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君天搶救抗戰史實:一寸河山一寸血

人氣: 9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6日訊】陳君天,這位在台灣傳播界曾叱吒風雲、炙手可熱的綜藝節目製作人。卻因一時機緣,投入還原抗戰史實的紀錄片工作。

十多年來,陳君天踏遍抗日古戰場遺址,尋訪全球親臨戰場的老將士兵800多人,赴日採訪當年的日籍士兵,兼以搜羅他國的軍事檔案,或是親歷這場戰爭的專家。歷經5次改版、擴編與剪輯,他不惜傾家蕩產,只為還原這段幾被湮滅了的歷史真相。

八年抗日戰爭中,死傷慘烈的400多萬國民革命軍,竟在歷史的扭曲下,逐漸地和這場抵禦外侮的聖戰失去關聯。陳君天說,如果這場仗打輸了,我們統統要變成日本人,而全球14億華人中,知道歷史真相的,卻只佔5%,而且幾乎都在台灣。「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要做我還能做的。」

抗戰中很多感人的故事都已流失,陳君天講了中央大學遷校的一個小插曲:農場員工小王把這些雞呀、鴨啊集合在一起,把雞鴨放在籠子裏,然後讓牛羊去背這些籠子,再將牛羊用繩繫著,一隻牽一隻的走……,就這樣,整整走了一年,把這票東西帶到重慶去了……。

詳細內容,請看《新紀元週刊》第20期封面故事《陳君天搶救抗戰史實:一寸河山一寸血》,共八篇文章,轉載如下:

=====================================
【回顧七七事變70周年】搶救抗戰史實 與目擊者生命賽跑
專訪《一寸河山一寸血》製作人陳君天


這些人都是歷史的目擊者,因為我堅持第一手的資料,不要「聽說」,兒子聽爸爸說的我都不要……所以如果他講話還講得清楚,在軍官中有一定的層級,不管多遠,我們都會去採訪他。

70年前的對日抗戰,這場壯烈死守、血流成河、3,500多萬人喪生的聖戰,不但保住炎黃世冑的民族生命,還進一步牽制日軍併吞世界的野心,對於世界的和平居功厥偉。然而,抗日真相只有5%華人知道,中共篡改歷史稱「中共領導了抗日戰爭,國民黨要搶奪勝利果實,觸發全面內戰」。14億中國人至今仍不知在海外被視為常識的問題:抗日戰爭究竟是誰打的?

無論大戰距今已多少年,當日情景歷歷在目。許多倖存者受訪時聲淚俱下……

今年的7月7日,是盧溝橋事變爆發70周年紀念日。緬懷70年前,中華民國剛剛從列強環伺、北伐統一不久的破墟殘瓦中,尚未站穩腳步,卻又立即宣佈,展開「一寸河山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對日抗戰。70年後,我們面對斑斑史跡仍舊驚心動魄,久久無法自已。

這一場可歌可泣、驚天動地、光耀寰宇的民族保衛戰,在陳君天沒有任何黨派立場、不受任何利益影響,單只依憑媒體工作者維護「文化」與「真實」的信念,傾家蕩產製作的抗日戰爭紀實紀錄片──《一寸河山一寸血》,顯得格外珍貴。

不容歷史盡成灰

資深製作人陳君天,30年前曾經是叱吒風雲、炙手可熱的綜藝節目製作人。卻因一時機緣,投入還原抗戰史實的紀錄片工作,從此十多年,陳君天踏遍抗日時古戰場遺址,尋訪全球親臨戰場的老將士兵800多人,並遠赴日本奔走數月,採訪當時日籍士兵,兼以翔實搜羅他國的軍事檔案,或是親歷這場戰爭的專家……,歷經 5次改版、擴編與剪輯,耗費心血,不惜傾家蕩產,只是為了還原這段幾近消失的歷史真相,這股傻勁使人不由得肅然起敬。

他說:「主要的一點是因為內心的不平。從1937到1945的8年抗戰,與日本對打的一個國家,叫中華民國。他做的這件事情,你不能扭曲、不能抹煞。這麼一個非常偉大、非常艱困、非常慘烈的戰爭,居然漸漸跟中華民國沒關係了,這是我非常不平的地方。大陸上不斷的製作這樣的節目,宣傳大陸是在毛澤東統一戰線之下打成功的,這種說法,對當時中華民國的軍人是不公平的。」

抗日真相 只有5%華人知道

當年國民黨撤離中國大陸,退守台灣之際,「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鐵則,注定讓這段由蔣中正領導中國國民黨與全國對日艱苦抗戰8年,乃至全面獲得勝利的史實,在台海兩岸出現完全不同的版本。而國民黨為了消除省籍偏見,擺脫過去的包袱,往往對真實的歷史隱晦少言。再加上日本人不斷竄改史實,真正的抗日史實,已掩上層層疑雲。陳君天義憤填膺的說:

