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親子關係

歐陽楊梅玉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0日訊】由於家中在豬年年底前新增了一隻小豬,我在肯塔基州整整閉關幫傭了一個月。從早到晚,除了天天想念加州的陽光外,就是和大小孫子鬼混。大孫子正處在「兩歲娃兒狗都嫌」的the terrible twos年紀,家裡到處設圍欄,試圖將他「關」在安全的區域,所有櫥櫃加裝反釦機關,仍被他一個個地發現突圍的方法,於是鍋碗瓢盆全成了他的打擊樂器,不亦樂乎!兩歲是第一次開始與人產生「權力鬥爭」的時期,誰的意志力(will power)強,誰就得勝。有些父母或照顧者在筋疲力盡之後,採取投降策略來解決問題。小孫子早產一個月,目前仍悠遊在混沌一片的「自閉期」(autistic stage),只要吃喝拉撒睡一切正常,就搞定了。

在大孫子午睡和晚上睡覺前,我常哼唱兩首中西不同的催眠曲來哄他入睡。一首是由呂泉生作曲,其岳父蕭安居先生和畫家盧雲生先生分別填詞,頗能代表台灣父母心聲的「搖嬰仔歌」。此曲曾在1993年入選為世界十大搖籃歌曲之一;而另一首則是來自布拉姆斯的「搖籃曲」。當我細細去品嚐這兩首歌詞中的意境時,發現它們述說著,也代表了在東西兩種民族文化特性下的不同親子關係。

首先來談談布拉姆斯的「搖籃曲」。此曲有不同的歌詞,大同小異,僅以我記憶中的歌詞,和布拉姆斯的原文翻譯歌詞片段,分訴於下。

寶寶睡呀,快快睡,窗外天色已黑。
小床滿插玫瑰,晚風吹入夢寐。
靜靜聽,寂無聲,寶寶睡在床上。
好寶寶,安睡了,願你睡到天明。

甜甜的睡去,小寶貝,
天使都在附近照看著你。
無聲的夜,安渡著你上達
那愛的夢園地。

前面一段的歌詞,有許多客觀環境上的描述。在西方的家庭,以美國為例,在嬰孩出生前,大半的父母都是費盡心力,安排布置一個溫馨、安靜、可愛的嬰兒臥房,來迎接新生命的誕生。嬰兒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就訓練他的獨立,少有與父母同床而睡的,他們認為這是極不安全的,父母因疲憊熟睡時,棉被、枕頭容易蓋住嬰兒,甚至壓到嬰兒也不自知。父母和孩子之間的關係是親密而理性的,時刻親吻擁抱,「我愛你」不絕於耳。但對孩子行為上的教養,則大多清晰有序,採用「行為養成術」(behavioral modification),賞罰分明,並善用「增強法」(reinforcement)來塑造孩子優良的行為。

第二段原文翻譯的歌詞,則顯示出宗教信仰是維繫西方社會道德和家庭安定不可或缺的力量。他們認為孩子是上天「賜予」、「託管」的禮物,孩子平安的成長,除了有賴父母悉心的照顧外,每個孩子都有護守天使的陪伴和助佑。他們是父母的孩子,也是神的受造物,父母不能只一味地據為己有。依著年齡的增長,要放手,要尊重其個人成長上的自由意志,不能以父母的權威高壓孩子,孩子不是用來滿足父母「未完成的夢」的工具。

再來看看呂泉生的「搖嬰仔歌」,它後來普遍流傳完整的歌詞共有六段,由嬰孩時期述說到孩子長大,結婚生子,父母殷切疼惜的過程和辛勞。每段都是以當時家鄉婦女們邊抱著嬰孩邊唸著:「嬰仔嬰嬰睏,一暝大一寸;嬰仔嬰嬰惜,一暝大一尺」為開頭的。後面的六段歌詞分別是:

1. 搖子日落山,抱子金金看,你是我心肝,驚你受風寒。

為許多中國父母來說,孩子如同黏在心上的一塊肉,彼此的連結、依戀很深,孩子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牽動著父母的心。

2. 一點親骨肉,愈看愈心適,暝時搖伊睏,天光抱來惜。

「癩痢頭的兒子是自己的好。」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對自己的「產品」十分滿意,越看越歡喜。

3. 同是一樣子,哪有兩心情,查甫也著疼,查某也著晟。

一般的樣版印象都認為「重男輕女」是中國農業社會的普遍現象,但這段歌詞卻告訴我們養育孩子要男女平等,沒有差別心。男孩要疼惜,女孩也要栽培。「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觀念,並非人人贊同的社會準則、規範。

