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神話演義(130)

鍾毓龍;圖:志清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一百三十章 長腳扶盧女 軒轅丈夫國
一日,文命等到了一處,只見那些人身長總在四丈左右。仔細考察,原來他們身體上截之長不過與尋常一樣,獨長了一雙腳,大約在三丈以外,所以他們叫作長股國,亦叫長腳國。走起路來,搖搖幌幌,真有舉頭天外之概,令人可望而不可即,要想同他們說話,頗不容易。

文命道:“我從前聽說黃帝五十九年,長股國人來朝,那時招待他們,據說頗費躊躇。一則生得既然如此之長,尋常門戶不能進出。這是第一項困難。二則席地坐下之後,他的那一雙長腳一直要伸到遠處,布筵設席,甚不方便。三則相見的時候,一個遠在半空,一個站在底下,行禮談話,都覺吃力。後來黃帝和木正赤將子輿商量,特地做了一副假腳,續在自己和從人百官的真腳上,務使和長股國人一樣的長,朝夕演習行走。又特地造起幾個高屋,所有門戶都在八丈以上,可以給他出入自由。又因為不能席地而坐,特地做一種可以垂足而坐的高席。又做了些高二丈多的高幾,以設筵席。後來長股國人到了,賓主相見,一切禮節,總算敷衍過去,沒有弄出笑話。現在我們來此,比較起來,在他胯下走進走出,亦是綽乎有餘裕,要想和他們談話,問他們風俗情形,恐怕難而又難,不如去吧。“

大家看見這個情形,亦知道無望,於是就一齊動身。路上橫革向眾人道:“長臂國的人,兩手長了,還有用處。長股國人兩腳長到如此,絕無用處,止有不便,真可憐。”真窺道:“他走起路來,一步可以抵尋常人五六步,奔走甚速,豈不是用處嗎?”橫革道:“平常時候走路,要如此之快做什麼?叫他去打仗,打敗了逃生,倒是好的。”國哀道:“長臂國人和長股國人假使合在一起,長股國人背了長臂國人,到水中去捕魚,倒是交相為助的。”伯益笑道:“這是他們做過的事情,從前有人看見,還做著幾句贊辭道:”臂長三丈,體如中人。彼曷為者?長臂之人。修腳是負,捕魚海濱。‘照這幾句看起來,豈不是他們早已做過這回事嗎?“大家聽了,都不覺一笑。

一日,走到一處,在海灘上歇下。只見波平浪靜,風景清和,是歷來所到的地方從未遇見過的,大家都說此地很有趣。下了龍背之後,齊向內地走去,絕不見有兇惡的禽獸,但見嘉木異卉分佈於山巔水涯,愈覺使人可愛。又走了一段路,只聽見遠遠號哭之聲甚厲,大家不解,急急向那有哭聲處尋去,愈走愈近,哭聲亦愈厲,四周林木都為之振動。轉過一個山谷,但見素車白馬、麻冠縞衣的人不計其數。仔細一看,原來是在那裏出殯送葬,許多人的號哭,加之以山谷中的反響,自然益發厲害了。之交道:“這個死者,想來是個達官貴人,或者是賢人善士,所以那送葬者有如此之多。”伯益道:“他們的葬禮不知究竟如何,我們何妨前去參觀呢。”

文命道是。於是大家緩步跟了他們過去,只見前面的靈車正在那裏慢慢的拖。靈車上面的棺木形式非常奇異,與中土不同。過了一會,到了安葬之地,那邊已有一個大坎,預先掘好,坎的底裏厚厚鋪著香草,草上又疏疏落落的好許多靈芝。坎外地上,香草、靈芝堆著的也甚多。靈棺停下之後,早有十數人將靈柩從車上抬至地上,旋即將棺蓋揭開,又將棺木的中段移去。那死者的屍身頓然呈露於眼前。原來那棺木的制度分為三層,下一層為底,以臥死者,中一層為四方之木,加於底之上,其高約三尺,上一層為蓋,大略和中國棺木相同,惟分為三截而已。那死者鬚髮皓白,年似甚高,就是那孝子和送葬的眾人之中年紀大的亦似乎不少。這時眾人哭聲又非常之厲害。哭了一會,那孝子率同數人將屍體扛到坎中,輕輕安置妥貼,隨即拿坎外地上堆著的靈芝、香草悉數都鋪蓋在屍體之上。然後又用細泥薄薄的灑在上面,等靈芝、香草等看不見,方才住手。大家又聚攏來,朝著坎痛哭不止。哭到後來,那孝子昏暈,栽倒在地,大家救護孝子,才把哭聲停住隔了一會,孝子救醒,一齊擁著一車而去,餘眾有些步行而歸的。

