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民國 連橫:臺灣通史序

連橫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臺灣固無史也。荷人啟之,鄭氏作之,清代營之,開物成務,以立我丕基,至於今三百有餘年矣。而舊志誤謬,文采不彰,其所記載,僅隸有清一朝;荷人、鄭氏之事,闕而弗錄,竟以島夷海寇視之。烏乎!此非舊史氏之罪歟?且府志重修於乾隆二十九年,臺、鳳、彰、淡諸志,雖有續修,侷促一隅,無關全局,而書又已舊。苟欲以二三陳編而知臺灣大勢,是猶以管窺天,以蠡(音:離)測海,其被囿也亦巨矣。

夫臺灣固海上之荒島爾,篳路藍縷,以啟山林,至於今是賴。顧自海通以來,西力東漸,運會之趨,莫可阻遏。於是而有英人之役,有美船之役,有法軍之役,外交兵禍,相逼而來,而舊志不及載也。草澤群雄,後先崛起,朱、林以下,輒啟兵戎,喋血山河,藉言恢復,而舊志亦不備載也。續以建省之議,開山撫番,析疆增吏,正經界,籌軍防,興土宜,勵教育,綱舉目張,百事俱作,而臺灣氣象一新矣。

夫史者,民族之精神,而人群之龜鑑也。代之興衰,俗之文野,政之得失,物之盈虛,均於是乎在。故凡文化之國,未有不重其史者也。古人有言:「國可滅而史不可滅。」是以郢書燕說,猶存其名;晉乘楚杌(音:勿),語多可採;然則臺灣無史,豈非臺人之痛歟?

顧修史固難,修臺之史更難,以今日修之尤難,何也?斷簡殘編,蒐羅匪易;郭公夏五,疑信相參;則徵文難。老成凋謝,莫可諮詢;巷議街譚,事多不實;則考獻難。重以改隸之際,兵馬倥傯(音:恐總),檔案俱失;私家收拾,半付祝融,則欲取金匱石室之書,以成風雨名山之業,而有所不可。然及今為之,尚非甚難,若再經十年二十年而後修之,則真有難為者。是臺灣三百年來之史,將無以昭示後人,又豈非今日我輩之罪乎?

橫不敏,昭告神明,發誓述作,兢兢業業,莫敢自遑,遂以十稔之間,撰成《臺灣通史》。為紀四、志二十四、傳六十,凡八十有八篇,表圖附焉。起自隋代,終於割讓,縱橫上下,鉅細靡遺,而臺灣文獻於是乎在。

洪惟我祖先,渡大海,入荒陬(音:鄒),以拓殖斯土,為子孫萬年之業者,其功偉矣!追懷先德,眷顧前途,若涉深淵,彌自儆惕。烏乎!念哉!凡我多士,及我友朋,惟仁惟孝,義勇奉公,以發揚種性;此則不佞(音:濘)之幟也。婆娑之洋,美麗之島,我先王先民之景命,實式憑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釋】

開物成務:開通萬物之理,使人事各得其宜。
丕基:偉大的基業。丕,大。
隸:屬於。
島夷:海外蠻荒的種族。
府志:此指台灣府志。
乾隆二十九年:西元1764年。
臺、鳳、彰、淡:指當時的台灣縣、鳳山縣、彰化縣、淡水廳。
陳編:古書。指前人的著作。
以管窺天:透過竹管看天,僅見天的一小部分。比喻見識片面而狹窄。
以蠡測海:用勺水的瓢來測量大海的水。比喻見聞短小淺陋。蠡,用瓠瓜做成的水瓢。
海通:咸豐10年,西元1860年,台灣開放對外通商。
運會:時運際會。
英人之役:道光20年,西元1840年,鴉片戰爭,英船進犯台灣港口。
美船之役:同治6年,西元1867年,美船羅發號在屏東外海觸礁,船員上岸後遭原住民殺害;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率艦登陸報復。
法軍之役:光緒10年,西元1884年,清法戰爭期間,法軍攻佔基隆。
草澤:荒野、窮僻之地。亦指鄉野民間。
朱、林:朱一貴、林爽文。
喋血:殺人眾多,踏血而行。
析疆:開闢疆土。
正經界:測量土地疆界。
土宜:土地對於民居及生物的適宜性。
綱舉目張:綱,網的大繩。目,網的孔眼。綱舉目張比喻能執其要領,則細節自能順理而成。
龜鑑:龜甲可占卜吉凶,鏡子可照見美醜。比喻警戒和反省。
虛盈:盛衰消長。
郢書燕說:郢人在給燕相的信中誤寫「舉燭」二字,而燕相則解釋尚明、任賢之義。典出《韓非子‧外儲說左上》。後比喻穿鑿附會,扭曲原意。
晉乘楚杌:乘,晉國史書名。杌,檮杌,楚國史書名。晉乘楚杌指晉國史書乘,和楚國的史書檮杌。
郭公夏五:郭公,指春秋莊公二十四年經文的脫漏之處。夏五,指春秋桓公十四年經文的脫漏之處。郭公夏五比喻缺漏的文字。
徵文難:求證困難。
老成凋謝:年高德重者逝世。
改隸:改朝換代。
兵馬倥傯:兵荒馬亂。倥傯,事情紛繁迫促的樣子。
收拾:蒐藏。
祝融:火神。後用以指火或火災。
金匱石室:古代國家祕藏重要文書的地方。
風雨名山之業:風雨,亂世。名山,古帝王藏書之府。全句比喻亂世不朽的著作。
遑:偷閒。
十稔:稔,收成,古代一年收成一次,十稔指十年。
洪惟:深思。
荒陬:偏僻荒遠的地方。
彌:愈。
儆惕:警惕。
種性:一個民族自然形成的特性。
不佞:不才,自謙之詞。佞,才、才能。常為自謙之詞。
幟:理想。
景命:偉大使命。
實式憑之:依託在這塊土地。

