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鹿毒奶探祕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1日訊】早在八月一日,三鹿奶粉就已經被證實遭到汙染,但是中共當局蓄意掩蓋,直到六週後毒奶粉事件才正式曝光。這次三鹿毒奶粉事件能順利曝光,得感謝三個人:一個受害嬰兒的父親的投訴、一位有正義感的記者報導和新西蘭總理對中共的督促。

然而據調查,大陸使用三聚氰胺來冒充蛋白質、調節口味的做法早在十多年前就開始了,而且遍及食品工業全行業,三鹿毒奶粉事件只不過在此刻擠破了中國食品工業問題的大膿包。誰在掩蓋真相?曝光前夕,質檢高官跳樓身亡,讓事件更蒙上一層神祕的面紗。

官方公布全國受害的嬰兒為六千多人,然而這個數據漏洞百出,據生產量換算應有六百萬的孩子受害,比中共對外宣稱的六千人高出了一千多倍。而這個中國史上最大的食品受害事件,卻是出自於「國家免檢」的優質品牌。至此,中國質檢標準所牽涉的體制與貪腐問題已攤在世界面前。

近年來層出不窮的中國有毒食品問題已讓全球聞之色變,這次是毒奶粉事件,下次呢?如何才能杜絕黑心食品?問題根源究竟在哪裏?關注並理清,正本清源,是時候了!

三鹿毒奶事件大掃描
文 ◎ 齊先予



不少已經死亡或已花費數萬元治病的患兒家長急切地希望能得到索賠。(法新社)

在食品中添加三聚氰胺,此一中國食品工業中不公開的祕密,終於在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後攤在陽光下。如果不是一個農民、一名記者和新西蘭總理的仗義執言,還會有多少孩子受害?多少家長心碎?

九月十五日,浙江《衢州晚報》講述了一個小寶寶的故事。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是江山市新塘邊鎮永豐村婦女陸小琴想要忘記卻又永遠忘不了的一天。那一天是她女兒小琪琪(姜琪慧)來到世間的第三百零九天。

琪琪是個乖孩子,半歲前一直很好帶,很乖很少哭。但後來四個多月裏,孩子經常在床上翻來翻去不睡覺,總發出嗯嗯的聲音,小便也很少。那天早上八點多陸小琴醒來,見女兒非常難得地在熟睡。半小時後琪琪醒了,母親把女兒抱起來,只見孩子眼皮耷拉著沒有精神,臉色發黑。過了一會用手探探身體,有點涼了。一直不敢想的事終於發生了。

陸小琴大哭起來,丈夫姜發軍呆在一旁說不出話來。七個月大時琪琪發高燒,帶到鄉衛生院打一針退燒針後第二天就退燒了,但從那以後琪琪經常發燒,打針已經沒有用了。姜發軍就用摩托車把琪琪載到江山市婦幼保健醫院、杭州的省兒童醫院就診。醫生在琪琪住院兩小時後開出病危通知:「雙側輸尿管結石,雙腎多發泥沙樣結石伴積水,腹腔積液……」這種病只能維持、不能根治,而且診療費用高達四、五十萬人民幣。儘管勤快的姜發軍每天打兩份工,但全家收入每月只有一千多元。住院一天後,姜發軍無奈的把女兒帶回家等死。但沒想到死亡來得這麼快,心這麼痛……

九月十二日傍晚,姜發軍從廣播裏聽到關於三鹿奶粉的新聞,立刻明白了女兒的死因。琪琪沒喝過一口母乳,一生下來喝的就是三鹿奶粉。吃到第二十一罐三鹿牌U +奶粉時就走了。琪琪是得了腎結石,小便尿不出來,痛得嗯嗯叫。「不會說話的孩子是疼死的。」陸小琴一想到這就泣不成聲。九月十三日,姜發軍把女兒的相關資料交給了江山市衛生局,但官方公布的三個死亡患兒名單中,一直沒有姜琪慧的名字。

如此令人心痛的故事恐怕在中國還有很多。

九月十七日,武漢一名因食用有毒奶粉的嬰兒正在接受醫師診治。(Getty Images)

一通報料電話曝光事件

有網友說,這次三鹿毒奶粉事件能曝光,得感謝三個人:一個農民、一個記者和一個總理。九月三日,甘肅岷縣農村的年輕父親李龍帶著他八個月大的女兒來到蘭州市解放軍第一醫院看病。他看到十多個孩子的病狀都是發燒、沒小便。為給女兒治病,李龍已花了近兩萬元,早已債臺高築。走投無路之下,他撥通了《蘭州晨報》的報料電話,希望得到社會熱心人士的捐助。

九月九日,《蘭州晨報》記者沈麗莉發表了題為〈十四名嬰兒同患「腎結石」〉的報導。消息一出,旋即在網路世界裏飛速流傳。十日,《東方早報》第一次點出那個「某奶粉」就是連續十五年全國銷量第一的優質產品三鹿奶粉,然而三鹿卻回應說:「甘肅質檢的檢測結果是三鹿奶粉沒問題。」

十一日,湖南、湖北、山東、安徽、江西、江蘇等十省區相繼報導出眾多「三鹿結石娃娃」病例。這些嬰兒住院症狀是:尿閉、小孩哭鬧不止、下腹部微隆、尿道結石等,嚴重的還有腎功能衰竭、心衰等症狀,若不及時搶救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許多孩子喝三鹿奶粉後導致雙腎結石合併尿道結石梗阻,無法排尿,孩子疼得大聲哭嚎。(Getty Images)