文命忙趕過去施禮,請問他道:“這位死者是貴處的達官貴人嗎?”那人道:“不是。是個尋常百姓。”文命道:“那麼一定是大聖大賢、功德巍巍的人了。”那人道:“亦不見得。他不過是個工人罷了。“文命道:”那麼諸位都是他的至親?“那人道:”這位死者親族很少,某等都是同閭同裏之人,並非至親。“文命道:”那麼諸位剛才何以哭得如此之衰痛?莫非從前受過那死者的大惠,或和他交情很深嗎?“那人聽了,詫異之至,說道:”哭死而哀,人之仁心,難道一定要受過他大惠的人,或交情深厚的人才哀痛,其餘都不必哀痛嗎?這句話,某實不解。“文命自知失言,忙解釋道:“某不過隨便問問,並無意思,請勿嗤笑。”便又問道:“貴國何名?”那人道:“敝處叫扶盧國。請問大賢等貴國何處?”文命告訴了他。那人聽了,拱手致敬道:“原來是中華大賢,怠慢怠慢。”文命又問他道:“剛才那死者年紀似乎很大?”那人道:“並沒有什麼大,不過三百歲。”文命等聽了,不禁駭然,便問道:“三百歲的年紀還不算大嗎?”那人道:“敝處之人,年齡都是三百歲,並沒有三百零一歲的人,所以並不算大。”文命道:“足下今歲高夀?”那人道:“某虛度二百五十歲,和死者的長子同庚,再過五十年,也就要埋入坎中了。”

文命道:“貴國葬法,不用棺木嗎?”那人道:“怎樣叫棺木?”文命道:“就是剛才盛屍的器具。”那人道:“敝處向來不用此物。因為敝處的喪禮,父母死後,做子女的即水漿不入於口,直到死者之骨化為塵埃,方才可以飲食。倘使用一盛屍的木器埋在坎中,那麼何時骨化塵埃?孝子孝女豈不是要餓死嗎?”文命聽了,又詫異之至,便說道:“人之身體腐化淨盡,很不容易。骨殖之腐化,更不容易,往往有曆幾千年還存在的。現在雖則掘坎槁葬,但是要等到他形銷骨化,哪裡有這麼容易呢?“那人道:”容易容易,少則兩三日,多則四五日,無不化盡了。這是素來如此的。“文命聽了,煞是懷疑,或者他是故意如此說說的,或者那香草、靈芝之中藏著腐肉爛骨的藥,都未可知。然而又不便向他道破,又不便要求他幾日之後掘起那埋葬的屍體來實驗一下,也只得就不問了。

正要想告辭,那人因文命等是中華大賢,苦苦的邀到他村莊裏去留宿,文命推卻不脫,只得應允。那村莊中,人家約有幾百戶,聽見文命等到來,個個歡迎,輪流供食,按家分宿。文命等一連住了數日,覺得他們事親之孝,待人之謙讓,真是出於天性,絕無虛偽,不勝歎佩之至。到了臨別的那一天,親自寫了一塊匾額送給他們,叫作“扶老純孝之國”。於是率領眾人上了龍背,再向別處。在龍背上尤是稱歎不置。一日,到了一國,只見她們純是女子,絕無一男,不覺詫異。那眾女子看見文命等到了,亦非常之歡迎,個個圍繞攏來,殷殷招待,並且牽牽扯扯,都要邀到她家裏去。

文命看她們蓄意不善,本想嚴詞拒絕,後來要想探問風俗,只得婉詞和她們說道:“我們這一隊人是不能離開的,諸位要談話,何妨就在此地談談呢。”眾女子聽了,都覺失望,呆呆的立著不動。文命就問他們道:“貴國的男子現在何處?何以一個都不見?某等很想和貴國的男子談話呢。”那眾女子聽了,又非常不悅。隔了一會,說道:“男子是有的,不過還小呢。”正說時,人叢中就有一個抱著嬰孩的女子擠進來說道:“諸位要和敝國的男子談話嗎,請和他談。”文命等一看那嬰孩,不過生了幾個月光景,眉目間頗有男子之概,但是乳臭尚未幹,何能談話呢?便又向眾女子陪笑道:“請諸位不要相戲,某等想和貴國年長的男子談話。”言未畢,又有一個女子抱著一個大約兩三歲的男孩從人叢中擠過來,叫道:“先生,這個孩子年長了,和他談話吧!”

