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神話演義(156)

鍾毓龍;圖:志清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一五六章 作城郭大會諸侯 鑄九鼎海神來朝
且說夏禹郊祭之後,看見諸侯之不服而去者有三十三國之多,心中不免納悶。正要想和群臣商量如何修德以懷柔諸侯,哪知四方接二連三的來報告,說道:“某某國宣告不服了,某某國諸侯又宣告不服了。”總計起來,又有五十三國之多,為什麼原故呢?原來那起初不服的三十三國諸侯歸去,沿途傳說夏禹如何如何的奢侈,以致不服的愈多了。夏禹聽了,格外憂慮,當下與群臣商議,既將主張用武力征服。

伯益道:“這個恐怕不可。從前三苗不服,曾經試過武力的,那時還在先帝全盛之時,尚且無效。如今不服之國又如此之多,萬一武力失敗,那麼豈不是更損威嚴嗎?臣意總宜以修德為是。“季寧道:”依臣看起來,先王鯀創造城郭,以保衛百姓,這是有功千古的善法。現在各地雖有仿造者,但尚是少數。臣的意思,最好飭令效忠朝廷的國家,於所有要害地方一律都造起城郭來,以免受那背叛國的侵迫。王畿之內亦擇地建築,示天下以形勢,庶幾進可以戰,退可以守,待時而動,較之空談修德而一無預備的究竟好些。“杜業道:”臣的意思,這次諸侯背叛,其中總有幾個心懷不軌的人在那裏煽惑。名雖有八十六國,實際上恐怕不過四五國。

天下之事,隔閡則誤會易生,親近則嫌隙自泯,推誠則怨者亦親,猜疑則親者亦疏。現在諸侯之變叛尚是極少之少數,假使朝廷先築起城郭,修起武備一來,那麼諸侯將互相猜度,人人自疑,豈不是抱薪救火的政策嗎?臣的愚見,我王遍曆九州,平治水土,救民塗炭,這種神武與恩德是大多數的諸侯所佩服與感戴的。現在既然生有隔閡,應該召集各方諸侯在某處地方開一個大會,開誠佈公,和他們徹底的說一說明白。那麼本來沒有嫌隙的諸侯可以因此益親,決不會再受他人之煽惑。有些誤會的諸侯亦可因此解釋,不致愈弄愈深。這個方法,未知我王以為何如?“

夏禹聽了,點頭稱善。季寧道:“那些背叛的諸侯,到那時未必肯來。來的必是忠順之國,於事何補呢?”杜業道:“依我想起來,未見得不來。一則鸞車所到,不免震驚,豈敢再露崛強之態!二則背叛之國,未必皆出本心。三則鄰近諸侯,可陰飭他們代為疏通,那麼不會不來了。來的既多,不來者勢成孤立。到那時,就是真心背叛的諸侯恐怕亦不敢不勉強不來。

兵法所謂代交就是此種政策呢。“夏禹聽了,又連聲稱是。這時計算起來,不服之國以東南兩方為多。於是酌定一個適中的地點,是在塗山。又選定日期,分遣使臣,如飛而去,令各方諸侯克期到會。過了多日,夏禹留伯益、真窺、橫革等諸老臣在京留守。自己帶了杜業、季寧、既將、施黯、輕玉、然湛等新進的六人徑向塗山而來。這時塗山后的父親老塗山侯早經去世,現在的塗山侯已是塗山后的侄孫。

聽見夏禹駕到,竭誠歡迎,自不消說。一面又引導夏禹,看他所預先選定的開會地方。夏禹一看,依山臨水,一片大廣場,果然好一個所在。“廣場之中,朝會之所、宴享之所;廣場之外,休息之所、居住之所都已佈置得整整齊齊。夏禹大為詫異,問道:“朕發令通知,計算沒有幾日,汝能佈置得如此,真神妙了”塗山侯道:“臣佈置此會場,差不多已有半年多了。”夏禹聽了,益發詫異,便問道:“半年之前,汝尚未奉到令文,並且朕亦還沒有在此大會諸侯之意,汝何以能預知呢?”塗山侯道:“這是臣老祖宗所教的。”夏禹一聽,恍然大悟,忙問:“現在老祖宗供在何處?朕欲前去一拜。”塗山侯固辭不敢。夏禹道:“朕另有道理,汝不必謙辭。”塗山侯不得已,只能領夏禹到那間供老祖宗的屋裏。