許多孩子喝三鹿奶粉後導致雙腎結石合併尿道結石梗阻。由於無法排尿,膀胱脹得腫起來了,孩子疼得哇哇亂叫。急診手術時,醫生切開腎盂輸尿管取石:「我們將尿道結石推進膀胱,然後用鉗子將結石粉碎,之後沖洗雙側輸尿管、腎盂,有大量泥沙樣結石排出。」江蘇徐州兒童醫院泌尿外科醫生馮東川在博客中寫道,據說這還只是早期病症現象。

因為喝了三鹿奶粉導致腎結石合併尿道結石梗阻而在醫院接受治療的孩子。(江蘇徐州兒童醫院醫生馮東川的博客)

新西蘭政府促中共採取措施

十二日,三鹿承認早在奧運開幕前的八月一日已證實奶粉被汙染,凶手是不法奶農。他們為多掙錢,在上交鮮奶時加水和三聚氰胺(melamine)。石家莊警方宣稱已傳喚七十八名嫌疑人。三鹿還表示,截至九月十日,已封存問題奶粉二千一百七十六噸,收回奶粉八千二百一十噸,大約還有七百噸奶粉正在通過各種方式收回。其中有二十五噸奶粉出口到了台灣。

十三日,中國衛生部首次召開記者會,宣布三鹿奶粉已造成至少四百三十二名嬰兒患腎結石。十四日,衛生部黨組書記高強在記者會上強調,三鹿牌嬰幼兒配方奶粉沒有外銷,只有少量銷售到「中國台灣地區」用於食品加工。言下之意,受害者只是「自己人」,不會像二零零七年美國寵物事件波及國際社會。至於查出的中毒範圍,大陸媒體沒有後續報導。知情人透露說,大陸各大媒體(包括網站)已得到中宣部通知,不得擅自報導三鹿事件,只能用新華社通稿。

十五日,新華社稱,共發現臨床診斷患兒一千二百五十三名,死亡二人。同日,新西蘭總理克拉克(Helen Clark)對全世界宣布,作為三鹿外資股東(43%股權)的新西蘭恆天然集團(Fonterra),在八月二日得悉奶粉出現問題後,已要求河北省官員回收問題奶粉,但對方一直未採取行動。

直到九月三日,新西蘭政府致函中國政府高層,敦促其採取措施,九月十一日,三鹿毒奶粉事件才在大陸主要媒體出現。假如沒有新西蘭政府的干預,三鹿事件可能就跟人們經常在地方小報看到的事故災情一樣,不了了之。

中國合肥的一家醫院,一位母親帶著自己因毒奶粉受害的孩子等候看診。(法新社)

國產奶粉大都在黑名單上

十六日,中央電視臺CCTV在新聞聯播中指出,國家質檢總局對國產奶粉進行部分抽檢,在二十二個廠家、一百九十三個批次中的六十九批產品中檢出了三聚氰胺,有毒奶粉比例為35%,幾乎所有國產奶粉都在有毒黑名單上,包括伊利、蒙牛、聖元、三鹿、南山、雅士利等「中國名牌奶粉、國家免檢產品」。

這二十二個有毒奶粉廠家按三聚氰胺含量從高至低依次為:三鹿、熊貓、聖元、古城、光明、惠民、蒙牛、多加多、雅士利、南山、齊寧、雅士力、金幣士、施恩、金餅、伊利、奧美多、愛可丁、利寶、磊磊、保安利、聰而壯。石家莊三鹿牌嬰幼兒配方奶粉被檢測的十一個批次中,每批都含三聚氰胺,其最高含量為每公斤二千五百六十三毫克,其他為每公斤零點零九至六百一十九毫克之間。

十七日,衛生部部長陳竺表示,從九月十二日至十七日八時這一週裏,各地共報告臨床診斷患兒六千二百四十四例,其中一千三百二十七名患兒需住院治療,一百五十八人發生過急性腎功能衰竭。

陳竺還表示,經專家評估,三聚氰胺在嬰兒體內最大耐受量為每公斤奶粉十五毫克,而三鹿慧幼Ⅱ奶粉中三聚氰胺含量高達每公斤二千五百六十三毫克,有毒物超標一百七十倍。國際上認定的三聚氰胺可容忍攝入量為每日每公斤零點六三毫克。

國家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也在新聞發布會上承認,跟國外食品檢測一樣,質檢局從來沒有檢測過奶粉中三聚氰胺的含量,「因為這些物質是不允許添加到食品當中的。」言外之意,質檢部門沒有責任。

同日,據河北省副省長楊崇勇披露,被捕的兩位石家莊奶站收購人員耿姓兄弟供認,他們從二零零五年四月就開始在奶中加三聚氰胺了,而且三鹿集團早已知道此事。

九月十九日成都一毒奶粉受害嬰兒正接受超音波檢查腎結石情況。(Getty Images)

讓民眾淡忘,媒體報導近尾聲

十七日,河北省委免去石家莊市委副書記冀純堂等人的職位,三鹿集團總經理田文華也被刑事拘留。田文華曾獲得全國勞動模範、全國質量管理先進工作者等一百多項榮譽稱號,是第九、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同時擔任中國奶業協會副理事長等職。

十八日,質檢總局宣布對液態奶的專項檢查結果,共有二十四個批次液態奶含三聚氰胺,其中包括蒙牛、伊利、光明等知名品牌。十九日,質檢總局發出緊急通知,要求九月十四日後奶製品不出現質量問題。與此同時宣布的發病人數依然是六千多,死亡四人。