文命一想,這事奇怪了,這些女子苦苦與我相戲,不知何故,我在何處開罪於他們呢?正在躊躇,伯益在旁指指那孩子說:“我要想見見他的父親,或者他的伯叔都可以。”眾女子聽到這句話,頓時面色個個發赤,旋即個個歎氣。停了一會,有一個女子說道,“也可以,諸位請跟我們來吧。”當下那女子在前,眾女子簇擁了文命等曲曲彎彎,到了一座大廈之中。正殿三間,當中一間,供奉著的不知道是何神道。轉過後軒,只見一所極大的庭院,庭院正中,有一個長廣三丈的方池,池中正有兩個女子,赤身裸體坐在那裏,不知做什麼。

眾女子指給文命等看道:“這池名叫潢池,亦叫台虺之水,就是小孩子的父親了。”說完,又帶領文命等走到一座偏院,院中一無所有,僅僅有一口大井,眾女子又指指向文命等說道:“這可算就是小孩子的伯叔輩了。可是這池這井說是他的父親、伯叔固然可以,說是他的祖父、伯叔祖父亦可以,就使說是他的曾祖、高祖、遠祖,亦都無不可以。原來我們國裏的人類全是從這兩個地方坐一坐,看一看而來的。假使我們國裏有男子,何至於要這個池、這個井來做我們公共的丈夫呢?”文命聽了這話,非常詫異,就問道:“剛才兩位抱的小孩子不都是男孩嗎?待他們長大起來就有男子了。”眾女子聽了,又歎口氣道:“便是我們亦都存了這一種癡心妄想,所以在這裏費心費血的養他們。不是如此,一生出來,早弄死他們了。”文命不解,忙問何故。眾女子道:“我們生的女子,個個都養得大。若生男子,到了三歲,一定死去,豈不是天數嗎?”說到這裏,那抱小孩的女子說道:“我這孩子,已就要三歲了,不知道養不養得大呢。”一面說,一面竟大哭起來。文命等聽了,無不傷心,就用言語去撫慰他們。

忽然間,一個女子竟老著臉皮向文命等說道:“我們正苦都是女而無男,現在諸位恰恰到此,不可說不是天假之緣。我想,就請諸位永遠住在這裏,與我們配為夫婦,豈不好嗎?諸位都是中華國人,我聽見老輩傳說,中華國的貴人有夫人,有妻,有妾,一個男子,娶一百幾十個女子的都有。現在我們人數不多,諸位二十個人二百個,分配起來,所餘者無幾,未知諸位意下如何?我輩決不會妒忌吃醋,請諸位放心。”文命聽了,暗想這真是出於意外之事了,慌忙答道:“承諸位厚意,非常感激。但是某等均有事在身,且奉有君命,不敢逗留,請原諒吧。”那些女子沉吟了一會,又說道:“全體不能,剩幾個在此地總可以的。”文命等齊聲道:“我們都有事務,實在不能在此。”眾女子聽了,陡然個個怒形於色,罵道:“既然不能,你們到此地來做什麼?害得我們低首下心,陪了半日。”文命慌忙對他們道歉,眾女子一個也不來理睬。一鬧之間,頓然散去,口中還在那裏亂罵,像個很恨的樣子。文命等覺得可笑,但是也覺得她們可憐。

大家齊循舊路而回,一路走,一路議論。郭支道:“某聽說獨陽不長,孤陰不生。現在她們儘是女子,竟會得生男育女,煞是可怪。”國哀道:“她們這池水和井水坐一坐、看一看就會得育孕,尤為奇怪。我覺得那池水與尋常之水並沒有什麼兩樣。”文命道:“天地間不可以常理測度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只可以‘六合之外,存而不論’八個字了之,不必再去研究它了。”這時已到海邊,大家乘龍再向西北行。只見前面空中有一物,似鳥非鳥,從東北向西南而去。大家看得詫異,說道:“這個不知是何怪物?”狂章聽了,脫離龍背,飛身過去,匆匆一望,就回來報告道:“是一輛車子,車上坐著兩個人,大約是何處神仙之類。”黃魔道:“決非神仙。神仙的車子還要華麗,旁邊總有彩雲擁護,而且著實要走得快,沒有這樣慢騰騰的。”由餘道:“或者是修道初成,能力淺薄的神仙,亦未可知。”大家議論了一回,也就丟開不提。

