過去,另一隻手從身後扭過去銬在一起(這叫「大背銬」)。四五個惡警把她按在了地上,扭胳膊的,摁頭的,有的用膝蓋跪住她雙腿,忙活了半天也沒得逞,只好氣急敗壞的把她的雙手反銬著。一天一夜後,安丘惡警李昇華、賈再軍提著反銬的手銬將她們塞進警車拉回了安丘看守所。

由於她們的身體被惡警們迫害的很虛弱,看守所不敢收,於是就把她們銬在看守所辦公室的鐵椅子上,由當地派出所的警察看守。她們絕食抗議這種綁架和非法關押。看守所的惡警就指使刑事犯人李宏民(音)對她們強行灌食,不知灌的是什麼,她們倆人都嘔吐,石碓派出所的惡警任增才(現已調離)不但對她們不理不睬,還狠毒的用巴掌沒頭沒臉的打她們,邊打邊罵「叫你吐」。

兩天後,一大法弟子被強行關進洗腦班,劉清梅被石碓派出所拉回關進石碓醫院強行打針灌食,她堅決抵制這種殘酷的迫害,把針管和食管拔出要求無罪放人。惡警韓文彬把她的雙手銬在床兩邊,用掃帚毒打,被醫院的護士制止住。

石碓派出所夥同石碓醫院給她強行打針灌食,打上針後劉清梅覺的渾身上下如同刀絞般難受,她拚命抵抗,拔下針頭,惡警韓文彬看到後就魔性大發,把門關上,防止其它房間的護士和病人聽見,就用一塊大木板狠命的毒打劉清梅的腿和臀部,都打成了紫黑色。鑽心的疼痛使她很長時間不敢翻身、不敢動,惡人們就這樣折磨了她二十一天,她的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那些惡警怕出人命就把她放回家,但他們並沒有放棄對她的迫害,第二天派出所所長楊旭東(已調離)帶領一名惡警到劉清梅家恐嚇、騷擾,她被迫再次流離失所。

在長期的流離失所中,劉清梅非常想念她的孩子。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星期天,她好不容易和孩子團聚了,可晚上十點左右她和女兒正在睡覺,石碓派出所惡警韓文彬帶著幾名惡警翻牆非法闖入她家,砸碎房門玻璃,闖進屋裡把她綁架進警車,惡警韓文彬叫司機打開警笛並叫囂「明目張膽的抓」,石碓派出所所長李景波(現已調任在安丘拘留所)又帶著幾名惡警連夜抄了她的家,把她的女兒嚇的直哆嗦,家中所有傢俱全部被撬開,翻了個底朝天。

惡警見沒搜到大錢又要搜她的身,遭到她的嚴詞拒絕後,惡警們又氣急敗壞的銬著她塞進警車,送往安丘看守所,一路上惡警李昇華狂妄的叫囂要活埋劉清梅,只是沒找著合適的地方。由於邪惡的連續迫害,劉清梅的身體很虛弱,看守所拒收,而惡警李昇華上躥下跳的硬是把她送了進去,她在看守所絕食抗議惡警們的綁架、非法抄家和關押,獄醫張元亭就把她銬在鐵椅子上,唆使刑事犯人李宏民(音)強行給她灌食。劉清梅被折磨了二十一天後,人已昏迷不醒,奄奄一息,邪惡這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晚八點左右,在大法弟子住處被安丘邪教大隊的惡警李昇華、賈再軍領著七八個惡警突然闖入綁架,將她們關進了看守所,並向家人勒索錢財。有一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三十五天後,家人被迫交五千元錢才放人,但接著又被綁架到濰坊洗腦班強行「轉化」。另一大法弟子被關押四十多天後,家人好不容易湊足三萬元錢交上,放人後同樣被綁架到洗腦班強行「轉化」。

由於劉清梅家沒錢就被長期非法關押,她絕食抗議,獄醫張元亭就唆使犯人毒打她,犯人李宏民(音)給她灌食時一日三次灌,一日三次插管子,獄醫張元亭唆使犯人嚼饅頭給她吃,將她銬在鐵椅子上,五、六個犯人,有扯頭髮的,有按胳膊的,將她的脖子擔在鐵椅子的後背上,再把椅子後仰。有的往她嘴裡灌水,有的往她嘴裡抹嚼了的饅頭,她緊閉著嘴巴,水和饅頭一齊灌下,嗆的她幾乎窒息過去。惡警們這樣折磨了她兩次。