十九日,大陸關於三鹿毒奶的報導處於尾聲。有網友預測說,跟以往處理黑磚窯童奴工、四川地震豆腐渣學校、官逼民反大規模抗議一樣,政府將抓幾個替罪羊「嚴懲」後,以「擾亂治安」名義打壓受害者的索賠,再讓某領導現場喝奶以示無毒,然後媒體再不提及此事。重演「掩蓋、揭發、再掩蓋」三階段模式之後,讓人們淡忘此事。

有趣的是,大陸媒體當天沒有報導日本農林水產大臣因日本出現倒賣劣質米事件而引咎辭職。

三聚氰胺導致不育症和膀胱癌

三聚氰胺是常用化工產品,分子式為C3N36H6,主要用於塗料、模塑膠、黏合劑、紡織造紙、皮革鞣製、阻燃化學品以及脫漆劑等。市面售價約十一元一公斤。其外形類似蛋白粉,無味,且含氮量高(66%)。

三聚氰胺性狀為純白色單斜棱晶體,無味,是一種三嗪類含氮雜環有機化合物,重要的氮雜環有機化工原料,是不允許添加到食品中的。(網路圖片)

中國食品工業為了節省檢測成本,一般不直接測量蛋白質含量,而是採用簡單的「凱氏定氮法」,通過檢測食品中氮原子的含量來間接推算蛋白質的含量。這個方法的前提是假設食品中沒有添加其他含氮物質。由於此法不能區別是蛋白質還是化工聚合物,不法分子把三聚氰胺混在各類食品中冒充蛋白質,於是三聚氰胺有個俗名叫「蛋白精」。

一九四五年的藥理資料顯示,三聚氰胺急性毒性試驗的半數致死量大於每公斤三克(LD50,大鼠,經口),被視為低毒性,然而美國寵物案中摻雜了含量小於6.6%的三聚氰胺的小麥蛋白粉就能導致小動物死亡,於是人們對三聚氰胺「毒性輕微」的傳統結論畫上了大大的問號。

這次三鹿奶粉中三聚氰胺含量竟高達每公斤二點五六三克,幾乎接近每公斤LD50的三克,這意味著拿這些奶粉餵養大鼠,接近一半的老鼠都可能會被毒死。當得知自己給孩子吃的是能毒死老鼠的奶粉,受騙家長們簡直氣瘋了。有網友憤怒的表示,哪怕傾家蕩產、日子不過了,也要找三鹿算帳。

然而家長們還不知道,即使現在檢查沒有病變的獨生子,今後也有很大的危險,因為中共官方在介紹三聚氰胺的毒害時,有意隱瞞了一個重大危機。據英文維基百科介紹,國外長期慢性毒性試驗顯示,三聚氰胺除導致腎結石外,還會導致生殖系統損傷、不育症、膀胱癌等病變。當孩子長大結婚後發現生殖系統有問題、無法生育時,那種斷子絕孫的痛苦更是今天的家長無法想像的。

三鹿擠破中國食品工業膿包

早在事件初期,一位三鹿員工憤憤不平的說:「這是全行業的一個『膿包』,這次很不幸,被我們三鹿給擠破了。」的確,三鹿事件揭開的是整個中國食品工業的巨大黑洞。

據食品工業人士解釋,大陸使用蛋白精來冒充蛋白質的做法大約在十多年前就開始了,而且遍及食品工業全行業。

遠的不提,《新紀元》周刊在二十五期封面故事裏,介紹了去年掀起中美食品貿易爭端的「寵物致死案」。二零零七年三月,江蘇和山東兩企業輸往美國的寵物食品導致美國數千寵物貓狗死亡,引發國際社會強烈譴責,而有毒元凶就是三聚氰胺。事發後中共當局竭力拖延和阻止美國聯邦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的調查,在抓捕了幾個人、把廠房夷為平地之後,此事不了了之。

當時就有學者指出,如果不盡快填補食品添加劑的制度性漏洞,「下一個三聚氰胺還會出現。」沒想到竟一語成讖,只不過這次受害者不再是動物,而是我們的孩子。

毒奶粉事件爆發後,安徽合肥的一家醫院擠爆了替子女買藥的家長。(法新社)

奶品大國旱災促國內奶廠造假

九月初在《大陸農產品市場》周刊裏,一位知情人士披露了乳製品行業的潛規則黑幕,並分析了為甚麼早就有人添加三聚氰胺,而毒奶事件直到今年才大規模爆發的原因。

在二零零七年以前,由於國際市場奶粉價格比國內市場便宜,大陸99%的品牌都是買國外的大包裝奶粉,在國內灌裝成小包裝出售給中國人。奶粉企業只要有一個二十平米的房子,一臺封口機,再加上包裝袋,就能「生產」出各種規格針對不同消費群的奶粉。

以大陸乳製品知名品牌「蒙牛」為例,近年來它每年銷售量以幾百倍的速度增長,不可能是靠增加奶源來實現的。當時幾乎80%乳品廠都不自己養牛,奶源定價槓桿被國外奶粉供應商所控制,這也是前幾年奶農紛紛「殺牛」、「倒奶」新聞不斷出現的根本原因。同時由於北方牧場沙化嚴重,真正的牧業區面積已經小到沒有統計學意義。「風吹草低現牛羊」的自然風光早已被「沙漠化」、「沙塵暴」所代替,廣告上所說的自然美景只是營銷史上一個美麗的謊言。

