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神話演義(146)

鍾毓龍;圖:志清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一四六章 舜西教六戎 西王母來朝
過了兩日,西方諸侯已群到華山,帝舜就舉行柴望大典,率諸侯恪恭將事。然後覲見諸侯,問他們政治的得失和民間的疾苦,這亦是照例之事。有一個析支國諸侯奏道:“臣的國境逼近西戎,他們政治既不講求,風氣又極獷悍,於戈日尋,互相吞併,不特人民遭殃,且恐將來為國家之大患。臣土地偏小,無能有為,請帝察奪。”帝舜道:“他們共有幾國?”析支國君道:“從前不下十余國,現在共存六國,均以種類為結合。一種叫作僥夷,一種叫作依貂,一種叫作織皮,一種叫作香羌,一種叫作鼻息,一種叫作天剛。”帝舜道:“待遇遠人,總以教化為先。朕當遣人前往教導勸化,或者可以革其惡俗。且待朕回京之後,與百官詳細討論,再設法吧。”

朝覲之禮既畢,照例兩伯貢樂。秋伯貢的樂其叫《蔡極》,他的歌聲比小謠,名叫《革落》。和伯貢的樂,他的舞叫《玄鶴》,他的歌聲比中謠,名叫《歸來》。樂正夔舞照例的審定了一番,諸侯紛紛歸去。帝舜亦渡過大河,回到蒲阪,急急的先去省視二親,原來已有半年多不見了。相見之下,倍形依戀。 帝舜就將這次巡守所經歷的事情和二親談談。到了晚間,帝舜侍膳,見瞽叟食量增加,覺得古怪。後來私下問敤首,敤首道:“父親自夏天以來,身體甚健,飲食因而增多又歡喜到外面去走走。我和三哥說,照這樣子父親要活到二百歲呢。”帝舜道:“父親能如此,固然甚好。但我看究竟是高年的人,飲食一切總以小心為是。我不在家,妹妹總要你沒法勸諫,不可使父親多吃,寧可多吃兩次,倒不妨事。就是母親歡喜吃肥濃亦非所宜。我在這裏總當勸勸。我出門之後,三哥於衛生之道不甚講求,兩個嫂子又不善措詞,全在吾妹留意。”敤首唯唯稱是。過了幾日,帝舜將教導六戎的方法與群臣商議妥貼,又選派幾個幹練明達之士叫他前去宣撫教導,那些西戎果然從此安靜了。這是後話不提。

且說帝舜回都一月有餘,到了孟冬上旬,又拜辭父母,率領了伯夷、夔等徑出北門到朔方去巡守,目的地是在恒山。這時正值小陽春天氣,一輪紅日照得來非常之熱,竟有初夏光景。帝舜等在路上頗覺煩渴。哪知行近太原,天氣驟變,朔風凜烈,削面吹來。又走了兩日,飄飄蕩蕩的降下一天大雪,帝舜等依舊冒雪沖寒的前進。哪知一路過去,山愈多,雪愈大,路愈難走,前行馬足屢次失陷,車輪更難推動。但是仰望天空,仍舊是一團一塊的飄舞下來。帝舜至此進退兩難。伯夷道:“前在彭蠡,那元秀真人說北嶽不可去,這話可是應了。”帝舜道:“此地是大茂穀,去恒山已不遠,再等他幾日吧。”伯夷道:“依臣看來,就使此時雪止了,如此嚴寒,一時決不會融化,那麼仍舊不能前進。等亦無益,不如歸去吧。祭岳之典,通告諸侯,改期舉行,亦未始不可。“