「如果這一場仗打輸了,我們就統統要變成日本人,你去想想看,這樣的歷史卻被扭曲,全球14億的華人,只有5%的華人知道真正的歷史,而這些人幾乎都在台灣。」

「這個8年戰爭裏面,對國家的捐軀,我們漢民族喪生3,500萬人,把整個台灣算進去還不夠……人死成這個樣子,卻只是化成一個數字而已,但是每個人都是有血有肉,有名有姓,都是他爸爸的子女,他子女的父母,是與我們血緣相連、命運息息相關的至親。……想一想如果我們抗日失敗,日本就會佔領中國所有的領土。我非常的沒有辦法接受。」

他沉重的說:「而我非常在意這種不公平的情況,所以我拚了命也要做。」

「不管中華民國後面怎麼樣了,但是這段史實是不容扭曲的!該國民黨的還給國民黨。當時中國的堅持抗戰到底,歷盡千辛萬苦的是蔣介石。這一點,後人何忍扭曲?」

留下影像的珍貴見證


平、津陷落後,華北民眾歡送國軍開赴前線作戰。


中國空軍在對日抗戰初期迭創佳績,圖為空軍出擊情形。


八一三淞滬戰役國軍堅守四行倉庫。

1995年3月,抗戰勝利50周年紀念,許多戰時功勳彪炳的沙場老將與黨政大老,如蔣緯國、馬樹禮,與電視界耆老劉侃如,共同發起中國抗日戰爭紀實紀錄片製作委員會的籌備工作,集結資金,邀請陳君天擔任節目製作人,這是《一寸河山一寸血》的源起。此後,陳君天義無反顧的奔走十多年,為這段悲壯的中國歷史,留下最珍貴的見證。

「我是一個電視製作人,大概什麼節目都做過了,我還能做什麼?所以,我想把自己奉獻給這個節目。……當我做這個決定的時候,我對抗戰也知道不多。但是越走進去,越感慨;越走進去,越覺得不平;越走進去,我越欲罷不能。慢慢、慢慢的一路走來,這十年來雖然遍地荊棘,都是很難走的路,但是我能夠甘之如飴!我常常跟年輕的電視製作人說,假如在你從事電視工作的時候會覺得很難、很辛苦、很累,這可能是你繼續工作下去的原因。……甚至我目前覺得我做的簡直是太少太少,是九牛一毛,但是如果我不做的話,可能連那『一毛』,都沒有了。……但是我覺得做的還不夠好。我希望透過我的努力,保留一些珍貴的史跡。否則連這九牛一毛的一毛,都會消失。」

還原過程觸動很深

陳君天堅持,所有的資料都要正確無誤,同時要「第一手的當事人」,也就是親臨戰場的將軍與士兵:「這些人都是歷史的目擊者,因為我堅持第一手的資料,不要『聽說』,兒子聽爸爸說的我都不要。影片中引用專家的評述也很少,什麼叫專家?只因為他多讀了幾本書嘛。書我可以自己去看……。所以如果他講話還講得清楚,在軍官中有一定的層級,不管多遠,我們都會去採訪他……。」

為了求資料的確實,陳君天首先要問他們當年部隊的番號,問他們的排長、連長、營長的名字。由此就可以確定他經歷過哪一個戰場、參加過什麼戰役。而這段被共產黨扭曲、台灣的國民黨淡化、日本數次竄改的歷史,就這樣一點一滴的被保存下來。還原歷史的過程,觸動了許多人很深的回憶:

「大約有20%,想起來會泣不成聲,早上可能記不得吃什麼,但是那天早上飛機怎麼飛過來、發生了什麼事,生還人數有多少……他記得非常非常的清楚,因為那是他終身難忘的一件事,他活到現在,最了不起的一件事。」

「世界上什麼東西最可貴?真的東西最可貴。而我們這部影片中的東西都是真的,都是講真話。有的時候他一開口,我們攝影機準備好,喊:『要開始囉』,他說好,結果正式來的時候,他一開口就哽咽:『我們那個團長啊,……他真是個好人啊……』第一句話就哭,都沒辦法錄下去。我們攝影的時候除了攝影機外,還要準備舌下含片,因為講話的時候他會很激動。」

無論大戰距今已多少年,當日情景歷歷在目。多人受訪時聲淚俱下,回憶猶似停格復生。由於在蒐取資料時的嚴謹,陳君天的抗戰紀錄史實正確度極高,與大陸、台灣的軍史紀錄相比之下,毫不遜色。