過了多時,到了一座大山,但見山的南面屋宇櫛比,樹木參差,彷彿是一個大聚落,當下就降龍下去小憩。忽然看見一個人從林中出來,形狀甚奇,頭目面貌和常人不殊。但其身體細圓而長,彷彿像蛇。仔細一看,後面的確還有一條蛇尾,從下麵往上直蟠到頭頂,不知是人是怪。由餘忙上前問道:“貴處是什麼國名?”那人道:“敝處叫軒轅國。”文命見他能夠人言,料無惡意,遂上前問道:“貴國取名軒轅,是何意義?”那人道:“說來亦可笑。敝處人住在窮山之南,本來無所謂國名。有一年,有一家姓公孫的人家生了一個孩子,非常聰明。後來跑到東方去,建立一番事業,聽說很是偉大。他自己取了一個名字,叫作黃帝軒轅氏。後來四面的鄰國都懼怕他了,知道敝處是他生長之地,所以就叫敝處為軒轅國,敝處人聽慣了,亦就承認叫軒轅國了。“

文命一想,原來我的高祖生在這個地方,今朝到此,不可謂非大幸。當下便問那人道:“黃帝軒轅氏生在什麼地方?此刻遺跡還在嗎?”那人道:“這個孩子自從到東方去之後,後來亦曾回來一次,據他說已經做了什麼中華天子了。護從的人非常炫赫。但是對於我們這些老輩、長者,倒依舊是致敬盡禮,和他幼年在這裏時一樣。我當時和他家本是鄰居,他的母親附寶,很是一個慈祥和善的人,我們常見的。所以這軒轅小孩子我時常抱他。他對於我亦很親熱。那次回來,我曾提了他小時玩皮的事蹟,問他,他都還記得。自從這次去了之後,沒有再來過,後來就聽說死去了。這樣一個聰明的小孩子,只活到一百歲,便爾天殤,真是可惜。諸位要訪他的故居嗎?相離不遠,請同去看看吧。”說著,轉身就走。

文命等一同跟著。大家心裏暗想:“黃帝軒轅氏到此刻何止五六百年,他說曾經抱過,而且口口聲聲叫他小孩子,這是什麼話?而且黃帝活到一百多歲他還說是天殤,這又是什麼話?”想到此地,文命便問道:“先生高夀?”那人道:“小呢小呢。小子今年才活到七百八十足歲,正是翩翩少年。先生之稱,萬不敢當。”文命等聽了,都大吃一驚,便又問道:“那麼貴國人的壽數最高是多少?”那人道:“亦不一定,大概普通總在千歲以上。先兄幼年多病,大家知道他是不壽之征,後來只活了八百歲,這是很少的了。其餘三千歲五千歲,都是常事。”正在說時,只見遠遠一座邱陵,丘陵之上,有許多房屋。

那人遙指道:“這丘上就是了。”少傾,到了丘上,只見那些房屋雖舊而不傾斜,男女老幼有許多人住在那裏。那軒轅國人說道:“軒轅這孩子上次回來時,非常愛惜他的舊居,防恐日久損壞,所以特地請了從前相識的人來居住,以便按時修茸。原說將來再來,而今已無望了。“說罷,不勝歎息。文命細看那丘形,有一處彷彿如車之軒,有一處彷彿如車之轅。暗想:“高祖當時號稱軒轅,或者以此得名嗎?”後來一想,又不對:“車輿之制,是我高祖所創造的,怎樣會得以此丘得名呢?或者我高祖會心不遠,創造車輿,就是依此丘之形狀而模仿成功,亦未可知。”