【作者簡介】

連橫(1878年—1936年),字武公,號雅堂,又號劍花,台灣台南人,著名的台灣歷史學家,著有《台灣通史》一書,為其一生最重要的代表作品。1936年,病逝於上海,享年58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 嬰兒墮地,其泣也呱(音:哇)呱;及其老死,家人環繞,其哭也號啕。然則哭泣也者,固人之以成始成終也。其間人品之高下,以其哭泣之多寡為衡,蓋哭泣者,靈性之現象也,有一分靈性即有一分哭泣,而際遇之順逆不與焉。
  • 杭人佞(音:濘)佛,以六月十九日為佛誕。先一日,闔城士女皆夜出,進香於三天竺諸寺,有司不能禁,留湧金門待之。余食既,同陳氏二生霞軒、詒孫,亦出城蕩舟為湖遊。霞軒能洞簫,遂以蕭人。
  • 余嘗北至京師,東過兗(音:眼)、泗,下金陵,觀錢塘,復泝(音:訴)大江,逾嶺(南嶺)以南,幾經萬里。其間郊原、陂(音:皮)隴、狐墟、兔窟、尤喜獨窮之。每詢土風,接人士,未嘗不嘆幸天下之太平也!
  • 沅弟左右:鄂督五福堂有回祿之災,幸人口無恙,上房無恙,受驚已不小矣。其屋係板壁紙糊,本易招火。凡遇此等事,只可說打雜人役失火,固不可疑會匪之毒謀,尤不可怪仇家之奸細。若大驚小怪,胡想亂猜,生出多少枝葉,仇家轉得傳播以為快。惟有處之泰然,行所無事。申甫所謂「好漢打脫牙和血吞」,星岡公所謂「有福之人善退財」,真處逆境者之良法也。
  • 江寧之龍幡,蘇州之鄧尉,杭州之西溪,皆產梅。或曰:「梅以曲為美,直則無姿;以欹(音:衣)為美,正則無景;梅以疏為美,密則無態。」固也。
  • 母諱維貞,先世無錫人,明末遷江都;凡七支,其六皆絕,故亡其譜系。父處士君鼐,母張孺人。處士授學於家,母暇日於屏後聽之,由是塾中諸書皆成誦。張孺人蚤沒,處士衰耗,母盡心奉養,撫二弟有恩,家事以治。及歸於汪,汪故貧,先君子始為贅婿;世父將鬻(音:育) 其宅,先主無所置,母曰:「焉有為人婦不事舅姑者?」請於處士君,割別室奉焉。已而世叔父數人,皆來同爨(音:竄)。先君子羸(音:雷)病,不治生。母生子女各二,室無童婢,飲食衣屨,咸取具一身,月中不寢者恒過半。先君子下世,世叔父益貧,久之散去。母教女弟子數人,且緝屨(音:據)以為食,猶思與子女相保;直歲大饑,乃蕩然無所託命矣。
  • 泰山之陽,汶水西流;其陰,濟水東流。陽谷皆入汶,陰谷皆入濟。當其南北分者,古長城也。最高日觀峰,在長城南十五里。
  • 吾母姓鍾氏,名令嘉,字守箴,出南昌名族,行九。幼與諸兄從先祖滋生公讀書。十八歸先府君。時府君年四十餘,任俠好客,樂施與,散數千金,囊篋(音:切)蕭然,賓從輒滿座。吾母脫簪珥(音:耳),治酒漿,盤罍間未嘗有儉色。越二載,生銓,家益落,歷困苦窮乏,人所不能堪者,吾母怡然無愁蹙狀;戚黨人爭賢之。府君由是得復遊燕、趙間,而歸吾母及銓,寄食外祖家。
  • 乾隆丁亥冬, 葬三妹素文於上元之羊山,而奠以文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