然而由於二零零六年奶品大國新西蘭和澳大利亞都出現了旱災,二零零七年國際奶粉市場出現大幅價格提升,於是出現了中國國產奶粉比進口奶粉便宜的「新情況」,幾乎一夜之間奶農突然變得重要起來。由於奶源供不應求,使牛奶收購價直線上漲,於是,奶農、收購站、奶廠,三方都參與了作假。

「據我所知,國內某知名乳品廠,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份就用三聚氰胺造假生產長效奶,出現質量問題後,內部召回數百萬箱產品。這次政府質檢部門助紂為虐是導致『三鹿結石門』的根本原因!」這位知情人憤慨地說。

毒奶仍蔓延,受害者上訴無門

九月十四日紐約報紙報導,十二日傍晚有人在湖北省孝感市郊的雜草叢中,發現數萬個空的三鹿幼兒配方奶粉袋,人們懷疑是三鹿問題奶粉曝光後,有人更換了包裝,把有毒奶粉換個廠家繼續投入市場。有網友建議說,應像林則徐銷毀鴉片那樣,令各地當眾銷毀所有毒奶粉。

然而只要回顧一下去年那場風風火火的中美有毒食品大戰,即使在國際社會的監督下,中共也只是走走過場,而同樣的三聚氰胺今天不又在中華大地上「繁榮昌盛」起來了嗎?假如中共有心阻止有毒食品,上次就做了,不會等到今天了。

據大陸「三鹿奶粉志願律師團」介紹,他們由全國二十三個省市的七十三位律師自願組成免費律師團,幫助受害家長討回公道。他們僅在網路論壇上發表了一個成立帖子,截止九月十七日就接待了近千次諮詢,其中很多孩子已確診為腎結石。據李方平律師介紹,由於醫療資源配置嚴重失衡,部份醫院人滿為患。河北、黑龍江兩省份醫院還稱衛生部有通知,凡結石小於0.4釐米的患兒不能享受免費治療。不少已經死亡或已花費數萬元治病的患兒家長急切地希望能得到索賠,然而這一切都還處在茫然無助之中。◇

================================================================

誰是三鹿毒奶的罪魁禍首?
文 ◎ 王靜雯



誰是三鹿毒奶粉的元凶?(新紀元)


毒奶粉事件數百萬人受害,數量之多,可謂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到底三鹿奶粉是如何摻毒?被誰投毒?受害孩童到底有多少?一連串的問題不止受害家長關心,更是各國媒體的焦點。

毒奶粉事件曝光後,人們除了關注三聚氰胺的毒性、事態的發展外,還很關心三鹿奶粉何時被汙染、怎樣被汙染、廠家是否知情、毒奶粉使用面、受害人群多大、誰在隱瞞真相、誰是真正的凶手、為何同樣事件不斷發生等一系列問題。

奶農被壓榨,防腐加抗生素

三鹿集團自稱截至九月十日已封存問題奶粉二千一百七十六噸,收回奶粉八千二百一十噸,還有七百噸奶粉已在消費者手中,僅這公開承認的三項加在一起就高達一萬一千零八十六噸,而且這可能只是三鹿一個月的生產量。

一般說來,八斤鮮奶可生產一斤奶粉,按三鹿承認的一萬一千噸有毒奶粉計算,有毒的鮮奶數量將在十萬噸左右。如此龐大的數量,需要多少萬不法奶農來提供呢?而且鮮奶中蛋白質、水份、脂肪含量是有一定比例的,如何計算加水量、加三聚氰胺量,這些都是普通農民不可能懂的。

有人說奶農加的是抗生素。一般山區奶農都是騎自行車把牛奶從村子裏送到縣城奶站,夏天運送時得經過烈日炎炎幾小時的顛簸,再新鮮的牛奶都變成酸奶了,而奶站的保溫車又不肯下鄉收奶,怎麼辦?於是奶農在每五十公斤牛奶中加二十萬單位的慶大黴素,這樣的奶放兩天都不會變味,但苦了喝奶的人。沒病天天喝慶大黴素,等真正病來時,身體早就產生抗藥性了。

還有文章稱,即使是奶農造假,其根源也在於「奶農已經被廠家壓榨到無法生存的地步」。現在一頭奶牛每天至少得吃四十多塊錢的料,才能擠出三十公斤奶,一公斤奶也就賣不到兩元錢。(因為賣到顧客手上一公斤奶才4元,收購奶時,大概1.8元一公斤)。再加上牛防治病、人工費等開支,農民基本已無利潤,前些年鮮奶收購價低得讓奶農都不想養牛了。

收購站的奶販也是替罪羊

十七日河北省副省長楊崇勇公開稱奶農是冤枉的,真正添加三聚氰胺的是不法鮮奶收購站。被抓的奶霸也承認他們早在三年前就開始在三鹿原奶中加水加蛋白精。平原地的「奶農牽著奶牛來到收奶站,一頭牛,多少公斤牛奶,記上帳,然後奶農就完事兒了,牽著牛回去。接下來,收奶站上場,加水、加蛋白粉、加脂肪粉……,最後送往乳製品加工廠。」一位業內人士這樣描述奶源摻假流程。收購原奶的價格按蛋白質含量分級,一百克牛奶含蛋白質克數在二點七以下的,每公斤一點二元;二點七到二點九的一點四元;二點九到三點一的一點六元;三點一以上的一點八元。據說收奶站每製造一斤假奶,成本只有零點四元,但賣價是零點九元,多掙了一倍的錢。