還有一次她緊閉著嘴巴,惡警馬希彥就用銬子撬她的嘴撬開後狠毒的捅牙齦,牙齦都成紫黑色,她堅持絕食二十多天後,獄醫張元亭又唆使犯人李宏民(音)用棒子把她的雙手反銬上(比手銬厲害的多),白天晚上都銬著,晚上睡覺只能趴著,肩背劇烈的疼痛,似要把肩膀卸下來似的,疼的她睡不著覺。一起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見她這樣,晚上就坐起來,讓她靠在她的身上坐一會兒,就這樣銬了她九天九夜,她實在承受不住了……。可是剛把棒子摘下來,就拿來所謂的「批捕書」叫她簽字,她義正詞嚴的說:「我修大法無罪,堅決不簽!」中共所謂的「法律」成了惡警們耍流氓的依據和借口。

二零零三年

劉清梅被非法關押三個月後,零三年的大年快要到了,她在監室裡對著看守所的大隊長潘其錄說:「無條件放我回家,我的孩子還等著我回家一起過年。」潘其錄非但不放,還唆使獄警給她砸上手銬和腳鐐,並鎖在鐵椅子上五天五夜。她的腿腳都腫的很厲害,上廁所都不能走路了,惡警才將她放下來,但仍戴著手銬和腳鐐,被關進監室二十多天。

她的身體已被惡警們迫害得極度虛弱,帶著大鐐坐又坐不起來,只能躺著,就是這樣惡警們還把她抬著去參加非法「開庭」。結果她被非法判十二年,叫她簽字,她說:「修大法無罪,修真善忍無罪,堅決不簽字!」一個惡警說:「不簽也生效」。在共產邪黨眼裡法律已成為遊戲人民的工具而已。二十天後,看守所的所長潘其錄、獄醫張元亭、獄警游芳把她送往濟南女子監獄,由於一百六十多天的殘酷迫害,她的身體出現嚴重的血壓升高,非常危險,濟南監獄拒收,惡警們只好把她送回家。

二零零四年

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晚上九點左右,天還下著小雪,石碓鎮派出所的惡警夥同大下坡村支書韓會文,來到劉清梅家騙她開門,她沒有上當並成功走脫,第二天惡警見她家沒有動靜,派出所夥同鎮政府調來三輛車十九個人,包圍了她家。在她家無人的情況下,他們翻牆而入,非法闖入她家,撬開門鎖,大肆抄家,事隔三、四天後,光天化日之下再次非法抄家,她家裏的錢財、吃的、用的、凡是能拿的都被他們洗劫一空,即使院子裡一堆埋蘿蔔用的土他們也要翻一翻。就這樣她又一次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六年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傍晚,劉清梅正在家洗頭,石碓鎮派出所的惡警靜靜敲門,並叫「大娘開門」,她誤認為是鄰居家的女孩,把門打開後,惡警韓文彬、黨上史、劉桂濤、韓靜靜如豺狼一般,二話不說綁架她就走,她說:「我沒犯法,憑什麼綁架我?」惡警們一句話也不說,她就喊「法輪大法好!」幾個惡警用力跺她的腳趾頭,蹋的血肉模糊(一個月後整個腳趾蓋都脫落下來)。

惡警們把劉清梅銬上塞進一輛黑色轎車裡,她繼續喊「法輪大法好!」惡警黨上史就用噴著藍色火苗的電棍威脅她,隨後,惡警韓文彬又抄了她的家。到了派出所,所長楊海濤問:「搜徹底了嗎?」韓文彬回答「不徹底」,所長楊海濤又帶韓文彬、劉桂濤等一行四人連夜去她家搶劫。

這次去時通知了村支書韓會文,韓會文又指使村主任韓建武親自帶領去搜家。在她家無人的情況下打開門鎖,任意的翻箱倒櫃,把大衣櫥、沙發底下、床底下翻了個底朝天,家中能吃的能用的東西又被它們洗劫一空,搶的比土匪還乾淨,還明目張膽,不怪人們說: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

劉清梅又被非法送去看守所,她絕食抗議這種無法無天的罪惡醜行,獄醫張元亭又唆使刑事犯人將她雙手反銬在鐵椅子上插管灌食,管子不拔出來留在胃裡,用膠布粘在頭上,天熱流汗粘不住管子被她用膝蓋拔了下來,這時犯人付宇航私自給她插管,結果錯插到氣管裡,使她差點窒息過去。

就這樣銬了她三天三夜,她的腿、腳、手都腫起來了,手腫的像麵包似的,獄醫才把她從鐵椅子上放下來,雙手是銬在背後,這樣反覆銬了她兩次,她又開始吃飯了,十幾天後,邪教大隊無任何理由,由獄醫張元亭、女獄警劉秀霞、孟凡麗把她非法送往濟南女子監獄。本來煉功後一個健康的身體,被一連串的迫害,舊病復發還增加新病:高血壓、心臟病、冠心病,濟南女監不收,惡人們看她生命出現危險,怕承擔責任,就把她送回了家。

來源:明慧網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6-01 1: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