搶在目擊者凋零之前

由於這些抗日老兵的凋零,史實的留存岌岌可危!如果一個人在對日宣戰那一年時正值30壯年,那麼1995年的時候也已經將近90歲,如今只有幾位碩果僅存:
「我們採訪的一些老將軍都是風中殘燭,即使老人家答應接受訪問,但是家人擔心他身體負荷而拒絕,像這樣的例子,不下十個。」

「有一次……不只一次,而是好幾次,當我們好不容易說動他接受採訪,安排好攝影機與車子,到了訪談前一天,臨出發前要確認,當我們打電話過去問的時候,那邊接電話的聲音卻很冷:『你沒有看報紙啊?我爸爸已經過世了……。』」

我早上問到,下午就衝到醫院!但是到病房,他已昏迷不醒了……

「……這種訪問幾乎在搶救歷史,所以我們捉到一個人,第2天就去採訪了。……有一個人叫葛先才,在我軍死守衡陽保衛戰的時候,他是一位師長,他第2年勝利時,蔣介石派他回到衡陽,他重回戰場,將那些屍骨洗淨後重葬,留下了一幀珍貴的照片。當時他一邊洗著這些袍澤的屍骨,一邊眼淚往肚子裏吞……。我好不容易問到他,家人說他還健在,現在在某家醫院,不知道還能不能說話。我早上問到,下午就衝到醫院!但是到病房看到他時,他的身上已經插滿了管子,昏迷不醒了……」

這些深刻的經驗,使陳君天體認到抗日戰爭紀錄片的採訪製作,猶如與時間賽跑般,在搶救珍貴的歷史!然而更堅定了他為世世代代的中國人留下一套公正、翔實的影像心願:「只要我還一息尚存,我就要做我還能做的。」

===============================
【陳君天側記】世上「真」的東西最可貴

文 ◎ 李大衛


率真的陳君天對歷史被造假義憤填膺。

陳君天近年曾經做過《一寸河山一寸血》、《大決戰》、《蔣中正傳》、《經國先生傳》、《麥克阿瑟將軍傳》等描寫抗戰、國共內戰等近代史的紀錄片,他的影片庫收藏量,超過台灣任何一個官方機構,也是各電視臺製作紀錄片時的重要片源。

陳君天對於畫面的熟悉程度,令人歎為觀止。他可以立即辨識一個歷史鏡頭發生的時間、地點。例如,他說,這段影片是1948年的上海,抓奸商屯貨居奇發生的事。從影片背景的招牌可以判斷,那不是在台灣拍的影片。片中招牌行文是由右到左,這和大陸當時的城市街景,是完全一致的。再者,街道進去就是店鋪,兩者幾乎連在一起,沒有騎樓,這和中國南方,包括台灣在內的建築形式完全不同。

陳君天目前正在製作的是,七七事變70周年《一寸河山一寸血》第5版。為了充實片庫,他甚至遠赴俄羅斯軍事檔案館,收集北伐時期的紀錄片。

42集紀錄片《一寸河山一寸血》在新唐人電視播出後,觀眾反響熱烈,因而一再重播。這部作品為何如此感動人?陳君天認為:「世界上什麼東西最可貴?真的東西最可貴。而我們這部影片中的東西都是真的,都是講真話。」

「我們是找一個故事,從『你是人,我也是人』的人性角度,來看這件事情。而以前為什麼大家不關心,因為以前很多是歷史學者,甚至是御用的,都是歌功頌德,因此難以讓人感動。而我們是從『媒體』與『電視』出發,沒有歌功頌德,所以呈現出來非常感人。」

陳君天曾為他為自己寫了一副「對聯自畫像」:

老小子,半世紀菸不離手可以戒

苦行僧,四十載電視長路不肯停

作為一位電視工作者,特別是節目製作人,工作的負荷與壓力非常巨大,因而許多這樣的工作狂都是煙槍,陳君天當然也不例外,據他說抽最凶的時候,一天可以抽3包半。原本他想,他的人生也沒有什麼樂趣,連煙也不讓抽,那實在太沒意思了。

但有一陣子身體不大好,醫生也不講抽煙會對身體如何,只是告訴他:「如果再抽煙的話,就不能做電視了。」他一聽之下,毅然決然說:「那好,我戒!」從那天開始,陳君天再也沒有抽過煙了,甚至也不必靠嚼口香糖來轉移,因為對電視工作的熱愛,使得他可以放下數十年的煙癮!而決心戒煙那天身上還剩下的3包煙,至今還放在神檯上供著呢!

