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神話演義(142)

鍾毓龍;圖:志清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一四二章 孝養國來朝 夔作樂改封
有一年,正是帝舜在位的第三年,忽報孝養國之君執玉帛而來朝了。帝舜忙問群臣:“孝養之國在何處?從前曾否與中國相通?”大司空禹奏道:“孝養國在冀州之西約有二萬里。臣從前治水西方,曾聽人說過,當時因為路途太遠,所以沒有去。“大司徒契奏道:”臣稽查歷史,從前蚩尤做亂之時,孝養國人曾經與蚩尤抗戰。後來黃帝誅滅蚩尤,將那助蚩尤為兇暴之國一概滅去,獨表此國為孝養之鄉,天下莫不欽仰。從這一點看起來,當然與中國早有交通。而且他的人民風俗一定是孝親養老,很善良的,所以黃帝加以封號,難說這“孝養‘二字之國名還是黃帝取的呢。”帝舜道:“既然如此,且又二萬里而來,應該特別優待,一切典禮,秩宗去籌備吧。”伯夷受命,自去招待不提。

隔了兩日,帝舜延見孝養國君禮成之後,設宴款待,百官都在下面相陪。孝養國君與帝舜在上面分賓主坐下。大家初意孝養國君,必定是個溫文爾雅的態度,或者是個和平慈祥的面貌,哪知偏偏不然:高顙,大面,虯髯,虎須,長身,修臂,拳大如缽,彷彿孔武有力的樣子。大家都覺詫異。又看他的衣服亦很怪,不知是什麼資料做的。酒過數巡,帝舜先開言道:“承貴國君不遠萬里而來,敝國不勝榮幸,敢問從前敝國先帝軒轅氏的時候貴國曾有人到過敝國嗎?”孝養國君道:“從前先父受蚩尤的逼迫,幸得聖天子黃帝破滅蚩尤,給敝國解圍,又承加恩賜以孝養之名。當時聖天子黃帝巡守西方,先父曾經朝見。至於中原之地,卻未曾來過。”

帝舜聽了這話詫異之至,就問道:“令先君去世多少年了?”孝養國君轉起大指一算,說道:“二百二十四年了。”帝舜道:“那麼貴國君今年幾歲?”孝養國君道:“小臣今年二百七十五歲。”帝舜道:“如此高夀,可羨之至。”孝養國君道:“在敞國人並無有壽不壽之分,大概普通總是活三百歲。”帝舜聽了,覺得他這個國與尋常不同,就再問道:“那麼貴國君生時離蚩尤作亂還不遠,對於蚩尤氏情形,父老傳說大概總有點知道。朕聞蚩尤氏兄弟八十一人,個個銅頭鐵額,飛空走險,以沙石為糧,如此兇猛,貴國人能抵抗,不知用何方法?”孝養國君道:“敝國當時所怕他的,就是呼風喚雨,作霧迷人,引魑魅以惑人,這幾項實在敵他不過。至於論到武勇,敝國人民可以說個個不在他之下,所以是不怕的。”

帝舜道:“貴國人民如此驍勇!”孝養國君道:“不必敝國人民,就是某小臣年紀雖差長,還有些微之力。天子如不信,請拿一塊金或一塊石來,當面試試看。”帝舜聽了,要驗他的能力,果然叫人去拿一塊大金、一塊大石來。孝養國君拿來,放在口中一嚼,頓時碎如粉屑。大家看了,無不駭然。但是在他那張口閉口之時,又發現一樁怪事:原來他的舌頭與常人不同。舌尖方而大,裏面的舌根倒反細而小,殊屬可怪。後來他又說道:“敝國人的氣力,大概八九千斤重的東西總可以移得動。所以敝國那邊從地中取水不必用器械掘,只須以手爪畫地,則洪波自然湧流。蚩尤氏雖勇,實非敝國人之敵也。”帝舜道:“原來如此,殊可佩服。”

