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測字知未來 簡體字化吉為凶

一賢
  人氣: 48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16日訊】古人測字是一門很高超的學問,甚至比周易算卦還準確有趣。北宋徽宗年間,河南開封有一個著名的測字先生叫做謝石。任何人隨手寫一個字,謝石就可以根據這個字說出這個人的過去未來,不但準確度驚人,而且入情入理。

當時有一個在京城做官的人,其妻子懷了孕,過了產期也沒有生下來,便想找謝石測一下何時生產。此人拿著寫好的「也」字讓謝石看。謝石看了看說,這個字恐怕不是你寫的,而是你夫人寫的。此人吃了一驚,問謝石何以知之。謝石說「之乎者也的『也』是個助詞,所以是『賢內助』所寫。」那人讓謝石再看,謝石說你現在想換一個官職做,但是換不成。此人又問為何。謝石解釋說,「也」字填水為「池」,填馬為「馳」,你要運動一個官職,但是池裡沒有水,陸地沒有馬,所以你就動不了。接著謝石又說這個人家裏近親都已過世,財物也散盡了,因為「也」是「他」去掉「人」,「地」字去掉「土」,所以家裏既沒有地也沒有人了。這也都說對了。

謝石測字神乎其技,靖康之恥後,高宗南渡,謝石也到了杭州。高宗聽說謝石測字很準就微服私訪。高宗用腳在地上寫了個「一」讓謝石測。「一」這個字沒辦法拆,謝石卻吃了一驚,說「土地」上寫著 「一」,「土」上加「一」是個「王」字,您不是一般的人。高宗聽了叫謝石次日進宮,然後寫了個「春」字讓謝石測。謝石說「春」的「秦」字頭太重,壓得下面的「日」頭都無光了,實際就是指當權的秦檜陷害岳飛之事。秦檜大怒,將謝石發配到嶺南。在路上,謝石看到一個人也在測字,他就讓這個人測一下自己的名,就是「石」字。那個人說你旁邊跟著「獄卒」,「石」見「卒」為「碎」字,兆頭不好。又問獄卒姓什麼,獄卒說姓皮。那人說「石」見「皮」為「破」字,恐怕你此次發配,有去無回。後來果然謝石一直未被赦免,死在嶺南。

這類故事很多,也很靈驗。因為中國漢字是神傳文化,每個字都蘊涵著神賦予它的特定含義,每個字都是一個生命,它的筆畫都不能隨便改動的,一改動它的意義就變了。

共產黨執政以來,對漢語文字進行了三次大的改動,大力推廣簡化字,改變繁體字的內涵,化吉為凶。你數一數所有簡化字都是化吉為凶,沒有一個是化凶為吉的。五十年代民間譏諷簡體怪胎順口溜:「親不見,愛無心,廠空空,產不生。」

例如把工廠的「廠」字改成「厂」字,結果弄得現在xx黨的「厂」裡真的什麼也沒有了,一切都空了。有個長輩從台灣到大陸投資,回台後,對晚輩提醒不要寫簡體字,尤其工廠絕不能寫,大家都莫名其妙。他才說,你看那個「厂」字,上面一根大樑,底下僅僅靠著一根斜斜的柱子撐著,這種工廠,不論你蓋得多高,它說倒就倒。

把車輪的輪改成轮,人字下面加上「匕首」,寓意中國人被殘害。所以中國大陸車禍比同樣使用漢字的香港、台灣多得多,無法比。因為台灣、香港一直使用繁體「輪」,所以車禍就少的很;把黨改成党,是想掩蓋它這個「尚黑」組織,把中國人民當作兒孫來欺壓。

把愛改成爱,使人們不再用心去愛了,所以人們互相之間勾心鬥角,互相算計,互相傷害;義字,上面是個羊,羊溫馴又善良,羊肉美味滋補,這麼吉祥美好的東西,正好用來祭祀天地神明當供品。簡體的「义」,一個大叉叉,再加上斜斜的一點,叉叉已經不是好東西,再加上三畫都是斜斜,這個簡體的義,真是斜之又邪。所以中共講的信義,千萬別當真,當年國民黨不瞭解中共的簡體「义」字,結果二次國共和談,都吃了大悶虧,還好逃到極力保存正體漢字的台灣。

戀,再看戀這個字,古代的戀字這兩條繩子是用來拴住對方的心的。戀字中間這個「言」,甜言蜜語,才是戀愛的主角。古人要告訴我們,閒也好忙也好,戀愛要不斷的談,你儂我儂,情話綿綿,才能像二條繩子緊緊拴住對方的心,只有一條還怕拴不緊呢!簡體字的恋是什麼涵義呢?亦當「也」講,亦心即也有心,是有三心二意的意思。所以現在中共大陸是多婚多戀,朝三暮四,包二奶的特多,離婚的也特多。

共產黨一貫好用「領導人民向前進」這句話來誘騙中國人,在它的許多歌中也是這樣唱的:「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進,進……」,可是中共在50年代就把「進」字改成了「进」字,這個改過後的簡體字,走字旁裡面是一個井字,神給人造的「進」字是讓人「越走越佳」,中共改過的字是越走越走到「井」裡去了,所以現在的中國人跟著共產黨越走越危險,最後就走到很深的「井」(地獄)裡去了……
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楊潔篪接替李肇星任中共外交部長,高見紛紛出爐,有切實的評議,也不乏書生的幻想。中間有幾則測字推演,筆者忽有所思,也發表一點意見。
  • 北宋徽宗年間,開封有一個非常著名的測字先生叫做謝石。任何人隨手寫一個字,謝石就可以根據這個字說出這個人的過去未來,不但準確度驚人,而且入情入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