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著名右派份子林希翎在紐約談個人經歷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7日訊】(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紫荊紐約採訪報導)二十一歲被打成右派的林希翎,是唯一沒有被改正的還活著的著名右派。八月四日,她在紐約《北京之春》雜誌社主辦的講演會上,講述了自己當年被打成右派的前前後後。

反右運動開始之前,林希翎在人民大學學習法律,因為積極寫文章、敢於說真話受到批判,於是寫了《一個中國青年公民的控訴書》,維護自己的權利,並自行散發,成為她反革命判決書上的第一條罪狀。

作為中國青年報特約記者去玉門油礦調查青年生活時,林希翎對中共造假有了親身體驗。一般的記者通常被當地領導拉去吃小灶,林希翎自己要去體驗生活,和工人一起去大食堂排隊吃飯,結果要排一個小時的隊,而且飯盒裡面都是吹進去的沙子。作為典型的紅旗單位,玉門油礦當時對上海青年宣傳,文化生活豐富,洗衣服在汽油裡面一涮就乾淨了。到了那裏的年青人才發現是自己被涮了,經常有人逃跑,罷工。

林希翎還發現,被樹為典型的玉門女子勘探隊,50人中有20名男子,記者一來,這些男子就要躲在帳篷裡不見人。這些女人臉是黑的,眼睛是紅的,在野外強光下繪圖卻沒有配備墨鏡。很多人有胃病和婦科病。上級給她們發了跳舞的服裝,平時讓駱駝背著,記者來了,穿給記者看。林希翎替她們寫了一封信給胡耀邦,胡耀邦轉給了石油部長,同時在中國青年報登出來。結果這些人被全部保送西安石油學員深造。林希翎被打成右派後,這些人被要求揭發她。

1957年,北大學生在辯論胡風是否是反革命,林希翎根據自己在法律系學到的知識在發言中說,在終審法院判決前,胡風只是被告,不能僅僅根據人民日報的文章說他是反革命。結果她又多了一條罪狀,為胡風翻案。後來胡風平反了,她這個翻案的還沒有平反。

林希翎:「我一直遺憾哪,我很痛苦,我沒有對手,我要求他出來跟我辯論,我們一條條辯:我是什麼罪,你是什麼根據?沒人敢出來。我發現跟共產黨,特別是公檢法部門的,你跟它彈琴,就是對虎彈琴,對狼彈琴。」

林希翎曾給鄧小平寫信要求平反,但是鄧小平把她當成了葛佩奇的案子,說「揚言要殺共產黨的人,怎麼能平反」。 後來葛佩奇的冤案平反了,林希翎還沒有。胡耀邦曾三次批示給她平反,但是胡耀邦本人也在政治漩渦中沉浮,林希翎的問題成為讓胡耀邦下台的罪證之一。

林希翎對共產黨的評價是,明知錯了不會改,其面子重於泰山,百姓的人權輕於鴻毛。

原本毛澤東對她的批示是開除學籍,作為反面教材留校查看。彭真還在群眾大會上說對她要寬大處理。林希翎說,共產黨是不講遊戲規則的。劉少奇聽說她不認罪,就通知當時的公安部長羅瑞卿對她進行強制改造。對於劉少奇的悲劇,她認為文革是報復,也是報應。一天半夜,林希翎被衝進宿舍的人打個半死,反而以打人罪把她扣押,從關押5天、15天,到判刑15年。學法律出身的她以審問的口氣對審判長和陪審員說話,致使秘密審判無法進行。而她在監獄裡,堅持對國際大事和各種政治問題發表看法、寫文章。抱著要打破暴力萬能論的念頭堅持下來。

林希翎:「我知道我們這些右派裡面哪,有很多很多人,他們的遭遇比我更慘。而且當中有很多很多的人才呀。我感到最痛心的,我們『反右』這一代人,不是把我們的肉體摧殘了,我們那一代的老中青知識份子基本上都是那一代的社會精英啊。」

林希翎認為反右和文革摧殘了中國的文化精英,右派裡面有很多人才,曾經受過傳統文化和西方教育,章怡和的《往事並不如煙》,現在的年輕人已經寫不出來。

林希翎:「對右派的迫害並沒有停止,還在他們的子孫身上延續。」

其惡果就是對敢講真話的人,有才華的人的扼殺,給社會教育造成斷層。而風氣和道德的敗壞也是從反右開始,從欺騙到堂而皇之的承認不是陰謀是陽謀,像耍無賴一樣。

不給平反,使林希翎認為自己被打成右派是對的,因為左右是非的概念已經顛倒,與國際不能接軌。說假話的風氣代代流傳,父母、夫妻、兄弟、朋友之間不能說真話,這還是健康的社會嗎?坐了15年牢,她認為自己的心還在監獄裡。《亞洲週刊 》曾刊登文章,說林希翎是胡錦濤的考驗。林希翎認為,胡錦濤的權力來源是共產黨, 所以他的以民為本,想做但是做不到。


林希翎詳談50年前被“抓捕”經歷


“中國最後一個大右派”林希翎談中共銷毀歷史檔案


林希翎﹕中共領導人誰認過錯﹖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8-08 6: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