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中國歷史的戰役】崤之戰

黃容;圖:志清
  人氣: 176
【字號】    
   標籤: tags: ,

周襄王二十年(西元前632年),晉文公於城濮戰勝楚軍,並迎襄王於踐土,召開諸侯會盟,成為中原霸主。

就在晉國成為中原霸主的過程中,西邊的秦國在秦穆公的領導下,國力也日益強盛,只可惜,秦國地處偏壤,其東進窺探中原之路被晉國阻撓,因此秦穆公在位30多年,仍未能達成稱霸中原的願望。

周襄王二十四年(西元前628年),鄭文公、晉文公相繼逝世。就在此時,戍守在鄭國的秦國大夫杞子派人稟報秦穆公,他已掌握鄭都北門鑰匙,假如秦國出兵來襲,他可以作為內應,如此就能拿下鄭國。杞子的主意打動了秦穆公。

然而,秦國若要遠襲鄭國,從秦都到鄭都約一千五百華里,而且中間需經過桃林、殽函等險要地區,是一項非常艱難的軍事行動。因此蹇叔諫道:「我軍越千里以襲人,鄭必知之,我軍勞而力竭,欲攻敵人之有備,實無成功之望。」秦穆公不聽勸阻,執意要越過晉境偷襲鄭國。他以孟明視(名相百里溪之子)、西乞術和白乙丙三人為將,精銳盡出,志在必得。

秦軍出兵襲鄭的消息被晉國得知。晉襄公為維護霸業,決心打擊秦國,於是派遣卿大夫先軫率軍秘密趕至崤山,控制崤山北麓險要路段,並連合姜戎軍隊,埋伏在隘道兩側,佈成一個龐大的陷井以待秦軍。

周襄王二十五年(西元前627年)春,秦軍通過崤山隘道,越過晉軍南境,抵達滑國(今河南偃師東南),正好與鄭國販牛商人弦高相遇。弦高為人機警,斷定秦軍此行必定是前往偷襲鄭國,於是牽了12頭牛,假託其乃奉鄭君之命,特地前來犒勞秦軍。秦軍將領孟明視聽了弦高這一番話,以為鄭國早有防備,不敢再進,於是徹軍回秦。

回程中,秦軍再次行經崤山。秦軍由於疏於戒備,對晉軍的埋伏全然不知,而晉國軍隊以逸待勞,見秦兵已經全部進入伏擊地域,立即封鎖峽谷,發起猛攻。這段道路崎嶇狹窄,秦國大軍陷於隘道之中,進退不能,前後不能相應,驚恐大亂之中,全軍被殲滅。

這次秦晉崤之戰是中國春秋時代眾多戰事中一次典型的徹底殲滅戰,而且戰爭中顯示了利用複雜地形作戰的成功效果,也體現了設陣、埋伏、圍殲等戰術運用,在中國戰爭史上具有重大意義。
而在春秋歷史舞台方面,崤戰之後,秦、晉在五年之中又發生了數次戰役,這段期間,晉國的中原霸業被秦國牽制,因此使得中原宿敵──楚國趁機將其勢力往中原擴張,成了日後晉、楚再戰的導因。@*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位居南方的強國──楚國覬覦中原已久,先前齊桓公在位時,國力強盛,加上與各諸侯聯結,楚國入主中原的野心無法得逞。這時中原局勢紛亂,楚國成王於是藉此機會將勢力深入中原地區。
    然而,當時中原諸侯也不乏想稱霸中原政治家,宋襄公就是其中一位。
  • 自西元前770年周平王東遷開始,中國歷史就進入了諸侯兼併的時代。齊國和魯國都是西周初年分封的重要諸侯國,又互相毗鄰,不免發生一些衝突,長期累積下來,就導致了這場長勺之戰。
  • 武丁,是商朝的第二十三代國君,也是商王小乙的兒子。原本逐漸式微的商朝,在武丁的知人善任及勵精圖治下,國勢強盛,政治清明,民生富裕,史稱「武丁中興」。
  • 夏朝末年,夏王桀驕奢荒淫,橫徵暴斂,對民眾及所屬方國部落進行殘酷的壓榨奴役,引起各方百姓普遍的憎恨。而在黃河中游的商部落,在湯的領導下任用伊尹輔佐,勵精圖治,日益強大。
  • 牧野在今天河南淇縣,牧野之戰,是周武王滅商王紂的一次大戰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