夏禹一看,屋中並無別物,只供著那九尾白狐的化像,白髮飄拂,瀟灑欲仙。夏禹連忙下拜,秉著虔誠,輕輕禱祝。塗山侯在旁回叩,但覺得夏禹口中念念有詞,卻聽不出他所禱祝的是什麼話。哪知到了夜間,那九尾白狐果然仍化一老翁來與夏禹晤談。杜業等在外室竊聽,但覺喁喁細語,一字也不能清楚,最後彷彿有兩句,叫作“功成屍解,還歸九天。”大家聽了,亦莫名其妙。

過了幾日,各路諸侯陸續到齊。果然不出杜業所料,忠順者回來,就是那從前宣佈不服者亦來,真是不可思議之事。計算起來,足足有一萬國,真可謂空前之盛會了。而會場所設席次、住處恰恰足數,一個不多,一個也不少。那些諸侯看了,都詫為奇異,而不知全是九尾白狐弄的神通。到了正式大會的這一日,夏禹穿了法服,手執玄圭,站在當中臺上,四方諸侯按著他國士的方向兩面分別,齊向夏禹稽首為禮,夏禹在臺上亦稽首答禮。禮畢之後,夏禹竭力大聲向諸侯說道:“寡人這次召集汝等到此地來開這個大會,為的是汝等諸侯中有許多宣佈不服寡人的原故。寡人德薄能鮮,原不足以使汝等諸侯佩服。

但是汝等諸侯前此已推戴寡人為天子了,既然推戴寡人,即使寡人有不是之處,亦應該明白懇切的責備、規戒、勸喻,使寡人知過,使寡人改過,方為不錯。決不可默爾不言,遞加反對,是古人所謂狐埋之而狐搰之也。寡人八年於外,胼手胝足,平治水土,略有微勞,生平所最兢兢自戒的是個驕字。即先帝亦常以此戒寡人,說道:”汝惟不矜,天下莫與汝爭能;汝惟不伐,天下莫與汝爭功‘,古來盛名之下,有功之下,其實是最難處的。現在眾諸侯之不服寡人者,是否以寡人為驕嗎?人苦不自知耳,如果寡人有驕傲矜伐之處,汝等諸侯應當面語寡人。其有聞寡人之驕,而不肯當面語寡人者,是教寡人之殘道也,是滅天下之教也。所以寡人之所怨恨於人者,莫大於此。請汝等諸侯以後萬萬不可再如此,寡人不勝盼企之至。“

演說既畢,這時眾諸侯聽了,紛紛各有陳說。夏禹聽到那言之善者,無不再拜領受答謝。過了多時,大會禮節告終,諸侯各退席休息。到了晚間,夏禹盛設筵席,大享眾諸侯。廣場之上,列炬幾萬,照耀如同白晝。再加以時當望後,一輪明月高掛天空,尤覺得上下通明,興趣百倍。正在觥籌交錯之際,忽然大風驟起,四面列炬一齊吹滅。大眾頓時喧亂起來,幸喜得明月在天,尚不至於黑暗。耳邊又覺得雷聲隱隱,而細看天際,又並無纖雲,不勝奇異。

陡然之間,只見東方一大隊人馬從空而來,陸續跟在後面的還是不少。轉眼間已到會場,紛紛降下。眾人一看,有騎馬的,有步行的,有披金甲的,有被鐵甲的,有不披甲而用紅綃帕襪其首額的。估計起來,足足有千餘人之多。最後又有無數甲胄大將,乘著龍蛇車子等紛紛下來。又有幾個女子,亦都下來了。這時萬國諸侯在月光之下都看得呆了,又驚又奇,又駭又怪。正不知他們是什麼東西,是神呢?是妖呢?為禍呢?為福呢?看看那些人的面貌雖不甚清晰,然而似乎醜惡的多。大眾至此,默默無聲,都用眼來看夏禹。

只見那時夏禹早已站了起來,大聲問道:“寡人在此大享諸侯,汝等何神?來此何事?”只見最後從空中下降的甲胄大將有四個,先上前向夏禹行禮,並自己報名道:“東海神阿明,西海神祝良,南海神巨乘,北海神禹強,聽見說夏王在此朝會諸侯,特來朝見。”夏禹聽了,慌忙答禮,說道:“從前治水海外,深承諸位幫忙,未曾報答,今日何敢再當此大禮?請回轉吧!”四海之神即鞠躬轉身,各駕龍蛇,沖霄而去。