正在想時,只見那人東指西指道:“這裏是附寶住的。這裏是少典氏讀書會客之所。這裏是軒轅氏誕生之處。”滔滔不絕,說了一會。文命不勝慨慕,徘徊憑弔了半晌,又細問他們的飲食起居,才知道他們是飲露以解渴,吸氣以充饑,並不食穀食血的,所以有這般的長壽。後來文命等謝了那人,離了軒轅國,越過窮山,再向西北進。到了一處,只見那些人民,純是黃衣黃冠,腰佩寶劍,氣概軒昂,看見文命等是異國之人,都跑來詢問。文命告訴了他們,他們都羡慕道:“原來是中華人,中華是我們的祖國呢。”文命聽了,就問他們的國名。那人道:“敝國名叫丈夫。”

文命極口稱讚道:“照貴國人的儀錶,不愧丈夫之名。”內中有一個老者聽了,歎口氣道:“何嘗是如此呢?敝國純是男子,絕無女子,所以稱為丈夫國。” 文命詫異道:“那麼貴國姒續子孫之計怎樣呢?”那老者又歎口氣道:“不瞞老兄說,敝國創立至今,不過幾百年。從前先祖是中華人,奉了君主之命,到西王母處去采藥。哪知迷失路途,到了此間,糧食告罄,同行之人有幾十個,只得在此住下,采果實以為糧,織木皮以為衣。過了多年,大家性命雖得保全,而深恐怕日久之後,一個個都死起來,最後幾個無人埋葬,因此頗以無子孫為慮。哪知自此以後,個個人的肚皮都漸漸大起來。起初還以為病,但是飲食起居一切如常,並無病象,亦只得聽之。不料十月滿足之後,個個生產了。男子生產痛苦異常,然而久之亦成習慣,所以諸位看某等都是昂藏丈夫,不知道到了生產之期就不能雄飛,只能雌伏。一身兼父母,豈不可痛可恥。”說罷,又歎息不已。

文命道:“生育這件事,雖說自古有一定之道,但是亦有變例,即如某就是從母親之背而生的。某有一個同僚,是從他母親之胸而生的。現在男子產子,當然又是一個狀態。”那老者道:“某等產法大約有三種:一種最普通,是從背間而出,一種是從肋間而出,一種是從形中而出,寤寐之中,不知不覺,兒已產出,絕無痕跡,為父母者並不知痛苦。但是那種產法!最為難得。“文命道:”此等產生之兒,都是男子麼?“那老者又歎口氣道:“有女子啊!惟其有女子,再加以故老之傳說,所以我們才知道世界之中,男子之外,還有一種女子,而且女子才是正當產兒之人。不然,某等亦變成習慣,哪裡知道世界上還有女子,而以男子生育為可恥呢?”文命道:“那麼諸位所生的女子,養她大來,豈不是男女就可以婚配嗎?”那老者聽了,連連頓足,連連歎氣道:“就苦在養不大啊,從來沒有養到四五歲的,真是天絕我們呢!”

文命想問他們如何有孕之法,很覺難於啟齒。正在尋思,忽聽見伯益問道:“小兒初生,必須哺乳,貴國人亦哺乳嗎?”那老者道:“從前先祖第一次生產之時,苦於無乳,後來一想,男子胸前本來有乳兩顆,不過略小而已。既有兩乳之形,想上古時必有所用,大約因後來專以乳哺之事付之女子,日久不用,遂致退化。假使再用它起來,或者可以復其本能,因此就叫小兒頻頻吸之。哪知果然有效,不到多時,果然乳汁流出,後來產兒乳哺。完全與女子無異了。”文命道:“令遠祖貴姓大名?是中華哪一朝人?”那老者道:“敝遠祖姓王,單名一個孟字。是中華何朝人記不清了。”文命道:“令遠祖共生幾子?”那老者道:“共產二子。”文命道:“現在貴國全數共有若干人?”那老者道:“共有二千餘人。這二千餘人深念生產之苦,常想到別處去尋找幾千百個女子來,以成匹配,但是杳不可得。要想舍去此地,重返中華,一則路途遙遠,迷道堪虞;二則產業墳墓多在此地,未免安土重遷。現在諸位既然萬里迢迢來到此間,務望念同鄉之誼,有便時,將中華女子無論好醜多帶幾個來,敝國人不勝感激之至。”說罷,拜了下去。文命慌忙還禮,一面說道:“容某細細籌畫,如可設法無不竭力。”當下又詢問了些瑣碎之事,方才別去。

