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永垂不朽」是黃菊喪事的焦點之爭

6月4日,中共外交部約見日本共同社駐華總局長和特派記者,批評該媒體關於溫家寶總理明年不再留任的報導全屬謠言,不負責任。法新社圖片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7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張海山新聞綜述)中國人已經習慣了,聽到諸如「黨和國家領導人去世」的報導,八成都能看到「永垂不朽」的字樣或聽到中央台播報這樣的結語。

這次給黃菊辦喪,人們熟悉的「永垂不朽」卻未見出現。在追悼會的現場,「沉痛悼念黃菊同志」是主標幅,幾乎所有的花圈也都寫著同樣的內容,沒有任何個人的發揮。

「沉痛悼念」與「永垂不朽」

6月5日央視權威播報黃菊追悼會時,至最後結束語,念到「……為黨和國家事業的發展殫精竭慮,貢獻了自己的全部智慧和力量。」但是從行文來講,這時正是氣氛最佳之時,應有一句有高度的總結。比如,如能有一句「黃菊同志永垂不朽」,給人感覺才能壓得住前面悼念的沉痛。

可惜胡溫沒有釋放此句,央視也就不敢自由發揮了。黃的喪事,從訃告、輓聯、悼文及視頻鏡頭等等都沒有甚麼「永垂不朽」 的字樣。在最需要「永垂不朽」,最能體現「永垂不朽」意境的場合卻沒有任何「永垂不朽」的影子,「永垂不朽」一詞在對黃菊的喪辦中似乎是被胡溫嚴格限制使用的字眼。

就是說「沉痛悼念」與「永垂不朽」的區別就是胡溫對黃的原則性拿捏。


「永垂不朽」一詞在對黃菊的喪辦中似乎是被胡溫嚴格限制使用的字眼。法新社圖片

按照保菊派的說法,這也許也沒甚麼大不了的。例如,此次胡溫給黃菊定調,在訃告裏沒有甚麼「革命家」、「主義者」,也沒有「偉大」、「傑出」等字眼,黃菊被封三帽「某某員」、「某某士」、「某某人」。據說是黃沒有革命歷史背景,不屬於老一代革命家。對於像他這樣的官僚階層,現在的評價已經到頂了。按這個說法,「永垂不朽」被「沉痛悼念」完全替代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新華網上出現「志永垂不朽」

然而,新華網上對外公佈的「黃菊同志生平」,儘管好詞用盡,卻絲乎並不滿足,到最後,果然有一個帶有驚嘆號的驚人之句:「黃菊同志永垂不朽!」

這可以說是現今為止,官方唯一對外顯示的「永垂不朽」 的說法。如果這一評價是胡溫官方的原創,這可是遠遠超越其他甚麼「卓越領導人」之類的帽子。能呼「黃菊永垂不朽」,就促其步入了革命家的行列了。

胡溫既如此大度封黃這等大冠,為何還要扭扭捏捏的藏在生平最後,拿出來大講特用,以此做足人情,豈不更好。

尤其是追悼會,如果遺像上面是「黃菊同志永垂不朽!」會是甚麼效果。顯然胡溫,不會把這樣的事都搞錯。顯然「永垂不朽」不是胡溫本意要推之詞,但是它還是出現了。

黃喪辦背後的凶險脈動

這個唯一的「永垂不朽」的顯現,卻暴露出胡溫與江系雙方勢力在黃菊評定上所角力熬戰的政治底牌,同時也讓人清楚讀到了黃喪辦背後的凶險脈動。

既然生平能這樣寫,那別人就能這樣用,認真起來,這一句「永垂不朽」幾乎就能把胡溫操辦的黃菊喪事全盤否定。若黃值得「永垂不朽」,可是追悼會沒有使用,央視報導隻字不提,這不是在開國際玩笑嘛。

這樣看「永垂不朽」確實讓胡溫有點解釋不清,未免被動。

有關黃菊的任何措辭都是在中央嚴格控制和審核之下,如何能被隨便加入此句呢。顯然,這才是雙方爭奪的焦點,是權鬥和脅迫的結果。雖然胡溫不情願,但是還是被加了進來,裏面應有可以猜測的故事。

