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明 張岱:白洋潮

張岱

(大紀元圖片庫)

  人氣: 7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7日訊】三江看潮,實無潮看。午後喧傳曰:「今年暗漲潮,歲歲如之。」

庚辰八月,吊朱恆岳少師,至白洋,陳章侯、祁世培同席海塘上,呼看潮,余遄(音:傳)往,章侯、世培踵至。立塘上,見潮頭一線,從海寧而來,真奔塘上。稍近,則隱隱露白,如驅千百群小鵝,擘翼驚飛。漸進,噴沫冰花蹴起,如百萬雪獅蔽江而下,怒雷鞭之,萬首鏃鏃(音:促),無敢先後。再近,則颶風逼之,勢欲拍岸而上。看者辟易,走避塘下。潮到塘,盡力一礡,水擊射濺起數丈,著面皆濕。旋卷而右,龜山一擋,轟怒非常,熗(音:嗆)碎龍湫(音:角),半空雪舞,看之驚眩。坐半日,顏始定。

先輩言浙江潮頭,自龕(音:刊)、赭(音:者)兩山,漱激而起。白洋在兩山外,潮頭更大,何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釋】

三江:在浙江紹興北,曹娥江之西。
喧傳:盛傳。
歲歲如之:每年都是這樣。
庚辰:明崇禎十三年,西元1640年。
吊:弔唁。
朱恆岳:即朱燮元,萬曆進士,崇禎年間進少師。
遄:疾速。
踵至:相繼而來。
海寧:縣名,南臨杭州灣。
真:同「直」
擘翼:張開翅膀。擘,分開。
蹴起:涌起
鏃鏃:同「簇簇」,聚集。
颶風:大風。
辟易:退避。
礡:同「薄」,逼近。
卷:捲。
熗碎龍湫:像炒菜一樣的將雁蕩山龍湫瀑布的水轟碎。熗,一種炒菜的方法。龍湫,瀑布名。
顏:面色。
龕、赭兩山:龕、赭兩山,在海寧縣。兩山夾峙錢江南北對峙,為錢塘江門戶。
漱激:沖刷山岸激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崇禎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鳥聲俱絕。是日更定矣,余拏(音:拿)一小舟擁毳(音:翠)衣爐火獨往湖心亭看雪。霧淞(音:松) 沆碭(音:行蕩),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到亭上,有兩人鋪氈對坐,一童子燒酒,爐正沸。見余大喜, 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飲。余強飲三大白而別,問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說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 從武林門而西,望保俶(音:觸)塔突兀層崖中,則已心飛湖上也。午刻入昭慶,茶畢,即棹(音:照)小舟入湖。山色如蛾,花光如頰,溫風如酒,波紋如綾;纔一舉頭,已不覺目酣神醉,此時欲下一語描寫不得,大約如東阿王夢中初遇洛神時也。余遊西湖始此,時萬曆丁酉二月十四日也。晚同子公渡淨寺,覓阿賓舊住僧房。取道由六橋、岳墳石徑塘而歸。草草領略,未及偏賞。次早得陶石簣(音:愧)帖子,至十九日,石簣兄弟同學佛人王靜虛至,湖山好友,一時湊集矣。
  • 數千里外,得長者時賜一書,以慰長想,即亦甚幸矣;何至更辱饋遺,則不才益將何以報焉?書中情意甚殷,即長者之不忘老父,知老父之念長者深也。至以「上下相孚,才德稱位」語不才,則不才有深感焉。
  • 藺相如之完璧,人皆稱之,予未敢以為信也。夫秦以十五城之空名,詐趙而脅其璧,是時言取璧者,情也,非欲以窺趙也。趙得其情則弗予,不得其情則予;得其情而畏之則予,得其情而弗畏之則弗予;此兩言決耳,奈之何既畏而復挑其怒也?
  • 論者以竊符為信陵君之罪,余以為此未足以罪信陵也。夫強秦之暴亟矣,今悉兵以臨趙,趙必亡。趙,魏之障也;趙亡,則魏且為之後。趙、魏,又楚、燕、齊諸國之障也,趙、魏亡,則楚、燕、齊諸國為之後。天下之勢,未有岌岌於此者也。故救趙者,亦以救魏;救一國者,亦以救六國也。竊魏之符,以紓魏之患;借一國之師,以分六國之災,夫奚不可者?
  • 項脊軒,舊南閣子也。室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塵泥滲漉(音:甚路),雨澤下注,每移案,顧視無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過午已昏。余稍為修葺,使不上漏;前闢四窗,垣牆周庭,以當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雜植蘭桂竹木於庭,舊時欄楯(音:吮),亦遂增勝。借書滿架,偃仰嘯歌,冥然兀坐,萬籟有聲,而庭階寂寂;小鳥時來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牆,桂影斑駁,風移影動,珊珊可愛。然余居於此,多可喜,亦多可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