後來又問他國內的風俗,孝養國君道:“敝國風俗最重要的有兩項:一項是善養禽獸。凡是飛禽走獸,一經敝國人養過,就能深知人意,都能替人服役。所以敝國人死後葬之中野,百鳥銜土,百獸掘石,都來相助造墳。這是特別的。還有一項是孝養父母。人非父母,無以生長。父母的配合,原不必一定為生兒育女起見。但是既生兒女之後,那種慈愛之心真不可以言語形容。莫說在幼小時代,隨處愛護,就使已經成人和大了,但是他那一片慈愛之心仍舊是絲毫不減。歸來遲了,已是倚閭而望;出門在外,更是刻刻掛念;偶有疾病,那憂慮更不必說。

父母愛子,既然如此之深,那麼人子的對父母應該怎樣?所以敝國人民不但父母生前竭力孝養;就使父母死了,亦必用木頭刻一個肖像供在家中,朝夕供養,和生前一般。秋霜春露,祭祀必誠必敬,水產,陸產,山珍海味,凡力量能夠辦得到的,總要取它來,以供奉養祭享之用。即如小臣,忝為一國之君,亦有一個圜室。平常時候,叫百姓入海取了那虯龍來養在裏面,到得奉養祭禮之時,屠以供用。其餘禽獸草木更不必說。這就是敞國特異之點了。“大眾聽了他這番議論,無不佩服。帝舜道:“貴國能如此,真是難得之至。但是貴國四鄰見了貴國這種情形,當然能夠感化了。”孝養國君聽到這句,不住的搖頭,說道:“不能不能! 敝國西方有一個國家,他們正與敝國相反。“帝舜忙問道:”莫非不孝嗎?“

孝養國君道:“他們亦不是不孝,是不養。他們的風俗卻亦奇怪。他們的意思以為人亦是萬物之一,萬物都有獨立性,譬如老馬,決不靠小馬的奉養,老雞決不靠小雞的奉養,為什麼人為萬物之靈,到反要靠兒女的奉養呢?所以他們的人民深以受兒女的奉養為大恥,說是失去人格了。因此之故,他們對於兒女亦不甚愛惜。幼小時沒有方法,只能管他,養他。一到六七歲,做父母的就拿出多少資本來借給兒女;或劃出一塊地來租給他,教他種植,或養雞,養兔。將他所收人的幾分之幾作為利息或租金,其餘替他儲蓄,就作為子女之衣食費及求學費等。他們說,這樣才可以養成子女的獨立性及企業心。一到二十歲左右,有成人的資格了,就叫他子女搬出去,自立門戶,一切婚嫁等等概不再去預聞,彷彿是兩姓之人了。就是他所有的財產亦不分給子女;為子女的亦深以受父母之財產為可恥。因此之故,子女更無贍養父母之義務,偶然父母向他子女商借財物,亦必計較利息,絲毫不能短少,豈不是奇怪的風俗嗎?“

帝舜聽了,詫異道:“世界上竟有此等事!那麼貴國和他鄰近,不可不防這種風俗之傳染。”孝養國君道:“說也奇怪,他們亦防敝國風俗傳染到那邊去呢。因為弊國的風俗宜於老者,所以他們那邊的老者無不羡慕敝國之風俗而想學樣。他們的風俗宜於青年,所以敝國的青年亦無不羡慕他們的風俗而想學他,將來正不知如何呢。”

帝舜道:“這是什麼原故?”孝養國君道:“父子居共產,固然是極好的。但是既然同居,既然有父子的名分,為父母的對於子女之言動一切不免有時要去責備他,要去干涉他。就使不如此,而無形之中這麼一重拘束,青年人的心理總以為不暢意。所以不如早點與父母分居,高飛遠走,既可免拘束,又可無奉養之煩,且可以博一個能獨立不倚賴父母之名,豈不是面面俱好嗎?所以近今敝國青年往往有醉心於他們,以為他們的風俗是最好的,不過現在還不敢實行罷了。至於老年人的心理與青年不同,精力差了,倦於辛勤,一切遊戲的意興亦漸減少:而又易生疾病,所盼望的就是至親骨肉常在面前,融泄團聚,熱熱鬧鬧,享點家庭之樂便是了。但是照他們那種風俗是絕對不能,在那年富力強的時候有事可做,尚不覺寂寞。