有專家質疑說,即使有個別不法奶站按牛奶的蛋白質、脂肪、水的正常比例,「嚴格科學」地在鮮奶中加入了三聚氰胺和均質脂肪,但這畢竟不能普及,因為裏面涉及很多化學知識,一般農民很難掌握。而且由於三聚氰胺微溶於水,常溫下溶解度一公升僅三點一克。專家推算說,為保證沒有沉澱出現,一百毫升牛奶最多只能兌七十五毫升水,並加入零點五四克三聚氰胺,這樣三聚氰胺的總體含量就不會高。如今被查出的有毒三鹿奶粉數量如此之大,假如是在鮮奶階段加入三聚氰胺的,那將牽扯到近十萬噸鮮奶造假問題。全中國哪能找到這麼多掌握了化學專業技術的不法奶站呢?由此看來,奶販也不是真正的投毒者。

投毒者是三鹿奶廠自己

比較合理的解釋是,三聚氰胺不是在鮮奶液體階段,而是在工廠製成奶粉固體階段加入的。這樣就不受溶解度限制,想加多少就加多少。也就是說,真正投毒者很可能是三鹿奶廠自己。

據大陸媒體報導,為了降低產品價格,走低價傾銷路線,被查出的有毒三鹿奶粉都是最便宜的十八塊錢四百克一袋的嬰兒奶粉。正常情況下這還不夠奶粉本錢。為節省成本,三鹿在奶粉中添加廉價大豆蛋白粉來替代奶粉,誰知騙中有騙,假中有假。可能三鹿購買的植物蛋白原料中已經含有大量三聚氰胺,三鹿鮮奶中也被惡人添加了三聚氰胺,而三鹿自己又添加了一些三聚氰胺來降低成本,三者疊加起來,最後才使奶粉中三聚氰胺含量高達每公斤兩克的大劑量。

既然添加三聚氰胺是食品全行業的膿包,各廠家添加蛋白精已經是很多年的事了,為甚麼這次才被發現呢?很可能是三鹿工人在某批次添加三聚氰胺時計算錯誤,出現「操作事故」引起的。這次大陸媒體指出,三鹿明知石家莊某收奶站的耿姓兄弟早在二零零五年就開始給鮮奶中加蛋白精,而三鹿一直默認並照樣收購他們的奶,這說明三鹿早就在安排替罪羊了。一旦出事,就抓捕這些奶販轉移視線、以平民憤。

據博訊報導,九月十九日,衛生部召開全國祕密電視工作會議,會上解釋這次全國有毒奶粉的幕後真相是:奶粉廠多年來一直用三氯氰胺來調節牛奶的濃度、黏稠度和口感,但用量掌握的好,所以沒出太大問題。用三聚氰胺來調節口感,就跟炸油條加洗衣粉、豬皮加甲醛一樣,不加的廠家,其奶粉在外觀、口感上就比不過別人,於是劣幣淘汰良幣,有毒添加劑就成了必需成份了。

全國六百萬毒奶受害者

目前中國十三億人口中有二千萬至三千萬個嬰幼兒,其中絕大多數都吃過奶粉,因為無論是否母乳餵養,孩子在三至六個月後都會補充牛奶。根據大陸有關部門的統計,中國目前有一半新生嬰兒,由於母乳不足或沒有母乳而需要食用配方奶粉。

在二千萬嬰幼兒中,一般農村家庭會購買低價位奶粉,中國農村人口占61.5%,而低價位奶粉中國產奶粉占了54%的份額。而國產奶粉基本上全部添加了三聚氰胺,2000萬x61.5%x54%=664萬,也就是說,全國有六百多萬嬰幼兒服用過有毒奶粉,只是受害程度表現不一而已。

憂心忡忡的父母抱著孩子在杭州一家醫院等待檢查。(法新社)

三鹿牌毒奶受害者至少二百萬

據三鹿集團網站介紹,二零零七年三鹿市場占有率為18%,年銷售收入一百多億元,年產奶粉約十三萬噸,(液體奶一百萬噸以上),為全國二千萬母親帶去了放心奶。二零零八年三鹿奶粉產量增加了20%。由於奶粉只有一年的保質期,一般人們都喜歡買新鮮的。可以基本確認二零零七年三鹿生產的毒奶粉基本已經全部進入孩子們的體內。

從三鹿奶粉產量來看,二零零七年三鹿生產的十三萬噸奶粉中,由於三鹿奶粉主要以低價位吸引農村用戶,其低端產品比例約70%以上,這意味著九點一萬噸有毒奶粉在去年已經進入孩子們的口中。據大陸媒體報導,一般嬰兒每月消費奶粉大約三點六公斤,9,100萬公斤年產量/12個月/3.6公斤(每人每月食量)= 210萬,這意味著僅在二零零七年三鹿就讓二百一十萬嬰幼兒成為了有毒奶粉的受害者。這還不算二零零八年以來,以及二零零七年以前的受害者,而且也不算液體奶、雪糕等奶製品的受害者。

另外一種推算方法:是市場占有率。三鹿奶粉在一千二百三十萬低價奶粉的消費者中占有率18%,1230萬x18%=221萬,也就是說,三鹿毒奶的受害者約二百二十萬人。

兩者綜合起來看,三鹿毒奶的受害者在二百萬人左右,只是由於使用量的多少以及個體差異,還有醫院檢測水平的限制,很多病變還沒有明顯表現出來而已。

誰在掩蓋真相?政府是元凶?