帝舜道:”這個未免太失信於諸侯了。況且此刻北方諸侯來者已不少,所不到者只有恒山以東的諸侯。此種已到之諸侯經過如許行路艱難,無端忽叫他們歸去,下次再來,使他們多一次跋涉,於情理上亦說不過去。“樂正夔道:”依臣的意思,不如在此向著北嶽遙遙望致祭,已到此地的諸侯隨同舉行朝覲審樂之典,其餘阻雪不能來者,俟下次再隨同舉行,此是從權之一法。“帝舜聽了,覺得此法亦不甚妥善,但亦想不出別法。儘管仰著頭,睜著他重瞳的雙眼看天空的雪。遙望恒山,竟在白霧之中,絲毫看不見。忽然在那白霧之中發現一顆點冉冉而來,愈近愈大,直到帝舜面前驟然落下,矗然大聲,震動山穀。那些不留意的人前仰後合,個個站立不祝帝舜亦為駭然,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塊大石。

這時,隨從的人和會集的諸侯個個聞聲而來。伯夷道:“此石落下之地距帝所立處不過幾步遠,真危險呀。”樂正夔道:“石是重物,自空下降,其勢必急疾。此石冉冉飛來,其勢殊緩,甚覺可怪。”於是眾人紛紛揣測,有些說是隕星,但不會橫空而來,有猜它是山崩的,但不會飛得如此之遠。後來有幾個到過恒山的人說道:“這塊石很像恒山頂上廟門旁邊的那塊石。”有一個道:“是,是。很像,很像。”有一個道:“如果是那塊石頭,石上應該有‘安王石’三個字。”有許多人聽說,就跑過去看,那石已有一半埋在雪中。掘開雪一尋,果然有“安王石”三個字刻在上面。於是眾人一齊歡呼起來,說道:“這是山靈不要帝踏雪冒險,所以飛下這塊石來擋駕的。不然,石何以會得飛?飛得這麼遠,而且巧巧落在帝面前呢?”這句話一傳,大家都以為然,齊來勸帝不必前進。帝舜還是猶豫。

樂正夔道:“臣剛才主張望祭,帝未俯允,想來以為太覺疏慢之故。如今這塊石遠從恒山飛到此地,明明是恒山的代表請帝就向此石致祭,豈不是盡禮嗎?”帝舜一想有理,於是就用此安王石代表恒山,率領已到的許多諸侯舉行柴望之典,隨即行朝覲之禮。那時兩伯之中到者僅冬伯一人,於是就叫他貢樂,其舞叫《齊落》,其歌叫《縵縵》。樂正夔剛要照例審定,忽然外面有急使疾馳而至。從者一問,才知道是宮中二女所發的。帝舜一聽,料想不妙,也故不得朝儀,立刻叫使者進來。使者呈上二妃書信,帝舜拆開一看,上面只寥寥數語,是娥皇的手筆,大致謂君姑玉體忽然違和,請急歸云云。帝舜到此方寸頓亂,恨不得立刻插翅飛歸,忙向眾諸侯道:“朕因母病,擬即歸,汝等亦可歸去矣。”說著,就吩咐駕車,別了眾諸侯,立刻上道。

心中起落萬狀。湊得不巧,地上皆雪,車輪遲滯走了多日才到蒲坡。急急歸到宮中,只見弟象、妹敤首、娥皇、女英二妃、子商均都在他母親房中,瞽叟卻不見。敤首見舜走到,淚汪汪的先迎上來,低聲叫道:“你幸虧趕到,母親的病勢真不妙呢!”帝舜一聽,魂飛天外,也不及和敤首答話,直到床前,只見他母親朝著裏面睡著,喉間呼呼的痰聲。帝舜爬到床頭,輕輕連叫母親,那母親亦不答應。那象走過來扯舜的衣服道:“二哥不用叫了,母親自那日得病之後亦沒有開聲過,並沒醒人事過呢。”帝舜一面流淚,一面問道:“究竟如何得病?是什麼病呢?”