到了晚年息影家中,雖則沒有饑寒之憂,但是兩個老夫妻爬起一對,跌倒一雙,清清冷冷,無事可做,一無趣味,彷彿在那裏等死一般,豈不可憐呢?萬一兩個之中再死去一個,剩了一個,孤家寡人,豈不尤其孤淒嗎?起初他們習慣成自然,雖則孤淒寂寞,倒也說不出那個苦之所在。後來敝國有人到那邊去,寄宿在一戶兩老夫妻的人家,那夫妻有兒子三個,女兒兩個。兒子一個做官,兩個做富商,女婿亦都得意。但是每年不過輪流來省視父母一二次,總算是孝子了。要是幾年不來,亦不能說他不孝。敝國人住在那裏,看得兩老夫婦太苦,遇有暇時,常邀他們到各處遊玩,又和他們說笑解悶。那兩老夫妻快樂之至,感激之至,後來他們問到敝國情形,敝國人告訴了他敞國人家庭的樂趣。那兩老始而羡慕,繼而感歎,後來竟掉下淚來,說道:“可惜不能生在敝國!‘從這一點看來,可見他們的老者醉心於敝國,以為敝國的制度是最好了。”

帝舜聽了,不禁太息道:“照貴國君這樣說,將來貴國的風俗一定為他們所改變的。”孝養國君問道:“為什麼原故?”帝舜道:“老者是將要過去的人,沒有能力的了。青年是將來的人物,能力正強。青年的主張既然如此,老者如何支持得住呢?”孝養國君道:“弊國也防到這層,所以常將他們老年人所受的苦楚向敝國青年演講,叫他們不要輕易胡為,免得將來作法自斃。”帝舜歎道:“這個恐防不中用呢。大凡人的眼光短淺者多,但顧目前之暢快,哪裡肯慮到將來?如果人人肯慮到將來,那麼天下就平治一半了,恐怕無此事呢。”孝養國君道:“依他們的風俗最可惡的就是他們亦能持之有故,言之成理,所以能熒惑一班青年。”

帝舜道:“是啊,這個就所謂似是而非。要去指駁他們,卻亦並不煩難。譬如他們說:”人為萬物之靈,何以不能獨立如禽獸?‘要知道人為萬物之靈,必定要高出於禽獸,才不愧為萬物之靈,並非事事專學禽獸,和禽獸一樣而後已。老年人的要子孫養,做子孫的應該養父母,這個正是人與禽獸不同之處。正是人靈於萬物之處,因為人的異於禽獸,不僅僅是言語、智彗等等,而尤在那顆良心,良心就是恩情,就是仁愛。天下人民以億萬計,儼然是一盤散沙,全靠思、情、仁、愛四個字來粘聯他起來,才可以相安而無爭奪。父母養子女,子女還養父母,就是恩、情、仁、愛的起點,良心在其中,天理亦在其中。

子女尚且不肯養,父母尚且不肯養,那麼肯養哪個?勢必至人人各顧自己了。人有合群之性質,只有禽獸是各顧自己的。照他們這種說法,是否人要學禽獸嗎?人不如禽獸的地方多得很呢。獸有毛,禽有羽,都可以溫其體,人為什麼要靠衣服來保護體溫?獸有爪,禽有角,都能夠攫啄食物,人為什麼要靠器械來做使用?禽獸生不幾時,就能自由行動,尋取食物,為什麼人要三年才能免於父母之懷?可見得有些地方人不如禽獸之處,正是勝過於禽獸之處,哪裡可以拿禽獸來做比例呢?大凡世界上不過天理、人欲兩條路,我們要孝養父母,是講恩情,講仁愛,可謂純是天理。他們不知孝養,是專以個人的便利快意為主,可謂純是人欲。天人交戰,事勢之常,將來必有大分勝負之一日,究竟孰勝孰負,不得而知。但是我們不忍抹煞這顆良心,不忍自同於禽獸,當然是要維持推重這個孝養的,貴國君以為何如?“

孝養國君聽了這番議論,傾倒之至,連說:“不錯,不錯!”當下又閒談了一會,帝舜看見他的服飾與中華不同,又細問他,才知道他們人民都是織茅為衣的。過了幾日,孝養國君告辭歸去,帝舜重加贈賜。又因為他執禮甚恭,處處謙讓,又特別封他為孝讓之國。那國君拜謝而去,按下不提。