九月十三日衛生部黨委書記高強稱,三鹿公司在對自身質量出現問題心知肚明的情況下沒有及時向政府報告,需要擔負很大的責任。然而網路上三鹿人的喊冤以及新西蘭公司的證詞顯示,對公眾隱瞞實情的主要還是中共官員。

網上流傳一份三鹿內部郵件稱,今年三月,三鹿集團先後接到一些消費者反映嬰兒出現尿液變色或尿液中有顆粒現象。六月又陸續接到嬰幼兒患腎結石等病狀去醫院治療的資訊。八月一日三鹿取得檢測結果:送檢的十六個嬰幼兒奶粉樣品,十五個樣品中檢出了三聚氰胺的成份。八月二日三鹿召開臨時電話董事會後,將有毒奶粉情況報告給了石家莊市政府和新華區政府,並開始回收市場上的奶粉。

九月十七日,新西蘭恆天然公司總裁Andrew Ferrier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八月二日當得知三鹿奶粉中毒後,一再敦促三鹿收回所有產品,直到八月六日石家莊市地方政府才決定採取「貿易召回」,即僅從商業層面召回有毒奶粉,九月十一日在新西蘭政府通知中國政府九天後,中國才採取了「公開召回」的方式,讓民眾知情。

三鹿集團新西蘭合資股東恆天然公司總裁Andrew Ferrier在新聞發布會上回答記者提問。(大紀元)

二零零四年安徽阜陽爆發的「大頭奶粉」事件中,三鹿就名列四十五家因不合格奶粉而遭封殺的企業名單中。然而經三鹿集團多方斡旋,最後以檢測數據不準為由撤出了「黑名單」。

質檢高官跳樓身亡

在毒奶粉掀起洶湧怒潮時,很多人可能忽視了一條新聞。就在三鹿自測其十六批奶粉中高達十五批都含有大量有毒物、並向有關部門匯報後的八月二日當天,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食品生產監管司司長鄔建平跳樓自殺了。事後人們才發現,這位四十二歲正春風得意的少壯派官員,可能就是毒奶粉事件牽扯出的第一位高官。

據《財經網》報導,北京市檢察機關於八月一日約見鄔建平,此前相關部門曾接到有關鄔建平在北京有若干房產及幾百萬現金的舉報。然而沒人知道檢察機關到底跟鄔談了甚麼,八月二日鄔是何時何地跳樓身亡的。

公開資料顯示,擁有博士學歷的鄔建平從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國家質檢總局成立食品生產監管司以來,一直擔任該司司長,專門負責食品生產加工環節的質量監督和日常安全衛生監管。像三鹿奶粉的生產質量問題就是其管轄職責。

除此之外,該司還審批並發放「食品生產許可證」。目前中國四十五萬家食品生產企業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企業獲得了食品生產許可證。在鄔死後第三天,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在講話中一再強調「絕不能一個人說了算」,對特殊敏感崗位實施有效制約,杜絕一個人負責審批全過程的做法。而且今後質檢總局不再直接辦理與企業和產品有關的名牌評選活動。

至今人們還不知道鄔建平的具體死因,但從其職責範圍以及這次有毒的二十二家奶粉企業很多都是國家質檢局頒發了「國家免檢」資格的「優質產品」來看,鄔的死與毒奶粉事件直接相關。即使沒有其他關係,造成數百萬嬰兒中毒的惡性事故也是他這個食品生產監管司司長擔當不起的。

毒奶粉事件的幾大特點

這次毒奶粉事件,概括起來有幾大特點令外界震驚。一是故意投毒,有毒物不是由於技術落後等客觀原因造成的質量不佳,而是人為有意添加的。參與犯罪的有不法奶農、不法奶站、更有不法企業,涉及面之廣,古今罕見。這標誌著中國社會人心的墮落、法制的虛設已到了瀕臨滅亡的地步。

二是全行業投毒。事件起因雖然是三鹿嬰兒配方奶粉,但在其他奶製品中都發現了有毒物,而且不只是三鹿公司一家,幾乎大陸奶製品行業所有廠家都被查出有毒物。這種全行業的違法犯罪,標誌著中國食品工業的徹底淪喪和失敗。正如外國媒體評論所說:「中國面臨的是一種制度性的商業道德缺失。」

三是受害人數量之多,可謂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任何社會都有唯利是圖作奸犯科之人,但從來沒有哪個奸商能連年讓數百萬人成為其受害者,也只有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官商勾結、買通媒體、從上到下一體化的欺騙民眾,才能讓有毒食品不斷的滋生蔓延。

四是政府部門的瀆職和掩蓋。這次假如沒有新西蘭政府的干預,中共一定會像掩蓋SARS那樣控制媒體,即使目前國際社會已經在關注此事,中共依然隱瞞了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的受害情況。◇

=========================================================================

一千一百道質檢的騙局
文 ◎ 文華



由於三鹿和官方封鎖消息,以致延誤危機處理第一時機,致使更多無辜嬰兒受害。圖為九月十六日武漢一家醫院病床上的三鹿毒奶受害嬰幼兒。(法新社)

國奶變毒奶,去年九月三鹿奶粉還被央視極力推崇,一年不到這個國人首推的品牌馬上變成令人聞之色變的毒奶粉。到底中國食品的檢驗出了什麼問題?檢測標準是否有漏洞?