=============================
重回浴血抗日舊戰場

文 ◎ 陳柏年


國軍在南運河架設浮橋,準備渡河迎敵。

對日宣戰的當時,許多國外政論家視為是以卵擊石的「瘋狂之舉」。文獻記載,七七事變時,中國僅有海軍艦艇6萬噸位、空軍飛機300架。日本則擁有海軍艦艇 190萬噸,2,700架飛機,陣容直追英美。日本軍隊訓練有素、戰備精良,而中國士兵除中央軍隊外,有收編的雜牌軍、土匪軍,且裝備簡陋奇缺,3個人夥用一桿槍的情況比比皆是。軍力懸殊如此,難怪其誇口將「三月亡華」。

慘烈的淞滬會戰

淞滬會戰是中國有史以來最龐大,也最慘烈的一場戰爭。雙方俱投入百萬人馬,而中國草鞋兵以血肉築成長城,捍衛國家,死傷慘烈至極。一個師有15,000人之多,當時第三戰區司令官馮玉祥說:「我們的部隊,每天一個師又一個師投入戰場,有的不到3個小時就死了一半,有的支援5個小時死了2/3,這個戰場就像大熔爐一般,填進去就熔化了!」

當時淞滬戰場在素稱為十里洋場的上海,四面平曠,無險可守,日軍陸海空三軍的火力盡量發揮之下,我軍等於陷入一座大熔鐵爐。因此淞滬大會戰,可謂以國軍的血肉之軀填入敵人的火海,每小時的死傷輒以千計,雙方死傷逾百萬,犧牲的壯烈,在中華民族抵禦外侮的歷史上,可謂前所未有。參加第1輪進攻的88師士兵蔣堂華回憶:

「我們是8月15日到的,把上海所有被日本人佔領的地方,統統拿回來了,就一個大紗廠沒拿回來。我們523團攻進去一個營,中斷他的電網,一個營整個死在那個大紗廠裏頭」。

談到抗戰的艱難不易,陳君天說:「我們的空軍前3個月就打完了。『筧橋』英烈傳是抗戰第一個月的事。」

由於空軍僅有300架飛機,數月間就全軍覆沒。沒有了空軍,我軍依然奮勇死守,一往無前。為了防止日本海軍沿長江西進威脅南京首府,國民政府在江陰長江江面上建立堵塞線。在船艦奇缺的狀況下,當時海軍全力以赴的工作竟是:把船上的炮卸下來,然後把船炸沉。於是海軍也消耗殆盡。「江陰沉船」是海軍史上壯烈的一頁。然而江陰堵塞線也是抗戰中最大的堵塞線,像塊魚骨一樣,死死卡住日本的海軍喉管。

爾後日軍為了打通江陰防線,增派飛機轟炸、加援艦艇,我軍以對空高射火力殊死戰鬥,海面烽火蔽天,砲彈激起水柱如林。然而我軍死守防線,就是到了11月12日上海失陷,日軍始終未能突破防線。日軍誇口3個月滅亡中國,但中國軍人固守淞滬、江陰,就超過3個月之久。


民眾熱烈慶祝台兒莊大捷。

「台兒莊大捷」是一場振奮人心的戰役。陳君天在台灣嘉義,訪問到淞滬會戰時第19集團軍總司令薛岳,當時他已經高齡101歲了。抗戰時長沙3次大捷,薛岳是主其事者,任職第9戰區司令。當時按照國民黨軍事委員會的戰略部署,就是避免決戰,保存實力。陳君天說:「其實我們老總統(蔣中正,當時任職委員長)從開始就打死不願意決戰的,為什麼?因為他沒本錢,因為當時兵力懸殊,如果決戰的話,一垮就沒有籌碼了,全國就完了,所以我們盡量的躲、盡量的閃……,能多活一天就多一天希望。」

薛岳當時銜命死守長沙,守不住時就往衡山退,以保全實力。個子小但脾氣奇倔的薛岳不服氣:「我老薛一定挺得住!」堅持要與日軍一決勝負。蔣介石著急地派陳誠與白崇禧調停,乘飛機從重慶到長沙傳達命令:「你如果一定要在長沙打,那就是抗命!」然而薛岳拒絕接受,反罵他們「亡國大夫」,將他們罵回去了。陳誠與白崇禧還沒有回到重慶,薛岳就打電話過去,請示蔣委員長。當時蔣介石已經就寢。薛岳就跟宋美齡說:「我就要在長沙打,打敗了我自殺,以謝國人;打贏了算我抗命,你們槍斃我!」宋美齡說:「薛將軍你不要激動。我跟委員長講。」第二天宋美齡傳話:「伯齡兄啊,委員長講過了,你要有這個信心你就在這裏打,這個時候我們難得有這樣的信心,有這個信心我們為什麼不要呢?你這不是抗命,現在委員會重新再下個命令,配合你。」

陳君天在台灣嘉義訪問薛岳的時候,薛岳已經101歲了,雖然說話不是很清楚,但是記憶力仍舊很好。他講述他的「天爐戰法」,所謂的「天爐戰法」,就是引君入彀:先調遣士兵往四方撤,讓敵人長驅直入。待敵人進來後,再伏擊、誘擊、側擊、尾擊,分段一舉包圍殲滅。一方面消耗敵人體力,一方面打擊敵人,如果沒有訓練精良的士兵與良好的部署,是辦不到的。當時原僅預備截止日軍攻勢半個月,卻堅持長達半年。這次的大勝全民歡騰,國際震驚,大大激勵了抗戰的信心。