且說一日,帝舜視朝,大司徒奏道:“臣聞古之王者,功成作樂,所以歷代以來都有樂的。現在帝應該飭令樂正作樂,以符舊例。”帝舜道:“作樂所以告成功於天,現在朕即位未幾,何功可告?以先帝之聖,直到七十七歲方作《大章》之樂,朕此刻就作樂,未免太早呢。”大司徒道:“帝的功德不從即位以後起,從前攝位三十載,治平水土,功績早已著明瞭。況且現在南潯之國、孝養之國都不遠萬里而來,可見帝德廣被,是前代所少見的,如此還不算功成,怎樣才算成功呢?先帝因洪水未平,所以作樂遲遲,似乎不能拿來做比例。”

帝舜聽了,還未答應,禁不得大司空、秩宗等一齊進勸。帝舜不得不答應了,就叫夔去籌備。大家商量道:“帝德蕩蕩,帝功巍巍,非多選幾個精於音樂之人互相研究恐不足以勝任。”帝舜道:“可以不必,一個夔已足夠了。”大家再三申請,夔亦這樣說,帝舜不得已,遂叫伯禹總司其事。但是禹是個聞樂不聽之人,怎樣能知音樂呢?不過掛名而已。後世有“禹與《九招》之樂以致異物鳳凰來翔”的話,正是為禹曾經掛過這個名義之故,閒話不提。且說當下帝舜既然派定了禹,禹亦不能推辭,只得與樂正夔一同稽首受命,自去籌備。一日,帝舜視朝,有使臣從東方來,帝舜問起丹朱在國的狀況。

那使者道:“丹朱自從到國之後,舊性復發,專喜漫遊,又和一班小人在宮中晝夜作樂,不理民事。”帝舜聽了,非常納悶。大司徒在旁奏道:“先帝早知道丹朱之不肖,又教導他不好,所以只好放逐他到外邊去,不給他封地,就是防他要貽誤民事,如今果然不對了。從前先帝和他是父子,父子之間不責善,所以有些也只能聽他。如今他是諸侯,對於帝有君臣之義,務請帝嚴加教導勸戒,不使他養成大惡,庶幾上可以慰先帝之靈,不知帝意如何?”帝舜道:“朕意亦如此,不過還想不到一個善法。”皋陶道:“依臣的意見先辦他的臣下。臣聽見古時候有一種官刑:哪個敢有恆舞於官、酣歌於室的叫作巫風。哪個敢有殉於貨色、恒於遊畋的叫作淫風。哪個敢有侮聖人之言,逆忠直之諫,疏遠香德,暱比頑童的名叫亂風。這三種風、十項愆,假使做卿士的犯著一項,其家必喪;假使做邦君的犯著一項,其國必亡。但是做臣下的不能去匡正其君,這個刑罰叫作墨。如今丹朱有了這種失德之事,他國中之臣下何以不動匡諫?這個就可以加之刑罰了。一面再叫了丹朱來京,懇切勸導他一番,然後再慎選賢才為之輔佐,或者可以補救,未知帝意以為如何?”帝舜聽了,連聲道是。於是就叫人去宣召丹朱和他的大臣入都。

丹朱聽了,以為沒有什麼大事,或者娥皇、女英懷念手足,要想見見他而已。所以毫不在意,帶了他的一班匪類及大臣等向西方緩緩而行,一路仍是遊玩。一日,到了一處,正是上弦的時候,也覺得這個地方風景一切好極了、日裏遊得不盡興,又想夜遊。禁不得那班匪類小人又獻殷勤,想計策,慫恿丹朱在此地造一個台,以便觀賞。丹未聽了,非常歡喜,立刻雇起人夫,興工建築。那個台高約十余丈,周圍二百步。造成之後,恰恰是望日。一輪明月皎潔澄清,四望山川,儼似琉璃世界,那個景色的確不壞。於是丹朱君臣得意之至,置酒酣歌,載號載呼,直到月落參橫,方才歸寢。如此一連三夜,還是帝舜使臣催促不過,沒奈何只得上道。