九月十日以前,人們提起三鹿奶業集團,想到的只是一連串閃光的讚美。一九八三年成立的三鹿集團,二零零六年被《福布斯》(Forbes)雜誌評選為「中國頂尖企業百強」乳品行業第一位,是「中國馳名商標」、八大系列四十三個品種中很多都是「國家免檢」的優質品牌。其奶粉產銷量連續十五年全國第一,被稱為中國人的「國奶」。

去年九月二日,為配合三鹿奶粉的廣告詞「一千一百道檢測關,呵護寶寶健康,值得兩千萬媽媽信賴!」,中央電視臺「每週質量報導」欄目播出了特別節目「中國製造」的第一集:「一千一百道檢測關的背後」,詳細介紹了三鹿奶粉的科學質檢過程。

在今年一月八日舉行的中國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三鹿以「新一代嬰幼兒配方奶粉研究及其配套技術的創新與集成專案」奪得二零零七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主要完成人:田文華、生慶海、王玉良、丘泉若等。今年六月二十五日,三鹿成為中國航太乳飲料唯一生產企業,將獨家為「神舟七號」太空人提供各類乳製品。

三鹿是國奶、高科技奶、航太奶、抗災奶、奧運奶、央視首推奶,善良的人們絕對想不到,三鹿其實是毒奶,至少產生了六千多腎結石寶寶。人們不禁要問,為甚麼會有這種「中國特色」的戲劇性角色變化呢?

央視節目成謊言匯編

有人說,毒奶粉曝光後再回頭看中央電視臺的「一千一百道檢測關的背後」,就如同看一面照妖鏡、拆謊遊戲一樣可笑。節目裏央視記者來到石家莊靈壽縣金柱奶牛場,進場前被嚴格要求進行了五分鐘的紫外線消毒。據說奶牛場必須有三證,即奶場的衛生許可證、奶牛的動物檢疫合格證、工作人員的健康證;每頭奶牛都有電子檔案,詳細記錄了奶牛譜系、飼料添加劑的使用、疫病防治和產奶情況等資訊;採用中草藥治療奶牛疾病,不僅防止了抗生素殘留,還降低了疾病發生率;採用國際先進的全混合日糧技術,把奶牛的飼料搭配得營養美味;實行機械化擠奶,擠掉前三把牛奶……

央視記者還跟隨送奶車目睹了抽樣檢測的整個過程。奶粉廠檢測員依次對每輛奶車的牛奶樣品進行新鮮度、蛋白質等營養指標、微生物含量等衛生指標以及藥物殘留等安全指標檢測,總共達三十三個項目,全部項目合格的收購,有一項不合格的就拒收。

記者悄悄地跟隨一個因為亞硝酸鹽超標和氣味不合格而被奶粉廠拒收的送奶戶,拒收的牛奶被送到石家莊郊區的一個養豬場餵豬。採訪中三鹿集團副總裁王玉良強調,嬰幼兒奶粉關係到下一代的健康和成長,更關係到中華民族的整體素質。產品的質量就是嬰兒的生命,同時也是企業的生命。

然而不到一年,這一切都成了謊言的歷史記載。每公斤三鹿合格奶粉中竟含有近三克的三聚氰胺有毒物,使數百萬嬰兒腎臟損傷,出現腎結石、膀胱堵塞、腎衰竭等病變。有評論稱,央視這種商業性新聞報導,其本質就是詐騙,裏面的一切都是為編織謊言而上演的騙局,沒有一個是真實的。

檢測標準存在致命漏洞

目前現行國產奶粉的主要標準是二零零五年中國國家質量技術監督局發布的GB5410-1999。表面上看,該標準所規定的蛋白質含量高於國際標準一到二個百分點,然而具體檢測方式卻是一九九九年的原始方法,漏洞百出。

一般生鮮牛奶的蛋白質含量在3%以上,國家標準定在100毫升≧2.95克。在國標「GB/T 5413.1嬰幼兒配方食品和乳粉蛋白質的測定」中,採用的是「半微量凱氏定氮法」,該法是十九世紀後期丹麥人約翰‧凱達爾發明的,原理很簡單,具體方法就是:在加熱時蛋白質的氨態氮與過量硫酸反應轉變為硫酸銨,硫酸銨在鹼性溶液中進行蒸餾,將蒸餾出來的氨用硼酸吸收,再用酸標準溶液滴定。

這種測量方法存在致命漏洞:無法區分冒充蛋白質的尿素和三聚氰胺等化學物質。尿素含氮量為46.6%,溶解在水中會發出刺鼻的氨味,容易被覺察,而且用簡單的格里斯試劑法就能查出牛奶中是否加了尿素。而三聚氰胺含氮量為66.6%,白色無味,除了用「液相色譜儀」這種高科技檢測外,一般很難檢測。於是不法商人多用三聚氰胺渣充當「蛋白精」來冒充蛋白質。

質檢總局局長不懂科學

九月十七日,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在新聞發布會上公開表示,無論中國還是國際社會,從來沒人檢測過奶粉中三聚氰胺的含量,因為這些「有毒有害的化學物質是不允許添加到食品當中的」。言外之意,質檢局對毒奶粉事件沒有任何責任。

凡是學過生物化學的中國人,都會為這位國家級專家的強盜式邏輯的外行話感到臉紅。國際上早有ISO8968來區分蛋白質以及非蛋白質的含氮量:只需多一步三氯乙酸處理法,就能彌補凱氏定氮法的缺陷。

