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十八週年前夕「拒絕遺忘」行動

范子良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2日訊】「六.四」週年又到了,中共當局一方面粉飾太平,掩蓋屠殺罪行,刻意不讓民眾談論、祭祀死難烈士,更不肯賠償、道歉、認罪;另一方繼續打壓「六.四」難屬和傷殘者,鎮壓異議份子,以達到他們掩飾真相、讓人們遺忘「六.四」的目的。在隱藏罪惡的過程中,不斷地製造新的罪惡。

統治者它千方百計想讓人民忘卻,忘卻甚麼?忘卻文化大革命,忘卻六四大屠殺,忘卻對法輪功的鎮壓等等。而我們一切有正義感的、有良心的中國人,我們的任務就是喚醒民眾,叫人們永遠不要忘記這一出出的悲劇,專制政權讓人們遺忘他們的罪惡,我們應該拒絕遺忘!

歐陽懿先生說:權的背後是極端的利益,極端利益需要極端的暴力和極端的愚昧來維持,對於極權者而言,恐懼和遺忘是他們最後的工具。

天安門三君子之一的余志堅先生,在關押他的牢房牆上留下這首詩:

仍然要砸!──砸不破的鐵屋
仍然要倒!──倒不爛的醬缸
仍然要流!──流不出的眼淚
仍然要干!──干不下的杜康
仍然要戰!──戰不勝的死神
仍然要登!──登不上的山峰
仍然要畫!──畫不圓的圓圈
仍然要拂!──拂不去的憂思

為了拒絕遺忘!在「六.四」十八週年前兩個多月,余志堅先生、歐陽小戎等幾位年輕朋友,為了實行他(余志堅)當年寫下「仍然要……」的豪言壯語,便分頭行動串聯各地更多仁人志士,將重聚天安門,憑弔死難烈士,向全世界莊嚴宣告,「我們並沒有遺忘!……」

4月26日,歐陽小戎這位未到而立之年的年輕人,北京航空學院畢業的優秀青年,身背登山包風塵僕僕地來到我家,在這之前他已會見了重慶的煥武兄,幫他設置了skype網絡電話;緊接著來到湖南長沙看望師濤母親,這位「可憐天下父母心」的偉大母親,為了「陪伴」兒子,千里迢迢從山西來到湖南,住在一位企業主臨時騰出的車庫裡,望眼慾穿般地盼望兒子早日脫離苦海……

下一站到了瀏陽,與余志堅先生策劃了令今天的年輕人瞠目結舌的壯舉,他們倆分東西兩路出發了。小戎在看望福州林先生後直接來我處的,為了緩解他旅途勞累,我要他住下來,雖說沒有好吃的,總比他旅途中沒餐沒頓要強些,可是他重任在身,還要跑許多地方,他說時間來不及了,我們相約:如能勝利完成此舉,共產黨不將他投入監獄,一定再來看我。這種誓死如歸精神,多麼悲壯!使我眼眶都濕潤,老淚快要流出來了。

我為他聯繫好下一站,在我這兒只呆了三個小時,他就匆匆踏上新的征途,為避免西北朋友在杭州的教訓,(旅店將旅客的資料上網,全在國保掌控之中),我提醒他住旅店要當心。後來從朋友呂先生處得知,那一夜他竟在網吧裡熬過,這種吃苦耐勞精神,令我等老年人既欽佩又疼愛。

關於他的去向,我只知道下三站,最近這半個月,完全失去了聯繫,杳無音訊,但我知道他和余志堅先生等一批仁人志士,今天晚上八點正,將出現在北京天安門紀念碑前,點燃了早已準備的白蠟燭,將每人帶著的無數小花,迅速聚集起來扎一個花圈,當然也配上輓聯,對十八年前被共軍的坦克、機槍慘遭殺害的英靈,舉行莊重的祭拜,並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今天的行動是對屠夫們妄圖遺忘的有力回答!

我還聯繫到另外兩位青年朋友參與這次活動,為了他們的安全,等事成之後再作詳細介紹,一切順利的話,我相信明天各大網站,將會出現今天這莊嚴場面的珍貴照片、國際各大媒體的頭條新聞!

今天這批壯士的高尚行動,令我感慨萬千,新一代年輕人已接過了民主大旗,前不久與孫文廣教授談起歐陽小戎時,他也讚不絕口:有理想、有抱負、能吃苦耐勞,精通計算機,是新一代好青年,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希望!

范子良 2007年 6月 2日 20時正(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06-02 9: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