4. 細漢土腳爬,大漢欲讀冊,為子款學費,責任是咱的。

在一般中國父母的觀念裡,孩子從小到大,一切生活上的所需,父母都盡量無條件的供應。尤其「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孩子的學費是父母要操心張羅預備的,我們只要經濟能力許可,大多不忍心要求孩子要出去打工,賺取自己的學費。反倒是,我常聽聞一些青少年想打工賺零用錢,父母會好言相勸:「只要專心用功,以後賺錢的機會多的是,現在為了賺些小錢,影響學業,得不償失呀!」只有在拗不過孩子的堅決意志,才會勉強答應。

5. 畢業做大事,拖磨無外久,查甫娶新婦,查某嫁丈夫。

父母總是懷著希望,等孩子長大,拿到學位,功成名就,能嫁娶好人家,父母的一切辛勞不會太久,也是值得的。

6. 疼子像黃金,晟子消責任,養恁到嫁娶,阮才會放心。

從小把孩子捧在手掌心,像黃金寶貝一樣的疼著,養育栽培孩子,完全是父母的責任,並不要求回報,並不是人人都有「養兒防老」的期盼。多麼無私無我的愛與親情!只有犧牲與奉獻,不要求孩子還報「返哺之恩」。直到孩子成家立業後,父母才放下親職的責任,安享晚年。有些因成年子女的工作忙碌,許多祖父母可能都還要繼續負起教養孫輩的責任,名之為「含飴弄孫」,獲享「天倫之樂」。

以上所述,可能很多人會認為那是傳統的中國(東方)社會才會有的現象,現在的開明父母親職,其實東西方沒有太大的差別。

我從肯塔基州回到南加州後,幾乎每天都看到在十八號國際電視台的一個廣告。此電視台的副台長是一個中國通,他以其洋腔洋調的中文,大力鼓吹父母購買XX大學錄取內幕的DVD。一位像是中國母親的女士,則用英文回應說:「我想盡辦法去瞭解,『我』能做什麼,(然後改口為『我們』能做什麼,)才能使他(孩子)顯得與眾不同…(而得到名校的青睞。)」

如果根據心理分析學派大師弗洛依德 (Freud, Sigmund)Parapraxes 或slips of the tongue的說法:人在無意間說溜嘴的話,才是這個人在他的潛意識中真正想說的話。那麼,我們可將這位女士所說的話解讀成,「視孩子上長春藤大學為『己任』」,大概是與她的原意相差不遠吧!
原來,儘管在網際網路如何瞬息萬變的現代社會,傳統文化對親子關係的影響,對親情的執著,父母對子女的多少關懷、多少期待,其實都還是根深蒂固地深植在父母心中,這份屬於「根性」的親情,隨著呂泉生的「搖嬰仔歌」,世世代代繼續徐徐傳唱出……

無論專家學者們如何呼籲,父母與子女之間要保持良好健康的心理界限(boundary),才是最有益孩子的成長。但是,父母這種無怨無悔的付出,還是能讓人不禁感動得淚流滿面。@

(作者是一位臨床心理學家Clinical Psychologist)(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12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魏毅孟菲斯報導)聖誕將至,美國田納西州孟菲斯市的何紹強羅琴夫婦正準備回中國。經過了七年多的訴訟,賀氏夫婦終於在今年七月贏回了女兒賀梅的父母權。如今,大女兒賀梅已經成功融入了家庭生活,根據賀氏與移民局的協議,他們正準備自動離境,在中國新年前後回中國大陸。
  • 12月9日(星期天)下午2時,世界華人工商婦女企管協會美南分會在首都銀行二樓社區活動中心舉行「快樂的家庭生活」專題講座,由「真愛家庭協會」的著名心理學家及家庭輔導專家葉高芳博士主講,會後並請葉博士及休斯頓僑教中心主任盧景海為該會會員慶生。
  • 【大紀元12月7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陳守國高雄縣七日電)高雄縣政府文化局承辦的「高雄縣表演藝術鄉鎮巡演列車」八、九日晚上七時三十分別在林園鄉王公廟及湖內鄉慈濟宮,由河洛歌仔戲團演出壓軸好戲「菜刀柴刀剃頭刀」及「命運不是天注定」兩齣家庭生活喜劇,適合闔家共賞。縣長楊秋興邀請大家相招看好戲。
  • 【大紀元11月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郝雪卿台中市五日電)台中市長胡志強與妻子邵曉鈴去年十一月十八日發生車禍即將屆滿一年,胡志強今天透露,他希望邵曉鈴能在十八日前出院,以後每天回診復健,讓邵曉鈴能真正回歸正常家庭生活。
  • 【大紀元10月29日報導】(中央社台北二十九日電)「冷暴力」原本多指家庭生活中夫妻雙方精神折磨產生的隱形暴力,如今這一概念開始在中國大陸職場中蔓延,當地著名人力資源網站智聯招聘調查顯示,近七成職場人表示曾遭遇職場冷暴力,其中二成因此選擇黯然離職。
  • 前些日子,偶然間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周圍的同事和朋友中有很多家裏都有一個十二三歲左右的孩子,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無一例外地都是各自家庭生活的重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