這夜,宿在郊外,大家商議辦法。看到女子國人之急,與丈夫國人之苦,同一缺陷。假使設法,使他們兩國聯合起來,既可使內無怨女,又可使外無曠夫,各得其所,豈不是兩全其美!好在他們兩國中間只隔一座窮山,路並不遠,撮合頗易。於是文命定計:“明日先將這個辦法與丈夫國人商議過了,得其同意,然後再遣天將到女子國去,征他們的同意。假使兩方面有一面不允,不必說;倘使都允許了,那麼還是女子國人都嫁到這邊來,還是這的人人都贅到那邊去,還是一部分嫁,一部分贅,這都要他們預先商量定的。還有一層,男女老少美醜如何分配法,亦須要預先說定,免得到那時大家爭奪起來,嘉偶變成怨偶,反致不妙。”大家聽了,都說不錯。

議完之後,伯益笑道:“這個媒人一做幾千個,可算得是千古第一大媒了。恐怕從前蹇修氏是個媒氏之官,一起做到這許多人亦是沒有的呢。”大家都笑了,真窺道:“丈夫生子哺乳,真是千古奇聞。”伯益道:“我們中國歷史上都有過,不過不多罷了。從前一個朝代,有一賣菜傭孕而生子。可惜他如何生法,及所生之子後來是否長成,均沒有載明。又有一個義僕,他主人闔家遭難,剩了一個新生之幼主。他抱了逃出,躲在山中,苦於無乳,就躬自喂哺。幾日之後,乳汁流通,居然將這幼主養大。可見這種事亦並非絕無之事。不過第一種,大家認為人痾妖孽,第二種,大家都以為是至誠所感,不去研究他所以然之故罷了。”一宿無話。

(故事情節摘選自 鍾毓龍《上古神話演義》)(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且說文命等越過赤道,經過北戶孫,南到沸水漂漂九陽之山,回轉來,經過裸民之國。再到赤道之下,卻是壽麻之國。 那壽麻之國非常炎熱,亦是日中時正立而無影,疾呼而無響的。
  • 且說文命離了沸水漂漂九陽之山,再向前進,到得一座島上。但見島之中央矗立一座高山,山上山下,密密層層,多是楓樹,卻不見有人跡。文命沿著楓林一路過去,但見那些楓樹上累累然多有贅疣,有口,有眼,頗像人形。
  • 到了次日,文命等病勢更加沉重,竟有神昏譫語的樣子。天地十四將商議只有去求雲華夫人了。庚辰剛要動身,忽見前面海上一乘龍車冉冉而來,車上端坐著一位女子。庚辰等料想是個神祗,忙過去問道:“尊駕是何處神祗?是否來救祟伯的病?”
  • 次日,文命等依舊前進。到了一座島上,只見樹木陰翳,山石峨峨,走了許久,不見人影。真窺道:“想來是個無人島了。”
  • 且說文命等離了君子國,再向西南前進。忽見前面海中湧出一片平原,其廣無際,簸蕩動搖,直沖過來。那隨行的千餘隻黿鼉悉數向前過去,彷彿衝鋒抵禦似的。
  • 天明之後,大家又商議動身。文命道:“駕橋樑之事,我看不可再行了。大海之廣,一步一步走起來,不但疲勞,而且曠日持久,不如各人分乘一黿,或一鼉吧。昨日那些黿鼉從後面趕到前面,輪流更替,非常之迅速,假使叫它單獨馱一人走起來,一定是很快的。”
  • 且說文命自肅慎氏國向東而行,漸漸到了大海之邊。遠望海中,一座大山橫亙在那裏,自北向南,其長彷彿有幾千里之遙。
  • 一日,文命等行到一處,天色漸暝,正謀休息,忽然一道光芒射遍大千世界,頓然又變成白晝,大家覺得非常詫異。
  • 文命等正走之間,那高山已漸漸近了,忽見遠處有物蠕蠕而動。郭支眼銳,說道:“是人是人。”大家忙過去一看,果然有無數的人居住在一條長大的溪邊。但是男男女女,長長幼幼,個個一絲不掛,或坐或立,或行或臥。
  • 且說應龍殺了女魃之後,旱災已除,文命就別了始均,率領眾人乘了二龍,郭支為御,依舊向北方進行。遇到大都會,必定下去察看詢問,有事則多留幾日,無事則即刻他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