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家的味道

唐思懿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30日訊】小時候常常看媽媽自己擀麵條,雙手用力按住長長的擀面棍,邊擀邊灑麵粉,面皮越來越大,越來越薄,最後厚薄合適了,把大面皮疊成一個長條,取過刀,從右到左嚓嚓均勻切開,找到頭,輕輕抖開,就完成了。夏天媽媽做涼麵,剛出鍋的面好燙,爸爸就用筷子挑起來在電風扇前面抖散,加速冷卻,我們孩子呢,就靜等著上桌開吃。

隨著歲月的流失,面的味道早已淡忘了,留在記憶中的卻是那樣一幅溫暖動人的畫面,那種平常卻溫馨的家的氛圍。

如今我早已長大成家立業,可是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擀麵條,估計現如今自己擀麵條的怕也寥寥無幾了,我甚至認為對我們這一代人來說,手工擀麵條幾乎是不可想像的事情了。

後來聽說有意大利的壓面機可以自制麵條,就興緻勃勃地抱了一個回來。反正在家待產,時間也富裕,正是做賢妻的大好機會。弄一團面,在壓面檔反復壓制,由厚到薄,一個長條面坯就做好了。最後根據口味在麵條檔壓出寬的或細的麵條,哎,這自製麵條不是高不可攀的事呀。

老公是南方人,跟著他的外婆長大,而江南水鄉的早點,除了大餅油條,高級點的卻是街上麵店裡的面。那個時候經濟不富裕,吃不起帶排骨、鱔絲澆頭的面,只能偶爾消遣一碗陽春麵。可是時過境遷,那種細細、韌韌的帶點湯汁的白面老公在別的地方再也沒有找到過。我想那種陽春麵對於他是一個小男孩奢侈的夢想,是對童年、對外婆、對水鄉的一種情感記憶吧。如此說來,我們自己做麵條,也被賦予另外一種情調了。

不久父母來德國照顧我做月子。他們都是北方人,德國大量的「塑料」麵條讓二老實在不能下嚥。這個時候我的壓面機就閃亮登場了。

德國的冬天陰冷,沒有太陽,帶新生兒戶外活動的日子實在有限,這倒成全了我們在家裏高度密切接觸。媽媽常常在廚房不慌不忙地搖著壓面機,和我悠閒地說著話。出來時間長了,兒時的玩伴漸漸滑出了視線,媽媽不緊不慢地告訴我,小軍結婚了,艷玲找了一個好丈夫,海強的女兒鋼琴已經彈的很了得了……。一會兒媽媽又出來逗弄外孫,我們兒時的種種趣事也慢慢想起來了。爸爸告訴我奶奶已經93歲了,依然健康,頭年甚至還坐了一次飛機,讓所有的空姐,乘客都羨慕稱讚。爸爸他們打算從我這裡回去就直接回老家,給老太太祝壽,時間正趕趟……。

自己剛剛做了母親,卻再次深深地感受到父母無私的關愛,高度濃縮的溫馨日子就這樣緩緩的滑過去了。媽媽變著花樣做麵食,餃子、包子、攤餅、鍋貼、麵條、麵疙瘩……。我呢,被暫時解職,3個月裡沒摸過鍋鏟。臨走媽媽還給我做了很多餛飩、面片。後來我們意外的有一對朋友來訪,我就把媽媽留的餛飩從凍櫃裡拿出來應急。朋友知道餛飩的來歷後,很有些不忍心吃掉「媽媽的愛」。

一年多以後爺爺奶奶來德國看望孫子。我和老公是在德國認識結婚的,雖然已經見過兩位大人,但公婆第一次上門,我這個醜媳婦也總惦著變換花樣做點像樣的飯孝敬他們。無奈一來廚藝不精,二來貨源有限,菜嘛只有那幾樣,怎麼辦呢。這個時候我的壓面機又一次被隆重取出來了,我活好了面,支好了機器,灑好了麵粉,婆婆很有興緻地坐在一邊看西洋景。都攤開了,兒子鬧急,我只好先去伺候小的。這時老公下班進門了,我急忙命老公上陣。老公洗了手,站到壓面機前,卻不知從何下手,對著臥室大聲詢問。婆婆在一邊開玩笑地拍著手「哎喲,被慣壞嘍!」老公這才有些不好意思,低頭趕緊搖手把。

有一次,公公看得手癢,也來湊趣搖麵條,結果那個固定機器的部件竟然折斷了。回國後公公特意去修好了那個零件,又找機會帶到德國。這回我的麵食作坊又可以開工了。

孩子還小的時候,一見我拿出壓面機,就都搶著給我幹活,個子小夠不著,還會搬個小凳子站上面,又是麵粉,又是麵團,整個一個變相橡皮泥大戰,常常搞得我一事無成。

如今兩個兒子都長大了,身強力壯正是幹活的主力,壓麵條仍是一項能獲得成就感的有趣遊戲,只要聽到一聲令下,兩個小工便爭先恐後地擠到壓面機前,彼此還會為誰多搖一下爭吵。我嘛,就此升級做了領導。

有一位中餐館的老闆一直熱情高漲地給小兒子做各種美味,只要兒子吃,甚麼都滿足。我問他,兒子只有幼兒園大小,何必花那麼大力氣給他做飯。這位用心良苦的父親有些無奈的說:「孩子在這裡生長,以後怕不會有甚麼中國痕跡了,至少我可以留給他一個中國胃。」唉,可憐天下父母心哪。

這不,小兒子不喜歡吃菠菜,當媽的只好另想辦法了。超市裡的凍菠菜化凍後和雞蛋麵粉活到一起,在壓面檔反復壓制,均勻細密的面坯就完成了,當然這是最花力氣和時間的工作,不過我們家兩個小子都是不肯認輸的主,憋得臉紅脖子粗也要做完。也罷,出了勁,等會正好多吃點。這次我選擇比較厚的面坯,然後又挑了細面一檔,結果菠菜面就做成了好玩的圓圓的綠麵條了。自己動手做的,能不好吃嗎?

如果把面坯壓得非常薄,最後灑上一層澱粉防止互相沾黏,再劃成小塊,這就是餛飩皮了。薄薄的皮子下面可以透出餡料的顏色,很誘人的。

可惜兩個兒子對這種湯湯水水的吃食並不像他們的父親那樣熱衷,他們更喜歡實打實的餃子。好吧,那就用壓面機制餃子皮吧,把面分成一個個劑子,揉成長圓條,然後逐個橫向放進壓面機,這樣搖出來的就成了橢圓的餃子皮了。這種皮雖然不如手擀出來的圓潤細緻,四周薄中間厚的,但完全由孩子自己做出來,這種樂趣和巨大的成就感卻是無法替代的。

而且這樣一頓飯下來,留下來的應該不只是胃裡那點簡簡單單的食物。也許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們會想起那個溫暖的午後,媽媽帶著兄弟倆一下一下搖製麵皮的種種細節,從一檔到五、六檔,面皮越來越成形;把面皮對折起來時產生的小氣泡,被壓面機撲的一聲壓爆了,裡面的乾麵粉像放花一樣散落下來;弟弟用力不當,總是把手把搖出來……。這個時候的媽媽總是很開心,和顏悅色地和孩子們說著輕鬆的話題……

愛你的親人,就花時間用心為他們做一頓飯吧,讓家的味道縈繞、溫暖、滋潤他們的心田。@*(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7-30 3: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