敤首道:“那天夜間起來小遺,不知如何一來跌倒了。幸喜妹子外間聽見聲音,立刻起來,叫人幫著抬到床上,哪知已是牙關緊閉,昏不知人了。後來醫生陸續請來,都說是中風,無可挽救的,至多只能用藥維持到二十天,如今已是二十天了,如何是好!“帝舜聽了,知道無望,淚落不語。忽然又問道:“父親呢?”敤首道:“父親因母親這病,不免憂慮,前日亦覺有點不適,據醫生說,是失於消化之故,剛才妹子伺候服了藥,睡在那裏。”帝舜聽了,又是驚心,慌忙來到瞽叟寢門之外,只聽得瞽叟咳嗽之聲,知道未曾睡熟,便到帳前問安。瞽叟一見,“大喜,便說道:”舜兒,你回來了!我正盼望你呢!你母親這病恐怕不好。“

正說到此,只見象慌慌張張的跑來,叫道:“二哥快來,二哥快來,母親不對了!”帝舜聽了,只得叫父親暫且寬心:“兒去看來。”說罷,急急的再跑到母親房中,只見他母親這時,身體微微有點仰天,呼呼的痰聲愈急。娥皇、女英正持了藥,還想去救。帝舜忙過去看,哪知他後母痰聲一停,眼睛一翻,竟嗚呼了。帝舜這時與二妃及弟、妹等一齊舉起哀來。這時瞽亦慢慢踱進來了,夫婦情深,禁不得亦是一場大哭。帝舜等因瞽叟年老,兼在病中,不宜過悲,只好收住哭聲,來勸瞽叟。從此帝舜遂不視朝,只在宮中辦那送終之事,一切盡禮,自不消說。偶然想起母病之時,竟不能盡一日侍奉之職,非常抱恨。轉念一想,幸而大雪封阻,未到恒山,猶得有最後一面之緣。假使到了恒山,往返時日更多,送終不及,那更是終身之憾了。

不言帝舜心中的思想,且說瞽叟自從那日悲傷之後,次日病勢陡重,臥床不起。醫生診治,都說脈象不好,須要小心。 帝舜等此時更覺窘急,既要悲哀死母,又須侍奉病父。在病父榻前更不能再露哀痛之色,以撩父悲,真是為難極了。一日晚上,瞽叟自覺不妙,將身勉強坐起,叫過帝舜來,說道:“舜兒呀,我這個病恐怕難好了。”帝舜聽到這一句,正如萬箭攢心,禁不得淚珠直滾下來。瞽叟見了,忙道:“你不要如此,你不要如此。做兒子的死了父母當然是悲傷的;況且你剛剛死了母親,又死父親,這個悲痛的確是厲害。但是古人說,五十不致毀,六十不毀。你年紀已在六十之外,萬萬不可毀了。我防恐你要毀,所以交代你,你須聽我的話。”帝舜聽了,只得忍痛答應。

瞽叟又叫敤首過來,說道:“你和二哥是最友愛的。二哥是大孝子,我死之後,如果他過於衷毀,你須將我這番話去勸他,不可忘記。”敤首亦忍淚答應。瞽叟又叫過象來囑咐道:“你是個不才的人,現在的富貴全靠二哥的不念舊惡,你以後總要好好做人,不可自恃是天子的胞弟,任意胡鬧。須知道法律是國家而設的,就是我殺了人,二哥亦不能包庇,何況於你!我死之後,三年服滿,你到有庳去好好過日子吧。“象聽了,亦唯唯答應。瞽叟忽然歎口氣道:“我生了三個兒子,只有大的這個最晦氣,活活的受了我的毒害,這是我一生的大憾事,到此亦無從追悔了!”帝舜聽到這句,心如刀割,忙與敤首上前勸道:“父親養養神罷,何苦說這種話!”瞽叟笑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所說的句句真話,有什麼不可說呢!”說完,就睡了下去。娥皇。女英拿過藥來,帝舜接著請瞽叟吃。瞽叟略飲了幾口,搖搖頭,就不要了。哪知到了黎明,就奄然而逝。