一般採用三氯乙酸處理奶粉樣品,三氯乙酸和蛋白質形成沉澱,過濾後分別測定沉澱和濾液中的氮含量,就可分別算出蛋白質和假蛋白質的含量。這是生物化學的常識。中國食品檢測中竟然沒有這最基本的一步,可謂荒唐透頂。

去年發生美國寵物因三聚氰胺中毒案後,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一直提出要幫助中國調查事件成因。假如那時就能發現問題並改進國標,堵住檢測漏洞,也許今天的三鹿毒奶粉就不存在了。然而中共卻掩蓋實情,關閉了工廠,把FDA也變相趕出中國,因為中共知道,添加廉價替代品是中國食品行業的潛規則,是中國食品價格便宜的祕密武器。

中國遍地都是毒食品

從今年一月中國出口到日本的毒餃子事件,到去年二月的蘇丹紅致癌唇膏,三月的美國寵物死亡案,五月巴拿馬毒咳糖漿案和毒牙膏案,從美洲退回有毒的安康魚到甲醛毛毯被澳洲退貨,再到中國玩具鉛中毒以及香港紅心毒鴨蛋,一系列中毒案件令國際社會一談起中國食品就聯想到「有毒」二字。

來自中國的有毒牙膏震驚全球。圖為二零零七年六月九日,中國出口到尼加拉瓜的毒牙膏在媒體下曝光。(法新社)

然而更嚴重的是大陸有毒食品。有網友曾列出五十五種常見有毒食品,如漂白後的發霉大米、摻加化肥的月餅、死母豬做的肉鬆、含大量抗生素的禽肉、魚類和奶製品、敵敵畏泡製的火腿、用蘇丹紅餵雞所產的紅心蛋、含瘦肉精激素的肉、各類蔬菜水果殺蟲劑殘留嚴重超標,吃菜就等於喝農藥、黑心豆芽、工業酒精勾兌的白酒、下水道淘出的「泔水油」、加鴉片葉的火鍋、加冰醋酸的老陳醋、硫磺薰泡的衛生筷等。如今中國人都在問:我們還能放心的吃什麼呢?這樣的社會不是一個充滿毒害的悲慘世界嗎?◇

================================================================

中國有毒食品還會「崛起」
文 ◎ 文華



九月十九日,吉林省長春市一家沃爾馬超市裏下架的毒奶粉。(Getty Images)

有人說中國人生活改善了,有肉吃有奶喝了,但據官方統計,中國每年至少有三億人因問題食品而患病,並隨時可能爆發大規模疫情。中國黑心食品為何難以杜絕?問題的根源是什麼?

有個故事講天堂地獄裏每個人手裏都拿著巨大的長柄湯勺吃飯,地獄的人只顧自己,但怎麼也無法把長勺裏的食物餵進嘴,天堂的人互相幫助互相餵食,結果地獄裏的人餓肚子,而天堂的人都吃飽了。然而當今中國呈現的卻是另外十八層地獄裏的景象:人們彼此給對方餵食毒藥。養豬的人自己不吃那靠激素毒藥催出來的豬肉,生產奶粉的人自己不喝添加毒藥的奶粉,然而社會就是彼此相連轉來轉去的,最後每個人都在吃毒藥,吃自己給別人製造的毒藥。

如今有毒食品已經滲透到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據官方統計,目前中國國內市場消費品有19.1%的產品達不到標準,其中很多食品有毒或菌類超標。中國每年至少有三億人因問題食品而患病,並隨時可能爆發如SARS那樣大規模的疫情。有人說中國人生活改善了,有肉吃有奶喝了,但當人吃的是毒肉、喝的是毒奶時,「民以食為天」的天到底變成怎樣的天了呢?

無神論造成人的道德淪喪

很多人把問題歸結於社會道德的淪喪,然而造成中國人道德墮落的根源就是中共無神論、唯物觀以及弱肉強食的鬥爭哲學。檯面上「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共,背地裏「腐敗犯罪墮落」樣樣齊。一個能鎮壓「真善忍」的社會,「假惡暴」怎麼會不猖獗呢?一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制度,怎麼能保證沒有人跟著殺人放火呢?

「上梁不正下梁歪」。在中共五十多年詭詐、欺騙、暴力、強權的親身灌輸下,在中共狼奶的哺育下,一大批刁民惡民形成了。這時即使中共想讓他們遵紀守法也已經不可能了。行惡始作俑者的輪報也許正是這樣。

如今中國社會已經病入膏肓,中國面臨一個無解的社會難題:要維持中共統治,中共就必然打擊遵循傳統善惡道德觀念的人,因為傳統中華道德的鏡子照出了中共的醜惡;要恢復人類傳統道德,就必須清除中共獨裁統治和其黨文化的思想毒瘤,因為光明與黑夜是不能調和的。

如果把中共比作一棵毒樹,它在各行各業的精英就是它的毒葉。如果只想清除那些奶粉行業的毒葉,而不挖掉中共體制上的毒根,過幾天毒葉還會長出來的。只要中共存在一天,有毒食品就會存在一天。因為中共的無神論拜金主義觀念就好比土壤一樣,會一直產生有毒食品的。哪怕暫時壓下去了,某一天還會抬頭冒出來的。

如今中共還在欺騙民眾,中國社會還在不斷積累毒素,當越積越多時就會全面爆發。屆時就不是一個奶粉問題了,而是人們生活方方面面毒素的總爆發。若中國社會不能在那一天到來之前解體中共、消除毒源,等待我們全民族的將是更加悲慘的景象。◇

──本文轉自第89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
http://mag.epochtimes.com/091/1.htm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10-11 4: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