對胡溫而言,給個表面上的高評價、高規格等等都不是胡溫所關注的,反正死的是江家主力選手,在這方面退一步,並不失去甚麼。要嚴格把關的是這個「永垂不朽」重詞,不能成為黃喪辦的通詞,為已削弱的江家幫整體掌氣。

對江而言,表面名頭屬於黃個人。但是上海幫目前要爭奪的就是這個極具特殊份量的措辭,「永垂不朽」,有其重大意義。江要給黃菊封此大帽,把黃推到革命家的行列,死也給撐著點陰府,未來黃要被翻案就會困難;同時也是要給自己和上海幫帶上這頂大冠,所謂「永垂不朽」 ,就是在就要朽時緊急對外宣誓江家幫會「永垂不朽」。

江澤民直接出席黃的追悼會,顯示江對於黃喪辦是直接干預了。這個「永垂不朽」的異常出現,與胡溫的一系列操辦極不協調,極可能就是江直接硬賴出來的鬼事。

與此同時,控制新華網的江系人馬李長春之輩,也搞點小情調的彌彰。比如,新華網特意用一個成為植物人的「緝毒英雄」和他的「真情妻子」專題,配合圖片煽情,從6月2日黃死訊發表後,就一直放在邊上陪版,三天不換,非常罕見。其實就是搞所謂心理映射效果,期望讀者不自覺得把此「英雄」 、此「真情」之類的感性概念也移接給黃菊一點那樣的感覺。

作為得勢的一方,最忌與敗落者糾纏。胡溫處理黃菊後事手法的特點就是短平快,給面子不給裏子。例如,死後四小時出訃告,兩天後就辦火化;高官到齊,例行公事。追悼現場,人走匆匆,繞一圈,看一眼,火化了事,謂之高規格,自我安慰罷了,面子給夠,胡溫的原則是堅決不給「永垂不朽」的這塊高質裏子。

由於中央下令,有關黃菊的評價一律以中央所發文稿為準,地方不得自行操作。如此,黃菊之死也就和百姓脫鉤,死得清靜。對地方來說,黃菊的喪事就像承接一則三五日的短期商業廣告,商家怎麼寫就怎麼登,沒有自由評論,也沒有甚麼專題討論,故而民間反應冷淡。

黃菊病逝,外界一致認為是江系勢力的重大挫折。江系重要人馬的紛紛隕落,使得原有的胡溫勢力與江繫上海幫長期對局的平衡被打破。失勢的一方雖騰出了一定的政治空間,必不甘心,得勢的一方獲得了額外政治籌碼,但要有所交代,整個政局陡增了不少變數,局勢很可能會呈現相對的紛亂,而越是這樣的時候就越能出戲。

拉溫祭黃 北京外交部闢謠

江除了用「永垂不朽」攪亂胡溫對黃喪辦的處理,還有計劃的要把溫拉下來祭黃,曾慶紅早前釋放全退消息也是在為拉溫下馬做鋪墊。

6月3日,黃菊喪事未辦,就有日本共同社引述消息人士稱,中國總理溫家寶以工作繁重為由,表明堅決辭意,無意在明年春天繼續連任,有改任人大委員長的意圖。

海外某網立即發表了非常詳細的有關溫的黑材料,指溫是因涉入某貪腐案而尋求退路,這些材料看似詳細具體,只有國安類的調查才能取得,可見溫被對手選中為混水摸魚的目標。

6月4日,中共外交部約見日本共同社駐華總局長和特派記者,批評該媒體關於溫家寶總理明年不再留任的報導全屬謠言,不負責任。

分析人士認為,這是一直以來,中共高層滲透海外媒體,或者通過線人給海外媒體放消息。當中共內部權力激烈爭鬥時,很多時候都通過海外媒體放假消息,刺激國內對手的反應或者打擊政敵。當年毛澤東、鄧小平去世前後,內部各派權力爭鬥,中共也是成天發文件闢謠。

上海幫全面崩潰,中共政局大洗牌,頻繁不斷的造謠和闢謠正是中共政局劇烈動盪的特徵。

獨立評論 (164): 中共的「好幹部」潛逃國外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6-07 3: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