當攝製組採訪完畢,臨走時,薛岳老先生到書房,為攝製組提筆寫了四個字:「精忠報國」。稀齡的退役將軍,在默默無聞的平淡生活中仍舊念著精忠報國,使人聞之涕下。

國軍曾經在長沙出奇制勝,也曾經為了阻擋追兵而決堤黃河。震驚中外的黃河決口使豫東皖北44個縣市,5萬4千平方公里的土地頓成澤國,民眾死傷者、無家可歸者不知其數,卻也有效阻止日軍精銳前進,為中華民國爭取了3個月的寶貴時間。這些驚天地、泣鬼神的戰役史實,透過陳君天的搜羅剔抉,以影像重現眼前,引導我們重回中華民族艱苦克難與光芒萬丈的歷史時刻。

============================
恢復抗戰真實的歷史

中國各朝各代皆以修史為最重要的文化任務,所謂以史為鋻,可以知榮辱。然而,現代中國大陸許多人常常通過扭曲的鏡子,觀照近代中國的歷史,這對中國人繼往開來有非常不利的影響。恢復中日戰爭歷史的真實,因此成為現代中國人頗為重要的文化任務。

文 ◎ 臧山(新紀元周刊總編輯)


民國26年淞滬戰爭爆發,蔣委員長親赴督戰。


國軍在台兒莊挖掘壕溝禦敵。

歷史就像一個由遠漸近的影子,離我們越近越清楚,離我們越遠就越模糊。對於文明世界來說,歷史可以通過文字和其他方式記載下來,讓後來人明白無誤的瞭解這個世界曾經發生的故事。

然而,這其實只是一個一廂情願的想法。在人類歷史上,由於各種政治、文化、宗教和經濟的原因,人們常常主動或者被動地扭曲這個世界上所發生的真實故事,以致歷史常常變得撲朔迷離、面目模糊。這種情況,在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大陸地區更加十分明顯,以致僅僅過去50年的歷史,在中國人心中就已經面目皆非,各說其是了。

抗日戰爭的基本數字

1937年到1945年間的抗日戰爭期間,在華日軍人數最多時有近200萬,協助日軍的中國偽軍最多時超過100萬(整個抗戰期間偽軍總人數約為210 萬)。據日本厚生省1964年調查後統計,日軍在侵華戰爭中死亡的人數約為44萬人。(不包括印緬戰場上中國遠征軍和駐印軍和美英協同殲滅的約16萬日軍。)

抗日戰爭中,中國國民革命軍兵力最高時達500萬人。中國國民政府領導下的國民革命軍與日軍共有22次大型會戰、1,117次大型戰鬥、小型戰鬥38萬 931次。國民革命軍陸軍死亡、失蹤321萬1,914人,空軍陣亡4,321人、損失戰機2,468架,海軍全軍覆沒。加上因病減員等非戰場損失,國軍總損失400多萬人。不過,亦於大小會戰中,讓日軍損失48萬3,708人,而傷者更達193萬4,820人。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日戰爭中,共129名日本將官陣亡,只有其中3名是陣亡於與八路軍會戰中,共有126名日本將官陣亡於與國軍會戰中。

除此,由共產黨領導的包括八路軍、新四軍及抗日根據地民兵在內,主要以在日本佔領區內游擊戰為主。八路軍在抗戰期間,參加過的大型會戰只有兩次,一為太原會戰,中共軍隊伏擊日軍,是為「平型關伏擊戰」;另一次為「百團大戰」,由八路軍匯集數十萬人進行迫擊,擾亂日軍後方。

根據中共方面的說法,平型關戰役殲滅日軍1,000餘人,但日軍戰報顯示,該戰役日軍亡167人,傷94人(兒島襄著:《日中戰爭》,日本文藝春秋社 1984年版)。百團大戰,中共官方數字為斃傷日軍2萬餘人、偽軍5,000餘人,俘日軍280餘人、偽軍1.8萬餘人,日軍戰報為亡302人,傷 1,719人,皇協軍傷亡失蹤1,202人(《華北治安戰》)。

境外作戰令列強刮目

中國的抗日戰爭,在後期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一部份。中國戰區最高統帥為當時中國的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日軍偷襲珍珠港、攻取菲律賓、佔領緬甸、馬來亞和印度尼西亞。美軍和英軍如潮水敗退,使得中國不但被切斷了戰略物資進入中國的通道,而且立即在西面也面臨日軍的威脅。

