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永豐:中國人享有政治權利不如美國一條狗

郭永豐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0日訊】2008年,是民主美國和民主臺灣的選戰之年。目前他們的競選已進入初步預熱階段。民主大選,這實際就是全民參與的政治節日,是浩蕩的大運動和人民真正當家作主的大盛會,舉國歡慶,上下互動,徹底清理一個政黨執政四年來的政績情況,大掃除其角角落落的衛生,換全新能幹的領導人和班子上臺。無論競選者、助選者,還是握有選票的普通民眾,人人平等參與,心態端正,視野開闊,行為浩蕩,都是經得起時代檢驗的。

恰在此時,依然堅守著中世紀治國方略的中國,卻還依然由極少數人搞著黑箱操作,決定著如此大的國家的最高領導人,這真多麼匪夷所思啊!在全世界人面前出盡了洋相和醜陋。這與民主國家即將要進行的民主大選相比較,無論讓誰去說,中國社會都已經落後好幾百年了,非常老掉牙了。

正是因為在這樣一種野蠻制度束縛下,根本享受不到選舉與被選舉權的中國民眾,當在這種邪惡制度的挾持下,才不斷重蹈水深火熱與艱難困苦以至無窮無盡的。但是,很多正在維護這種邪惡制度本身及其邪惡勢力的既得權力、利益和享受的所有根本就不是這夥人的人,他們為什麼也要大睜雙眼明目張膽為虎作倀,而”替法西斯賣力,替剝削和壓迫人民的人去死”呢?筆者就極難搞清爽了。

據《重慶晨報》去年這個時候報導,美國阿拉斯加州州長的競選戰役正如火如荼地進行時,在眾多競選人中,竟有一隻叫”布林克利”的兩歲金毛獵犬。並且,布林克利的主人在阿拉斯加州大賣”獵犬競選州長”T恤衫,還募到4,000美元的”競選資金”。

如果把此新聞與中國去年以來的獨立候選人參與競選地方人大代表的實際情況做比較,當眾多屬於中國的公民,在合法參與競選,卻遭到當局不斷恐嚇、逮捕與打壓的情況下,就頗為使長期生活在大陸的中國人不得不自慚形穢了。

由此兩件鮮明的事例可以充分說明,雖然人類文明已進入21世紀,但作為普通的中國人,他們還依然生活在奴隸制度下,全部政治權利被該邪惡制度徹底剝奪了,大多數人過著本身就是生不如死的奴隸生活。而在美國等所有只要實行民主制度的國家,普通公民不只享有至高無上的人權,甚至連狗,這個中國人根本無法想像的低級動物,有人也拿來如此搞笑,這便充分證明,其實真正為國家和社會全心全意服務的政府或官員,他們根本不怕任何挑戰的,甚至是這種極端不可想像的搞笑方式。

據報導說,對於和狗一起競選州長,其他州長競選人並沒有感到什麼羞辱。共和黨州長競選人約翰?賓克利說:”它讓競選變得非常有趣。”賓克利甚至計畫讓獵犬”布林克利”當他的競選夥伴,但狗主人魯絲卻說:”布林克利已經有競選夥伴了,就是我的另一條狗莫莉。”阿拉斯加州現任州長穆考斯基的競選經理邁克?斯科特也稱,他最近也聽說了這條”競選狗”的事,斯科特說:”不管如何,它是合法的。”

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中國,確實有人拿狗也競選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或某縣長、省長,甚至國家的領導人了,又會遭受怎樣恰恰相反的悲慘遭遇哩?這只要我們看看在去年以來參加中國各地人大代表選舉的所有獨立候選人的共同遭遇和悲慘命運,就充分認清了中國政府的真實面貌和邪惡本質。

這些獨立候選人的參選無一例外地受到地方政府百般阻撓:否決他們的候選人資格,阻止他們登記成為正式候選人,開票時進行舞弊,恐嚇及禁錮他們。例如,湖北的獨立候選人呂邦列,在投票日被地方政府”請”到醫院,不讓他去投票;另外也有地方政府眼見獨立候選人極有可能當選,當場封鎖票箱,到秘密地方開票,然後宣佈獨立候選人落選。種種作弊手段,不一而足。

據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去年8月報導:武漢市區級人代的投票工作正陸續展開,各區獨立候選人在投票日前,先後被公安以破壞選舉為名羈留談話。江岸區蔡家田社區獨立候選人汪國強在投票日前一天,星期三下午5點,被花橋派出所羈押。這位有二級警督榮譽的交通警官,同時也是共產黨員,是在派發競選宣傳品時被員警帶走,並稱他的行為違反治安法,破壞選舉。汪國強為此投訴官方投票過程是非法,便被派出所所長,同時是官方指定的候選人嚴重毆打。

另外,作為中共黨員的深圳獨立競選人在辦理候選人資格時感到來自上級的壓力太大,非普通人所能抗拒,也無論他做何種努力,即便該區選民全部投他的票,只要在來自上級的重壓下當地居委會就絕不給他辦理正式登記手續,最終也是無效的。於是,他便只好在奮鬥數月之後不得不放棄參加競選;

武漢獨立競選人孫不二為了合法競選,竟然遭遇武漢當局明裏暗裏的刁難、威脅與恐嚇,最後也在當局所給予他純流氓式的暴力襲擊下使其住院,使其競選工作不了了之。

等等。由此可知,中國人在中國所享有真正屬於政治上的權利根本就不如美國的一條狗。也難怪就有很多明白真相的中國人大聲疾呼,甯願意做美國狗也不願意做中國公民。

政治權利才是一個人一生中最大最根本的權利,它包容一個人與生俱來所享有的一切權利。如果一個人只要在政治方面的諸多權利得不到切實高效的保障,那麼他的其他所有權利都極難有所保障。而作為一個人,如果沒有絲毫政治權利,只一味奢談人權,筆者以為這純粹就是空談,或者根本沒有抓到點子上。

所以,為保障中國人的公民權以及其他所有權利,只要是中國人,無論誰,首先爭取應有的政治權利,並對任何政治權利大談特談,甚至拿動物來搞笑,就象美國人這樣,此時,中國人才會真正享受到本該享有的一切權利。

可在眼下,當絕大多數中國人還依然停留在談政治色變的情況下,如果要實現如此高的政治訴求待遇,這又多麼遙不可及了!

總之,作為普通中國人,筆者常常聽說,凡是頑固保守勢力,只要在中共官場上混得開吃得香的人,他們就願意享受這種對上做奴婢,對下做主人的美妙日子,因為他們認為這種日子才是他們最習慣的,也是再正常不過的日子。所以,他們便堅決不答應歸還絕大多數人本該享有的基本政治權利和訴求。

還有一些人,自以為自己已經非常開明賢達,並總是自認為自己才是中國唯一的才俊,所以,他們便口口聲聲地說中國人的素質太低,不能讓絕大多數老百姓切實擁有這種與生俱來的權利。這是因為,只要當老百姓一旦擁有這種權利時,他們最懼怕的就是他們自己立刻沒有絲毫優越性和權威性可言了。當然,他們所既得的非法利益和享受也會隨之喪失殆盡。

如此說來,作為今天的絕大多數中國人,實際其整個的人生根本就遠遠不如美國一條狗的瀟灑、自由和萬分舒暢。而這對於一向自尊心很強,且非常剛愎自用的中國權貴以及所有憤青們來說,難道不是極大的嘲諷嗎?

轉自《新世紀新聞網》(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09-10 11: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