帝舜等這時連遭大故,搶地呼天,真是悲傷欲絕。但到過於哀痛之時,想起瞽叟的遺囑,自不能不力自抑制。這次兩重大喪並在一起辦理,倒也徑捷。那臣工的吊奠,諸侯的慰唁絡釋不絕。瞽叟夫婦亦真可說是生榮死亦榮的了。 過了兩月,帝舜及象扶了父母的靈柩到諸馮山相近的一座山中葬下,就回到蒲阪守制。一切政事,概由大司空等同寅協恭和衷共濟的去辦。帝舜此時倒也逍遙自在,不過看見了兒子均的不肖不由得不憂上心來。原來帝子均的不肖,與丹朱不同,丹朱是傲慢而荒淫,帝子均是愚魯而無用。所以帝堯對於丹朱還想用圍模去教他,帝舜對於子均並教導的方法亦沒有。好在他安分守己,並不為非作歹,成事不能,取禍亦不會,所以比較起來,帝舜尚略略寬心。後來決定主意,取法帝堯,不傳子而傳賢,那憂心更消釋了。瞬息三年,居喪期滿,祥祭之後,象遵瞽叟遺囑,就要告辭歸國。帝舜不忍,又留住多日,才准其去。

一日,帝舜照常視朝,查閱三年中之政績,莫不井然有條,斐然可觀,不禁大喜,乃向群臣讚美道:“天下能如此平治,皆賴汝等之力也。”於是信口作成一歌,其詞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那時皋陶在旁聽見這首歌詞是稱讚他們的,慌忙拜手稽首,向帝舜致謝,立起來說道:“帝歸功於臣等,臣等哪裡敢當呢!臣的意思股肱必須聽命於元首。元首正,股肱自不能不正,元首不正,股肱亦不會正。臣依此意,謹奉和二首。”說到此際,亦抗聲而歌,連歌兩闕。其詞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昂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兩闕歌完,帝舜知道皋陶在頌美之中仍帶規勉之意,極為嘉歎,遂亦再拜的答他道:“汝言極是,朕當謹記者。”於是就退朝了。

看官,要知道虞舜之世,明良喜起,播美千古。但看他君臣之間你稱讚我,我亦稱讚你,你規戒我,我亦規戒你,如師如友,君不恃尊,臣忘其卑,所以能造成郅治。後世專制的君主言莫予違,那個敢說他一個不字?一朝之上,唯阿餡媚,成為風氣,君自視如帝天,臣自視如奴僕,政治哪裡會好呢?閒話不提。

且說一日,帝舜又在視朝,忽然看見一個女子,穿青色之衣,美麗非常,從下面走上來,這是從來所未有的。大家都稀奇極了,正不知她從何處跑來。帝舜便問:“汝是何人?來此何事?”那女子向帝舜行了一個禮,慢慢說道:“賤妾是墉官玉女,姓王,名子登。是西王母之使者,從昆侖山來。西王母要來朝見聖天子,所以叫賤妾特來通報,大約明天就來了。”說完之後,忽然不見。帝舜君臣無不詫異。

大司空道:“王母本說要來,如今既飭人先來通報,請帝籌備迎接招待之事吧。”帝舜道:“遠方賓客,有個來處,可以迎接,王母是神仙,從何處去迎接?至於招待之事,尋常典禮,恐一概用不著,那麼怎樣?”後來大家商議停當,決定在大殿下西向恭迎,一切都用最隆重的典禮。 到了次日黎明,帝舜和群臣都穿了最華美的法服,個個冕旒執玉,肅恭的站在殿外,西向恭候。忽然有三隻青鳥連翩而來,到地化為大黧、小黧、青鳥三人。大司空是認識的,忙來招呼,並介紹與帝舜。帝舜問:“王母聖駕到了嗎?”