轉眼又是四個大將上前向夏禹行禮,並自己報名道:“東海君馮修,西海君勾太丘,南海君祝赤,北海君張裏。聞說夏王在此地朝會諸侯,特來朝見。”夏禹又慌忙答禮,說道:“從前治水海外,深荷諸位援助,未曾報答,今日何敢當此大禮?請回轉吧!“四個海君即鞠躬轉身,各上車乘,騰空而去。轉眼又是四個女子上前向夏禹行禮,並自己報名道:“東海君夫人朱隱娥,西海君夫人靈素簡,南海君夫人翳逸廖,北海君夫人結連翹。聞說夏王在此地大會諸侯,特來朝見。”夏禹亦答禮,說道:“從前治水海外,深蒙諸位夫人扶助,未曾報答,今日何敢再當此大禮?請轉身吧!”四海君夫人聽了,亦各點首行禮,轉身各上雲車,昂霄而去。其餘甲胄之土,紅絹帕首之卒,亦一隊的簇擁著各人的主人紛紛而去。霎時間風聲也止了,雷聲也寂了,依舊是萬帳深沉,月華如瀉。四方萬國諸侯彷彿如做了一場大夢一般,才知道夏禹有這般尊嚴。雖神祇對於他也如此十分的尊重,因此才傾心歸附。就使有不滿意者,亦不敢再萌異志。有人疑心世間君主朝會諸侯,與海神無涉,無來朝之必要,或者亦是那九尾白狐去代為運動出來,以震懾諸侯的。但是事無確證,不敢妄斷。閒話不提。

且說夏禹大享諸侯,宴飲完畢,諸侯各歸帳次。到了次日,夏禹對於各諸侯又重加賞賜,並申明貢法,以後務須按照規則繳納,毋得延誤。眾諸侯皆唯唯聽命,分道而去。夏禹亦率領群臣國都。剛到中途,忽然都中有急報遞來,說道:“皋陶薨逝了。”夏禹聽了,不勝傷悼,急急趲行。到都之後,親往皋陶家中臨奠,並慰唁伯益弟兄。過了三日之後,舉伯益為相,繼皋陶之任。又將皋陶庶子二人各封之以地,一個地方在英,一個地方在六,以奉皋陶之祀。皋陶還有一個兒子,名叫仲甄,才幹優越,夏禹亦加重用。後來對地在何處,因歷史失傳,已無可考了。

到得這年冬天郊祭之時,夏禹又改薦伯益於天,希望將來可以傳位。這亦可見夏禹不私天下之一端,從前諸侯疑心他薦皋陶是虛人情,的確錯的。且說夏禹自塗山大會歸來之後,於政治一切絕少革新。而對於臣庶愈覺虛心而謙恭。每月的朔日,多士前來朝見,夏禹必問他們道:“諸大夫以寡人為汰嗎?知道寡人有汰侈的行為,而不肯面語寡人者,是教寡人之殘道也,滅天下之教也!故寡人之所怨於人者,莫大於此也!“這兩句話是塗山大會時對諸侯演說之詞。然而後來每月必說,亦足見夏禹行己虛心,知過必改。有時夏禹出行,看見耕田之人,相並而立,必定對著他憑軾而致敬,說道:“這是國家根本之人呀。”

走過一個十室的小邑,亦必定為它下車致敬,說道:“十步之內,必有芳草,何況十室,豈無忠信之士!寡人安敢不致敬嗎?”因此之故,各處士人仰慕夏禹的謙德,紛紛前來求見。有的陳說事務,有的指摘過失,絡繹不絕。但是夏禹對於這種人,無論何時,隨到隨見,決不肯使他們有留滯在門口之苦。假使他的話語說得善,很有理由,必對他深深拜謝。因此來見之人越多,夏禹亦越忙。