中國組成40萬人的遠征軍,在緬甸數次鏖戰,最後終於和美英軍隊一道逐走日軍,並進入泰國和印度支那,徹底切斷日軍大陸交通線。這一戰役使中國陸軍在國際揚名,美英各國對國軍戰力從此刮目相看,也奠定了後來列強把中國列入戰後世界秩序重建主要力量的決心。

對美外交作用至為關鍵

中國對日本的戰爭雖然取得勝利,但根本上講,中國並未以軍力和國力戰勝日本,日本戰敗投降的關鍵在於美國軍隊徹底摧毀了日本的戰爭機器。

中日之戰的初期,中日各自全力爭取美國支援。在這方面,中華民國政府取得了完全的最後成功。由蔣中正夫人蔣宋美齡和宋子文、胡適等為主要外交力量的中華民國外交集團,完全取得了美國官方和民間的支援。

美國人以禁運為要挾,要求日本自中國完全撤軍。其中黑色金屬和石油的禁運,對日本的戰爭能力構成了巨大打擊。日本之所以能以較少軍隊橫掃中國大陸,除軍人訓練有素之外,主要靠軍隊裝備完善和運動性強,因此對石油依賴性極強。當時全球石油出產九成來自美國,美國對日禁運石油構成致命打擊。

因此,日本人開始覬覦印度尼西亞在荷蘭殼牌石油公司手中的油田。由印度尼西亞到日本,必須經過由美國控制的菲律賓,日本要跨過美國人,必須摧毀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戰力,最後才有對美國太平洋艦隊基地珍珠港的偷襲。

這是中日戰爭關鍵轉折點,而基本由當年中華民國外交的成功所導致。

國際地位在抗戰中大大提升

清末以降,中國積弱,被迫和西方列強簽訂多個不平等條約,在境內有不少外國的「租界」。抗戰期間,由國民政府和美英法蘇等國組成盟軍,中華民國政府和英美達成協議,取消所有不平等條約,取消所有西方列強在中國的租界,取消外國在華的「治外法權」,並以五強之一的身份參與戰後世界和平重建,這也是中國取得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資格的來源。

戰後,外國在華的治外法權和租界基本取消,唯有蘇聯在中國東北的特權遲未奪回。中共奪取政權之後,因需要借助蘇聯的力量,所以蘇聯紅軍於1956年才撤出中國最後一個外國管轄「特區」旅順港。

恢復扭曲的真實歷史

中國有3千年信史文化,是世界上信史記載最全和最完整的民族。中國人重視歷史,各朝各代以修史為最重要的文化任務。所謂以史為鑒,可以知榮辱。

上個世紀對中國最重要的這場戰爭,由於被中共故意加以扭曲,所以現代中國大陸許多人常常通過彎曲變形的鏡子觀照近代中國的歷史,這對中國人繼往開來有非常不利的影響。恢復中日戰爭歷史的真實,因此成為現代中國人頗為重要的文化任務。

============================
抗日戰爭鮮為人知的故事

文 ◎ 陳柏年


國軍測量日軍高度。

陳君天接受蔣緯國邀請,擔任《一寸河山一寸血》製作人的時候,表明自己並非歌功頌德的「歌德派」,一切都會按照事實陳述。親和幽默的蔣緯國也慨然同意,他說:「誰做得不好,你都可以批評,包括我家老頭子(蔣中正)」。

事後蔣緯國果真履行承諾,播出的時候看一看,也只是看在時間、資料上有沒有錯誤,而非思想或意識形態上的錯誤。這樣自由而寬大的支持,使得這部紀錄片更加貼近真實與人性。陳君天說:

「我們主張把真實的東西留給後代,所以我們常常從人性面看一件事,所以我們沒有蔣委員長多偉大、國軍多英勇的話,沒有那些美化與誇飾。我們是找一個故事,從『你是人,我也是人』的人性角度來看這件事情,所以會感到非常感人。」

被龍應台稱為「國寶」的資深電視製作人陳君天,由於製作功力深厚,對於抗戰經過猶如數家珍,擁有許多精采的好故事。

信守承諾的小王

抗戰8年,老百姓往西南遷移的過程中,流動的人群有800萬到1,200萬人,這麼龐大的遷徙,無法用火車,因為當時的火車僅有東西向。汽車是很少的;如果選擇搭船,又是由北到南,等於是逆流而下,備增困難,因此大部份的人都選擇徒步完成這趟萬里跋涉……。在這樣的遷徙潮中,就有一個小故事。

當時中央大學的校長羅家倫,是一位很有遠見的學者。他在抗戰的頭一年就想遷校,想說遷一次就好,結果一遷就遷到了重慶,直到抗戰勝利,都安全無恙。根據資料顯示,抗戰8年當中,有的學校就遷了12次,遷到最後都支離破碎了,對於一個學校是多大的損失!