三青鳥使遙向西方一指,大家看時,只見西方天空如白雲鬱起,氤氤氳氳,直趨宮殿而來。須臾漸近,隱隱聽見雲中有鼓樂之聲和人馬之聲。又過片時,但見空中諸仙紛紛而下,彷彿和鳥翔一般。或駕龍虎,或乘白麟,或乘白鶴,或乘軒車,或乘天馬,數約幾千。最後,人見一條九色的斑龍,曳著一乘紫雲之輦冉冉下來。輦旁有五十個天仙,個個身長丈餘,簇擁著輦輿,手中各有所執,或執采旄節佩,或執金剛靈璽,個個不同。輦既降地,王母扶著兩個侍女下車,帝舜細看王母:戴著太真晨纓之冠,冠上斜插一支玉勝。但是頭髮仍是蓬蓬然,牙齒仍是風巉巉然,氣象威猛,背後還露著一條虎尾,下麵躡著方瓊鳳文之履。那兩個侍女卻生得非常美麗,穿的是青綾之掛,年紀都像十六七歲。那時三青鳥使便過來介紹,請帝舜與王母升殿。

帝舜讓王母先登,到了殿上,帝舜即向王母稽首,說道:“王母慈悲,平治洪水,普救萬民,恩德如天!如今反勞光降,何以克當!”王母亦還禮道:“這個是天意,我何敢貪天之功以為己力呢!”當下帝舜請王母坐了寶位,自己坐了主位。王母道:“我長久不到下界來了,久已想來,實在少機緣。現在略備些不腆之物,前來貢獻,請聖天子不要見笑,賞收了吧。”這時另有三個侍女,手中各捧著一件走過來,放在帝舜面前。 帝舜看時,一件是白玉環,一件是佩玉,一件是白玉做成的琯,名叫昭華旅。帝舜忙再拜稽首致謝。王母道:“我此番來朝,禮節至此,總算已畢。照例聖天子還要賞賜飲食的,但是我們都不食人間煙火,請天子可以無須預備。不過有一句話要說:我到人間來一遭不容易,聖天子和諸位公侯要到敝處昆侖山來一次亦頗不容易。現在我既然來了,就此拜了一拜,談兩句話就走,未免太寂寞冷淡。所以我想借聖天子此殿請一請客,我已有天廚帶來,不知聖天子可否允許?”帝舜聽了。忙再拜道:“已勞慈駕,兼拜賞賜,如今又賜飲饌,何以克當!但是某等君臣能嘗所未嘗,真是感激不盡!”王母笑道:“既承允許,那麼先要易位,真是反客為主了。”

帝舜正要謙謝,總覺自己已經坐了賓位,王母已經主位,不知怎麼一為掉轉的?弄得來惝怳模糊,莫名其妙。便是殿上臣工亦都詫異之極,才歎仙家真有顛倒眾生之妙用。再細看那王母亦換過了一個,不是蓬頭、戴勝、豹齒、虎尾了,文彩鮮明,光儀淑穆,真是個莊嚴兼和藹的天人,而年紀不過三十多歲好看,大家尤為不解。霎時間,席次都已設好,王母邀大司空到她旁邊去坐,說道:“我們是熟人,可以談天.朝癒C”大司空遵命,就在帝舜下面坐下,其餘臣工又在下面。那時天廚中的酒肴絡繹而來,豐珍上果,芳華百味,無不異陳。除出大司空外,其餘人不但口所未嘗,都是目所未見,正不知吃的是什麼東西。飲酒之間,王母對於各臣工都有兩句話語稱讚,大約隱括他的終身及後福的。大家聽了,似明非明,卻不好細問。

帝舜剛要開言,只聽王母吩咐一聲“奏樂”,霎時間無數絕色女子各執樂器,紛紛上前。有的彈八琅之璈,有的吹雲和之笙,有的擊昆庭之金,有的鼓震靈之簧,有的拊五靈之石,有的擊湘陰之磬,有的作九天之鈞,眾聲澈朗,靈音駭空。眾人聽了,覺得這種音樂可以使人飄飄欲仙,與《韶》樂又自不同了。奏樂既畢,王母向帝舜說道:“我今朝此來,固然朝見聖天子,但是還附帶一件事。”說著,又向大司空道:“從前小女瑤姬贈大司空寶籛之時,有一個侍女的裙帶給大司空壓住解脫,大司空還記得這回事嗎?”