夏禹的從人代他計算:有一年夏天,夏禹正在櫛沐,忽然有士來求見了。他即忙輟沐,握發而出見。見過轉來,剛要再沐,又有士來。再握發而出,如是者有三次。又有一天,正在午餐,忽有士來,即忙將口中之飯吐了,就去見他。客去再食,客來又吐飯而出,如是者有七次。有一天見客,跑進跑出,吐哺握發足有七十次,這個亦可見夏禹之勤勞好善,不自滿假了。夏禹在政治閒暇的時候,亦常練習神仙之術。自塗山歸來之後,更抽空著了兩部書,一部名叫《真靈玄要集》,一部名叫《天官寶書》。這兩部書都是講究神仙之法的。原來夏禹自遇到雲華夫人以後,號召百神,所交際的真仙不少,耳濡目染,於仙術早有研究。後來又得到靈寶長生法,時常服習,因而更有沖舉之志。這兩部書著成之後,適值三載考績,政治又忙,猝猝未暇。到考績辦了,施黯來請示道:“現在九州所貢之金年年積多,作何用處呢?”

夏禹想起從前黃帝軒轅氏功成鑄鼎,鼎成仙去,現在何妨將這許多金來鑄鼎呢?後來一想:“不好,果然如此,又要引起諸侯之責備了。”後來又一想:“我可以變通辦法,何在一定要學前人呢?”於是決定主意,遂說道:“朕的意思,拿來鑄九個鼎吧。哪一州所貢之金,就拿來鑄哪一州的鼎,將哪一州內的山川形勢都鑄在上面。還有寡人從前治水時所遇到的各種奇怪禽獸神怪等等。寡人和伯益都有圖像畫出,現在一併鑄他在鼎上。將來鼎成之後,設法將圖像拓出,昭示九州之百姓,使他們知道哪一種是神,那一種是奸。庶幾他們跑到山林川澤裏面去,不會得遇到不順的東西,如同魑魅魍魎之類亦決不會得見到,豈非亦是與百姓有益之事嗎?”施黯道:“那麼這九個鼎重大非凡了。”夏禹道:“是要它重大,愈重大則愈不可遷移,庶幾可垂久遠。”施黯道:“這樣大工程,在何處鼓鑄,在都城之內呢?還是在都城之外呢?”夏禹道:“不必限定,由汝自擇適宜之地罷了。”施黯領命,向伯益處取了《山海經圖》,自去擇地經營,悉心摹鑄不提。

又過了幾月,已是夏禹在位的第五歲。夏禹承帝舜之制,亦定五歲一巡守。這歲是巡守之期,正月下旬動身。湊巧去年一年天氣亢旱,四方紛紛告災。這年立春以後,仍是紅日杲杲,一無雨意。夏禹從安邑一路向東行去,看見那田畝龜坼,人民暵幹之象,不禁非常憂慮。一日,行到析城山東麓,但見一片桑林,有許多百姓正在那裏斬伐。夏禹見了大驚,忙問道:“桑林是很有益的,何以去砍它?”百姓道:“去年無雨,直至今日,樹已枯了,橫豎無用,所以斬伐。”夏禹聽了,大為歎息。忽然一轉念,仍叫百姓:“不要斬伐,寡人自有道理。”

百姓聽了,只好停止。夏禹吩咐從人就在此處住下,齋戒沐浴起來,一面吩咐預備祭品。三日之後,夏禹就在桑林之旁向空設祭,秉著虔誠,禱求甘雨、哪知誠可格天,不到一時,風起雲湧,大雨旋來,足下了三日三夜,四境沾足,方才住點。夏禹此時阻雨不能上道,亦只得留住三日之後,那些拓桑居然都有了生意,百姓的歌頌仰戴自不消說。後來隔了四百年,商朝之初,天又大旱至七年之久。商湯禱雨,亦在此地。一個桑林,竟有兩個聖主禱雨的故事,亦可謂先後輝映了。閑話不提。

且說夏禹在桑林禱雨之後,即便動身,二月中旬到了泰山。覲過東方諸侯,都是循例之事,無甚可紀。從泰山下來,徑向南行,到了雲夢大澤之旁、大江之濱,舍車登舟,揚帆前進。忽然船身顛簸欹側,舟人不解,叫水手入水一看,原來有兩條黃龍夾住了船,正背著走呢。舟中人聽見這個消息,都嚇得魂不附體,頓時五神無主。只有夏禹是經慣的,神色不變,笑笑說道:“吾受命於天,竭力以勞萬民,生是我的性,死是我的命。龍有什麼力量?它來做什麼呢?我看到這兩龍,老實說,不過如兩條蝘蜒罷了。”說完之後,但覺船身平穩如常,想來那兩條龍已俯首低尾而逝了。眾人益佩夏禹的盛德能夠勝過妖物。