當時的中央大學頗負盛名,校產可觀。他們的畜牧系也很有名,將全世界優良的品種,如安哥拉的羊、澳洲的牛……等等最優秀的動物買來,擁有一個很大的牧場。但是臨到遷校的時候,就面臨難題了。當時只好像諾亞方舟一樣,每種動物選兩種,上船帶走。那其他的呢?只好忍痛留在原址了!

羅家倫臨走的時候,特地囑咐農場的員工小王:「小王,就算是我拜託你,這些雞、鴨牛羊呀,我帶不走,你就幫我守著好了,如果有朝一日抗戰勝利回來,這些東西還在,我謝謝你,如果這些東西不在了,你就算把他統統吃掉我也不怪你,因為我知道日子難過。」

到了民國26年,情況越加吃緊。小王越想越不服氣,他就把這些雞呀、鴨啊集合在一起,把雞鴨放在籠子裏,然後讓牛羊去背這些籠子,再將牛羊用繩繫著,一隻牽一隻的走。因為帶著動物,他沒辦法走水路,就從南京走山路,還經常碰到飛機的空襲……,就這樣,整整走了一年,把這票東西帶到重慶去了!

到達重慶的時候,剛好羅家倫上街去,看到前頭灰塵很大,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上街來了。他一看,失聲喊出:「小王!」小王也哭喊著:「校長!我來了!」兩人抱頭,喜極而泣。

陳君天慨嘆的說:「這可以拍成電影啊……這麼感人的東西。抗戰時這麼感人的東西太多了,只是把它僵化了,沒有把人的東西放進去,這些珍貴的資料都流失掉了……。」

孤軍奮鬥的勇者之吼

《一寸河山一寸血》監製人之一的蔣緯國將軍,當時也透過鏡頭,說了這麼一個故事:

他說蔣介石總統,那時候是委員長,在重慶的時候壓力非常大。因為面對這麼強大的敵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能撐到什麼時候!而且沒有任何一點外援。在西北,有共產黨的軍隊在發展,在咄咄逼人,而國軍內部有許多軍閥的部隊,又不一定能指揮得動,他所受到的壓力是很大的……。

那時候是太平洋戰爭發生以前,日本人已經鎖死海岸線,中國的外援完全依靠滇緬公路,當時的日本竟要求英國人封鎖滇緬公路,向他們承諾:「你幫我切斷滇緬公路3個月,我就可以把中國擺平,到時候我們再一起攻擊希特勒……。」那時候我們被掐得簡直沒有辦法。

當時在重慶,深夜,蔣緯國經常聽到委員長在野地洗澡的時候,會發出「哇!……哇!……」那樣淒厲的長嘯,使他嚇了一跳。蔣委員長就是靠這樣的方式抒發自己的壓力。

陳君天描述:「就好像晚上很晚的時候,你一個人在半夜的時候,你一個人站在山巔頂上,旁邊看不到一個人的時候,呼呼的風聲在耳邊,感到很孤寂……,這股壓力才釋放出來。」

===============================
沒有「以德報怨」這回事!
文 ◎ 李大衛

在台灣的教科書與政治宣傳中,抗戰勝利後,因為蔣介石對日本寬大為懷,「以德抱怨」,所以沒有向日本要求賠償。陳君天指出,根據他訪問了700多位證人、學者,查考各種文獻的結果發現:「根本沒有『以德報怨』這件事!」

他說,抗戰勝利後,蔣介石只說:「不念舊惡,與人為善」,蔣介石是很熟悉儒家經典的,他當然知道《論語》〈憲問篇〉中的一段對話:「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陳君天說,那時中國人民因為8年戰爭已窮困痛苦至極,中國物價水準上升了2,400倍,成都更漲了5,000倍,中國經濟整個被拖垮了,在這個情形下,中國怎麼可能不要賠償?

「如果日本人不肯面對他們在戰爭中的『加害人』角色,要讓『受害人』如何遺忘、如何原諒呢?德國政府對納粹受害人的賠償已超過600億美元,直到今天還有 17萬猶太人繼續領著德國賠償,但日本對亞洲國家做了什麼?百年來,日本藉著發動戰爭,打贏了就得到天文數字的賠款,並進而奠定其建立資本主義的基礎,中華民國被迫抗戰,慘勝後卻連一聲道歉也得不到!」

事實上,早在1939年國民政府參政會就已做成決定,要翔實記錄中國在戰爭中的損失,1944年還組成了「索賠委員會」,記錄中國人員死傷情況與物資損失,準備戰後跟日本算帳。所以,陳君天說:「以德報怨這四個字根本是一場誤會,被濫用了。」