到了蒲阪之後,使者復命,將沿路情形一一報告。帝舜聽了,悶悶不樂。次日視朝,先召了那些大臣來,切切實實的責備了他們一番,竟用皋陶之言,將他們定了一個墨刑。原來那墨刑本應該在臉上刺字,涅之以墨的,所以叫作墨刑。現在帝舜用的是象刑,並不刺字涅墨;不過叫他戴一頂皂色的巾,表明墨字的意思而已。但是那些大臣都愧恥之至,大家從此都不敢出門了。帝舜一面又將那班匪類小人流竄的流竄,放逐的放逐,驅除淨荊然後再叫了丹朱到宮中來,懇懇摯摯的加以申警;又叫娥皇、女英痛哭流涕的向他規勸;又選了好些端人正士做他的輔佐。又想到他本來的封國民譽大壞,不可再去了,還不如那個房地。從前丹朱逃避時,百姓因為他有讓國之德,聲譽尚好,就改封他在房,亦可改換他的環境。那丹朱自從經過這番的挫折,到國之後,亦漸漸自知改過,這是後話不提。

(故事情節摘選自 鍾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且說帝舜之世號稱無為而治。但是帝舜可以端拱無為,帝舜的臣子卻不能袖手不作事。自從西王母獻益地圖之後,有一年,大司稷棄又為了農田水利之事要親往西北考察。帝舜見他精力大差,再三阻止,但是大司稷以為職守所在,不肯偷安,決計上道。
  • 一日,帝舜退朝後在宮中,他的妹子敤首忽然跑來說道:「二哥,前日你用天子之禮去朝見父親,父親樂不可支,說道:」有二哥的這樣大孝,自然應該享有這樣的尊榮,這真是吾家之福呢。
  • 當下二人渡過大江,又逾過震澤,到了東江下流的南岸,就是當年洛陶等尋著舜的地方。訪求那些同甘共苦的居民,一個也找不到。原來水土一平,他們都搬回去了。舜與晏龍就沿著江岸直到苗山之下。
  • 且說帝堯的游宮城陽在陶邑北面,近著雷夏澤,地勢平曠。洪水既退,居民漸多,帝堯除出到慶都廟中去瞻謁外,總在他的花園中看那些從人蒔花種木,飼獸調禽。有二雙仙鶴,羽毛純白,翩躚能舞。
  • 且說文命退朝之後,回到私第,頓然有許多同僚前來拜訪。文命和他們談談,才知道這次到海外去之後,朝廷中曾經做過兩樁大事。一項是作樂,大樂正質製作,夔從旁參酌。
  • 到了次日,文命剛要到西王母處去辭行,忽然大翳來報說:“西王母及雲華夫人都來了。”文命慌忙出去迎接。王母道:“我知道你今朝一定要去,所以特來送行。這番回去,務請代我向聖天子處道達感謝。我在上界久了,頗想到人世間來走走,不過幾時來,卻不能定,總要看機會。
  • 且說文命走進殿內,只見那殿宇之高大,與剛才走過的那一座差不多。不過四面開敞,光明洞達,又是一種景象。殿內筵席果然都已擺好,足有幾百席。
  • 且說文命乘了蹺車,徑渡弱水,低頭下視,但見濤浪滾滾,無風而洪波百丈,真可謂險極。不一時,到了蓬萊,蹺車降在海邊。只見其水很淺,水中有細石,如金如玉,極為可愛。大鵹道:“這是仙者才服食之一種。”
  • 且說文命自從鑿通方山之後,就與淑士國君告辭,乘龍更向西北而行。一日到了三身國,其人民一首三身,舉動異常不便,言語亦不可瞭解。遂不多留,再往西行。遠遠空中又看見那似鳥非鳥的車子。伯益道:「這個東西非常可怪,究不知是什麼東西。我們跟過去,看它一個下落吧。」
  • 且說文命看見屏蓬獸之後,正在大發感慨。那祝良又說道:“此山奇異鳥獸還有兩種。”說著,撮口作聲,只見一雙異鳥白身青翼,黃尾玄嚎,飛到面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