五月,到了南嶽。朝覲禮畢,遂到蒼梧之野去省視帝舜的陵墓,低回俯仰,不勝感慨。剛才回車,忽見市上簇擁著一大堆人,夏禹不知何事,忙飭左右前去探問。左右回來報告道:“那邊正在殺一個有罪之人呢。”夏禹聽了,心中老大不忍,即忙下車,步行過去,直入人從之中,撫著那罪人之背,問道:“你為什麼要犯到這種死罪呢?”那罪人知道是夏禹,以為天子憐恤他,親來撫問,一定有赦免之希望了,便仰面求赦。夏禹又問道:“你究竟犯的什麼罪?”那人遲疑一會,說道:“是打死人了。”這時典刑之官亦立在旁邊,夏禹便問證據確鑿嗎,那典刑官道:“確鑿之至,一無疑義。”夏禹道:“那麼無可有免!”即立著看犯人斬首。

斬首之後,夏禹看著那屍首不禁紛紛淚下。左右之人問道:“這罪人證據確鑿,罪應該死,我王又可惜他做什麼?”夏禹道:“民之犯法,不是由於失養,就是由於失教。教養兩項的權柄操之於君主,犯法是犯人的罪;失教失養、而使他們至於犯法是那個之罪呢?古人所謂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就是指此而言。寡人聽見古人說,天下有道,民不離幸;天下無道,罪及善人。堯舜之民,人人能以堯舜之心為心,所以犯法者絕少。現在寡人為君,百姓各自以其心為心,所以犯法的人多。今朝這個人的斬首雖則咎由自取,然而推原其始,未必不是寡人害他的,所以不能不傷感他、矜恤他了!“這時四面百姓聽了,無不感誦夏禹仁德。

(故事情節摘選自 鍾毓龍《上古神話演義》)(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年正是仲夏之時,天降大雨,數十日不止。安邑附近水深數尺,平地盡成澤國,小民蕩析離居,苦不勝言。大家以為洪水之患又要復現了。
  • 且說夏禹即位,將曆法貢法兩項大政議妥之後,就飭有司詳訂章程,預備頒布。過了兩月,扶登氏等回來報告,說安邑新都已建築好了。
  • 且說伯禹在陽城地方,給百姓簇擁著回到蒲扳,就正式即天子之位。因先封夏,所以國號就叫作夏。於是從前的伯禹,以後就改稱夏禹了。
  • 且說伯禹自從帝妃、帝女往南訪帝舜確耗之後,與群臣商議道:「先帝雖是升仙,然從此不可復見,與尋常身死無異,理應發喪成服。」大家都以為然。
  • 且說帝舜南巡之後,女英、登北氏及宵明、燭光等非常紀念,所幸帝舜沿途發信,報告平安,略可放心。自從到了零陵,聞象死信之後,心緒不佳,信遂少寫,後來竟不寫信,以此大家又憂慮起來。
  • 帝舜四十二年冬天,霜降之後,草木仍舊青蔥,絕不凋萎,大家以為稀奇,有人說是草木之妖。伯禹道:“這不是妖,是木氣太勝之故。”
  • 大頻國君來朝之後,又茌苒數年,帝舜這時年已八十餘歲了。自在閩山與彭武、彭夷研究飛升之術。又得元秀真人之指示,勤加修練,於仙道已有根基,因此頗有沖舉之志。
  • 有一年春天,照例又是兒童入學之期。帝舜與君臣商議道:“教孝教弟,明禮習讓,這種科目固然是做人基本的要事,但是恐怕將來有兩種缺點:一種是關於兒童本身的,專讓靜,不讓動,身體發育恐受影響。一種是關於國家前途的,專尚文,不尚武,民氣逐漸委靡,易流於積弱。
  • 一日,帝舜視朝,得到北方諸侯的奉報,說道:“那年從恒山上飛下之石此刻又飛到太原了。”帝舜聽了,大為詫異。
  • 過了兩日,西方諸侯已群到華山,帝舜就舉行柴望大典,率諸侯恪恭將事。然後覲見諸侯,問他們政治的得失和民間的疾苦,這亦是照例之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