=================================
中共貪天功為己有

文 ◎ 陳柏年


淞滬戰役其間,國軍收復金家宅後,在村外休息。


婦女們為將士縫製軍服。


淞滬戰爭期間,國軍重砲隊在上海前線作戰。

當年南京失守,國民政府被迫宣佈遷都重慶時,蔣中正代表國民政府發表遷都聲明中說:「我們始終相信,暴力是不能打垮我們的。終有一天,會由敵人製造的廢墟中出現嶄新的國家,只要地球存在,這個國家就將繼續存在。敵如進攻南京,我們就保衛南京。敵如進攻四川,我們就保衛四川。只要敵人繼續侵略,我們就繼續抵抗。」國民黨軍隊艱苦抗日的史實,可昭天地。

近年來,共產黨卻大肆吹噓抗日戰爭時的豐功偉業,尤以平型關大捷與百團大戰尤甚。然而14年的抗日戰爭不算,中日正式宣戰的8年──1937到1945年裏,共有22次雙方兵力不下百萬對峙的大型會戰、117次的中型會戰,以及38,913次的小型會戰。其間場面以屍骨成山、血流成河來描述,一點也不誇張。而所謂的平型關大捷與百團大戰,僅僅是中小型會戰中的兩役。況且當時中國國民黨擁有中央軍、雜牌軍、土匪收編兵……420萬軍隊之多,然而中共直到 1936年的西安事變為止,也不過才2萬多人。

後來共軍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軍。抗戰不久又改為八路軍,支領中央糧餉。當時,毛澤東告共軍官兵說:「雖然現在我們表面上包了『白皮』,但內底裏仍然是『紅骨』。」於是落實執行「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壯大自己」的策略,對於抗日戰功的誇大,以「欺世盜名」論之,一點也不為過。

而戰敗國日本對於中日戰爭這段歷史的隱晦與謊言,更令我抗日英靈蒙受不白之冤:「對於這段歷史,日本從不承認,每隔一段時間就修改教科書,……1995年時,所有的媒體在報導抗戰勝利50周年,所使用的詞語都是『終戰』!『終戰』是日本用的詞語。如果不用『抗戰勝利』一詞,真的對不起先賢先烈的捐軀。」
因此,這部《一寸河山一寸血》,號稱是14億中國人中唯一的真實影像,誠乎其言!
 

===================================
影視名人談陳君天

(新聞提示)陳君天從事電視工作長達30餘載,獲頒電視金鐘獎等17項文藝獎項。早年許多大牌明星如李宗盛、張清芳、費玉清、王芷蕾等,都是在陳君天所製作的綜藝節目中第一次上電視。在本刊專訪中,幾位與陳君天共事過的知名電視人,談對他的印象與評價。

文 ◎ 李佳靈

前台視總經理劉侃如

陳君天對工作非常投入,可以為了工作好幾個晚上不睡覺。他收集了那麼多大場面的資料、影像,訪談了上千人,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金馬影帝孫越

陳君天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考據、有內涵、跟文化脫離不了關係的,他有多方面的創意,製作出許多了不起的影像作品。

前台視總經理李聖文

陳君天挺有個性的,幾乎是個工作狂,在電視界不僅有難得的才華,而且整個人充滿了愛。他下決心要做的事,什麼都難不倒他,而且出於善意去做,沒有既有的政治立場,做出來的,很感人、很美。

金鐘影帝林在培


(林在培提供)

陳君天很小年紀就跟隨部隊到台灣來摸索,是第一代到台灣來做傳媒的,使命感特別深。人家給50萬,他用60萬去做,就是一定要把節目做好。砍他的預算,他也不爭吵,倒貼自己的酬勞照做,整個團隊就像是一家人一樣,即使不領酬勞,大家仍願意做下去。這個年代沒有人這樣做節目!

名主持人侯麗芳


(唐賓/攝影)

陳君天很會用人,可以把藝人的優點發揮到極致,點子也很多,很會設計節目,每次寫的稿子,我都會覺得「對、對、對,這就是我想講的。」他不會理財,做製作人做這麼多年,錢都花在節目製作上。他很正派,做節目既不拿錢,也不吃人家豆腐,在這個複雜的電視圈子裏不容易,他是應該受重視的國寶級製作人。

資深藝人陳凱倫


(陳凱倫提供)

我與陳爸爸的合作是在青少年時代,當年想當個稱職的主持人,都是陳爸爸引經據典地在拍攝現場講、現場錄。陳爸爸有個很好的風範,那就是,在攝影棚,他幾乎不發脾氣。像陳爸爸這樣,能用心收集史實資料的人,很難得。如果媒體希望復興傳統文化與倫理道德,導正人心,應該多多地跟陳爸爸取經。

42集史詩性歷史記錄影片一寸河山一寸集錦


歷史的真顏–一寸河山一寸血


一寸河山一寸血(12): 南京屠城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6-06 6: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