大司空聽了,惶窘非常,說道:“是有的。當初實出無心,慚愧之至!”王母笑道:“誰說大司空是有心呢?但是大司空雖出無心,天卻有心。此女本是瑤官玉女,既與大司空有此一段故事,就是姻緣,如今我已飭人送到府上去了,叫他伺候大司空吧。恭喜恭喜。”大司空聽了尤其惶窘,忙忙謙辭。王母笑道:“大司空盡力溝恤,菲衣薄食,辛苦已極了,收一個玉女奉養奉養,有什麼過分呢?”說畢,就起身向帝舜告辭。說道:“我們隔四十年再見吧。”又和大司空說道:“我們隔五十年亦總要見的。再會再會。“其餘臣工亦一一與之道別,升上紫雲葷,人馬音樂,霎時騰空向西而去,轉瞬不見,三青鳥使亦隨後化鳥而去。帝舜君臣如做了一場遊仙夢似的,那殿中的香氣足足有兩月不散。大司空回到家中,才知道玉女果已送來,經塗山氏留下,無可如何,只得老實收了她做妃子。

(故事情節摘選自 鍾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且說帝舜別了彭武、彭夷兄弟,隨即下山,只見那山岩石罅之中時有粗劣陶器之類散佈著。又見有獨木舟橫塞在斷涯之上,滄桑為陸的證據,已的確明白。
  • 且說帝舜定制五載一巡守。郊祀禮畢,轉瞬新年,帝舜就預備出行。朝中之事,自有大司空伯禹和百官主持,秩宗怕夷、樂正夔均隨帝同行。
  • 一日,帝舜視朝,大樂正夔奏道:“臣奉命作樂,已告成功,請帝臨幸試演。帝舜答應,就率領群臣前往觀察。
  • 有一年,正是帝舜在位的第三年,忽報孝養國之君執玉帛而來朝了。帝舜忙問群臣:“孝養之國在何處?從前曾否與中國相通?”
  • 且說帝舜之世號稱無為而治。但是帝舜可以端拱無為,帝舜的臣子卻不能袖手不作事。自從西王母獻益地圖之後,有一年,大司稷棄又為了農田水利之事要親往西北考察。帝舜見他精力大差,再三阻止,但是大司稷以為職守所在,不肯偷安,決計上道。
  • 一日,帝舜退朝後在宮中,他的妹子敤首忽然跑來說道:「二哥,前日你用天子之禮去朝見父親,父親樂不可支,說道:」有二哥的這樣大孝,自然應該享有這樣的尊榮,這真是吾家之福呢。
  • 當下二人渡過大江,又逾過震澤,到了東江下流的南岸,就是當年洛陶等尋著舜的地方。訪求那些同甘共苦的居民,一個也找不到。原來水土一平,他們都搬回去了。舜與晏龍就沿著江岸直到苗山之下。
  • 且說帝堯的游宮城陽在陶邑北面,近著雷夏澤,地勢平曠。洪水既退,居民漸多,帝堯除出到慶都廟中去瞻謁外,總在他的花園中看那些從人蒔花種木,飼獸調禽。有二雙仙鶴,羽毛純白,翩躚能舞。
  • 且說文命退朝之後,回到私第,頓然有許多同僚前來拜訪。文命和他們談談,才知道這次到海外去之後,朝廷中曾經做過兩樁大事。一項是作樂,大樂正質製作,夔從旁參酌。
  • 到了次日,文命剛要到西王母處去辭行,忽然大翳來報說:“西王母及雲華夫人都來了。”文命慌忙出去迎接。王母道:“我知道你今朝一定要去,所以特來送行。這番回去,務請代我向聖天子處道達感謝。我在上界久了,頗想到人世間來走走,不過幾時來,卻不能定,總要看機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